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他们的主子,那就好说,你给我听着,那个小妞我要了。”那年轻人说道,说完还用手指着梦小娇,似乎生怕刘一不知道他说的是梦小娇。

    众人一听这话,脸色一沉,梦小娇那美丽可爱的模样可是深得众人喜欢。

    第一门的绝色双娇,赵飞燕和梦小娇。

    赵飞燕更加成熟与妩媚,妖艳而贵气,让人可远观而不可亵渎,同时,由于第一门大多数事情都是赵飞燕在管理,她虽然美丽妖艳,但是,大家更加畏惧她的威严。

    而梦小娇不同,梦小娇美丽清新,更多的体现在可爱与灵动,充满朝气而温暖人心,梦小娇平常都在炼制符篆,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但是,她每次出现在众人面前,都是活泼可爱,和蔼可亲,带给大家无限的欢笑,一点也没有身为长老的觉悟,让人喜爱。

    要不是考虑到大家刚到西城,人生地不熟,不宜和人发生矛盾,恐怕众人都已经大骂一顿或者干脆冲上去教训那家伙一顿了。

    “很抱歉啊,要是别的要求,我们或许可以商量商量,但是这事没得谈,而且同样的话,我也不希望听到第二遍。”刘一道。

    刘一虽然没有怒发冲冠的破口大骂,但是,听他的语气,也知道他已经生气了。小娇可是他的心头肉,如今有人当着他的面如此说,他能不生气吗,别说对方只是个练气期修士,就算结丹期又如何,至于他有身份,有背景,那又如何,大不了就逃回潜龙城罢了。

    “没得谈?不希望听到第二遍?”那年轻人听到刘一的话后,一愣道,接着又道:“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命令你这么做。”

    在那年轻人说完时,突然,有一道强悍的气势朝着刘一他们压了过来,刘一才发现,这年轻人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老者,而那强悍的气势就是那老者发出的。

    老者释放气势,引起的动静自然也就惊动了其他人,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后都纷纷多开。

    “哎!又一个好好的姑娘要被这货给祸害了。”路人甲道。

    “可不是么,这货祸害的姑娘还少么。”路人乙道。

    “你们说话小声点,别让这货听到,否则,有你们好果子吃的。”路人丙道。

    “这么远了,他不会听到吧。”路人甲乙对望了一样,赶紧闪人。

    这些刘一他们自然听不到,而且就算听到了,刘一他们现在也没空去理会,现在,刘一他们在那老者的压迫下,苦苦支撑着。

    “咦?”老者吃惊的看了一眼刘一他们,在老者看来,只需他稍微释放出一点气势,刘一他们还不立马跪倒在地,磕头求饶。

    其实,在老者释放气势的瞬间,林平万事通他们感受到那股气势后,是有点腿脚发软,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就差没跪下来了,不过好在刘一感受的那股气势后,也放出自己的气势,抵挡住了那股气势,让大家从中解脱出来。

    气势的压迫,更多的是作用在神魂上,而刘一恰好神魂强大,都可以凝聚出神识体,比起结丹期修士只是略微不如,但是,差距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所以,在刘一释放出气势后,抵挡老者随意释放的一点气势还是没有问题的。

    “前辈,你如此欺辱我们这些晚辈,不觉有失身份吗?”刘一道,刘一才不管老者吃惊不吃惊,先给老者扣上一顶帽子再说。

    “有失身份?我看你们是新来的吧,不然不能不知道老夫的身份,也不会说出此话。”老者道,也就没有去想刘一他们怎么能够抵挡他的气势了。

    老者在西城也没有什么好的名声,其经常跟着那年轻人身边,是年轻人的护卫,而年轻人在西城祸害姑娘的事情,很多都有那老家伙的份,不然,一些有些实力的年轻姑娘,实力比年轻人还强,也不至于被祸害了,就是因为这老者,在年轻人实力不济时,老者亲自出手,替年轻人把人抓来,让年轻人祸害。

    年轻人此举自然也让很多人不满,但是都畏惧老者的实力和年轻人背后的势力,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当然了,老者这么积极帮助那年轻人,也不是说他多么爱护他的主子,更是因为他也好这一口,而那年轻人有时自己完事后,就把人丢给老者,让老者也找乐子去了。

    老者倒是想单干,但是,他也知道,要是没有年轻人背后势力支持,他单独一个人做此事的话,还不知被人灭了几次呢。

    “看什么看,难道你们也想我和少爷去你们家一趟不成?”老者向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吼了一声,那些看热闹的人,哄的一声就散去了。

    “好了,这下没人说老夫有失身份了吧,小子,赶紧交出那女娃娃,我们可以留你们一命,甚至我们大方一点,让你们在旁边观看观看如何?”老者道。

    “对啊,小子,你一定没有看过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人玩的情景吧,这次就让你们好好看看,如何?”那年轻人也开口道。

    “你,你们无耻。”梦小娇被他们的话语吓得赶紧躲到刘一的背后。

    “小娇,别怕,有我呢?”刘一对着身后的梦小娇说了一句,然后,又对着年轻人和老者道:“两位,还请让路,你们挡路了。”

    在刘一说完这话时,第一门的众人立刻聚集在刘一的身旁,随时准备出手,虽然也知道没有胜算,大不了拼死罢了。

    “好,有勇气,看来我是不出手都不行了。”老者道,接着就准备出手。

    “老头,注意别伤害了我们的小美人啊。”那年轻人道。

    “放心吧,少爷,我不会伤到那小美人的,不过你可别忘了事后把人给老夫啊。”老者道。

    “放心吧,我哪次不是事后交给你了。”那年轻人道。

    当然了,在他们对话时,刘一他们也没有闲着,既然要出手了,刘一他们就决定先出手,以攻击代替防御,希望给大家搏出一条生路。

    于是,刘一他们立刻激发手中的符篆,立刻,符篆满天飞,到处都是符篆的攻击,本来这些符篆是刘一他们用来预防意外,防身用的,如今,不得不全部用掉了,可惜,那些符篆的威力都不是很大,都是一些练气期威力的符篆,如此多的符篆,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哪怕筑基期后期的修士来说,也是难以抵挡的,但是,老者不是筑基期修士,这些攻击对于老者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蚂蚁多了可以咬死大象,但是,再多的蚂蚁,也没法把泰山搬走,同样的道理,低级攻击多了,加在一起,可以威胁到高级修士,但是也是相对的,要是高级修士的修为高出太多,那么,无论有多少低级攻击聚集在一起,都没法给他造成伤害的。

    刘一他们满天符篆的攻击,那老者只是抬起右手,往下一压,顿时,满天的攻击就平静了下来,就像阳春白雪一样,当太阳一出,白雪就立刻融化。

    刘一他们也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虽然知道结丹期修士厉害,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结丹期修士居然这么厉害,抬手间就把满天的攻击给压下了。

    那些攻击,就算筑基期后期的修士,也是不敢硬接的攻击啊,就这样被结丹期修士给化解了。

    当然了,其实,老者化解刘一他们的符篆攻击,也远没有刘一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里面涉及到只有结丹期修士才能明白的一些东西,刘一成了结丹期后,才明白为什么筑基期后期都不敢硬接的攻击,被老者就这么化解了。

    其实,老者倒是不愿意这样化解,老者更愿意直接抓走梦小娇,而后,让那些攻击在此地随意攻击,但是,老者考虑到年轻人就在他身旁,他去抓梦小娇的话,年轻人可是会遭到攻击的,年轻人可是没有他那样的实力,自然也就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击,所以,老者才出手化解满天符篆的攻击。

    “怎么样,后悔了吧,可惜迟了。”老者看着刘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一手把刘一他们给震住了。

    “哼,就算死又如何,更何况,就算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刘一道,接着刘一释放出神识体,神识体直奔年轻人而去,显然,刘一打算让那年轻人和自己同归于尽。

    “找死。”老者大怒道,他怎么也没想到刘一居然能够凝聚出神识体,这要是让他攻击到了少爷,少爷说不定还真的成了他的垫背的。

    于是,老者也是凝聚神识体,用自己的神识体击碎了刘一的神识体,不过,在他击碎刘一的神识体之时,刘一就自爆了神识体,让老者的神识体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小子,找死,我要你生不如死。”老者大怒道,没想到这次在一个练气期修士手上吃亏了。

    刘一这时神识体自爆,自己的伤害也不小,自己都摇摇欲坠了,而失去了刘一的庇护,其他人在老者的气势压迫下,连站立都困难,就更不要说防御或者攻击了

    “看来这次大家真的在劫难逃了。”刘一想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