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自然的,我想这个阵法,既然你们单独都无法破除,那么,你走了之后,我们就更加没法破除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你们的阵法水平,比我们宗门的阵法师的阵法水平还厉害。”青木道。

    “好吧,既然你们同意一起破阵,那么,就一起破阵吧,不过,我有言在先,要是破阵时有人心怀不轨,有别样的心思,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刘一道,说完,刘一还看了白天一眼,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说的就是白天一样,其实,这也不怪刘一,其他人或者好一点,但是,他白天,刘一知道他很想宰了自己,所以刘一还真的很怕白天在他们破阵之时,突然对自己出手。

    “哼,不用这样看我,我白天虽然恨不得现在就把你给宰了,但是,既然答应一起破阵,就不会再搞其他的小动作了,倒是你,别利用破阵之便对付我们。”白天道。

    “那就好,不过有一点我还得先说,那就是现在就算我们在一起,要破除那个防御阵法,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刘一道,不过,刘一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这个我们自然知道,要是轻易就能破除,我想你早就偷偷破除了这个阵法,哪里还要我们帮忙破阵,所以,废话就不要那么多了,赶紧破阵吧。”白天道,虽然白天答应不搞小动作了,那是,嘴上打击刘一几句还是可以的。

    “哼,我还没说完,你乱插嘴干什么,你要是不听,你可以塞住耳朵,我又没要你听,别妨碍其他人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个防御阵法就要消耗我们大部分法力,破除起来很辛苦,但是,这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这里是否只有这个防御阵法,破除这个防御阵法后,也许还有其他阵法,所以大家要做好准备,尤其是,破除阵法后,万一出来一个攻击阵法,那么,大家也不要着急,大家可以先进行防御,等我找到破绽后,再和大家之力,破除攻击的阵法。”刘一道。

    “什么?你说除了这个防御阵法外,还有攻击阵法?”有人大惊道。

    这时,别说那人,就连白天、青木他们都看向刘一,显然,他们以为只有这个防御阵法,根本就没想到破除这个防御阵法后,还有攻击阵法。

    “我说的只是这个可能,毕竟我也不敢肯定,不过,各位把自己放在这个位置想一想,要是你们,这是你们的闭关之地,你们会只布置一个防御阵法吗?”刘一问道。

    “不会,肯定不会,我除了布置防御阵法外,肯定会布置攻击阵法,要是来人看到防御阵法后,就此离去也就罢了,要是敢破除防御阵法的话,我一定弄个厉害的攻击阵法,让攻击阵法灭掉他。”那人道,接着,那人又道“不会还有一个极为厉害的攻击阵法吧?”

    那人这话一出,众人多少大吃一惊,显然,刚才没有想到,但是,现在经过那人一说,大家一想,也确实如此,换谁都会如此做。

    “那怎么办,要是我们破除防御阵法就消耗了法力,怎么可能面对更加厉害的攻击阵法了。”有人道。

    这时,就连青木都忍不住开口道:“破除防御阵法真的要消耗很多法力?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还有,你有没有抵挡这攻击阵法的办法?”

    “那个,我是没办法,我就是把实情说出,至于你们,怎么决定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还有,如果真的有攻击阵法,我们只能自保,至于你们,能不能坚持到我们破除攻击阵法,那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怎么样?破不破阵,你们自己决定。”刘一道。

    这回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毕竟,刚才大家以为只有这么一个防御阵法,那么,消耗再大,只有破除了这个防御阵法,那也是值得的,但是,现在不同了,可能还有个攻击阵法,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么,自己等人破除防御阵法后,因为消耗过大,没有法力抵抗攻击阵法,那自己不是就要陨落在里面,那还不是什么都得不到,还把自己的小命都搭上了。

    “我决定赌一把,破阵,至于你们,你们自己决定,要是你们不参与破阵,那就赶紧离开这里,要是你们还留在这里,可别怪我不客气了。”青木道,说完,还用伶俐的目光扫了周围一圈,显然是在警告周围的人,要么加入他的行列,协助刘一他们破阵,要么,就赶紧离开这里,毕竟,青木也不希望自己等人因破阵累个半死,而其他人却在这里捡便宜。

    “好,我也支持破阵,你们呢?支持就出声,不支持就赶紧滚蛋。”白天道。

    至于黑海就更加干脆,直接飞到刘一他们的旁边,以行动来表示自己的选择,黑海这么一个动作,让青木也是心里一动,也飞到刘一他们的身边,白天一看,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飞到了刘一他们的旁边。

    这样一来,有些像浑水摸鱼的人就急了,本来,那些人就想,自己等人只要站在原地不动就行了,毕竟,要他们破阵,他们不愿意,那危险太大了,要他们离开,他们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自然不甘心就这样离去。

    如今,青木他们都站到刘一他们旁边了,很明显,愿意一起破阵的就站过去,没有站过去的自然也就是不愿意破阵了,既不破阵,又不离去,那么,显然会遭到青木他们的雷霆攻击,会被无情的屠戮。

    其实,刘一青木他们带头,三宗之人肯定要跟着一起站过去的,毕竟他们的大师兄都站过去了,他们要是不去,那就是不把他们的大师兄放在心上,得罪大师兄,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有了三宗之人带头,其他人就算不愿意,也只有无可奈何的站在刘一他们的旁边,同意一起破阵了,除非他们愿意就此退出,离开此地,但是,来到这里的人,自然没有谁愿意就这样退出,就这样离开,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人一起破阵,自己等人也未必会有事,当然了,要是没有攻击阵法那就更好,不过,想想都不可能的,毕竟就自己是那位前辈的话,自己也会布置攻击阵法的。

    看到都站到自己身边,都愿意破阵,刘一也满意的点点头,人多了,等下破阵就更加轻松了,只是,不知道等下的攻击阵法有多强,给攻击阵法的攻击下,那些人又能够剩下多少。

    “好了,既然你们都是愿意协助破阵,也支持破阵,那么,我就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有人滥竽充数,不尽力的话,被我发现,到时候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所以,我在说一遍,想要湖水摸鱼的人请走开,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刘一道。

    “放心好了,他们要是有谁不尽力的话,你告诉我,不用你出手,我去解决他。”青木道。

    “那就好,我主要不想因为那么一些人,从而影响了我们的破阵,毕竟,这个防御阵法都不好破除,更不要说,后面可能还有更加厉害的攻击阵法了,不过,有一点你们要注意了,如果有攻击阵法的话,那么这个攻击阵法很可能是在我们破除防御阵法的瞬间,攻击阵法的攻击就随之而来了,所以,在这个防御阵法快要破除时,大家一定要做好防御的准备。”刘一道。

    “放心吧,要是有谁没有做好防御,死了那也是活该。”白天道。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该怎么做就看大家自己的了,不过,我还是再提醒一句,如果你们有防御法器的话,还是先准备好来,想要防御时,能够随时防御,同时,如果有恢复丹药的话,我建议你们把丹药含在口里,准备随时吞服丹药。”刘一道。

    不过,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那么多人攻击这个防御阵法,都没有遭到阵法的攻击,这让刘一明白,只是攻击阵法防御阵法的话,是没有其他阵法攻击自己等人的,这些都是刘一从先前那些人攻击这个阵法得出的结论。

    要是攻击这个防御阵法,还有其他阵法会攻击破阵者的话,那么,这个阵法的破除难度就加大了很多,甚至,在攻击阵法的攻击下,根本就没法破除这份防御阵法。

    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防御阵法还是攻击阵法,当他们开启时,都要消耗能量的,尤其是攻击阵法的攻击,和防御阵法正在抵挡攻击时,都将消耗海量的能量,所以,这个攻击阵法应该没有开启。

    刘一猜测,这个攻击阵法应该是一个触发型阵法,也许这个防御阵法的告破,正好可以触发这个攻击阵法,让攻击阵法对破阵者进行攻击,这算是刘一猜测出的最后的消息了。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其他问题了,那么,我们就开始破阵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等下我会根据这个阵法的破绽,告诉你们该如何攻击,至于能否破阵,就看各位是否认真破阵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