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他们就在小鹤山山脚休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哈哈,你们还真的在这里,这次我看你们怎么跑?”

    刘一他们转头一看,原来是红远木与松青到了,而出声之人正事松青,其实,在秘境时,松青就对刘一他们没什么好脸色,在刘一他们获得传承后,他也是最积极最主张把刘一的传承夺走的人之一,而后,出了秘境,又听说,刘一又让他们松木宗损失惨重,脸面大失,他自然就对刘一他们最愤恨了。

    “呵呵,是松木宗的人啊,他们在我的困阵了,现在应该出了吧,不过也怪他们太无用了,不然,一个小小的阵法怎么能够困住他们呢?”刘一开口道。

    刘一就不明白,自己只是把他们松木宗的人困住了,他松青生哪门子气,你看人家杉木宗,他们都没有来追踪自己不是么,至于红木宗,自己在秘境可把红远木气的不轻,他来追踪自己,那是情有可原的。

    “哈哈,小小阵法?小小阵法可是让他们两筑基期重伤,一筑基期死亡,而且炼气期全部死亡,这样的战绩可不是小小的阵法可以办到的。”红远木笑道,显然,红远木也没有顾及他松青以及松木宗的感受。

    虽然,他们和松木宗是合作,但也只是短暂的合作,而且只是合作捉拿刘一他们而已,其他时候,他们还是竞争关系,还是敌对关系,真要说起来,刘一他们除了传承外,和他们红木宗没有任何利害关系,反倒是,松木宗对于红木宗危害最大,就算传承在刘一手里,也好过在红木宗手里,现在合作,只是他红远木能够确保自己最后能得到传承而已,如果松木宗得到传承的机会更大,红木宗他们才不会和他们合作呢,甚至,他们还会搞破坏,让刘一他们带走传承,毕竟,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大家得不到,这样才公平,所以也就没有必要顾及松木宗他们的感受了。

    “不会吧?我的阵法好像没有那么厉害,哦,对了,一定是他们的宗主不顾他们的死活,强行破阵,否则,不会如此的。”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松青,他们的死可不关我的事,那是你们宗主不顾他们的死活,否则,他请阵法师来破阵,或者,让他们在里面,把阵法的能量消耗殆尽,他们自然也就安全了,根本不会出现死亡的。”

    松青听的气冒三丈,火气直腾,你说你弄个阵法,把我们宗门的修士弄死了那么多,到后来,你居然说不关你们的事,是我们宗主破阵的方法不对,这分明是欺负人嘛,就算欺负人,也没有必要这样欺负人的。

    “住口,都是你们太阴险了,你要不弄个自爆,他们就不会有事,分明就是你们的错,别想推脱责任了。”松青开口大怒道。

    显然,在松青看来,红远木嘲笑他们,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他们处在红远木的位置上,也会嘲笑他们的,但是,刘一他们就不同了,三宗都有修士去截拦刘一他们,但是,偏偏其他两宗就没事,就他们松木宗出事了,这不是区别对待嘛,难道我们松木宗就真的不如其他两宗,你要是把其他两宗也弄死几个,我们松木宗也不会追着你们不放了,但是,他可没想到,他们自己都是咎由自取,怪不了别人的。

    其他两宗的人虽然截拦刘一他们,但是,对于刘一他们还算比较客气的,而且也没有出全力,更多的只是表明一种态度而已,并不是说非要抓刘一他们回去,但是,他们松木宗就不同了,他们就是想抓刘一他们回去,为此,不惜付出代价。

    “呵呵,我弄个自爆阵法,你们就非要把我的阵法弄得自爆了,要是那天,我拉屎了,你们是否也把我拉的屎给吃掉,然后,说我不该拉屎,否则,你们就不会吃我拉的屎。”刘一道。

    自己没用还怪别人,死了活该,刘一自然就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这个阵法,本来刘一只是为了困住他们,拖延一下时间而已,谁知道他们那么急切,竟然不顾阵法自爆,强行破阵,这样死了,那也怪不了别人的,如果刘一他们真的要让阵法自爆,炸死他们,在刘一还没离开时,就可以让阵法自爆,那时的威力更大,说不定连哪两个筑基期修士,也丧命在阵法自爆当中。

    “你,你???你???”松青指着刘一你了半天你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被气的口吐鲜血。

    “呵呵,淡定,淡定,你看人家红远木,人家小孩子,都比你沉得住气,你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这么沉不住气,活该啊。”刘一道。

    红远木当然沉得住气了,说的又不是他红远木,要不是暂时合作关系,而且看样子,松青也被气的不轻,红远木都想直接笑出声来。

    现在,为了照顾松青他们的面子,没有笑出声,这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可能沉不住气,硬要替松青他们出头的道理啊。

    嗯?不对啊,你说谁是小孩子,我真的是小孩子,但是,那只是我年龄小,天赋好而已,我办事,那点像小孩子了,红远木想道。

    “好了,松青,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别忘了我们的目的。”红远木道,接着,红远木看着刘一又道:“废话就不要说那么多了,交出传承,我们这次就放过你们如何?”

    “不怎么样,而且,你个小孩子,也代表不了大家,要是我把传承交给了你,他们还来找我麻烦,我不是亏大了。”刘一道。

    显然,刘一是不可能把传承交出去的,就算红远木真的能够代表大家,他也不可能把传承交出去,毕竟那是他们辛苦得来的,而且,要是刘一他们把传承交给了红远木他们,那么,刘一他们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到时候,肯定会对他们来个直接暗杀之类的,哪里像现在,大家找到刘一,都是希望活捉刘一他们,这样一来,每个人都处于明处,对于刘一他们来说,安全了不少。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要是把刘一他们给宰了后,自己就能够得到传承,要想获得传承,其实,只有活捉刘一他们,活捉了他们后,可以逼迫他们,让他们交出传承。

    “我可以代表大家,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他们,看看我是否可以代表大家。“红远木道。

    “没错,他可以代表我们。”红木宗的人道。

    “他也可以代表我们。”松木宗的人道。

    听到他们这样说,刘一倒是奇怪了,于是,刘一问道:“红远木什么时候把你们松木宗给收了?难怪松青甘愿走红远木的走狗,原来,你们松木宗投靠了红木宗啊。”

    “小子,别在这挑拨离间了,赶紧交出传承吧。”红木宗的人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开口对刘一说道,要是任由刘一说下去,到时候,还真的不知道会不会被松木宗误会,要是误会了,那就没法合作了。

    “呵呵,这可不是小子乱说的,而是事实摆在面前的吗,你看,他们都不开口,你急着开口做什么啊,难道你认为松木宗连做你们的走狗都不够资格吗?”刘一道。

    刘一本来就是在气他们,只要他们生气了,他们就会不冷静,他们不冷静,那么对付起来就容易多了。

    “小子,你找死。”松青这回缓过气来,听到刘一的话语后,大怒道,一副想要和刘一拼命的样子。

    不过,好在松青被人拉住了,拉住他的自然是他们宗门的修士,他们宗门的修士,听了刘一的话,也很生气,但是,为了大局着想,他们还是忍住了。

    “有本事,你就来吧,如果你不怕和你们宗门那些短命鬼一样的话。”刘一开口道。

    “有阵法?”松青被刘一的话语吓了一跳,想想他们宗门那些人,就是因为太小看刘一他们的阵法了,所以才丢掉性命,他松青能不小心吗?

    要是其他宗门或许没什么感觉,但是,他们松木宗的话,对于刘一他们的阵法,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忌惮的很,虽然,他们对外人说,刘一的阵法也不怎么样,没什么好害怕的,那都不过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恐惧罢了。

    所以,听到刘一的话语,不仅松青被吓了一跳,就是松木宗的其他人,也是大吃一惊,急忙运功防御,好像刘一他们现在在攻击他们一样。

    这一幕,可把红远木他们惊呆了,有必要吗?人家只是说说而已,你们还当真了,难道那次真的把你们吓住了?可是,你们不是说,那阵法也没什么的吗?

    他们红木宗的人不解,不过也没人会给他们解释他们的疑惑。

    “好了,不吓唬你们了,不过,红远木,我倒好奇,你们怎么知道我能够获得传承?我记得双红前辈截拦我们之时,你们还在秘境中,根本没法把消息传递到宗门吧?”刘一开口问道,这个问题一直停留在刘一的心中,现在,刘一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