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听到这个声音,也是一呆,兵器阁阁主?那可是一流势力之主,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他想收回以前出售的那些法宝?可是已经卖出去的东西,怎么可能收回呢?

    “门主,要不我去和他说说,就说那些法宝我们已经卖完了,不可能再退给他了。”宋财开口道。

    “退给他?谁说他是来收回以前那些法宝的?”刘一道。

    “不是要收回以前那些法宝?那他来干什么?”宋财道。

    其实,不止宋财,就连其他人也是奇怪,兵器阁阁主来这里干什么,毕竟他们刚刚拒绝和钱宝商行交易,现在又跑来这里,让人猜不透。

    “这件事你们不要多嘴,我来处理就可以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把兵器阁阁主带到这里来。”

    “是,门主。”外面响起了回声。

    不一会,就有一个风度翩翩,但是长得有些略微发胖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身穿兵器阁特有的服装,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就是兵器阁的人。

    “这位就是兵器阁阁主鲁阁主吧。本门最近事多,没有亲自迎接阁主,还望阁主海涵。”刘一道。

    兵器阁是由鲁兵器传承下来的,一直都是由他的后代鲁姓把持,而现任兵器阁阁主叫鲁铁,虽然长得有些发胖,但是,人却显得风度翩翩,而且据说一手炼器之术在西城无人能及,就算他们兵器阁的元老都有些不及,唯一的缺憾就是修为有些低,各大一流势力的势力之主,最少也是结丹期后期修为了,但是,他却还在结丹期中期徘徊,始终没法步入结丹期后期,要不是他的炼器之术确实太厉害了,兵器阁阁主职位也轮不到他身上。

    “哈哈,刘门主客气了,第一门的事情我听说了,这不,我特地来道歉的,法器楼楼主已经被我骂了一顿,生意嘛,只要价格合适,就可以买卖,哪里管那么多身份的。”鲁铁道。

    “哈哈,阁主客气了,道歉就不用了,其实他们说的没错,我们都是修士,有些人自持身份高贵,高人一等也没什么,现在修仙就是这个环境,你不摆架子,那只是你大方而已,也就没有必要责怪他人了,要怪就怪我们实力不足。”刘一道。

    虽然,在刘一看来,其实大家都是修士,修为高的其实也没有必要给修为低的摆架子,但是,刘一也不怪那些修为高的修士摆架子,其实他们不用摆架子,就是他们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气势,修为太低的修士就会承受不住,就会让他们觉得低人一等,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

    “哈哈,刘门主太谦虚了,第一门要是实力弱小,那么,我兵器阁就更是上不得台面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和你们继续合作生意,如何?”鲁铁道。

    “哈哈,现在大家都不敢和我们钱宝商行做生意,你愿意,我们自然欢迎,不过,这个价格要公道一点。”刘一道。

    “哦,那门主想要什么价格?”鲁铁道。

    “哈哈,以前我们合作的方面主要是我们给你们提供一些炼器材料,而你们给我们提供法宝等武器,我想现在阁主也是想继续这两项吧。”刘一道。

    “是的,钱宝商行提供的材料都很好,没有以次充好的,我们比较满意,所以我想继续下去。”鲁铁道。

    “好,不过,以前你们法宝的价格有些高了,而我们的材料的价格却有些低了,我也不喜欢讲价,就这样,公平的价格,法宝按照以前价格打个九折,而材料的价格提升个一成。这是个非常公平的价格,阁主你看如何?”刘一道。

    “好,就按这个价格,不过,以后如果市场变化,价格有变时,我们还会调整。”鲁铁沉吟了一会道。

    “没问题,只要是公平的价格,你们随时可以调整。”刘一道。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鲁铁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交付之类还是交给宋财,你们就和他接触吧。”刘一道。

    “哈哈,那是,我也不可能亲自管理这些小事,这次要不是他们处理的实在不好,我也不会来的,以后你还是去找赵老板,我想他会给你道歉的。”鲁铁看着宋财道。

    “谢谢鲁阁主,道歉不道歉都没事,只要生意继续进行下去就行了。”宋财道。

    “好了,既然说定了,那我就不耽搁刘门主了,告辞。”鲁铁道。

    “哦,阁主现在就走?不在钱宝商行逛一逛?”刘一道。

    “哈哈,多谢门主好意,不过我想门主现在事多,就不给门主添麻烦了。”鲁铁道。

    “那就多谢阁主的好意,宋财,你去送送阁主吧。”刘一道。

    “是,门主。”宋财道。

    宋财把鲁铁给送出去了。

    “哈哈,怎么样,我这生意谈的不错吧。”刘一道。

    听到刘一的问话,其他人也是一呆,不知道怎么回答好,这次怎么看都像是鲁铁特意送上门来给刘一宰割,这根本就不叫谈生意,但是,刘一确实谈成了这笔生意,你叫大家说什么呢?

    “钱掌柜,还有宋财,你们以后谈生意也要学着点,生意是公平交易,不要搞得自己低人一等一样。”刘一开口教训钱百万和宋财。

    其实,虽然刘一说的没错,但是,在现在的修仙之人眼中,都讲究个身份对等,只有在身份相当之时,生意才能公平交易,在其他时候,别说公平交易了,就算有人愿意吃亏的和修为高的修士交易,修为高的修士也未必会和实力底下之人交易。

    “是,门主。”两人也不好反驳。

    “门主,那其他生意怎么办?”这时,宋财问道。

    “其他生意,其他势力愿意来谈就来谈,不愿意来谈就拉倒,我还不想和他们做生意。”刘一道,接着,又道:“如果其他势力再来谈生意,你们记住,材料方面,我们提高五成,而他们的货物,我们要求他们价格降低三成。”

    “这样他们会和我们做生意吗?”宋财问道。

    “不是说了我不想和他们做生意嘛,既然他们不做,那就最好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现在有我们自己的符篆和兵器阁的法宝,我们就已经够了,何必再去乞求他们呢。”

    “是,门主。”宋财道。

    “好了,现在生意比较惨淡,大家正好可以趁机修炼一番。”刘一道。

    于是,大家又去加紧修炼去了,这次也彻底让第一门的众人感觉到实力的重要性了,没有实力,大家都看不起你,就算你有财富,人家也不和你交易。

    “听说了吗?兵器阁阁主亲自去了钱宝商行,与钱宝商行谈生意。”有人道。

    “听说钱宝商行不准备和其他势力做生意了,他们主要经营符篆和法宝两方面。”有人道。

    这两则消息,在西城瞬间传开了,这下有些势力就坐不住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所有势力都不和他们做生意了吗?兵器阁怎么和他们继续做生意了?”

    “怎么回事?他们只经营符篆和法宝,那我们的丹药怎么办?虽然卖给其他人也是一样,但是,其他人可不愿意这么高的价钱,而且买的数量也没有那么多,更何况他们提供的材料都是最好的材料。”

    “怎么办?你们谁出的馊主意,说不和钱宝商行做生意了,现在看看,人家照样和其他人做生意。”

    钱宝商行与兵器阁做生意以及钱宝商行主要经营符篆和法宝的消息一出后,各个势力都有些坐不住了。

    就连一些准备看好戏的势力都在调查这件事,毕竟现在事态的发展太出乎意料了。

    “去查一查怎么回事?”

    “去看看兵器阁是否真的和钱宝商行合作了?”

    “看来钱宝商行度过了这次难关啊。”

    各个势力态度不一,但是都是比较关注钱宝商行。

    “哼,就算和兵器阁合作又如何,赚了再多钱又如何,他们毕竟实力太低了,到时候,这些财富还不成了别人的。”

    “兵器阁会和他们合作,我看他们的实力也未必就很弱。兵器阁阁主也不是傻子,相反,他比谁都精明,我看他肯定看出了什么?”

    至于张贵他们三人,知道消息之后,就气得砸杯子。

    “这个兵器阁怎么回事,他们疯了啊。”张贵砸杯子道。

    “就是啊,他们就是有病,脑子都炼器给炼坏了。”李数也开口道。

    “放心吧,我们背后不是没有势力,等到他们出手时,他们赚再多的灵石也成了他人的。”王商道。

    “恩,我们把消息传回去就行了。”张贵,李数开口道。

    自从那两则消息传出后,来钱宝商行购买东西的修士也多了起来,钱宝商行的生意也好了起来,尤其是法宝和符篆,更是大量大量的出售。

    其他原本和钱宝商行合作的势力坐不住了,想要和钱宝商行继续做生意,不过,在听到刘一提出的价格后,他们不愿意接受,而后,他们再来找刘一时,刘一直接拒绝了他们,在刘一看来,他们不值得信任,既然不值得信任,那么,就不用和他们做生意了。

    就这样,在刘一的主持下,钱宝商行又步入正轨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