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其他人的好奇刘一并不知情,刘一不知道,由于他的缘故,火木把漫天火焰都收回来了,只是为了阻挡刘一,让他好接近刘一,夺舍刘一。

    这样一来,攻击其他人的火焰消失了,全都聚集到了刘一那里,让其他人从危险中解脱出来了,但是,却害苦了刘一,由于漫天火焰的聚集,限制了刘一的行动,让刘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木冲向自己,然后,冲入自己的体内,对自己进行夺舍。

    “哼,想夺舍我,没那么容易。”刘一道,既然没法躲避,那么,就进行一搏吧,也许还能搏出一片天空呢。

    夺舍,虽然有违天和,但是,对于修士,尤其是高级修士,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还是会放手一搏的。

    夺舍,指修士的神魂进入另外一人的体内,对其体内的神魂进行吞噬或者把其神魂赶出体内,鸠占鹊巢,从而获得新的肉体的行为。

    夺舍,一般是高级修士对于低价修士或者凡人进行夺舍,当然了,很少修士会对于凡人进行夺舍的,毕竟凡人没有修炼,万一夺舍的身体没法修炼,那么,自己夺舍了之后,就只有凡人的几十岁的寿命,这对于修士来说,这点寿命太短了,还不如不夺舍。夺舍修士的话,虽然夺舍后,自己的修为和被自己夺舍对象的修为相当,比自己本身修为弱了很多,但是,自己拥有以前的经验,很快就可以重新修炼回来,所以,修士要夺舍也是夺舍修士,一般不会夺舍凡人。

    不过,总的来说,夺舍是有伤天和的,天道是不允许的,所以,夺舍基本上是很少成功的,大部分夺舍都是以失败告终,而失败后,不管是夺舍之人还是被夺舍之人,都将失去性命,所以,修士除非在不得已的情况,一般是不会夺舍的,而且,就是不得已的情况下,很多修士也会准备充分,再进行夺舍,否则,和找死没什么分别。

    这次火木对刘一进行夺舍就是在情非得已的情况下,不得不这样做,否则,他火木就将万劫不复,从此消失于人间。

    本来,火木是打算解决了他人之后,擒住刘一,等他准备万全之后,再对刘一进行夺舍,可是,哪里知道,那些小家伙如此厉害,自己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不是自己不顾后果的施展天火焚天,把他们都困在漫天火焰当中,自己已经被他们给解决,而且纵然如此,他们还是有部分人能够挡住自己的天火焚天的攻击。

    他们有些人能够扛住火焰的焚烧,但是,火木自己却坚持不住了,他本来就只是神识体,又经过此番燃烧神识,施展天火焚天,如今身影已经十分淡薄,随时都会消散于天地之间,所以,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找个人夺舍,而刘一又是他看好的夺舍之体,那么,虽然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好,但是,就他目前的情况来说,只有现在对刘一进行夺舍了。

    “小子,我劝你还是乖乖放弃抵抗,到时我就以你的身份出去,然后,我在帮你完成你没完成的事情,如何?”火木道。

    夺舍,要是对方愿意,对方不抵抗的话,夺舍的成功率会大上不少,尤其像火木这种没有准备就进行夺舍的,要是对方进行反抗的话,那么,基本上就很难成功了。

    不过,这些只有火木知道,刘一这不知道的,火木也不会告诉刘一,更是不可能告诉刘一的,要是被刘一知道了,刘一来个反抗,就算反抗不成功,但是,最起码也能拉这火木一起失败。

    “哼,想要我束手就擒,那是不可能的,我劝你还是乖乖出去,否则,我不介意和你斗一斗,我倒要看看,是你夺舍我,还是我炼化你,反正我对你的炼丹知识也是很好奇的,我想要是炼化了你,那么,你的炼丹之术,也就成了我的了。”刘一道。

    听到刘一的话,火木也呆了,他没想到刘一竟然打算和他硬拼,不过,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就算刘一要和他硬拼,他也不可能离开刘一的体内了,要知道这可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成功进入的,要他再出去,怎么可能。

    “那就看看是你炼化我还是我炼化你。”火木道,于是,火木就冲向刘一,希望吞噬刘一的神魂,可惜,这是刘一的体内,刘一的神魂布遍身体的每一处,虽然刘一的神魂还没法像火木哪有离体,但是,在体内,刘一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比火木弱,当然了,也许火木因为刚才的战斗,消耗过大的缘故,不管怎么样,刘一至少发现自己现在并不弱,那就行了。

    两人的神魂在刘一的体内斗来斗去,但是,由于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功法,只能向两个凡人一样,拳打脚踢,撕咬对方,如果有人能够进入刘一的体内,就可以看到,两人在刘一的体内战斗的异常激烈。

    火木的神魂质量更高,对于刘一来说,火木的神魂就行成年人一样,更加扎实于力大,而刘一的神魂,就像小伙子,虽然不如火木神魂扎实于力大,但是,刘一胜在这是他的主场,他熟悉此地的地形,甚至可以利用此地的环境来攻击火木,所以两人也是一时瑜亮。

    所以,一开始,火木异常凶狠,对着刘一是一路狂攻猛打,打的刘一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好在刘一也知道,自己不是和他硬拼的时候,于是,刘一选择了躲避,躲避着火木的攻击,这样一来,刘一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一时也无恙。

    一段时间下来,倒是把火木累的气喘吁吁,而刘一看着气喘吁吁的火木,露出了一丝笑容,要知道,这里可是刘一的主场,刘一有着主场优势,同时,刘一在自己的体内,就算有些消耗,也能得到补充,而火木不同,火木消耗了就算消耗了,没法补充的。

    所以,在刘一看来,自己都不需要如何攻击火木,只要慢慢消耗他,都能把他给耗死,当然了,在消耗火木时,得扛住火木的攻击,要是没有扛住火木的攻击,那么,还没等到火木耗死,自己就先完蛋了,那么,一切都白搭了。

    “好小子,这都被你发现了?”火木道,火木此时脸色有些难看。

    “哼,我有不少傻子,你在我体内,那是我的主场,我的地盘我做主,我自然可以得到补充,至于你吗,我想你肯定不能得到补充了,不然,这夺舍也太容易了。”刘一道。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我看你能不能坚持到把我耗死。”火木道,于是,火木有开始狂攻刘一了。

    但是,不管火木如何狂攻,刘一就算没事,哪怕刘一被火木攻击的遍体鳞伤,但是,火木发现,刘一很快就能恢复,他根本就不能给刘一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哈哈,火木,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啊,看来你是没法夺舍我来,那么,下面就由我来炼化你好了。”刘一在看到火木消耗的差不多了,就开口道。

    到了如今,刘一相信,火木没法翻盘了,毕竟火木消耗的太大了,有没法恢复,现在实力比刘一差远了。

    只见刘一一拳打在火木的胸口,把火木砸飞,而后,又在火木还没有落地时,又踢出一脚,把火木踢到空中,如此往复,火木就像皮球一样,被刘一踢来踢去,当然了,火木不是皮球,此地的空间也不是真正的空间,而是刘一气海中的空间罢了。

    “好,小子,算你狠,不过你记住,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火木道,火木这样被刘一踢来踢去,也是满腔怒火,同时,也知道自己不是刘一的对手,至少在刘一体内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想要夺舍刘一那是不可能了,甚至自己很可能被刘一炼化。

    一想到这样的结果,火木就不能淡定,要是自己被刘一炼化了,那么,自己的所有知识还不都被刘一学去,那可不行,自己的东西,怎么可能让自己的仇人学去呢,再说了,火木从来就没有打算让别人学习自己的知识,在他看来,就算自己死了,自己的东西也自能随着自己而去,不可能留下来给别人的。

    “哼,少说大话了,这次说什么我都要炼化你,我想炼化你之后,我吸收了你的经验,不仅修为能够突飞猛进,而且,炼丹之术也能够飞速进步,说不定我很快就会成为青木城第一炼丹师了。”刘一道。

    “哼,做梦去吧,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火木道,接着,火木又道:“你还是黄泉路上和我作伴吧。”

    火木在说完这些后,整个人也疯狂起来,接着,就听见火木大喊一声:“爆。”

    轰!

    刘一的气海内发出了一声巨响,接着,就掀起了滔天巨浪,显然,火木为了不让刘一炼化,为了和刘一同归于尽,自爆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