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后面的人马什么时候赶来,刘一他们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他们必须在后面的人马赶来之前,击败红远木他们,同时,趁机穿过小鹤山,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安全,毕竟,只要穿过了小鹤山,那么,对于他们来说,以后的路途将是安全的了。

    刘一他们希望早点结束战斗,红远木他们也一样,红远木相信,他们能够知道刘一他们逃往小鹤山,其他人也一定知道,只是,其他人没有他们熟悉这一带,速度不如他们罢了。

    总共战场如今分为三处,红远木和虎妖一处,刘一和松青一处,剩下的人一处。

    红远木和虎妖的战斗,可谓异常激烈,当然了,主要是红远木全力激烈的攻击虎妖,虎妖只能利用自己的速度,与红远木纠缠。

    红远木的手段,刘一一直不知道,只是听说这红远木很厉害就是,现在,他和虎妖斗,正好可以看看他的手段。

    刘一扭头看去,只见红远木施展出了一种奇怪的功法,此功法刘一没有见过,但刘一看到红远木施展出来的威力,就知道那功法非同一般。

    只见红远木施展此功法后,在其周身的空气突然变得狂暴起来,接着,刘一看到,红远木竟然用法术凝练出了一条金黄色的巨龙,此巨龙和当初红灯笼凝聚出来的巨龙不同,红灯笼凝聚出来的巨龙是水属性,但,红远木凝聚出来的巨龙,明显是金属性,当然了,这也许是红远木本身灵力属性决定的,不过,当红远木的金色巨龙凝聚出来后,气势一点都不比当初红灯笼凝聚出来的弱,要知道红灯笼可是筑基期修士,而且是越级作战的修士,而红远木现在只是练气期修士,竟然能够凝聚出不逊色红灯笼凝聚出来到气势,可见,红远木的天资有多惊人。

    随后,刘一更加震惊的发现,红远木凝聚出来的巨龙,似乎连灵性都比红灯笼凝聚出来的强,虽然不如真正的巨龙,但是,也是活灵活现,灵动无比。

    要知道,当初虎妖能够在红灯笼手中坚持下来,除了刘一在旁边协助外,还有就是红灯笼凝聚的巨龙没有什么灵性,这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刘一看到红远木凝聚出如此巨龙,刘一就知道,虎妖在红远木手中坚持不了多久,看来的快点解决掉松青,这样才能抽出手来帮助虎妖。

    “哼,跟我战斗,还敢看别处,还敢分心,找死。”在刘一还在为虎妖担心时,松青的声音传进了刘一的耳里。

    同时,刘一看到松青也开始施展自己的绝学了,刘一看见松青施展的也是张翅翱翔的雄鹰,不过,松青施展的雄鹰是用法力凝聚出来的雄鹰,而不像松柳一样,使用自己的气势,把自己身体当成苍鹰,翱翔天空。

    不过,刘一却觉得松青用法力凝聚的雄鹰,危险程度比松柳施展气势,把自己身体当成雄鹰还危险。

    “难怪你如此狂妄,原来你的实力比松柳还强,的确是松木宗年青一代的了不起的人物,可惜,光是这点的话,还是不够看的。”刘一道。

    看着松柳凝聚出来的雄鹰,翱翔在天空,气势昂扬,刘一感受到了来自雄鹰的威胁,但刘一并没有感到恐惧,相反,刘一还觉得松青也不过如此,凝聚出来的雄鹰,与红远木得巨龙相比,气势上就要弱很多,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而灵性就更不要说了,松青凝聚出来的雄鹰,光有气势,气势凌人,但没有灵性,一点灵动的感觉都没有,给人感觉就像给死物一样。

    “小子,害怕了吧,害怕了的话,就赶紧下跪求饶,只要你跪下求饶,我这次就放过你如何?”听到刘一说他比松柳厉害,松青高兴了,还以为刘一怕了,于是,开口侮辱刘一,要刘一下跪求饶。

    却也不想想,刘一只是说他比松柳厉害,又没说没法对付他。

    “下跪求饶?你是不是修炼出了问题,走火入魔了?”刘一道。

    在刘一看来,自己只是承认了一下松柳的实力而已,有必要激动成这样,认为自己是天下无敌,就开始目中无人了?

    “哼,走火入魔,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松青道。

    在这期间,阵法中被困的众人也开始攻击阵法,虽然,他们害怕阵法自爆的威力,只是全力抵挡,攻击的力度不是很大,但是,他们毕竟身处阵法中,要他们只防御不攻击,安静的带在阵法里面,他们也做不到,他们可不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完全寄托在红远木和松柳身上。

    一来他们没法确定红远木他们是否能够胜过刘一他们,二来他们也不敢保证在红远木他们胜利之前,他们是否坚持的住。

    那攻击,密密麻麻,毫不间隙,就算只是防御的话,虽然没有什么危险,都能够防御的住,但是,却十分消耗法力,要说最后法力消耗一空,那么,就算这些相当于练气期修士攻击的威力的裂风,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诸位,我们不能光站着不攻击啊,要说这样的话,我们的法力很快就会消耗一空,我们我们也试着出手吧,毕竟我们不能完全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松木宗有人道。

    虽然大家都忌惮阵法自爆的威力,但是,相对来说,害怕的还是松木宗的修士,毕竟他们宗门已经死了一个筑基期修士和一堆练气期精英弟子了。

    他们呆在阵法里面,就感觉呆在牢房里面一样,浑身都觉得不安全,似乎下一刻这个阵法就会自爆,他们就会没命,要不是有那么多人陪着,他们实在丢不起脸,他们说不定都已经求饶了。

    如今要他们在阵法里面等待,他们可是不愿意,毕竟他们在阵多呆一刻钟,那么他们心里就多担心一刻钟。

    倒是红木宗的人虽然听闻阵法自爆威力很大,但是,也没有多少担心,毕竟他们又不是要攻击阵法,让阵法自爆,他们只要防御,等待红远木他们,等到红远木他们胜利了,自然就会救助自己等人,没什么好担心的,所以他们在进入阵法后,只是全力防御,也没有认真攻击。

    如今听到松木宗有修士说要攻击阵法,希望快点出去,别再等红远木他们,就有人开口道:“诸位,你们不是说这个阵法自爆威力很大吗?要是我们急着攻击,让阵法自爆了怎么办啊。更何况,我们相信我宗的红远木,莫不你们对于松青不自信?”

    “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我们多在阵法里呆一刻,就多一分危险,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试着攻击,说不定在我们的攻击下,这个阵法就攻破了呢?”松木宗有人道,他们自然不能说他们不相信松青,也不能说他们害怕,害怕阵法突然自爆,他们在阵法中的每一秒都是心惊胆战的。

    “好吧,既然你们这样说,那我们也就攻击攻击,看看能否攻破这个阵法。”松木宗有人道,对于阵法自爆的威力,红木宗的人一直没有什么很直觉的感受,他们也就不感觉到很害怕,在他们看来,就是阵法厉害一点,既然松木宗都有两人活着,他们现在人数更多,活下来的机会更大,最多不过是个重伤而已,也没什么好害怕的,毕竟修士重伤是很正常的,他们之所以没有攻击,那是因为相信红远木,如果红远木能够解决这些,他们也就不用攻击了,毕竟要是万一阵法自爆,自己等人还得受重伤,要是等到红远木解决了刘一他们,那么他们连受伤都不用,所以,他们自然不愿意出手攻击了。

    不过,现在松木宗的人都这样说了,他们要是再不出手攻击的话,就显得他们害怕阵法的自爆,所以才不敢攻击阵法,他们可不想被人说成胆小怕死,所以他们也就同意了松木宗的出手要求。

    于是他们开始施展自己的功法,准备攻击阵法,梦小娇他们在外面看到后,大吃一惊道:“小心的,他们要强行攻击阵法了。”

    “我看不如我进去攻击他们你们两个维持阵法如何?”林平在这时突然道。

    “你?你行吗?要不我去?”万事通道,不是万事通怀疑林平的实力,而是硬碰硬的话,林平确实不如万事通,但是林平说的方法也确实有些道理,所以他才会提出让林平维持阵法而他万事通去。

    “哈哈,万先生,这个正面实力我林平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对于骚扰,刺杀,不是我自夸,我想两个万先生,也未必有我出手的效果好。”林平道,话语间还充满自信。

    “既然这样,那么就你去吧,我俩尽量坚持住,别让他们攻破阵法,不过你也要小心一点,他们可是不好惹的,如果事不可为,就别勉强了,注意安全。”万事通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