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刘一准备看万事通传回来的有关二癞子的情况时,突然听到下人汇报,说二癞子的老大来了,想要会二癞子。

    这样一来,刘一也就没来的及看二癞子的情况,只是在路上稍微扫了一眼二癞子的情况,突然,刘一发现,自己商品旁边的两间商铺似乎也是二癞子的。

    虽然看的匆忙,但是,有了这个发现,还是让刘一很高兴,这样一来,他谈判就不是没有筹码了,而且,刘一也想看看二癞子这个老大究竟是何许人也,竟然让大家对他如此惧怕,只是他的一个小弟,就能够如此作威作福。

    当刘一来到大厅时,看到来人也是大吃一惊,原来来人不是别人,而是和刘一有过节的郭风流。

    郭风流,刘一从潜龙城带来的人自然认识,可惜,他们都不在场,这些伙计都是钱百万在这里临时招收的伙计,至于那些护卫,其实,也是刘一让钱百万招的,而刘一从潜龙城带来的这些弟子,刘一让他们修炼,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们就一直修炼,不用去守卫商铺,毕竟,经过二癞子来找事,刘一发现,其实,他们并不是没有麻烦了,或许以后还会麻烦不断,要是到时候他们的实力不够,那就没有了解决麻烦的资本,所以,刘一觉得目前特别需要的就是提升众人的实力。

    “哈哈,郭风流,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刘一道。

    看到刘一走了出来,郭风流也是一惊,现在他可是一个人来,没有把段天涯带在身边,毕竟他只是来替小弟出头,又不是找美女,也就用不着段天涯出面,郭风流可知道,二癞子虽然在这里作威作福,但是,他作威作福的对象都是一些弱小之人,从来不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是你?你可别乱来啊。”郭风流看到刘一到来后,连忙起身,防备刘一,刚才高高在上的气势瞬间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害怕,害怕刘一突然对他出手,随时都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我乱来?放心,我在我的商铺里面不会乱来的,不过,郭风流啊,我们真可谓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刚分开没多久,有见面了。”刘一道。

    “啊,这是你的商铺,你不是来这里买符篆的?”郭风流道。

    当时看到刘一时,郭风流大吃一惊,还以为偶遇刘一,恰巧碰到刘一在此地买符篆的,可是,却又不明白刘一怎么从里面出来的,买符篆不是在外面买吗?

    现在听到刘一说的话,才发现,原来这间商铺就是刘一的,自己的小弟竟然得罪了他,希望他不会误以为是自己让二癞子来找他麻烦的就好。

    “你不知道?”刘一道,没想到郭风流竟然连商铺的主人是谁都没有打听,就直接跑来要人,可见他在西城霸道到了什么地步了。

    “你谁啊,我们老大为什么要知道这间商铺的主人是你啊,在这片地区,哪个商铺不是老大说了算。”郭风流的一个小弟道。

    “就是,老大,跟他废话干什么?直接让他放出二癞子,并且,这间商铺就作为赔偿费了。”郭风流的另一个小弟道。

    他们太相信郭风流的威望了,认为这片区域所有人都要害怕郭风流,其实,也确实是这样,其他商铺的主人都害怕郭风流。

    以至于郭风流变色他们都没有发现,至于郭风流站起来,他们认为郭风流要发威了。

    “闭嘴。”郭风流瞪着几个小弟道,心想,你没看到我的双腿都在打颤吗,这个疯子,他要是发起疯来,说不定现在就好把自己给灭了。

    而且,郭风流时刻记着他父亲的话,也就是红艳会也存在不了多久了,只要红艳会倒了,那么,他还不是可以派人随意拿捏刘一,毕竟刘一他们的靠山就是红艳会。

    所以,现在要是郭风流最不愿意招惹的人,在西城也就只有刘一他们了,甚至,在郭风流看来,就算招惹那些大势力的人,也比招惹刘一强,这刘一,动不动就同归于尽,拉人垫背。自己没有必要招惹一个威风不了多长时间却时刻想着拉人垫背的主,只要他背后势力倒了,也许不用自己出手,就有人把他们给灭了,毕竟斩草除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是,老大,我们闭嘴,那个瘪三就交给老大处理。”他的小弟道。

    郭风流听到这话,连死的心思都有了,就没见过这么笨的小弟,你没看到自己的老大双腿都在发抖吗?

    “闭嘴。”郭风流道,并且给了那人一巴掌,接着又对着刘一道:“我的小弟不懂事,还望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好了,我时间紧迫,没时间在这里和你废话,说吧,说说你来这里的目的。”刘一道,其实,刘一已经知道他为何而来,可是刘一还是问了出来,刘一看出了他比较害怕自己,也就想看看他会怎么回答。

    “啊,我这不听说二癞子找你麻烦了,我这是来给你道歉的,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商铺,要是知道的话,我一定警告二癞子,别给你们添麻烦。”郭风流道。

    郭风流这话一出,他的那些小弟可就呆了,尤其是被打的小弟,更是如此,一开始他还在怀疑老大为何打他,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的老大并不是要替二癞子出头,而是来道歉的。

    不过,不对啊,在西城,尤其在这片区域,还有老大惧怕的人物?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来替二癞子出头的。”刘一道。

    “哪里啊,是二癞子强抢商铺,是二癞子不对,我怎么可以替他出头呢,不过,他毕竟是我的小弟,你看,我给你一些补偿,你能不能放出二癞子来。”郭风流道。

    这时,郭风流也发现刘一没有出手的意思,那么,他也就放心了,于是,就壮着胆子问刘一。

    “可以啊,反正我留着他也没什么用处,还得管他们的吃住,多吃亏啊,不过,他们把我们商行的铭牌给砸了,要是这样放他离开,那么,我们商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啊。”刘一道。

    “我让他道歉,同时,要多少灵石,你说吧。”郭风流道。

    既然刘一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那么,他也就想救出二癞子,毕竟二癞子是他的小弟,要是他没来,还可以装着不知道,现在,他来了,要是还没有救出二癞子,那么,他也丢不起这个人,所以,相对来说,他还是愿意出些灵石的。

    “灵石就免了,好像我的商铺旁边这两间商铺就是二癞子的吧,这样,就拿这两间商铺作为补偿,如何?”刘一道。

    只要拿到了那两间商铺,其实二癞子道不道歉都无所谓了,毕竟大家一看就知道,二癞子砸了钱宝商行的铭牌,却赔偿了两间商铺,这样一来,以后也就没人敢在钱宝商行闹事了。

    “行,我替他答应。”郭风流道。

    就两间商铺,在郭风流看来,还不如灵石好呢,要足够的灵石,还可以弄到更好的商铺,但是,对于刘一来说,现在他不缺灵石,就是商铺不方便,如果把旁边两间商铺也弄过来,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那行,你们去把他们带出来吧。”刘一吩咐道。

    于是,很快,二癞子就被带出来了,二癞子一看到郭风流就道:“老大,你可来了。”

    “好了,别废话,你这次惹的事可不小,还不快道歉。”郭风流赶紧道,生怕二癞子会说出什么让刘一不高兴的话。

    “啊,啊,对不起,我道歉,我不该砸你们的铭牌。”二癞子道,二癞子虽然吃惊,但是人也不笨,既然郭风流要他道歉,他虽然不明白,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歉了。

    “好了,道歉就算了,你们还是赶快把那两间商铺空出来吧,明天,我要明天就把所有手续交到我手上,没意见吧。”刘一道。

    “没意见,明天,不,今天,就今天把手续给你,二癞子,去把旁边那两间商铺的手续拿来,交给他。”郭风流道。

    “是,是,我这就去办。”二癞子道,这时,二癞子也明白了,自己这次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连自己的老大都保不住自己,还好对方只是要自己的两间商铺,要是对方当时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死的就冤枉了。

    很快,二癞子不仅把那两间商铺给空出来,交给刘一,而且还把手续都弄齐全了,同时保证,以后再也不招惹钱宝商行了,这才在刘一的允许下离开。

    “老大,他是谁啊,竟然连你都不惹不起。”出来后,二癞子问道。

    “好了,别问了,记住以后别招惹他们就行了,丢了两间商铺总比丢了命好。”郭风流道。

    “放心吧,老大,这个我知道,别说两间商铺,就算十间商铺,我也不敢再找他们麻烦了。”二癞子道。

    对于二癞子来说,两间商铺都是小意思,只要让他知道了刘一他们是不能招惹的,以后不招惹就行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