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朋友,出手了,还请一现。”老者一连喊了几次,却没有得到回答。

    “哪个龟缩胆小之辈,既然敢插手老夫之事,就要承受老夫的怒火,再不出现,以后让老夫发现,老夫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老者发狠道,在老者看来,既然来人救走了他的小美人,又不敢现身,肯定是害怕他,或者害怕少爷的背景。

    这才让老者有了胆量,说出狠话,是了,肯定是有人趁着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小子身上,这才在他不注意时,救走了小美人,那救走小美人之人,实力肯定不强,这才不敢现身,老者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要是那救走小美人之人实力高强的话,完全可以现身一下,甚至威胁一下老者,最不济,也得警告老者以后不许打那小美人注意了。

    “哈哈,龟缩之辈,我不管你是谁,我劝你赶紧交出小美人,道个歉,我说不定心情好,能够放了你,不然,等我查到你,一定要让你后悔的。”那老者道。

    老者看到没有人回应他,于是,他又道:“你不要怀疑我的话,只要你们以后还在西城出现,我们就能查到你是谁,到时候,你们将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后悔都将没有后悔药吃。”

    老者此时非常生气,一开始以为是实力高强之人救走了他的小美人,所以他低声下气,想要让来人现身,从而打探来人的底细,看看自己是否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如果是,他就低声下气的去请求原谅,他相信,就算对方是高手,看在少爷背后势力的份上,也会给他们一个面子,不会为难他们,最多就说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赔偿一些而已。

    如今看来,救走他的小美人之人非但不是什么实力高强之人,就连身后背景也不怎么样,这样才不敢现身,生怕被他发现是谁救走了他的小美人。

    “你要是再不出现的话,等我找出你是谁后,我不仅让你后悔来的这个世界上,还要好好玩玩你的姐妹亲人,我想他们之中一定有很多是女性吧,我劝你为了她们,最好还是乖乖的现身。”老者继续威胁道。

    “哼!”一声冷哼声传进老者的耳朵了,震得老者双耳嗡嗡作响,同时,还口吐鲜血,显然,老者被人一声冷哼给震伤了。

    “前辈饶命,晚辈不是有意的,前辈饶命。”老者被冷哼声吓得浑身发抖,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同时,老者也看向冷哼之声传来的方向,想要看看他究竟得罪了哪位前辈,如今他都后悔死了,早知道是位高人前辈救走了他的小美人,他肯定什么都不说,而是带着少爷赶紧走人。

    “是她?”老者看过去,看到人之后,也是一呆,心想,不对啊,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多管闲事。

    原来,救走梦小娇的不是别人,而是刘一以前迷路之时,问路的那个奇怪眼神的中年妇女,结丹期的前辈。

    那中年妇女结丹期前辈在那年轻人就要扑上梦小娇之时,就飞身到梦小娇身边,把梦小娇带走,由于她的速度太快,年轻人也没有发现,直接扑了上去,扑在了地上,使得尘土飞扬,让年轻人暂时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但是,他的小美人没了,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他就出声询问,究竟是谁救走了他的小美人。

    而老子一听年轻人的声音,听到有人救走了小美人,自然担心年轻人的安全,飞身来到年轻人的身边,忽略了救走小美人的中年美妇,等到他确定年轻人安全时,中年美妇已经带着梦小娇来的刘一他们的身边了。

    老者怎么也想不到有人会带着梦小娇来的刘一的身边,于是,他开始查探谁救走了他的小美人时,也没有往刘一他们那里查探,而是一直查探其他地方,自然发现不了中年美妇和梦小娇他们了。

    本来中年美妇也没有搭理老者的心思,反正她把梦小娇救出了就行,哪里知道老者开始还低声下气,后来却突然出言威胁,到了后面,她实在听不下去了,这才出声警告老者。

    可是,中年美妇也没想到自己一声冷哼就把老者吓成这样,要知道,老者和她都是结丹期,虽然她的实力比老者强,但也没有强成这样,一个冷哼,就能让老者吐血的地步。

    不过,老者本来就神魂受伤,被刘一给炸成重伤了,如今自然承受不了中年美妇的冷哼,同时,老者本来也就心虚,那声冷哼传来时,他误以为是前辈高人不满了,也不敢抵抗,本来就抵抗不了,现在害怕,不抵抗了,就更加不堪,所以,老者才开口求饶。

    可是,现在一看之下,老者发现了救走他的小美人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前辈高人,而是中年美妇,那中年美妇,老者认识,老者也承认中年美妇实力比他强,但是,也不会强成这样啊,一个冷哼就让他吐血。

    更何况,就算中年美妇,也要顾忌少爷背后的势力,以前他和少爷也没少干过这种事情,也没见中年美妇插手啊。

    “原来是你,怎么,你打算和我们作对么?”老者问道,老者看到是中年美妇后,又开始强硬了起来。

    中年美妇实力不弱,但是,少爷的背景也不是吃素的,一直以来,双方都是不相往来,互不干涉,少爷背后势力不会去惹中年美妇,中年美妇也不会去招惹少爷背后的势力,他们都是旗鼓相当的势力罢了。

    如今,中年美妇突然插手,这不仅对他和少爷不敬,更是不尊重少爷背后的势力,老者有理由相信,少爷背后势力会支持自己和少爷,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对她低声下气,从而丢了少爷背后势力的脸面。

    “小丫头我看上了,你们滚吧。”中年美妇开口道。

    中年美妇向来直来直去,不会开口多言,而且声音平静,除了刚才的冷哼之声外,再也听不出中年美妇的任何情绪波动,太平静了。

    “你?”老者被中年美妇气的说不出话来,那种语气,分明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跟高高在上的神灵,看在地上的蝼蚁,和蝼蚁说话一样,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情绪,就是平平淡淡的叙述一件事情,下达一个命令而已。

    更可气的是中年美妇说完那句话后,就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在给刘一他们分发丹药,让刘一他们现在服下疗伤丹药,在原地疗伤。

    “你真的打算插手这件事情,你想开战么?”老者道。

    老者还不信,中年美妇会为了那几人,和他背后的势力开战,毕竟,双方势力开战,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那种战斗,一旦开战,牵扯很大,甚至还要牵扯到很多势力,就算西城都会因此而风云聚变。

    “恬噪。”中年美妇说了一句,然后,突然飞到老者身边,伸出白皙的手掌,向着老者拍去,老者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白皙手掌,却无力抵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皙的手掌拍在自己的胸膛。

    看起来白皙柔弱的手掌,没想到拍在老者胸膛后,竟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老者就像石块一样飞了出去,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地上被砸出了一个巨坑,尘土飞扬。

    “咳咳,咳咳。”巨坑里面传来了咳咳的声音,接着就看到老者一边吐血,一边摇摇晃晃的从巨坑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老者也没想到,同为结丹期,中年美妇的实力,比他强这么多,他可是看出,中年美妇没有用全力,不然,在这一掌中,老者就算不丧命,恐怕也站不起来了。

    “老头,你没事吧。”那年轻人可是吓坏了,他跑到老者身边问候老者,又何尝不是想要远离中年美妇,害怕中年美妇也对他出手。

    “没事,多谢少爷关心。”老者道,这时老者哪有心情管年轻人是真的关心自己还是害怕中年美妇,为了逃离中年美妇,而来的自己身边,他担心的是中年美妇不会真的把他们个杀了吧。

    “滚吧,告诉你主子,那小丫头我看上了,如果他要开战的话,那就开战吧。”中年美妇道。

    势力开战,那可不是老者和他的少爷可以决定的,必须要有他的主子点头才行,而且,就算他的主子点头,都还要经过讨论才行,毕竟,这关系到一个势力的发展,必须小心,否则的话,一不小心,可能会让自己的势力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我一定会把话带到,告辞。”老者道,说完,急忙把年轻人带走,似乎生怕中年美妇突然反悔,把他们留下。

    “谢谢姐姐。”梦小娇道,看到老者和那年轻人离开,梦小娇也放心了,于是开口道谢道。

    中年美妇没有回应梦小娇,而是看了一会疗伤中的刘一等众人,觉得他们没事后,脸色一会变得幸福,而后又转为悲伤,然后又恢复以往死寂一般的平静,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就飘然离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