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实力不强,脾气倒是不小,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手段。”火木道,接着,火木就出手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这火木一出手,就可以看出火木的不凡,只见火木随手一挥,刘一就看到大片的火浪朝着他们奔袭而来,虽然刘一也是用火高手,而且一手火球玩转的出神入化,即便如此,刘一自问,自己也做不到这样一挥手,就有大片的火浪随之而动。

    既然用火,刘一也就松了一口气,虽然刘一用火或许不如火木,但是,至少刘一也是一个用火高手,不说用火来攻击,但是,防御别让的火还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刘一也学着火木,双手连挥不停,顿时,一道道火球出现在众人面前,替众人挡住了火浪。那火浪中的火,遇到刘一的火球后,自然就分开,被刘一的火球从中分割而开,致使火浪分成几段朝着后面呼啸而去。

    “呵呵,小子,不错,这一手火球玩的不错,竟然破了老夫的火浪之术,有几分实力。”火木道。

    “前辈过奖了,那只不过是前辈随手一挥,随便发出的火浪,就算破了火浪,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刘一道。

    刘一说的没错,那只不过是火木随手挥出的火浪,而且,挥出后,火木就没有对火浪加以控制,否则,以刘一的火球,不可能如此从容的切开火浪,而且,要是火浪被火木加以控制的话,火浪也不会这样直奔而过,就消失了,而是会围着刘一的火球攻击个不停,这样的话,就算刘一的火球,也只能为大家挣得一点时间而已,根本就没法破除火浪。

    “哼,你也别得意,下次攻击,我看你如何阻挡。”火木道。

    接着,火木就朝着大家再次施展火浪之术,一片火浪再次朝着众人奔袭而来,这一次,大家有了防御,都开启了防御法器,不过,刘一还是把火球丢在大家的面前,不过,这次就让刘一失望了,刘一这次的火球虽然也是切开了直奔大家而来的火浪,可是,当大家看到火球再次切开火浪之时,还来不及欢呼,就惊骇的发现,火浪被火球分开后,绕过火球,又从新聚集在一起,对着大家直奔而且,众人看到这种情况,惊汗连连,还好自己等人已经撑开了防御,要是大意的话,被火浪攻击,那就惨了。

    “怎么样,你的火球之术没用了吧。”火木看到这种情况,开口笑道。

    “真没想到,前辈的火浪还能这样控制,晚辈也算长见识了。”刘一道,接着,刘一也学着火木,控制火球,把火球拉长,形成一个圈,把众人围在圈子里面,这样一来,火浪几彻底被刘一的火圈隔绝在外,同样防御了火木的火浪之术,同时,刘一还从中学到了火的运用,刘一自创的火圈之术,就此产生了。

    “不错,学的蛮快的,这么快就不火球之术变成了火圈之术了,有意思,有天赋,是个好苗子,可惜了。”火木道。

    “呵呵,前辈,你看,我们就此离开,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刘一道。

    “很抱歉,我的状态你也看到了,我坚持不了多久,所以,你们这些闯入者,都得死,当然了,你的话,我会留你一命。”火木道,

    “废话少说,好像你吃定我们似得,我们究竟谁能胜利还是个未知数,别把自己看的太高,毕竟你已经不是以前的火木了。”白天道,显然,白天的脾气永远是最暴躁的。

    “哼,现在的小娃娃就是如此暴躁,实力不怎么样,脾气倒是很大,就算你们的长辈见到我还得恭恭敬敬的,你以为你比你们的长辈还厉害?”火木道。

    “他们恭敬的是以前的火木,而不是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白天道,显然,白天对于火木的做法有很大的意见,这个老头,竟然想着计算他们的长辈,还好这次破阵的不是他们的长辈,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火木道,接着,火木控制着火浪朝着白天攻击而去,不过这次和刚才不同,这次火木调集了所有的火浪朝着白天攻击而去,刘一布置的火圈,很快就被火浪湮灭,而后被攻破,接着,剩余的火浪继续朝着白天攻击而去。

    “哼,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的火浪究竟有多厉害。”白天道,毕竟刚才的火浪都是由刘一的火球和火圈挡住,而且也比较分散,所以给白天的感觉就是火浪也不是很厉害,就像刚才,虽然突破了刘一的火球,但是,他的攻击并没给白天造成什么伤害。

    碰!碰!碰!

    听到碰碰之声,刘一他们都大吃一惊,火浪的攻击怎么可能发出碰碰之声呢?

    “啊,你这个卑鄙小人。”这时,火浪中传来了白天的声音。

    原来刚才火浪淹没白天时,白天也没有当回事,而是如往常一样,努力的防御着火浪的攻击,在白天看来,那火浪虽然看起来声势惊人,但是,它的实际攻击力并不是很强,只有防御好了,别让他烧着了身体就行,可谁知道,火木竟然在火浪中隐藏火球,火浪中,一个个火球朝着白天猛砸,白天身上的防御法器一件件的被砸碎,这也是刘一他们听到碰碰之声的原因。

    火球的威力可是不弱,从刘一经常用火球砸人就可以看出,要是火球的威力太弱,刘一又怎么会经常用火球砸人呢。

    这下,白天吃了个暗亏,还好,白天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吃了个暗亏,但是,他身上好东西倒是不少。被砸坏一件件防御法器后,他竟然拿出一件防御法宝来了,防御法宝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砸碎的了。

    “法宝,你们几大势力还真富有,就连你这个小辈,都有防御法宝了。”火木道,其实,这次就是火木错怪白天了,防御法宝又不是大白菜,一般都是作为宗门的镇派之宝,怎么可能轻易给小辈使用呢。

    这个法宝,还是自己冒险的到的,不过他没有上交,也没有告诉别人,只是自己一个人知道,不过,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毕竟,和生命相比,暴露法宝也没办法了。

    “哼,废话少说,有什么收到就尽管使出来吧,我接着就是了。”白天道。

    当然了,大家都是暂时的盟友,自然不可能看着白天一个人受到攻击了,刚才只是打了个措手不及,才让火木攻击白天一个人,如今,大家自然要阻止他攻击白天一人了。

    “海浪滔天。”黑海大喝一声,只见一片的海水出现在大家面前,把前面的火浪给淹没了。

    嗤嗤,嗤嗤的响个不停,水火相遇,相互克制,大量的火浪被熄灭,也有大量的海水被蒸发,冒出一片白气。

    “藤术。”青木道,名字不怎么响亮,但是,攻击力可不小,只见火木突然置身一片长藤之中,被长藤环绕,包裹个正着,火木在长藤中左突右袭,可是,就是没法突破出去。

    而且,更让人吃惊的是,这长藤不仅攻击火木,同时,似乎还在吸收火木身上的力量,从而争强长藤自身的力量。

    “啊,天火焚天。”火木大叫道,同时,火木浑身冒火,顿时,整片的长藤都被点燃了,没一会,长藤就被烧个干净。

    “啊,这不是一般的火。”青木喷了口血,然后惊叫道。

    显然,青木的法术被破,遭到反噬,口吐鲜血,可是,他更加惊骇的是火木释放出来的火焰,竟然连他的长藤都能点燃,要知道,青木的长藤,一般的火是不可能点燃的,可是这次竟然被点燃了。

    “燃烧神识,争强火焰?”刘一疑惑道,刘一也只是听说,火系修士,可以燃烧神识来争强火焰的强度,但是,这样做对神识消耗太大,而且,没有专门的神识修炼功法的话,消耗了,是很难不会来的,这和普通的消耗不同,所以一般修士都不会这样做,尤其是像火木这种只是神识体,伤害就更大。

    不过也是,刘一现在就发现,火木的身影都变淡了,淡了许多,显然,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小子,见识不错,不过,你们都要死,我要你们都给我去死。”火木不要命的催动着火焰朝着大家奔袭而来,大家看到火焰的威力后,可不敢让火焰碰到自己的身体,而是一件件防御或者攻击法器,朝着飞来的火焰砸去。

    这火焰确实厉害,凡是被它碰到的法器,无不被点燃,然后,化为灰烬,看到大家心惊肉跳,还好,大家看到火木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淡薄了,否则,大家真的没有信心坚持下去。

    “加把劲,他坚持不了多久了。”刘一道。

    刘一时刻注意火木的状态,当然了,也就刘一应付火木的攻击最为轻松,毕竟他自己就是玩火高手,这些火焰对于他的威胁,并不是很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