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红远木的一声令下,不仅红木宗的人朝着刘一他们出手,就是松木宗的人也一起朝着刘一他们出手。

    “小子,我让你狂。”松青道,这松青,看来刚才被气得不轻,这不,边出手,还一边大吼,好像不大吼,别人就不知道他一样。

    松青冲向了刘一,其他人自然也就冲向别人了,其中,红远木还是和虎妖战在一起,这次是虎妖主动找上红远木的,这也是刘一他们先前就商量好了的,当然了,其实,最开始,刘一是准备对付红远木,让虎妖对付松青的,毕竟松青的实力更菜一些,而红远木的话,刘一虽然没有和他交过手,但是,刘一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信号,而其他人,其他人看到他们都各自找到目标了,正准备找到目标,但是他们还没有动作时,就被梦小娇用阵法困住了,然后,由万事通和林平两人协助梦小娇,主要是刘一担心阵法的威力不够,他们看到威力不够,会全力破阵,这样的话,阵法很快就会破除,要是阵法破除了,那么多筑基期修士对付刘一他们,那么刘一他们就麻烦了。

    “小心阵法。”松青大吼道,在松青冲向刘一时,他就看到梦小娇拿着阵旗,开启阵法,困住其他人,于是他就开口大吼,毕竟阵法给他们松木宗的印象太深了,看到阵法他就有些害怕,可惜,他开口的太迟了,在他开口时,梦小娇已经困住了他们。

    他们在阵法中可是不敢乱动,毕竟有了前车之鉴,他们害怕要是他们万一弄得阵法自爆的话,他们也就麻烦了,而且刚才刘一不是说过么,这个阵法,不能用强力去破除,只能慢慢抵挡,抵挡那住那些攻击,坚持住了,就没事了。

    而且,他们也发现,里面的攻击不是很厉害,也就对于练气期修士有用,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攻击,他们还是抵挡得住的,只是想要脱困,却有些困难。

    其实,这也很正常,这个阵法主要是刘一把在秘境中得到的阵盘交给了梦小娇,孟小娇再结合自己的阵旗,临时布置出来的阵法,攻击力自然不是很强,要是对付一两个筑基期修士,自然没问题,但是,那么多筑基期修士,那就对付不了了,能够困住他们已经很不错了,想要用阵法击杀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毕竟这次可是比上次人数还多,而且困在阵法里面的大部分是筑基期修士,只有少数是练气期修士,显然,这次他们为了刘一他们的传承,派出的都是高手,没有滥竽充数的。

    “好了,你们不用当心我们,你们自己小心就行了。”他们在阵法里面,发现阵法的攻击不是很强后,也就放心了,面对一个个裂风的攻击,以前刘一和万事通他们就能够抵挡,就更不用说他们这些筑基期修士了,这还是梦小娇加入了自己的阵旗,让一个个裂风的威力更加强大,否则,攻击力就更加弱,对他们就更加没有威胁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攻击,其实,没什么威胁,他们怕的就是阵法自爆,这才让他们放不开手脚。

    “好,你们没事就好,你们小心些,等我们宰了他们后,自然放你们出来。”松青道。

    在他看来,要宰了刘一还是很容易的,那次双红,他们肯定放水了,至于他们松木宗那次攻击,那根本就是靠的阵法的威力,要不是阵法,刘一他们还不是可以随意捏拿。

    现在,阵法虽然困住了大部分人,只是让他和红远木没有进入阵法中,其他人都在阵法中,这样一来,虽然看起来他们很吃亏,毕竟他们的战斗力几乎都被困住了,但是,光梦小娇一个人是困不住那么多人的,还要万事通和林平从旁辅助,这样一来,也就牵制了刘一他们的一半的战斗力,这样一算,其实,主要还是看他和刘一以及红远木和虎妖的决斗,如果他和红远木在这场战斗中胜利了,那么整个战斗就胜利了,他们也就能够获得传承了,至于阵法中,大家只能说打个平手,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的,毕竟,他们谁都不敢冒险,林平他们人数少,不敢妄动,而其他人,则,怕阵法自爆,也不敢全力出手,于是,大家只是期待外面的战斗快点结束。

    “小子,等我宰了你之后,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松青道。既然阵法当中的众人暂时没有问题,那么他也就能够安心,全力的对付刘一了,至于红远木,他从来就没有替红远木担心过,红远木要解决虎妖,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虎妖的速度太快了,要是他一味躲避的话,也是个麻烦,这样一来,自己还是先解决刘一,然后,再去帮助其他人好。

    “哈哈,松青,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宰了我?就凭你还不够。”刘一道。

    松木宗的筑基期修士,刘一都不怕,怎么可能怕松青,刘一主要担心的是梦小娇他们能否困住那么多筑基期修士,毕竟,那么都筑基期修士,可不是开玩笑的,至于虎妖,刘一已经传音给虎妖,要虎妖不要和红远木硬斗,只要利用速度缠住红远木就行了,等他解决掉松青后,再去帮忙解决红远木。

    看到梦小娇困住他们后,他们也不敢怎么动,刘一这就放心了,显然,他们害怕攻击太厉害,会让阵法自爆,其实,阵法自爆哪有那么容易,而且,这个阵法,和小院子里的阵法也不一样,小院子里的阵法,由于事先埋下了很多能量,这才让阵法自爆的威力大增,而这个阵法,乃是由孟小娇主持,虽然攻击他们时,并没有比小院子里的阵法弱多少,但,自爆的话,威力就要差远了。

    不过,这些,刘一明显不能够告诉他们的,要是告诉他们,他们那么多修士,全力攻击阵法,全力破阵,那么,这个阵法还不是很快就会被他们给破除,这样的话,梦小娇他们就危险了。

    “看来,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了,他们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了,这样也好,就让我看看,松木宗的松青究竟有多厉害,希望不要令人失望。”刘一道。

    刘一说是说松青不用担心了,可以全力出手,其实,刘一更是在对自己说的,在对自己说,暂时不用但是梦小娇他们,他们暂时没事。

    “哼,别太高兴了,虽然把他们困住了,但是,就我一个人,照样收拾你,更何况,就算阵法困住了那么多人,你认为,那头畜生能够挡住红远木的攻击么。”松青道。

    其实,这时,红远木已经动手了,他可不像松青,只知道动口,却迟迟不见动手,他红远木可不同,他在虎妖找上他以后,他就二话没说,直接动手,其实,这也很正常,虎妖还不会说话,要虎妖神识传音给红远木那就更不可能了,更何况,虎妖本身也是个急性子,要不是刘一叫他利用速度躲避,不要和红远木硬碰硬,他都想直接和红远木硬碰硬了。

    在刘一他们战斗时,身后还有一伙人对着小鹤山赶来,他们就是远木修真坊市之外的修真势力的人,这么一大群人,主要以青木城三宗为主,其他修真坊市为辅。

    “确定他们时往小鹤山逃了吗?”有人道,显然,人多了,自然也就有人提出质疑,毕竟他们不想白跑一趟。

    “哼,你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别来,有没有强行要你来。”有人道。

    “好了,别说了,如今除了小鹤山之外,我们没有任何线索,既然这样,就算他们不是逃往小鹤山,我们也的去一趟了。”有人道。

    “就是,就是,有线索总比没线索好。”有人道。

    “不对,好像还有其他人也赶往小鹤山了。”有人惊呼道。

    这时,有人发现不对劲了,随着那人一说,其他人也意识到,的确有人在他们的前头赶往小鹤山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其实,红远木他们也想抹除他们的痕迹,但是,为了追赶刘一,时间上来不及抹除他们的痕迹,而且,他们人数也比较多,那么多人经过,就算时间充足,他们也不可能把痕迹完全抹除,既然这样,还不如就这样,不用抹除痕迹,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刘一他们,夺走传承,然后再离开就是了。

    只是,红远木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来到这么快,以他们的速度,就算红远木他们夺得传承,也是来不及离开,就会碰上他们的,除非穿过小鹤山,但是,小鹤山可不是那么好穿过的,要是真的有那么好穿过的话,大家也就不会认为这是一条死路了。

    “果然,有人比我们先发现刘一他们,而且先赶过去了,我们快点,一定不要落后了。”有人道。

    于是,他们有加快了速度,本来他们以为刘一他们赶往小鹤山,那是一条死路,他们只要堵住路口,慢慢前进就可以,到时候,一定会碰上刘一他们,现在出现了其他势力,那么,他们就必须快点赶路了,要是慢了,传承被其他势力得到,他们要抢夺,也不是那么容易了,毕竟他们这次来的人数虽然多,但,每个势力来的人数并不多,只是来的势力比较多,总共加起来,总人数比较多而已。(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