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看来我们没有来晚啊。”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正准备施展绝招的红远木立马停了下来,看着说话之人,满脸的惊讶,显然,红远木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他们是谁?”刘一问道。

    看到突然出现的一群人,刘一倒是没什么惊讶,反正那些其他地方的人早晚都会出现,而且,先前,刘一还宰了一些其他地方的修士,他们知道刘一的消息后,赶来,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刘一对于青木城其他地方并不了解,所以不知道他们是谁。

    最先赶到的是三个年轻人,三个年轻人年纪都不是很大,刘一估计,他们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可是,看他们的气息,分明是筑基期修士的气息,大宗门果然是大宗门,如此年纪,就达到了筑基期,将来肯定了不起。

    随着三个年轻人赶到后,他们后面陆陆续续的赶来一些年轻人,在那些年轻人之后,还有一些上了年纪之人,这些人想来就是那些年轻人的护卫了。

    红远木听到刘一的问话后,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同时,暗想道:刘一就是刘一,看到这些人,居然没什么反应,比自己镇定多了,果然,自己确实不如刘一。

    “最前面的三个是青木城中三大宗门的天骄,在青木城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中间这位是青木宗的出色弟子,名叫青木,而他左侧那位是白木宗的出色弟子,名叫白天,右边的那位是黑木宗的出色弟子,名叫黑海。”红远木道。

    青木城中,除了城主府外,就算三大宗门的势力最大了,其实,要说起来,比底蕴的话,城主府都比不过青木宗,青木宗是从古时传承下来的宗门,只是现在有些落寞了,而且,在宗门结丹期修士去世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结丹期了,这才让城主府压过青木宗,成为青木城最大的势力,当然了,这也和城主是官方派来的有关,其次,就是另外两大宗门了,虽然不如青木宗和城主府,但是,也不容小视,当然了,具体,红远木也没说,至于其他人,红远木也没来的急介绍,就被人打断了。

    “哼,你们远木修真坊市的人的胆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有人得到传承不上交,企图逃走,更有宗门跟我们争抢传承。”白天道,说话时还不忘看了看刘一和红远木。

    这时,梦小娇也放开了阵法,和林平他们一起来的刘一的身边,而其他人,自然就回到红远木身边,至于松木宗之人,虽然看到松青死了,但是,看到那些外来修士后,也没有多言,而是静静的站在红远木身边,只是目光凶狠的瞪着刘一他们。

    “我们远木修真坊市,就算获得传承,要交也是交给城主府,而不是交给你们,而且,这次的事情,城主也知道,他让我们替他寻找传承,难道你们要反叛城主不城。”红远木闻言道。

    显然,远木城三宗也知道自己保不住传承,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主动上交,主动上交的话,还可以得到不少的好处,然而,对于他们来说,上交给谁,利益最大,就上交给谁,毫无疑问,上交给城主,获得的好处最多,所以,三宗早就把消息传递给了城主府,城主府要他们帮忙抢夺传承,杉木宗还在犹豫,而松木宗和红木宗则答应了,所以,他们两宗才合作,一起来寻找刘一他们。

    “原来是这样,我说城主府怎么没有派人来这远木修真坊市,原来把希望放在你们身上啊。”白天闻言道。

    “所以,我们各为其主,你们也就别拿你们宗门来威胁我们了,再说,你们白木宗还威胁不到这远木修真坊市。”红远木道。

    远木修真坊市,虽然叫坊市,其实,也是一座城池,不过,城池更小一点而已,同时,也归城主府管辖,但是,白木宗还管不到这里来,只是,青木城的三大宗门,实力强大,一般时候,其他坊市的修真势力都不愿意得罪他们,所以,一般情况下,其他坊市的宗门修士,也是不愿和他们发生冲突,远木修真坊市的宗门势力同样如此。

    不过,这次情况比较特殊,关系到结丹期巅峰修士的传承,连城主府都在意的传承,他们自然不愿意对三宗妥协了,毕竟,要是交给他们三宗,不仅得不到想要的好处,而且,还要面对城主府的怒火,那就太划不来了,这也是杉木宗迟疑的原因,得到传承,不管交给谁,都会得罪其他势力,那样,还不如直接不要去争抢这传承,他们谁要,让他们自己去抢夺,这也一来,虽然得不到好处,但最主要的是谁也不会得罪。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红木宗靠上了城主府,就不把我们三宗放在心上了是吧。”白天听到红远木的话后,开口道。

    “不是我们远木宗不把你们三宗放在心上,而是这次我们奉城主的命令,前来抢夺传承,所以才不能把传承交给你们,还请见谅,我们不敢违背城主的意思,但也绝对没有轻松你们三宗的意思。”红远木开口道。

    不把三宗放在心上,这件事可不能让他坐实,不然他们红木宗就麻烦了,虽然,三宗管辖不了红木宗,但是,真的要是把三宗惹火了,他们派出修士,偷偷的把红木宗给灭了,就是城主府也不好说什么。

    “那我们现在要带走这传承,你们没有意见吧。”青木道。

    青木是三人之首,说出的话,基本也就代表其他两宗的意思了,而且,其实这次的传承,他们也知道,他们不可能独得,必须三宗共享,这样才能共同抵制城主府,所以,这次也是以青木为主,至于其他势力的人,跟来不过是看看能否得到其他好处,比如结丹期初期或者中期的传承等等。

    “呵呵,这个我们各凭本事吧。”红远木开口道,这时,就连松木宗的修士也开口帮红远木道:“要获得传承,就各凭本事,我们替城主府办事,不可能把传承拱手相让。”

    显然,松木宗的修士也害怕红远木答应三宗的要求,要是这样的话,他们什么也得不到,还让自己宗门损失惨重,那就太划不来了。

    “哦,你的意思是你们远木修真坊市,真的要和我们三宗作对了?”青木沉声道,显然,有人敢反驳他,让他很不高兴。

    “看来,你们远木修真坊市还真的很嚣张,以为靠上城主府,就可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了,回去后,我会和宗门好好说说。”白天开口道。

    白天是属于脾气比较暴躁的,和白天相比,黑海就安静多了,黑海站在青木身边,自始至终,都保持沉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哼,还怕你们不成,有本事你们白木宗就试试,就算我们远木修真坊市的修士不如你们白木宗,但是,你们要把我们吃下的话,你们自己也得撑个半死。我倒好奇你们能不能承受这样的损失。”松木宗有修士开口道。

    本来,他们就怀着一肚子的火气来找刘一他们,如今,刘一他们更是让他们损失惨重,不仅死了几个筑基期修士,就连松青也丢了性命,更让他们火冒三丈,但是,有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没想到白天还如此威胁他们。

    泥人还有三分火,更何况是他们,平日里,都是被人捧着的筑基期修士,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还被人威胁来着。

    “闭嘴,这里交给我来处理。”红远木朝那人大吼道,在那人一开口,红远木就知道坏了,三宗可不是一般的宗门,就算城主府也得让他们三分,要是这话传到他们三宗的宗门内,他们肯定不会咽下这口气,说不定还真的会派人来灭了他们,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人在说完之后,也意思到自己说错话了,所以听到红远木大吼后,也就低头不说话,一副以红远木为主的样子。

    “白师兄,你看,他就是那火爆的样子,得罪之处,我在这里替他像你道歉,我们绝对没有冒犯你们的意思,只是这传承,要是我们一点力气都不出,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把传承拿走的话,我们也没法像城主交代,当然了,要是你们夺得了传承,我们绝对恭喜你们的。”红远木开口道。

    他们在针锋相对,刘一他们到成了局外人了,也是,在他们看来,刘一如今没有了退路,只有把传承交出来。

    “刘一,我们怎么办?”这时,林平传音给刘一道。

    “先看看吧,你们先趁机恢复法力,只有恢复了,才能谈其他的。”刘一传音道。

    也,刘一他们现在面对的问题,不仅像以前面对红远木他们那么简单了,如果他不交出传承,那么,刘一他们要面对的就是两方势力,要共同对付两方势力,刘一他们自然没有那样的能力。

    刘一也在低头思考,究竟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两方势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