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不住了,那就只有拼命了,于是刘一便给青木他们传音,接着,刘一就大吼一声“爆”。

    之后,大家就听到轰的一声,四个阵点同时爆炸了,爆炸的太时间相同,声音也是在同一时间发出,要不是看到四处能量扩散,把所有人都掀飞,大家还以为只有一处爆炸了呢。

    其实,刘一也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那就只有冒险了,让青木他们把旗杆被自爆了。当然了,刘一也没有解释那么多,当时,刘一只给他们传音了一个字:“爆。”

    青木他们听到刘一的传音后,毫不犹豫的自爆了自己手中的旗杆,显然,这时候他们也明白,再坚持下去也是死,现在自爆旗杆,也许也是死,既然横竖都是死,那么,还不如干脆听从刘一的自爆旗杆得了。

    本来自爆旗杆不要紧,但是,没想到旗杆自爆后,连带阵点也给自爆了,那么多人注入了那么久的法力,可想而知,阵点里面存储了多少的能量,如今这些能量自爆开来,大家瞬间就把炸飞,全部都飞了出去。

    还好,刘一大家都听从了刘一的,在一开始就准备好了防御法器,虽然最后法力不足,防御力不够,但是,比起没有准备来说,不知道强了几百倍。

    碰,碰,碰.....

    一声声的重物落地之声,显然,大家被炸飞了后,有被摔在了地上,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大家刚才就已经耗尽了法力,连防御法器都是勉强开启,开启之后,法力丁点不剩,又被炸伤,自然就只能任由自己自由落地,砸在地上了。

    “啊,啊,啊...”哀鸿之声一片都是,刚才那自爆的能量可不是开玩笑的,在自爆那么一瞬间,众人的心都无形的一紧,危险之感怎么也挥散不去,还好,大家在那时已经开启了防御法器,可是,危险之感还是挥之不去,那时,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果然,在那时,爆炸的能量浪潮就把他们掀飞了,好在他们也没有抵挡,而是顺着能量浪潮,任由能量浪潮把大家掀飞,不过,由于爆炸的能量太过狂暴,以至于他们的防御法器,很快就被能量浪潮给撕裂了,好在,那时,他们也被能量浪潮掀飞了好远,而且,能量浪潮对于他们的冲击力也少了好多,这才让他们免去被撕裂的后果。

    “哈哈,终于没事了。”林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混蛋,都是你们害的,你还在笑。”听到林平的笑声后,白天忍不住开口道。

    显然,白天准备对刘一他们动手了,在白天看来,虽然自己也受伤,但是,刘一他们的伤势明显更严重一些。

    “怎么?你们想动手?你们别忘了,这里是东林山脉,每一刻都存在危险,你们不去抓紧时间疗伤,还准备动手,简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刘一道。

    “哼,刚才只是为了破阵,所以不会对你动手,如今阵法没有破开,自然也就不用遵守刚才的约定了,你们还是去死吧。”白天道,接着,白天就准备对刘一他们动手。

    就在这时,刘一突然有种心惊肉跳之感,把刘一给吓了一跳,不对啊,凭他白天,还没发给自己带来这种感觉,那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于是,刘一抬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就见那阵法处,突然爆发出无数攻击,大范围的朝着大家攻击而来。

    “不好,快逃。”刘一大吼道,接着,身形一闪,对着外面直奔而且,根本就不顾自己的伤势,甚至,刘一还燃烧了自己的法力,喷出了数口精血,以求逃得更快。

    “想逃?门都没有。”白天道,于是,白天也燃烧法力,跟上了刘一。

    林平他们听到刘一的声音,看到刘一燃烧法力后,自然也就跟着刘一不要命的的逃跑,而青木他们,虽然不明白情况,但是,给青木的感觉,刘一不会是那种被白天就吓得不要命的逃跑的人,这让他很是不解,于是,他带着不解的神色朝着阵法之地望了过去,接着脸色狂变,同时,大吼道:“跑,快跑。”

    接着,就看到青木燃烧法力,不要命的逃跑,其他人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是,青木都如此了,他们自然也就不要命的跑了,毕竟,青木如此做,肯定有他的原因。

    当然了,也有没有跑到,有些人觉得青木跑到莫名其妙,而且还是燃烧法力跑,这样一来,法力耗尽,到时候,说不定就被妖兽给吃了,他们才不愿意这样,当然了,还有些人因为实力太低,受伤太重,想跑也没法跑,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青木他们跑了。

    “哼,跑个屁啊,还燃烧法力的跑。”有人道,接着,他就看到那地上受重伤之人惊恐的眼神,于是很不解的道:“你的眼神好恐怖啊,害怕什么,我在这陪着你,不会看着你让妖兽给叼走的。”

    “咳咳,不是,咳咳,快跑。”那人道,显然,那人躺着地上,也看到了那些攻击阵法的攻击了,于是开口提醒。

    “跑什么啊,啊!救命!”终于,在攻击临近时,那人也发现了,可惜晚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那攻击给吞没。

    “啊,啊,啊...”这时,随着攻击阵法的攻击而来,又响起了一片的惊呼之声。

    显然,那些人还以为没事了,谁知道,还是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

    感受着后面攻击的狂暴能量,刘一他们在前面跑到都有种心惊肉跳,更加不要命的的催动法力,拼命逃跑,尤其是听到后面那些惨叫声后,就更是如此。

    轰!轰!轰!

    能量的冲击又把刘一他们冲出了好远,把刘一他们摔在地上,这回,刘一躺着地址是真的动不了了。

    可是,白天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开始以为刘一是为了从他手里逃走,现在才发现,原来刘一他们要跑并不是害怕他,而是害怕这些攻击,还好自己追击刘一出来了,要是自己没有追击刘一他们,而是停在原地的话,自己现在恐怕已经没命了吧。

    “活着真好。”白天呼吸着空气,躺在地上不动,很是幸运自己能够活着,也没有心思理会刘一他们了。

    等那攻击散尽后,刘一环视了一周,发现,这次能够逃走的并没有多少,而且,那些逃走的都是和自己一样,燃烧法力逃跑的,都身受重伤,而那些没有燃烧法力,舍不得燃烧法力之人,则被攻击了,刘一在往攻击范围一看,原来整个攻击范围内,再也看去的其他的东西了,一切都已经夷为平地,尘土飞扬了。

    至于那些修士的尸体,在刘一看来,已经化成粉末,消散了。

    “哎!”青木看到情景,叹了一口气,这次死亡了很多人,就是他们各大势力的人也死了大部分,可以说这次损失惨重。

    “真没想到那火木老头那么狠,攻击阵法那么厉害,他难道想把我们一网打尽?”一直很少说话的黑海都忍不住骂人道。

    看着这么多师弟在自己的眼前消失,黑海心里也不好受。

    “岂止这些啊,刚才那攻击,我想就算筑基期去了,也照样丧命,除非结丹期才有可能活命,他显然就是想让所有人都为他陪葬,真是的,死了都不放过其他人。”白天这时也开口道。

    同时,白天看了看刘一,心想:“这次幸好刘一让大家把旗杆给自爆了,要不是自爆,把自己等人给炸飞,自己等人肯定没法逃离这攻击的。

    “是啊,谁也没想到那攻击阵法会是如此厉害,早知如此,我说什么也不会去破除阵法。”青木道。

    “呵呵,谁能想到呢?这次真的幸运了,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又回来了,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刘一道。

    “哈哈,刘一,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破阵,如果我们让我们的前辈来破阵的话,我想,我们各大势力这次的损失可就大了。”青木道。

    “何止这些,我想,你们各大势力应该有些势力该落幕了吧,毕竟死了如此多的前辈,你们还想你们能够在青木城好好的发展下去?”刘一道。

    “那倒是,谢谢你了。”黑海也开口道,这次刘一倒是间接救了他们门派。

    “好了,不说这些了,既然攻击已过,我想我们可以去看看火木前辈留下的东西了。”刘一道。

    “还要去?”青木道,显然,青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惊草绳,不愿意在去了。

    “去,我们好不容易把阵法给破了,怎么可能不去看看呢?怎么你们不去?”刘一道。

    “好吧,既然你们要去,我们也去,大不了一死,反正就算是死,也有你们作伴。”青木道。

    “那可不一定哦,说不定你们死了,我还活得好好的。”刘一道。

    “哼,我们才不会那么差,就算死,也是你先死。”白天毫不犹豫的回敬了一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