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吓唬你们了,不过,红远木,我倒好奇,你们怎么知道我能够获得传承?我记得双红前辈截拦我们之时,你们还在秘境中,根本没法把消息传递到宗门吧?”刘一开口问道,这个问题一直停留在刘一的心中,现在,刘一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的确,按照当时的情况,红远木还在秘境里,根本就没法把消息传出来,要是真的很容易把里面的消息传出,那么,里面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其他宗门弟子,早就想到了,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宗门,但是,由于在秘境中,没法传递出去,而自己等人出了秘境的话,又担心好处被别人得去了,到时候,就算宗门高手赶来,也已经晚了。

    其实,也确实如此,就像红远木一样,不知道他怎么把消息告诉宗门的,但是,同样晚了,刘一他们已经出了秘境,不过,双红比较幸运,刚好碰到刚出秘境的刘一他们,刚好碰个正着,要是来早一点或者来晚一点,不碰不着刘一他们的。

    “哈哈,这个,我以为你猜到了,没想到你还没猜到啊。”红远木道。

    “猜到?我是有一定的猜测,但是,还是希望经过你亲口确认才好。”刘一道。

    “什么?红远木,你早就把秘境情况告诉了宗门?难怪你们会出动双红他们来截拦,不过,可惜你们还是功亏一篑。”松青道。

    “原来你们是知道他们获得了里面的传出,这才派出双红去的,难怪我们宗门会打探不出缘由。”松木宗的其他人道。

    “难怪你那时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还说什么他们也跑不掉,大概就是你太相信双红了吧,要不然,他们在秘境中就没有那么容易带走传承的。”松青道

    显然,松青想到红远木在秘境时,总是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让当时的松青就非常不爽,不过,那时,红远木也没有说出原因,以至于松青一直想不明白,红远木当时怎么那么自信,以至于让刘一他们跑了,现在看来,他当时的自信是有道理的,毕竟要是当时就通知了宗门的话,换着他,他也会非常自信的。

    “哈哈,没错,就是你想象的那样,在那时我就告诉了宗门里面的情况,不过我当时不知道你们能够获得传承,只是你们比较快,最有可能获得传承,所以我才让他们来截拦你们的。”红远木道。

    原来,在登上台阶时,每个人遇到的场景不一样,而红远木遇到的场景居然是自己在自己的宗主旁边,既然如此,他们他也就自然把秘境里面的情况告诉他们的宗门了,他们的宗主得到消息后,本来打算派出大量高手前去,但是,想到这样做的话,动静太大,本来他们就被其他两宗盯的死死的,要是突然派出如此的高手,那么,其他两宗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也会派出大量高手,这样的话,就等于告诉其他人,秘境中的的情况。

    所以他们就派出了双红前去,只要把获得传承的人带走,那么传承就属于他们的了,这样一来,他们也就省事,而且其他两宗就是知道了,也不知道他们派出双红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说,他们也就不会认真对待这件事,可以让他们顺利把传承带回来。

    至于刘一他们,其实,红木宗宗主也不知道刘一他们获得了传承,但是,既然刘一他们在广场表现这么出彩,那么,也就是他们很可能就是最终获得传承之人,而且在秘境中,除了刘一他们外,也就红远木最可能获得最后传承了,所以他们截拦刘一他们,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不管刘一他们有没有获得传承都一样,要是刘一他们获得了传承,他们直接从刘一他们身上夺走,要是刘一他们没有获得传承,那么,传承一定是被红远木他们夺走了,他们红木宗也没什么损失。

    “原来这样啊,我就说,怎么一出秘境,就遭到攻击。”刘一道。

    “是啊,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传承,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不仅传承被你们夺取了,而且,你们还成功的从双红前辈那里逃走了,真不知道你们当时是怎么做到的。”红远木道。

    其实,当时,刘一他们怎么从双红手里逃走,很多人都很好奇,但是,双红不说,其他在场的人也不敢说,这就导致那次的事情,具体怎么样没人知道,大家只知道刘一他们从双红手里逃走了而已,但是,具体怎么逃走的却不知道。

    更让人可气的是,双红从那回来以后,就宣布,他们不再参与抓捕刘一他们的事件当中去,而是,宣布他们要闭关了,要是没有什么大事的话,就不要让人打扰他们闭关了,他们这种做法,是个人都能够知道他们有问题,但是,却没法知道具体问题出在哪了,毕竟他们在红木宗,还是有些地位的,以至于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哈哈,那是双红前辈大义,知道你们就是拿到了传承,对于你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而是祸事。”刘一道。

    在刘一知道青木城的三大宗门来到远木修真坊市时,就知道,现在,就算红木宗得到传承,也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就算他们得到传承,也不知道交给哪一宗好,要是交给某一宗,那么,其他两宗肯定会怀恨在心,为了讨好一宗,的罪其他两宗,那时划不来的,要知道,如果真的把传承交给摸一宗,其他两宗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对付他们红木宗,而那时,他们松木宗因为已经交出了传承,那么,他们也就未必会为了刘一和其让两宗开战,更大的可能是不理他们红木宗,而且,还会帮助他们,尽快灭了红木宗。

    “呵呵,是不是什么好事,不用你们担心,那是我们的事情,你只需要交出传承就行。”红远木道。

    “你们是想把传承直接交给城主府吧,不过。你认为其他三宗愿意看到你们把传承交给城主府吗?”刘一道。

    的确,他们要把传承交给城主府的话,首先要过的就是其他三宗,其他三宗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传承从自己的眼前溜走,更何况,虽然三宗没有一个结丹期,但是,他们筑基期巅峰境界的强者不少,而且,他们三大总的宗主,实力也就比城主差一点点,差距不是很大,如果他们联收的还,还是能够胜过城主的。

    尤其是青木宗,敢以青木宗命名的宗门,底蕴肯定不简单,就算城主府,光论底蕴的话,也许还不如青木宗呢。

    “这个我们怎么做,就不用你当心了,赶紧交出传承吧。”红远木道。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刘一再次问道。

    “其实,很简单,你们出手过一次,那次你们还没来得及清除现场,就慌忙离开了,虽然,你们离开的很小心,让大家发现不了你所走的方向,但是,至少,你在现场留下了气息,根据你们的气息,熟悉追踪之人,还是可以把你们给找出来的。”红远木道。

    “哦,这样啊,下次的话,我们应该把气息也掩盖,我想你们就找不到我们了吧。”刘一道。

    既然红远木他们能够追踪到这来,那么,其他人也一定可以追踪到这来,只是其他人没有红远木他们快就是了。

    “好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消息,但是,很抱歉,传承我是不可能交给你们的,你们想要的话,就自己来拿吧。”刘一道。

    自己去拿?要不是他们忌惮刘一他们,早就自己去拿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看刚才松青他们的表现,好像刘一他们的阵法真的很厉害,如果他们的阵法真的很厉害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万一刘一他们布置了阵法,那该怎么办呢?还有刚才自己虽然说刘一他们不可能布置阵法,但是,真实情况谁知道呢?一时间,红远木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呵呵,你确定要和我们作对,我想他们也快赶来了,你不交给我们的话,到时候,还得交给他们,那样还不如交给我们,毕竟我们都是远木修真坊市的不是吗?”红远木道。

    “是啊,就是因为我们都是远木修真坊市的,我才不能交给你们,我们要是把传承交给你们,那不是等于在害你们吗?”刘一道。

    这红远木,惧怕刘一的阵法,就开始打感情牌了,可惜,刘一不上当。

    “红远木跟他废话干什么?直接解决掉他们就行了。”松青大声道。

    虽然松青也惧怕刘一他们的阵法,但是,要是有红远木他们打头阵,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惧怕的。

    “混蛋,你怎么不自己出手呢?”红远木心里想到,但是,也知道拖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开口道:“既然你们不愿意交出传承,那么,我们就要出手了。”

    接着,红远木传音给松青道:“出手,大家一起出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