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外面的声音,知道外面有人在找麻烦后,钱百万也是脸色一僵,刚刚和刘一说完不会有人来找麻烦,这边麻烦就来了,这是打脸,赤裸裸的打脸啊。

    “呵呵,门主,我去看看怎么回事。”钱百万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开口道。

    “恩,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什么人来找麻烦。”刘一道。

    刘一和钱百万出去后,看到有人正指挥着人手在砸钱宝商行的铭牌,于是,大怒道:“住手,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砸我们的铭牌。”

    “哼,我们是什么人?你还没资格知道,赶紧叫你们掌柜出来,这事不是你可以做主的。”那人开口道,那人看到刘一如此年轻,以为刘一只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并没有把刘一放在心上,但是,他还是挥了挥手,让那些人停止了砸钱宝商行的铭牌。

    刘一听到那人的话,也不生气,而是看了一眼钱百万,让钱百万去处理,既然对方要求钱宝商行的掌柜出面,那么,刘一也就乐得轻松,不强出头了,刘一也想看看,对方究竟要干什么?

    “我就是钱宝商行的掌柜钱百万,诸位这是何意?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钱百万道。

    这时,商行护卫也出来了,来到这里也有好些天了,以前也没有人来捣乱,因此他们认为没人来捣乱,有些疏忽,哪里想到一时的疏忽,竟然让人把商行铭牌给砸了。

    作为护卫,连商行的铭牌都没有保住,而是让人给砸了,那是他们护卫的失职。

    此时,他们都恨不得冲上去把那人给就地宰了,以震宵小,不过,他们看到钱百万出面了,而且刘一还在旁边,没有得到命令之前,他们也不敢擅做主张,只是出去把那些人给围住,只要刘一或者钱百万一声令下,他们就立刻行动。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想对我们动手?你可要考虑清楚,我们不是没有背景的人。”那人道。

    看到被人围住,那人也有些慌张,毕竟他带来的人实力都不怎么样,平时作威作福,没人敢惹他们,那也是因为他有后台,大家顾忌他的后台,但是,现在看情况,对方似乎不知道自己的后台,这样的话,对方要是真的把自己给宰了,自己可就死的很冤。

    “别说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还是说说,你们把我们的铭牌给砸了,该怎么处理?”钱百万道。

    商行铭牌被砸,这要是处理不好的话,是会影响钱宝商行的名誉,所以,不管对方有什么后台,都必须要有个交代。

    “交代?你在我的商铺做生意,我砸你的铭牌有什么不对,我还没向你要这些天的房租呢?”那人道。

    那人也知道,现在自己的人手肯定不如对方的人手,那么,就只有跟对方讲道理了,要是动粗,吃亏的还是自己。

    “你的商铺?我想你搞错了吧?”钱百万道,显然,钱百万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个商铺是他们从以前那个商铺掌柜那里买来的,而且手续齐全,怎么可能就成了那人的商铺了呢?

    “没有错,这个商铺就是我的,我和商铺掌柜都说好了,说好我过几天就给钱,哪里想到,现在到了这里,却看到你们在我的商铺里面做生意,我只是砸你们的铭牌,已经很客气了。”那人道。

    “哼,这个商铺是我们花钱从那掌柜那里买回来的,我们手续齐全,难道你还打算强抢不成?”钱百万道。

    这时,钱百万总算明白了那人为什么来砸他们的商铺了,原来,那人早就想要买下这个商铺,不过想压一压价钱,反正那人不是很急,而那商铺的掌柜却似乎急着出售商铺,他只要拖一拖,那掌柜还不得低头,哪里想到刘一他们突然出现,把商铺买走了,让那人压价不成,还把商铺给丢了,十分不甘,于是,那人就带人来找麻烦。

    “原来是这样子,我就说,前段时间,二癞子说要买下这个商铺,怎么这几天这个钱宝商行在这里开业,原来是钱宝商行在二癞子之前买走了商铺。”围观甲道。

    “呵呵,那是活该二癞子倒霉,那掌柜开出的价格已经很低了,他还想压价,能怪谁。”围观乙道。

    “那可不一定谁倒霉,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二癞子是跟谁混的。”围观丙道。

    原来,来砸钱宝商行的人叫二癞子,在这一带还是很有名的,当然了,不是他有多厉害,而是他跟了一个好的老大,大家害怕他的那个老大,于是,就处处让着二癞子,甚至惧怕二癞子,因为要是得罪二癞子,而招来二癞子的老大来报复大家,那就划不来了。

    而二癞子也狐假虎威,借着他老大的名头,在这一片地区作威作福,逍遥的很。

    所以,在这一片地区,二癞子基本上都是说一不二,无人敢违逆,当然了,二癞子做事也不敢做得太绝,要是做得太绝的话,狗急了还跳墙,何况人呢,这个道理二癞子还是知道的,于是,大家虽然惧怕二癞子,却也默认了二癞子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让二癞子成了这里的一个小霸王。

    “那个人还真倒霉,买了二癞子看上的商铺,我想他要么就离开这里把商铺让给二癞子,要么,就给二癞子足够的钱财,让二癞子放弃这个商铺,不过,不管哪个,都得大出血的。”围观丁道。

    “那我不管,那个商铺是我和那掌柜说好的,如今被你抢去了,你赶紧给我搬出去,我把你交给那掌柜的钱还给你。”二癞子道。

    “笑话,这商铺是我们买来的,如今属于我们的了,我们凭什么给你,好了,商铺是我们的,不可能给你,你别再做梦了,我们还是来谈谈你砸我商行铭牌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赔偿。”钱百万道。

    知道了怎么回事后,钱百万自然不会跟他客气了,你看上了商铺,你自己不舍得花钱买下,还想压价,如今,被我们买下了,后悔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什么?你不把商铺让给我?还要和我谈谈砸铭牌的事情,这有什么谈的,砸了就砸了,你要是不把商铺让给我,我把你们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给砸了。”二癞子大怒道。

    开始或许钱百万不知道他的身份,如今,那么多围观的人在议论,就算以前不知道他的身份,现在听到那么多人议论了,也知道他的身份了,既然知道他的身份了,还敢拒绝他的要求,这样和他说话,简直就没把他二癞子放在眼里,你是他二癞子能不气么。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动手,把他们给我留下,二癞子,你记住,什么时候你打算赔偿了,什么时候,你就可以回去了。”钱百万道。

    于是,那些护卫迅速冲上去,把那些人给放倒,然后抓起来,出手毫不留情,显然,那些护卫也怒了,铭牌被砸,虽然不是他们的责任,但是,他们却也觉得是他们的护卫工作没有做好。

    把二癞子抓起来了后,钱百万就开口对围观的人道:“不好意思,刚才本店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让大家受惊了,现在,本店继续开业,想要买卖的。欢迎光临本店。”

    商铺继续开业,而刘一和钱百万则去看二癞子他们了。

    “二癞子,想好赔偿没有。”钱百万道。

    “你们真的要这样做,我可不是没有后台的人,我的后台你们惹不起,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的放了我们,到时候,我可以不计较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给你们一个离开的机会。”二癞子道。

    “威胁我们,我看你现在还是太舒服了吧。”刘一道,于是,刘一又出手教训了二癞子一顿,接着,刘一道:“怎么样,二癞子,舒服吧,给你个机会,赶紧赔偿,否则,后面还有更好的东西要向你展示。”

    “你们等着,我老大不会放过你的,今天的事情一定会传到我老大耳朵里,到时候,你们今天带给我们的,我一定要你们加倍偿还的。”二癞子道,二癞子倒也硬气,竟然没服软。

    “好了,就让他们在这里呆着吧,另外,告诉万先生,让他把二癞子的情况给我送来。”刘一道。

    刘一他们刚刚来到这里还没有多久,所以对于这里的情况也不是很熟悉,万事通虽然一直留意这里的情报,但是,由于前段时间都在调查红艳会,长风镖局,李家以及霸天武馆,想要调查清楚李艳萍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原本幸福的她出现了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也就忽略了二癞子他们这种人的情报。

    如今,刘一也意识到了,调查李艳萍的故事,不是一会半刻可以做到的,所以,他就要求万事通先收集有关二癞子的情报,然后,再对周围仔细调查一番,以防以后再出现和二癞子一般的人来捣乱,而自己却对对方毫不知情。

    还别说,万事通的情报能力那是没得说了,刘一刚要他调查周围的情况,没过几天,万事通不仅传回了二癞子的情况,而且还把周边的一些情况也一并传了回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