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些修士,发现自己等人竟然不知何时被人包围起来了,刘一等人心中都有些无奈,刚才看到东林山脉时,还在想,自己等人终于暂时安全了,到了山脉,就算面对其他修士的围剿,把握也更大些,可是,谁也没想到,自己等人就差一步,就可以进入山脉了,可偏偏在此时此地,自己等人被人包围了,想要进入山脉,显然有些不可能了,除非把眼前这些人解决掉。

    “诸位,你们这是何意?”刘一开口道。

    虽然,刘一也是大致猜到他们是谁以及他们为了什么而来,但是,该有的问话还是不能少的。

    “呵呵,我们是何意?刘一,我想不用介绍,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们是谁吧,至于我们为何而来,我想你也比我们更清楚,我就明人不说暗话,跟我们回宗一趟,我们保你没事,如何?”一人道。

    那人显然是这群修士的头领,看其所站的位置以及其他人对于其人的态度就可以知道。

    “前辈你是?”刘一问道。

    刘一来远木修真坊市没有多久,对于远木修士坊市并不很了解,更何况,刘一才练气期修士,一般来说,也接触不到筑基期,所以对于这些筑基期修士,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从他们的服装,刘一可以看出,他们是杉木宗的人,毕竟他们的打扮和杉黑打扮一样,都是穿着宗门同意发放的服装。

    “老夫杉木宗,战堂堂主,杉狂。”那人道,接着那人又道:“这些都是我战堂弟子,小子,你们还是比较幸运,我们战堂一般都不会出动,这次为了你们,居然让我们出动了,给足你们面子了,你们真的很幸运,赶紧跟我们去宗门吧,我不想和你们这群练气期修士动手。”

    原来是杉木宗战堂堂主亲自带着战堂成员前来,这样说起来,刘一他们还真的很有面子,杉木宗为了他们,居然把战堂堂主都派出来了。

    要说杉木宗战堂,那可是在远木修真坊市大大有名的,是杉木宗的主要战力,专门镇守宗门以及处理一些宗门其他弟子无法完成的事情。

    曾经,有一个宗门挑衅杉木宗的威严,想脱离杉木宗的控制,不愿意继续做杉木宗的附属宗门,以为宗门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可以和杉木宗抗衡,就算不如杉木宗,至少,杉木宗要对付他们,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行,以为杉木宗考虑到要付出太大的代价才能对付他们,所以为了减少损失,杉木宗不会对付他们。

    别说他们,就是其他宗门,也以为杉木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宗门脱离控制,自立为王,甚至,杉木宗内,都有一些修士有如此想法,可现实的与大家想的不一样。

    谁也没想到,杉木宗根本就没想过放过他们,对于杉木宗来说,叛徒是可耻的,那个宗门虽然只是脱离杉木宗的控制,并没有随便出卖杉木宗的利益,但是,他们的行为,其实和叛徒没什么两样,要是杉木宗放过他们,以后杉木宗的其他附属宗门也学习他们,脱离杉木宗的控制,那么,他们杉木宗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于是,杉木宗就派出战堂弟子,让战堂出马,那时,杉狂也是刚刚担任杉木宗战堂堂主,急需贡献来巩固自己刚刚得到的权势,没想到就有人把消息传到他那里了,于是,他就请求宗主,让宗主允许他带着战堂弟子,不把那个附属宗门给灭了,

    在宗主同意后,杉狂立刻组织人手,马不停蹄的赶往那个宗门,在那个宗门的人还没有意识到战堂来袭时,立刻出手,把那个宗门给灭了。

    甚至,由于他们出动迅速,那个宗门又没有准备,被杉狂袭击时,连反抗都没有什么反抗,就被杉狂给灭了。

    以至于,等着看杉木宗好戏的人,还没明白好戏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很快就传出了那个宗门被灭的消息。

    太快了,让很多正准备看好戏的人,甚至准备参一脚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满脸的不相信,满脸的疑惑。

    经过具体考究,大家才发现,原来那个宗门真的被杉木宗给灭了,而且,杉木宗只是派出了战堂弟子,其人人员都没有出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拿下了那个宗门。

    从那时开始,杉狂的名字也就正式进入了大家的眼泪,杉木宗战堂堂主杉狂,刚上任战堂堂主,就率领战堂弟子,以极小的代价剿灭了反叛杉木宗的那个宗门,让其他有异心的附属宗门,再也不敢把自己的野心暴露出来。

    毕竟,他们的宗门,连那个被灭的宗门都不如,要是杉木宗对他们出手的话,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力。

    从那以后,杉木宗的战堂,就让远木修真坊市的修士以及宗门忌惮,就连其他两宗,都时刻小心防备着杉木宗的战堂。

    如今,刘一也没有想到杉木宗会派出杉狂以及战堂的人来截拦刘一他们。

    “原来是杉木宗战堂堂主杉狂前辈,只是,前辈这么大的阵容来找小子,不知前辈找小子究竟是何事?小子好像没什么地方值得前辈派出如此阵容吧?”刘一道。

    “为什么要把你带到宗门,我也不清楚,不过,你小子能够从双红手中逃走,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而且,你们现在已经到了这里,显然,你们也从松木宗的人手里逃走了。我说的对吧?”杉狂道。

    “前辈怎么知道的?”刘一问道,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刘一也就没有必要再开口不承认了。

    只是,刘一很好奇,他们怎么在这里遇到了刘一他们,而且,从他们的神态看来,他们一早就知道刘一他们要经过这里,所以在此地等候刘一他们。

    “这个没什么,你们从双红手里逃走,我们早就收到消息了,既然我们收到了消息,那么我想松木宗同样收到消息,既然他们也收到消息,他们又比我们离你们近,那么他们一定比我们先赶到你们的住处,这一点毫无疑问。”杉狂道。

    接着,杉狂又道:“既然他们比我们先赶到你那里,那么,我们只好在这里截拦你们了,如果你们被松木宗的人带走,那也只怪我们运气不好,让我们白来一趟这里了。”

    “现在,你们出现在这里,那么,你们肯定是从松木宗手里逃走了,看来你们还真的有些实力,能够从那么多筑基期修士手里逃走。”杉狂继续道。

    “呵呵,好运气而已。”刘一道。

    “所以我们派出战堂弟子,也是对的,不过,小子,我真的不想和你们动手,走吧,跟我们去杉木宗,这样对大家都好。”杉狂道。

    “前辈,实在是抱歉啊,晚辈还有些事情,所以没法跟前辈去杉木宗,等到哪天晚辈有时间了,再去看望前辈,如何?”刘一道。

    “呵呵,不愧是能够从双红以及松木宗手里逃出来的人,到了现在,还是那么的镇定,要是换着其他人的话,恐怕就没有你那么从容吧。”杉狂道。

    战堂弟子的实力如何?刘一不知道。杉狂的实力如何?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看到战堂弟子中,光筑基期就有三个,算上杉狂,就是四个了,而且,从那些修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可以看出,他们都是经过血的洗礼,经历过战斗的弟子,比起松柳他们不知道强多少。

    所以,刘一知道,杉狂他们不好对付,而且刘一现在也没时间布置阵法了,要面对杉狂他们,必须靠实力,硬碰硬了。

    但是,要刘一跟着杉狂去杉木宗,刘一还不如跟杉狂他们战一场,看看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是否真的能把自己等人带走。

    “前辈,这个,晚辈实在不能答应前辈了,还望前辈海涵。”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如果前辈要硬来的话,晚辈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听到刘一的拒绝,杉狂似乎也没有生气,这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刘一他们能够从双红和松木宗手里逃走,那么,他们面对自己这个三宗之一的战堂,其实也是没有必要害怕,而是会选择继续闯关,只要他们闯过自己这关,那么,等他们进入东林山脉之后,要想再找到他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呵呵,我也想看看,能够连闯双红红松木宗的人究竟有多强大。”杉狂开口道。

    “不会让前辈失望的,不过,晚辈还真的不想和前辈动手。”刘一道。

    真没想到,那边刚刚摆脱松木宗,这边又遇上了杉木宗,虽然,看起来,杉木宗的人,比松木宗的人更加爽快一些,但是,那也只是爽快一些,这种直接关系到传承的事情,要是被杉木宗知道的话,他们也会变成狮子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只好动手了。”杉狂道,接着杉狂又吩咐道:“动手,记得手脚轻一点,别把他们废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