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破阵,其实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要是不懂阵法的人,实力强大,来个一力破之,也就很简单;要是懂得阵法的人来说,找到阵点,攻击阵点,也是很容易破阵;对于不懂阵法,实力又不是很强的人来说,阵法在他面前,就像一堵墙,爬不上去,跳不过去,只能被他阻挡。

    “好了,既然你们都愿意听我的,那么,下面我就来安排各自的任务,青木,等下你辅助,给我看着那些人不尽全力,就给我灭了那些人。”刘一道。

    “放心吧。”青木道。

    “好,这样我就放心了,这个防御阵法,经过我们的观察,我们找出了几个阵点,而且这几个阵点是分开的,等下我要求大家分成几对,分别取破除这几个阵点。”刘一道。

    “没问题,说吧,这些阵点在哪里,要这么才能攻破这些阵点,你尽管说,至于分组,我来替你分,我倒要看看是否有人滥竽充数。”青木道。

    “好吧,这里我们发现四个阵点,当然了,是否还有别的阵点,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只能发现这是个阵点,所以,我们需要分成四组,同时攻破这四个阵点,这样阵法才能不攻自破。”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四个阵点,我们可以解决一个,也就是说,我们几人一组,你们其他人分成三组,对了,怎么分组就交个你了,对了,再说一句,你们分成的三个组,最好整天实力都差不多。”

    “为什么?”青木问道,其实,青木对于其他人也不是很了解,所以,要分成实力差不多的三组,还是有些困难的,再说了,他刚才还在想,要是他分组的话,其他的不说,但是他自己的一方,实力一定要更强,这样的话,损失也就更小,毕竟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师弟们考虑,也要为宗门考虑。

    “因为我们需要同时破除这四个阵点,如果整天实力分别不均的话,很难让四个阵点同时破除。”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而且,破除这是个阵点,需要海量的法力,要是你分配不均的话,万一有一方实力不济,那可就要连累大家了,阵法反噬可不好受的。”

    “好吧,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分配均匀一点,这样,我,白天,黑海,我们三人各自带队,各自挑选人选,尽力让三队的人整体实力都差不多,如何?”青木道。

    “恩,就这样,你去挑选人选吧,到时候,各组就分别由你们负责,我到时候会把如果破阵告诉你们,等你们听到命令后,照做就行了。”刘一道。

    “好吧,我去挑选人选了。”青木道,于是,青木三人就去挑选人选了,很快,他们三人就把人选挑选完了,于是,分成三队分别站在刘一他们身前。

    “好了,你们都听好了,这四个阵点分别位于四个方向,具体方向我会告诉青木他们,等下青木他们会带你们去,到时候,你们只要往阵点里面注入法力就行了,等到法力注入足够时,我还告诉青木他们三人,他们会根据我告诉他们的方法,破除这些阵点。”刘一道。

    于是,刘一从怀里拿出几面旗杆,分别交个了青木他们三人,并且开口道:“你们三人分别拿着旗杆,带队前去东南西三个方向,至于阵点的位置,到了阵点附件后,旗杆会感应到,到时候,你们只要把旗杆插入阵点,然后,你们往旗杆里面注入法力,你们的法力就和透过旗杆,进入到阵点内,等到注入的法力足够时,我们传音给你们,然后,告诉你们怎么破除这个阵法。”

    “可是,我们怎么相信你们,你们要是把我们骗了怎么办?”有人道。

    “你要是不信可以离开,我也没有逼你们留下来。”刘一道。

    “闭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添乱不成,记住,到时候你要是不给我尽力的话,我不介意直接宰了你。”白天道。

    那开口之人是个散修,他也知道白天和刘一他们有矛盾,本来以为自己一开口,白天会支持自己才对,哪里想到,白天不仅不支持他,把他骂了一顿。

    其实,白天虽然很想宰了刘一,也对刘一十分不感冒,但是,他也不是笨人,不会上当的,那个散修如此说话,分明是想挑起他和刘一的矛盾,让他和刘一在此地斗一斗,白天要是真的听了他的话,那么他白天可就是傻瓜了。

    于是,他们就找到阵点,把旗杆插入了阵点,然后往旗杆里面注入法力,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可是时间久了,就会发现,这个旗杆吸收法力就行个无底洞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事。

    “不行了,都已经注入大半法力了,要是再注入法力,后面的攻击阵法的攻击,我根本就不能够抵挡了。”有人道。

    “是啊,哪有这样破阵的,大家破阵都是攻击阵法或者攻击阵点,他让我们往旗杆里面注入法力,这算什么是啊。”有人道。

    显然,随着法力的不断注入,有些人已经不耐烦了,毕竟,大家还要当心后面那个攻击阵法。

    “闭嘴,老实的给继续注入法力,不然,我现在就宰了你。”白天道。

    白天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其他的人都没说什么,就是他带领的那群人总是叽歪个不停,这让他很烦。

    闻言,那几人果然不敢多说了,害怕多说了,白天真的会宰了他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往旗杆里面注入的法力越来越多,很多人几乎把自己的所有法力都注入了里面,可是,刘一还是没有喊停,很多人就开始急了。

    “青木师兄,怎么回事,那刘一不会耍我们吧,你看我们几乎把所有法力都注入到里面了,他还没有喊停,这样的话,我怕还没有破除阵法,我们就先坚持不住了。”青木的师弟道。

    其实,这时,不仅仅青木的师弟,其他人也一样,甚至连青木他们都是有些吃不消了,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听到刘一喊停,于是就忍不住问道:“刘一,我们法力不足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啊。”

    “法力不足了?可是还差一点,让大家把丹药吃了,坚持一会就行了,我也没想到这个阵法如此厉害,现在想要撤回都不行了,不然,我也不想破除这个阵法了,你们吃力,我们人少就更加吃不消。”刘一道。

    其实,青木也是注意到了刘一他们的情况,发现刘一他们也是不妙,这才一直压制自己身边的人,也没有问刘一他们为什么,毕竟,刘一不会把自己也给害了,可是,都这时了,刘一还没喊停,他才问。

    谁知道一问竟然是这个答案,也就是说,刘一他们也是进退两难了,进,法力不足,退,阵法反噬威力太大,大家都承受不了。

    “好了,大家吃下丹药,继续注入法力吧。”青木道。

    他们无奈,刘一他们更惨,刘一都有些后悔,刚才没有要些人来配合自己。

    “见鬼,这是什么阵法?怎么这么久了,注入这么多法力了,还是不够啊?”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小娇,我们是不是把阵法阵点的数量搞错了,还是阵法真的有那么厉害?”

    “阵点好像没有搞错,反正我就只发现这四个,可能是阵法本身就是那么厉害吧,也许这个布置阵法的人的阵法知识,比我们厉害多了。”梦小娇道。

    “不行,得想个办法,不然,我自己会先坚持不住的,都已经吃了好些丹药了。”刘一道。

    “是啊,我们都快坚持不住了,还好刚才自己等人没有贸然破阵,不然,我们就是被吸成人干也没法把阵法给破除。”林平这时也开口道,林平有些庆幸,幸好刘一当时觉得破除这个阵法的代价有些大,不愿意太辛苦,所以没有单独破阵,而是想和大家一起破阵,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再正确不过了。

    “噗嗤,噗嗤。”陆续有人坚持不住而吐血,但是,没有办法,现在不能停,一停,他们的下场更加惨,很多人都已经后悔了,后悔跟大家一起来破阵。

    别说其他人,就是刘一他们也是一样,刘一也吐了几次血,青木他们也是一样的,总之,现在是不能退了,只有坚持,坚持不住,那么大家都完了,至于后面的攻击阵法,大家没有去想了,要是眼前这关都过不了,谈后面也没意思了。

    “刘一,怎么样,还要多久了。”青木问道,现在,人人吐血,但是,人人坚持,毕竟关系到生命,想不坚持都不行了。

    “噗嗤。”刘一又吐了一口鲜血,也没有回答青木的话,而是思索着如何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显然,这个办法出问题了,大家坚持不下去了,而且就算大家能够坚持下去,他刘一也是坚持不下去了,毕竟,刘一他们人数最少,而且整个阵法又要刘一关注,刘一一心两用,如何能坚持。

    “不管了,拼了。”刘一发狠的传音给了青木他们三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