“既然你攻击我了,那么,下面就该轮到我出手了,希望你能够接下我的攻击。”松柳听到刘一这话,心中一紧。

    他倒不是害怕刘一的攻击有多厉害,但是,刘一的轻功他已经领教了,这速度,比他松柳的速度快多了,到时候,刘一出手,他松柳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

    虽然,他松柳相信,就算自己站着不动,任由刘一攻击,刘一也没法攻破他的防御,但是,这不还有很多人看着,他解决不了刘一,已经让他很丢脸了,要是他还被刘一压着打,打的只能防守,毫无还手之力,那么,他松柳的脸可谓丢尽了。

    想到这些,松柳吃惊震惊的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再也没了刚才那高高在上的感觉,不再轻视刘一了,毕竟,他已经明白,现在的刘一,不是他松柳能够轻视捏拿的。

    “哼,小子,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跟我们走吧,我们宗门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到时候你可别后悔。”松柳道。

    这时,其实松柳并不想和刘一动手了,毕竟刘一的速度摆着那里,在动手,他也只能自取其辱。

    “笑话,我刘一又不是你们松木宗的人,松木宗,我想去就去,不想去你们也管不着,我为何非要去你们松木宗。”刘一道。

    松木宗是一定不能去的,刚才没有撕破脸,刘一也不好直接拒绝,如今都已经动手了,不能去,那么,就直接拒绝好了,没有必要再给他们什么面子了。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松柳道。

    “都已经动手了,还什么敬酒罚酒,你能再虚伪点?”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要动手就快点,我还想出手呢,要是不想动手,就感觉滚出去,别在这婆婆妈妈,我们没时间听你啰嗦。”

    这下好了,松柳不想和刘一动手都不行了,其实,刚才刘一躲过他的攻击后,他真的不想再动手了,只要刘一给点面子,他到是愿意退出院子,所以才和刘一说那么多,这不过是为了面子,说些场面话而已,毕竟已经丢脸了,他不想继续丢人下去。

    松柳不想动手,不想继续下去,那是他松柳的事情,现在刘一正想动手,一来可以借此熟悉自己刚刚的领悟,战斗是最好的巩固刚刚的领悟的方式,二来,刘一也想借此打出自己的名声,让大家知道他刘一也不是好惹的,让大家忌惮,这样才能方便他们离开,不然,他们表现的太弱了,不仅松木宗的人会朝他们出手,其他人为了讨好松木宗,说不定也会朝刘一他们下暗手。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看招,苍鹰扑蛇。”说着松柳又是一招苍鹰扑蛇,朝刘一扑去。

    看到松柳又是这一招,刘一苦笑摇头,刚刚刘一就已经躲避了这一招,还来这一招有什么用处,只是刘一不知道,其实这是松柳最厉害的一招了,要不是刚好被刘一克制,要对付这一招,还真的很难,就像一开始一样,刘一就差点被废,就是现在,刘一的左手还是被废了。

    不过,刘一为了熟练雁过无影,也就运转雁过无影,与松柳在空中缠斗了起来,这时,大家发现,天空中好像突然出现两只妖兽,一只是凶狠的苍鹰,一只是横空的大雁。

    大雁横空,苍鹰翱翔,大雁有大雁的飘逸,苍鹰有苍鹰的凶狠,刘一的大雁讲究的是快,一个快字了的,而松柳的苍鹰讲究的是凶狠,一凶狠著称,招招致命,不留余地。

    可惜,松柳的苍鹰确实很厉害,招招致命,不要多少,只要有一招命中,那么,就可以结束战斗了,但是,刘一的大雁太迅速,太飘逸了,无规则,无次序,面对松柳的招招致命,刘一却招招避过,让松柳的招式,招招落空。

    就这样,两人在空中你来我往的战个不停,看起来是松柳占上风,但是,仔细观看刘一就会发现,开始时,刘一为了躲避松柳的攻击,狼狈不已,甚至有几次就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命中刘一了,随着时间推移,刘一躲避松柳的攻击,别的越来越轻松了,现在,虽然刘一在躲避松柳的攻击,但是,看刘一那从容不迫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松柳的攻击对于刘一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

    “好厉害,这个刘一好厉害,竟然和松柳对了那么多招式,还没有落败。”有人道。

    “是啊,不知道还要多久,松柳才能击败刘一。”有人道。

    “嗯?不对,刘一似乎比刚才更强了,面对松柳的攻击,没有刚才那么狼狈了,看来胜利的天盘慢慢倒向刘一这边了。”有人道。

    “不对,不对,刘一在拿松柳试招,刘一在拿松柳做陪练。”有人惊呼道。

    “不会吧?你有没有看错,这是在战斗,而且是和筑基期修士战斗,那筑基期修士做陪练?这个玩笑可不好笑。”有人不信道。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觉得刘一是在那松柳做陪练,在拿松柳做试刀石。”那人道。

    时间久了,不仅那人发现问题了,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在感叹刘一胆大的同时,也很佩服刘一,练气期修士,拿筑基期修士作为试刀石,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刘一却做出来了。

    “小子,找死,竟敢那我做试刀石,我让你刀毁人亡,死无葬身之地。”松柳大怒道,显然,松柳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原来他松柳和刘一战斗了这么就,只是为了成为刘一的试刀石,磨砺刘一的招式,太不把他松柳放在眼里了。

    松柳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就见松柳不再和刘一在空中斗来斗去,而是硬接刘一一招,然后,不要命的缠住刘一,不让刘一有逃走的机会,于是,两人就像流氓打架一样,抱在一起,拳打脚踢,在地上滚来滚去。

    两人在地上拳打脚踢,流氓打法,虽然很不雅观,但是,却也很实用,本来松柳面对刘一的躲避,根本碰不着刘一,而他自己却由于攻击,消耗巨大,还帮刘一训练招式,由先前的占上风到落入下风,本来马上就要输了,可是这样一打,输赢又是个未知数。

    松柳虽然消耗巨大,有些后劲无力,但是奈何刘一左手被废,只靠右手和双脚,根本就斗不过松柳。

    还好,刘一的肉体太强大了,松柳打在刘一身上,就像打在石壁上一样,坚硬无比,把松柳的双手都反震的发麻,而刘一自己却没什么事情,感觉只是有人给他按摩似的,而松柳就不同了,松柳挨刘一一拳,就得皮开肉绽,痛疼无比,不过,好在刘一左手被废,只靠右手,根本就很不方便,基本上打不着松柳,只是偶尔被刘一打上那么一两拳。

    “你说他俩谁能获胜?”有人道,外面有人看到他们这样的打法,就开始讨论了起来。

    “这个,不要说,看样子刘一的肉身更强大,但是,刘一左手被废,行动不便。”有人道。

    “是啊,要是刘一左手没事,那么肯定刘一胜利。”有人道。

    “要是松柳的肉体强大一点,肯定是松柳胜利。”有人道。

    显然,刘一和松柳两人都各有优势和劣势,所以胜负暂时没法判断。

    “小子,我让你嚣张,我让你嚣张,还不求饶,再不求饶,我就打死你。”松柳道。

    松柳的气急败坏声音传来,其实,松柳并没有占到便宜,出声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气愤罢了。

    “哼,求饶?我看求饶的是你才对,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刘一开口道。

    刘一虽然只是时不时的打上松柳一拳,但是,就那么一拳,就让松柳痛疼无比,浑身哆嗦,要是多打几拳,那还了得。

    而松柳打在刘一身上,虽然外面看起来,松柳一拳又一拳,不停的打在刘一身上,但是,只有刘一和松柳知道,其实,这些拳头打在刘一身上,没有给刘一造成什么麻烦,打了也是白打。

    “看来要分胜负了。”有人道,有人看到松柳挥拳的速度慢了,而且两人打的也没有那么激烈了,显然,这是要分胜负了,毕竟打了这么久,也该打累了。

    “是啊,要分胜负了,就是不知道谁胜谁负。”有人接口道。

    这时,刘一一拳打在松柳身上,把松柳打出老远,然后,慢慢站了起来,慢慢走向松柳,反观松柳,被刘一打出老远后,倒在地上,躺在地上不动了,显然,被刘一打倒了。

    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只是,大家看到刘一走向倒在地上的松柳,心中一紧,他这是怎么了,是要赶尽杀绝吗?同时,也在感叹刘一的胆大,在远木修真坊市,竟然有人打败了松木宗的人后,还敢斩尽杀绝,真是胆大包天。

    “小子,你敢?”突然,外面传来了两声怒吼之声,不用说也知道,那是松三和松四的声音,他们在外面看着,自然也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松柳被刘一给宰了,于是出声阻止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