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松三松四的大吼之声,刘一置之不理,继续向着松柳走去,虽然刘一走向松柳的速度很慢,但是,看着一步一步走向松柳的刘一,众人看的一阵胆寒,这家伙,不会真的不给松木宗面子,把松柳宰了吧?

    “上,大家冲进去,把松柳救出来,宗主已经带人赶来了,我们必须在宗主来之前把松柳救出,不然,宗主的怒火大家可是知道的。”松三看着自己的大吼对于刘一没有作用,于是,大声对松木宗弟子吩咐道,同时,他自己和松四也率先飞了进去,准备从刘一手中救出松柳。

    毕竟,松柳是筑基期修士,是松木宗长老级别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损失一个都是大损失,要是让松柳陨落在这里,那么对于他们松木宗来说,不仅仅损失了筑基期长老那么简单,就是松木宗的声望也会受到影响,因此,松三不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小子,要是松柳出了意外,松木宗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这时,松四也大吼道,虽然他们也是飞入院子,飞向松柳,准备救援松柳,但是,他们毕竟相差太远,他们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在刘一之前赶到松柳处,要是他们在刘一之后赶到松柳处,而刘一又不计后果的下杀手,那么,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松柳被宰,因此,他们大吼,希望可以影响刘一,从而救援松柳。

    刘一看到松三和松四带走众人进入院子,嘴角不由一翘,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而且继续走向松柳。

    “小子,你敢?”松三大怒道,同时,松三发出一道攻击,攻向刘一。

    原来,松三突然发现,刘一已经出现在松柳的身旁,同时,伸手抓向松柳,要是松柳被刘一抓在手上,到时要杀要刮,还不都是刘一说了算,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他发生,于是,松三就发出攻击,攻向刘一,在他看来,刘一为了躲避攻击,必然要闪开,这样,只要刘一一闪开,他就可以赶到松柳身边,把松柳带走,毕竟他只是比刘一慢了一步,可就这一步,就使得松柳落入了刘一手中,这让他如何可以忍受得了。

    只见刘一突然抓住松柳,一个转身,把松柳放在身前,用松柳来抵挡松三的攻击,看的刘一用松柳来抵挡自己的攻击,松三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把自己的攻击收了回去。

    但是,攻击,发出容易,要收回,哪有这么好收回的事情,一般来说,一个修士要发出攻击,只要熟悉攻击法术,明白攻击法术的运用,自己本身法力足够,基本就能够发出攻击了,不过,要把发出的攻击收回,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首先,发出法术时,要消耗法力,同时,收回时,需要更加惊人的法力,同时,还得对于自己的法术十分了解,这才能做到,但是,就算做到了,也要遭到法术的反噬。

    还好,松三发出攻击只是为了阻止刘一抓住松柳,所以用的攻击也是比较普通的攻击,也是松三比较熟悉的攻击。

    这样,松三才能及时收回自己的攻击,但是,就算攻击比较普通,反噬也是不好受的,于是,刘一看见,松三收回攻击后,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显然,刚才收回攻击让松三受伤了。

    “小子,我劝你还是把松柳放了,否则,你会后悔的,顺便告诉你一句,我们宗主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好赶到这里,宗主可不像我们,实力那么差,等宗主来了之后,我想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劝你还是放了松柳吧,到时我还能替你求情,你看如何?”松三道。

    “哼,很厉害吗?那也要他看他来不来的及。”刘一道,同时,刘一提着松柳快速回到万事通他们身边。

    “松木宗的宗主赶来了?我们怎么办?”林平道。

    “自然是跑路了,难道还在这里等着他的到来不成?”刘一道。

    “跑路,恐怕不是那么好跑,毕竟松三他们还在院子里,只要他们缠住我们,我们是没法跑路的。”林平道。

    也是,松三他们只要缠住刘一他们一会儿,他们的宗主就能赶来,到时,刘一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走了。

    “呵呵,他们要是在院子外面,我还真拿他们没办法,可是,他们全部都进入到了院子里面,量他们也掀不起什么波澜,没事滴。”刘一道。

    听到刘一的话,万事通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刘一,而林平虽然疑惑,但也相信刘一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所以也就选择相信刘一,于是开口道:“那我们怎么做?”

    “什么也不做,准备逃跑就是了。”刘一道,接着,刘一把松柳丢给院子里的松三道:“接着,死了可别怪我,拜拜。”

    随着刘一把松柳丢出,院子瞬间就出现了变化,突然,院子的个个方向都喷出能量,然后笼罩整个院子,瞬间,外面的人就已经看不清院子里面的情况了,而院子里面的松三他们就更是看不到彼此。

    “糟糕,是阵法。”松三道,显然,松三也明白,自己陷入阵法当中了。

    看着松三他们陷入阵法当中,林平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只是不知道阵法能够困住他们多久?能否支撑到我们逃出远木修真坊市?”

    “呵呵,院子里面的阵法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们想要逃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里面可不只是困阵,还有攻击阵法,虽然攻击阵法的威力对于筑基期修士不是很大,但是,困阵加攻击阵法,也够他们喝一壶了。”刘一道。

    果然,林平看到院子里的松三他们都受到了阵法的疯狂攻击,虽然攻击的力度不是很大,但胜在多不胜数,连绵不断的攻击,就算筑基期修士,在那连绵不断的攻击下,也是不好受的,就更不要想分出心思来破阵了。

    虽然,由于阵法的开启,阵法里面的众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而且,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但是,刘一他们所站之地,还是能够很清晰的看到院子里面的情况的,毕竟这个阵法是由刘一控制,刘一自然会给自己留下能看清院子里面情况的地方。

    “好厉害的阵法。”林平感慨道。

    看着院子里,被阵法笼罩的众人,遭受到密密麻麻的攻击,林平感觉头皮发麻,冷汗不断,要是自己面对这样的攻击,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够坚持多久,毕竟单个攻击,自己能够抵挡,但是,一道道的攻击,攻击到自己身上的话,自己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好了,别看他们了,我们还是跑路吧,要是晚了,他们宗主赶来,我们就真的走不了了。”刘一道。

    于是,刘一就带着众人从院子里飞了出来,然后,大家向着西门飞去,最后出了西门,消失在众人眼中。

    刘一这边跑了暂且不提,就在刘一他们刚刚飞出西门,松木宗的掌门就已经赶到了刘一的小院子前面。

    通过外面围观的人才了解到,原来刘一他们已经跑路了,而松三他们却被困在院子里,到现在也还没有出来,也不是的是死是活。

    松木宗宗主听到后,火冒三丈,大手一挥,一道强大的攻击,攻击在了院子里面,只听碰的一声,整个院子都爆炸开了。

    却是刘一他们在布置阵法的时候留了个心眼,也就是在阵法遭受到的攻击,超出阵法本身的承受能力,也就是在阵法即将被破的瞬间,阵法会自爆,至于自爆的威力,这要看阵法中含有的能量,含有的能量越多,阵法自爆的威力越大,当然了,此阵法由于没有人主持,没有人添加能量,又攻击了松三他们那么久,能量已经消耗很多了自爆威力也大减了不少。

    但是,不管阵法能量减少了多少,自爆的威力都比他攻击的威力强大多了,因此,在里面的松三等筑基期修士,或许还能够抵挡的住这自爆的威力,但是,他们带来的这些练气期修士就不要想了,那些练气期修士,在自爆的瞬间,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当阵法自爆的威能散尽后,当尘埃散尽后,大家看到,整个院子已经夷为平地,里面的房屋消失不见了,很显然,被爆炸给炸没了,而松三他们那些松木宗修士呢?

    大家看到出来躺在地上的三具身体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身影了,毫无疑问,其他人,已经灰飞烟灭了,好厉害的阵法。

    而且就算躺在地上的三人,现在也只是躺在地上,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你们三个,是死是活?是活就给我起来,是死,就继续睡下去吧,一群废物。”松木宗宗主大怒道。

    可惜,松木宗宗主的大怒,除了两具身体动了动外,还有一具身体,一动也没动过,毫无疑问,这具身体的主人已经去了极乐世界报道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