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在低头思考,究竟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两方势力,可是,目前似乎没有办法能够摆脱他们,本来自己等人应付红远木他们就已经很吃力了,要不是远木修真坊市的阵法自爆,给了他们太深刻的影响,让他们在阵法里不敢乱来,困住了大家,否则的话,他们要是全力攻击,梦小娇他们根本就困不住这么多筑基期修士,就更不要说被林平偷袭了。

    这时,刘一抬头看了看小鹤山,心想:这或许是一个办法。

    接着,刘一就吩咐众人,如果到时要动手的话,该如何做。

    另一边,白天看到红远木放低姿态,想到要是他们真的去灭了远木修真坊市的话,也确实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且还有可能要面对城主府的报复,虽然明着城主府或许不会怎么样,但是,暗中的话,谁又知道呢,既然红远木放低了姿态,再纠缠下去,就有些不好了,再说,他们那么多人,其实倒是不怕红远木他们现在跟他们抢夺,他们害怕在他们夺得传承后,红远木他们背后的宗门会朝他们出手,毕竟这里属于远木修真坊市,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如今有了红远木的保证,他们相信他们夺得传承后,红木宗等宗门不会再朝自己等人出手了,那么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谁说脾气暴躁的白天是莽夫,其实白天也是粗中有细,脾气暴躁只是外在表现,内里还是有一颗细腻的心。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各凭本事吧,不过希望你们说话算话,到时候别食言,否则,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了的。”白天对红远木道。

    “那是,那是,我红远木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一言九鼎,说话还是算话的。”红远木道。

    在他们达成协议后,双方都抬头看向刘一他们了,如今的刘一他们,前路是小鹤山,山上有着无数的妖鹤,上山几乎是死路;退路被一众外来修士挡住,那些外来修士,不管是从数量和质量上来看,都比红远木他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而红远木他们其实也就站在刘一他们旁边,他们背后是小鹤山,而前方则面对着那些外来修士。

    看到两方人马看向自己等人,刘一心里疙瘩一下,知道不妙了,不过,就算不妙又如何,刘一他们也不打算放弃,硬是和他们对视了起来,于是,就成了三方人马,呈三角形的对视着。

    “刘一,把传承交给我们,我们保你们没事,如何?”红远木道。

    显然,红远木其实也知道,要争的话,他们是争不过白天他们的,所以,他希望刘一他们能够主动把传承交给他们,这样的话,就不用话和白天他们争了,传承自然也就是他们的了,白天他们也不好出手了,要是把他他们出手的话,红远木他们背后的势力也一定会出手的。

    “小子,我看你还是把传承交给我们吧,交给我们,我们就不计较你们这次的行为,如何?要知道,他们是没有实力保护你们的。”白天开口道,而且一开口就是威胁,不过这也没办法,他要是不威胁的话,就算刘一他们交出传承,也很可能交给红远木他们,毕竟刘一他们本身就是远木修真坊市的修士,自然感觉本地的修士更亲近些。

    “两位,我想你们搞错了吧,这是我获得的传承,我为什么要交个你们啊,要是你们能够拿出等价的东西来,我或许可以考虑和你们交易一次,但是,你们想这样空手套白狼,那是不可能的。”刘一开口拒绝道。

    到手的传承,怎么可能这样白白交出,更何况,他们虽然说得好听,但是,要是自己真的把传承交出去了,说不定自己要面对更加残酷的结局。

    “小子,你或许不知道我们三宗意味着什么?”白天道,接着,白天解释道:“这是青木,来自城里的青木宗,光听名字,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在青木城,敢用青木作为宗门名字的门派,意味着什么,至于另一位,那是来自城里黒木宗的黑海,黒木宗虽然比青木宗弱一点,但是,也是相差无几的,我叫白天,来自城里白木宗,宗门和黑木宗差不多。”

    其实,不用白天介绍,刘一之前已经从红远木的口里知道了这些,于是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东西,传承我不可能这样白白交出去,你们要的话,拿出对等的东西来交换吧。

    拿出对等的东西来交换?那怎么可能,结丹期巅峰修士的传承,青木城有谁能够拿出对等的东西来交换,别说拿不出,就算拿得出,拿出来后,宗门实力也得大减,到时候,就算有传承,没有了资源的提供,也是没法突破到结丹期的,因此,他们不可能答应这个。

    “小子,别不知好歹,我们交出传承,我们能够让你离开,已经很大的度量了,你还想要从我们手里敲诈,哼,简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了。”白天道。

    在白天看来,如今的刘一他们,没有下跪求饶,就已经胆大包天了,自己主动提出,只要刘一他们交出传承,自己等人就放他一马,已经给足他们面子了,没想到他们竟然不知死活的要求他们用等价的东西交换,别说他们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拿出来和刘一交换的。

    “既然拿不出对等的东西,那就别想要传承了,难道城里的修士都像你们一样,看到想要的东西就随便抢,根本就不用交易?城里没有乱成这样吧?”刘一道。

    “小子,看来你是真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其实,我们宰了你们,同样可以获得传承的。”白天道,接着,白天就准备动手。

    “走。”刘一大喝道,同时,刘一等人跳上虎妖的背上,让虎妖载着众人,直奔小鹤山而去,显然,刘一他们准备硬闯小鹤山了。

    其实,刚才刘一看了小鹤山一眼后,就觉得硬闯小鹤山虽然危险,但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于是就偷偷传音给林平他们,叫他们在刘一开口后,跳到虎妖背上去,让虎妖载着大家离开,同时,刘一也传音给虎妖,要虎妖在大家跳上他背上后,载着大家朝着小鹤山闯去。

    现在听到刘一的声音,众人自然就快速跳上虎妖的背上,而虎妖在众人跳上来后,就按照刘一的吩咐,直接闯上了小鹤山。

    “这?”白天他们也是一呆,本来刘一大喝走时,他还以为刘一他们准备突破他们,然后,逃离而且,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截拦刘一他们了,但是,哪里想到刘一他们逃跑的方向不对,而是直接对着小鹤山跑去,这人他们不由一呆,同时,他们准备好的阻止刘一他们逃走的防御也就没有了任何用处。

    不过,白天他们一伙人也十分了得,发现刘一他们不是朝自己等人这边突破,而是上山后,立马由防御改为攻击,准备朝着刘一他们攻击而去,同时,也飞速上山,企图追上刘一他们,阻止他们。

    可惜,他们刚准备发动攻击,就发现不对劲了,突然发现,有着无数攻击法术朝自己这边攻击而来,看到这些攻击,他们不由的又把准备的攻击硬生生的散去,改为防御,一时间,他们也手忙脚乱,还好,那些攻击虽然数量多,但是,攻击力不是很强大。

    有了这个发现后,他们开始一边防御一边上山,追赶着刘一他们。

    “不好。”突然,青木大声道。

    原来青木突然发现,那些攻击都是符篆的攻击,而且那些符篆攻击的目标似乎不仅仅是他们,那些符篆的攻击目标除了他们外,还有无数符篆化为法术,直朝山上的妖鹤攻击而去,一时间,山上大片的妖鹤受到了刘一他们的攻击。

    顿时,山上的妖鹤死伤一片,但是,相对于满山的妖鹤来说,这个数量的死伤倒是不算什么,只是,这山是妖鹤的栖息之地,是妖鹤的老巢,如今,竟然受到攻击,有人攻击他们的老巢,这简直就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顿时,山上响起了一片鹤鸣之声,同时,满山的妖鹤飞掠而出,朝着山下直飞而来,他们要看看,究竟是谁,竟然如此大胆,敢挑衅他们,攻击他们的老巢,难道不知道小鹤山是他们的地盘吗?

    这些妖鹤刚刚飞起,就看到刚刚上山的白天等人,于是,毫不客气的朝他们攻击而去,至于刘一他们自然也少不了妖鹤的攻击,不过他们有着符篆开路,倒也是在山上闯出了一条路,刘一他们在山上乱闯,自然引得整个小鹤山都是一阵鸡飞狗跳,混乱不已。

    但是,白天他们也是不好过,青木虽然发现了,但是他发现的有点晚,在他说出不好后,白天他们这些冲在前头的,已经和妖鹤战斗在一起了,到了此时,他们想要退出也来不及了,毕竟妖鹤是会放过任何一个挑衅他们的修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