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决定去看看,那么,刘一也就不再废话了,而是盘坐下来,拿出疗伤丹药,立刻开始疗伤,毕竟,里面还有没有什么危险,谁也不知道,要是以现在这种状态去的话,多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四周静悄悄的,时间也悄悄的溜走,突然,盘坐的刘一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周围,看到大家还在疗伤恢复,刘一也就不打扰他们,而是回忆起刚才的那个阵法来,要知道,刘一本身就是个阵法师,如今看到这个不一般阵法,虽然被这个阵法弄得重伤,但是,刘一还是发现有些收获,对于阵法的理解又更上一层楼了。

    正当刘一流连于这些阵法知识之时,旁边的声音打断了刘一的留恋,刘一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发现都已经恢复了,那么,刘一也就起身,并且开口道:“都恢复了,那么,我们就起程吧。”

    于是,刘一他们又继续朝着阵法之地走去,走在路上,看着四周的平地,大家都沉默不言,毕竟,刚才还树木茂盛,现在居然成为平地了,更让人伤心的是,有很多修士,就这么消失不见了,成为了灰尘,成为了尘埃。

    “厉害,周围都成为平地了,这个洞府居然没事?”白天道,显然,他们已经到了他们刚才破阵之处,如今没了阵法,火木修炼的洞府自然也就暴露出来了。

    “是啊,谁能想到,如此厉害的攻击,这个洞府居然没事。”青木也跟着说道。

    “好了,别在这感慨了,我们还是快点进洞府看看,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希望这次不要让我们失望啊。”刘一道。

    “这个很难说,火木老头这么阴险,说不定他真的什么也没给我们留下,那样的话,我们就只能白跑一趟了。”黑海道,看来黑海对于火木这次的做法有了很大的意见。

    “希望不要被你这个乌鸦嘴说中了。”白天道。

    “走吧,进入里面看看就知道了。”刘一道。

    于是,刘一他们进入了火木的洞府。

    刚一进入的刹那,刘一就感到不对劲了,刘一突然发现,有人盯着自己等人,于是,刘一抬头一看,原来前方有一个身影站在那里。

    “恩,还有人比我们先来?”刘一疑惑道。

    “不对啊,我们应该是最先来到这里的人才对,那么可能还有人来这里?”青木也满是疑惑。

    突然,前面那个人转过身来,刘一才看清楚此人的面容。

    一副苍老的面容出现在刘一的眼里,这个苍老不是指刘一真的看到此人的脸皱巴巴的,而是,此时身上浮现出脸上的气息,给人感觉这就是给暮霭苍苍的老人。

    “火木先生!”在刘一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刘一的遐想。

    原来青木已经认出了此人的身份,此人竟然就是火木先生,难怪他会在刘一他们到来之前,就出现在这里,他本来就一直在这里的。

    “哦,还有人认识老夫,这么久了,难得你们还记得老头我。”火木道。

    “原来是火木前辈,多有打扰,还请勿怪。”刘一开口道。

    刘一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火木先生,此人不是说寿元已尽,如果没有突破的话,那么,就应该陨落了才对,怎么可能还出现在这里,并且,刘一发现,火木根本就没有突破到结丹期,这也让刘一送了一口气,要是火木现在是结丹期,那么,刘一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毕竟自己等人把人家的洞府防御阵法和攻击阵法给毁了。

    “呵呵,胆子倒是蛮大的,见到我了,也不害怕。”火木道。

    “怕?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前辈现在的样子也不是很让人害怕的样子啊?”刘一道。

    “哦,这倒奇怪了,你难道不知道,我把你们的长辈给灭了吗?”火木道。

    “啊,前辈把晚辈的长辈给灭了?怎么可能,前辈不是一直都在这里的吗?”刘一道。

    “哦,我是一直都在这里,但是,你看到洞府外面的情况没有。”火木道。

    “看到了,外面一片平地,尘埃满天啊。”刘一道。

    “那就是了,那里为什么会一片平地,尘埃满天呢?那是应为我啊,我在我的洞府前面布置了厉害的阵法,只要阵法不破,那么,外面的人永远也进入不了这里,如果破了阵法,那么,阵法的威力一定会把破阵的人给灭了,现在你们出现在这里,那么,我想一定是你们的长辈破除了阵法吧,他们破除了阵法,他们自己也被阵法攻击的变成了尘埃,所以你们进来没有看到你们的长辈,只是看到我,那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化成尘埃了,你们永远也见不到他们了。”火木道。

    这下刘一明白了火木为什么说刘一他们要害怕火木了,原来这样啊,于是,刘一道:“前辈,这个事情我们不讨论了,你看,我们来到这里了,也算缘分,不知前辈有没有什么东西给晚辈,算是给晚辈的见面礼,如何?”

    “哼,做梦去吧,你们长辈把我的洞府阵法给破了,你还想要我给你见面了,一见面没有立刻杀了你们,就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呆的太久了,太寂寞了,想找个人说说话,我才不会让你们活到现在。”火木道。

    “可是前辈,你看你的寿元已尽,那些东西你也用不到了,不如给晚辈,晚辈可以把前辈的东西发扬光大。”刘一道。

    “你就别想了,我的所有东西都被我毁了,就是怕你们这些人打我的注意,现在看来,我当年做的还真的很正确。”火木道。

    “啊,前辈,你不能这样做啊,要知道,你可是青木城第一炼丹师,你要是把你的技术给毁了,没有流传下去,那么多可惜啊。”刘一道。

    “有什么好可惜的,反正老夫也用不到了。”火木道。

    “不是啊,前辈,你是用不到,但是,青木城的修士需要啊,要是把你的技术发扬下去,那么,将会让青木城的多少修士受益啊。”刘一道。

    “哼,其他修士的死活关我屁事,他们死了才好。”火木道。

    “前辈,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这时,梦小娇也开口道。

    “好了,说了几句话,舒服多了,我也可以送你们上路了。”火木道。

    “前辈,请自重,我们没有得罪你,何必对我们出手呢?”刘一道,同时,刘一小心戒备着。

    “哼,凡是进入这里的修士都要死,不过,你放心,我看你小子比较顺眼,我会让你最后死,这样,你就可以多陪我讲讲话。”火木道。

    “前辈,你也是青木城的名人了,怎么可以对我们这些晚辈出手呢?”刘一道。

    “前辈又怎么样,我的洞府的阵法,还不是让你们的长辈给破了,还好,我的阵法比较厉害,他们破了阵法,也让他们给阵法陪葬了。”火木得意的笑道。

    “小心些。”刘一传音道,如果火木真的要动手,刘一也只有和他动手了,不过,刘一还真的不想和他动手,毕竟他只是一个将死之人,和他动手,划不来,要是他真的疯了,不要命了,那么,自己等人一定讨不到好处。

    “你,你不是人?”突然,万事通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是人?”大家一听都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啊。

    “就是他应该是神识体,不对啊,筑基期虽然有神识,但是,好像还不走足以形成神识体吧。”万事通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老夫在筑基期,神识强度就已经堪比结丹期了,有神识体他很正常,要不是老夫神识强大,老夫又如何能够一直霸占第一炼丹师的名头。”火木道。

    “原来前辈的是神识体,难怪晚辈一直觉得前辈怪怪的,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前辈,你这个神识体也一动手的话,可能就存在不了多久了,前辈还请三思啊。”刘一道。

    “哼,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自有办法解决,你们是自尽呢,还是要我动手了结你们啊。”火木道。

    “前辈,要我们自尽,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前辈的本体在,晚辈也要一搏,更何况前辈只剩下神识体了,如果放手一搏,我们未必就没有胜利的希望。”刘一道。

    “哼,和他说这么多做什么,就算他全盛时期,我们几个联手也未必斗不过他,更何况他现在还只是个神识体,根本就发挥不出多少实力。”白天道,白天脾气比较暴躁,一开始没有说话,也是因为他白天被刚才洞口阵法的威力给吓坏了,而且,刘一又一直在说话,所以他才没有吭声。

    现在,既然都要动手,那么,他就忍不住了,就是厉害又如何,反正都要斗一斗,何必这样低声下气。

    “小子,实力不强,脾气倒是不小,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手段。”火木道,接着,火木就出手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