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答应你们。”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远方传来,接着,刘一就看到一群人陆续靠近此山。

    等到那群人靠近后,刘一才发现,那群人中打头的三人正是青木三人,而刚才说话之人正是青木。

    “大师兄,你回来了?”

    “大师兄,你回来了?”

    “大师兄,你回来了?”

    看到那群人出现,山上那些势力的弟子赶紧找到各自的大师兄,像大师兄汇报刚才发生的事情。

    “哼,真没用,还装死?”青木听到自家人汇报后,看了看刚才装死的那几人道。

    那几人被青木看到浑身发抖,冷汗直流,似乎生怕青木会对他们出手,其实,那时对刘一出手的主要是三宗的人,毕竟,封山的话,也就他们三宗获得利益最大,所以也就他们三宗的人对于封山之事最为积极。

    “好了,他们是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也不是第一次了。”黑海说道,黑海一般很少说话,但是,这时,他也看出青木很生气,要是不说话,任由青木发展下去,说不定青木还真的会宰了他们,要是只有他们青木宗的修士,黑海也许不会多言,但是,那里也有他黒木宗的弟子,要是连黒木宗的弟子也被青木给宰了的话,那么,他黑海脸上也没有光。

    “好吧,看着黑海兄的面子上,我这次就放过他们了。”青木道 ,既然黑海说话了,那么,他也有台阶下了,所以,他也就不再追究了。

    既然青木不追究那些人的事情了,那么,他就把注意力放在刘一他们身上了,于是,青木道:“你们很嚣张啊,竟然不把我们各大势力放在眼里,说吧,这件事你准备怎么解释?”青木对着刘一他们开口道。

    “别墨迹了,要破除阵法,就赶紧上来,配合我们把这个阵法破除,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赶时间,没时间听你在这废话。”刘一开口道。

    “哼,你找死,敢这样对我们大师兄说话,活的不耐烦了啊。”刘一的话语刚落,就有人大喝道,显然是为了讨好青木的。

    “哼,青木,你还想不想破除这个阵法,想的话,就让你的人别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要是不想的话,我们就走了,我们可不想像傻子一样傻呆呆的看着阵法没法破除,还在这里傻等。”刘一道。

    “你...”那人听到刘一的话后,气的说不出话了,心想:这人太狂了,大师兄来了,竟然还敢如此说话,看大师兄怎么收拾他们。

    “好了,你别说话了,这里交给我来处理。”青木打断了他的瞎想,开口道,接着,青木又道:“呵呵,能让你们感到棘手的事情,看来这个阵法还真的有几分不凡,是吧,刘一。”

    “刘一?什么?他就是刘一?”青木这话一出,可让人大吃一惊,没想到刘一就在他们眼前,可是,他们却发现不了,不过,不像啊,刘一的画像大家都有,可是,刘一不是这个样子啊。

    “什么?他就是刘一,青木,你确定?”这时,白天大声问道。

    要说对于刘一他们最有意见的,非白天莫属,毕竟,在小鹤山,他白天冲在最前面,也就导致他白天最吃亏,更是遭到那些妖鹤的重点照顾,不仅如此,由于白天代表白木宗,因此,当时白天冲在最前面,那么,他白木宗的人自然也就跟着白天冲在最前面,因此,在妖鹤的疯狂攻击下,他们的损失也是最大的。

    其实,不仅白天,就连黑海也满脸疑惑的看向青木,然后又看看刘一他们,似乎觉得青木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所以想要从刘一他们身上看出名堂。

    “呵呵,这还不简单,在青木城,除了刘一他们外,还有谁敢如此跟我说话,而且你看看他们的人数,是不是刚好四人,三男一女啊。”青木道。

    “啊,对啊,他们刚好三男一女,还如此对大师兄无理,无视大师兄,看来他们真的是刘一他们了,可是,他们不是还有一只虎妖吗?怎么没见那只虎妖?”有人问到。

    “虎妖,如果我们猜错的话,他肩膀上那只小猫就是虎妖吧?我说的可对,刘一?”青木道。

    “哈哈,青木,倒是小瞧了你,上次看你没怎么说话,还以为你不怎么样,没想到你才是你们当中最厉害的那个人。”刘一道。

    既然被认出来了,刘一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而且,刘一他们本来就打算,此事了结后,他们就离开这青木城,去其他地方。

    “什么?你真的是刘一?怎么可能?”白天大惊道,他们一直想要找到刘一他们,没想到刘一他们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却不认识。

    “这有什么不可能,不过,青木你倒是好眼力,竟然这样把我们给认出来了。”刘一道。

    “那也没什么,要不是你们对我们如此不敬,我也不会联想到你们就是刘一他们,说实在的,你们的伪装还真神奇,要是换个地方,就算你们站在我的面前,我也不敢说你就是刘一。”青木道。

    “那也很厉害了,你看其他人就没有认出我们,不过,我们可没有对你们不敬啊,是你们把注意打到我们身上了,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见谅。”刘一道。

    “我知道,那是你们的传承,但是,说句实话,那个东西,你们现在也用不到,何不把他交给我们,我们可以给予你们一定的补偿,如何?”青木道,对于刘一他们的传承,不仅青木自己想要,更是那些宗门想要的东西,毕竟,那些宗门内一定有些老怪物已经是筑基期巅峰修为了,要是再得到传承的话,说不定那些老怪物马上就能够成为结丹期修士,你说他们能不想要吗。

    所以,青木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将来,还是为了宗门,都想要的到刘一他们的传承。

    “呵呵,多余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别说我,我问你,如果你得到传承,你除了交给宗门外,你愿意交给其他人吗?”刘一反问道。

    “我和你不同,你们不是没有宗门吗?”青木道,其实,青木也知道,如果换作自己是刘一,自己也不可能交出传承的,不过,他还是想试一试。

    “好了,多余的话就不要多说了,赶紧说句话,愿不愿意一起破除这个阵法,不愿意的话,我们就走了,恕不奉陪。”刘一道。

    “小子,上次有妖鹤帮忙,让你逃了,这次没人帮忙,你认为你们还能够逃走吗?”白天道。

    白天在知道他们就是刘一他们后,就忍不住要对刘一出手了,不过,得到青木的暗示,让他不要出手,他才忍住,让青木和刘一交谈,但是,没想到刘一竟然如此不客气,一点都没有交出传承的意思,而且,还一点也不尊重他们,难道他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这里可不是小鹤山,没有妖鹤可以帮助他们的。

    “这里的确不是小鹤山,但是,你别忘了,这里是东林山脉,不是青木城,要是在青木城,我或许还真的要让你们三分,而且,就算我们没法逃跑,我们要拉你白天垫背,我想还是没问题的。”刘一道。

    东林山脉,妖兽到处都是,只要往妖兽的领地一冲,那么,也许不用刘一他们出手,就有妖兽出来对方他们,毕竟妖兽的智慧不是很高,他不知道谁才是罪魁祸首,他只知道谁对它威胁最大,那么,它就将出手解决谁。

    “你,你真的以为你就能逃掉,上次只是我们大意了,不然你根本不可能逃掉,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逃掉了。”白天道。

    “呵呵,好啊,我很期待,看看你们能否拦住我们,对了,你们不想破除这个阵法是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刘一道,说完,刘一就准备带着大家离开。

    当然了,刘一他们不是真的要离开,只是做做样子,从青木出现后,刘一就明白,其实,青木也很想破除这个阵法,想看看火木先生在里面究竟留下了一些什么东西,所以,听到刘一要走之后,肯定会出声阻拦的,果然,这时,一个声音传进了刘一的耳朵里面。

    “等等,这个事情,我们还是以后再说吧,我们先破除这个阵法如何?”青木道。

    对于青木来说,青木明白,要从刘一他们身上获得传承,既然上次失败了,那么这次也很难成功,那样的话,还不如破除这个阵法,看看里面有没有收获。

    其实,收获肯定有的,一个炼丹大师的闭关之地,不说丹药有多少,就是得到他的传承,对于一个宗门来说,那也是一件荣幸的事情。

    “哦,你决定要和我一起破除这个阵法了?”刘一道。

    “这是自然的,我想这个阵法,既然你们单独都无法破除,那么,你走了之后,我们就更加没法破除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你们的阵法水平,比我们宗门的阵法师的阵法水平还厉害。”青木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