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虽然时不时的有修身偷偷潜入钱宝商行内部,但在钱宝商行的严密防卫下,还是没有一次成功过。

    在损失了好些人手之后,终于没有人再潜入钱宝商行了,明知去了除了送死外,得不到任何情报,那么,也就没有人势力愿意再派人去了,那些势力不管是请杀手潜入或者自己派出死士进入,都是需要很大的花费,杀手价钱高、死士培养不容易。

    不过,虽然最近没有人潜入了,但是,钱宝商行的护卫却没有松懈下来。

    此时,刘一他们不知道,有四个二流势力的首领人正聚集在一起,讨论着钱宝商行的事情。

    “三位,你们真的准备看着钱宝商行这样壮大而无动于衷吗?”其中一人开口道。

    “那能怎么办?钱宝商行的实力如何我们又不清楚,你敢肯定他们三人说的是真的,钱宝商行真的很弱吗?”有一人问道。

    “是啊,那么多不明身份的人都没有查探清楚钱宝商行的实力,我想那三人讲的可能有很大的水分,为了报复钱宝商行的可能性最高。”又有一人道。

    “可是钱宝商行的财富大家也知道,他们可不是表面上的那么一点点的财富,我想只要我们能够得到一部分,说不定我们也可以成为一流势力呢。”最后一人道。

    “就是,富贵险中求,要是一点冒险精神都没有,那么,我们的势力就别想成为一流势力了,再说,他们的只是阵法厉害,其实真实实力未必就很厉害,否则,也没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了,我们就是派人去捣乱一番又如何?难道他们还能攻打我们的势力不成,大不了就牺牲那些去捣乱的修士而已。”第一次开口的人道。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该怎么捣乱呢?总不能派人去一通乱砸吧?”有人开口道。

    “那肯定不行,我们要捣乱,也得找个好的理由,否则,红艳会那关就过不了。我们再合计合计如何?”最后开口的那人道。

    “好吧,为了能够早日成为一流势力,这次就和你们大干一场。”另外两人也终于答应了。

    于是,四人又开始合计如何如何捣乱了。

    钱宝商业街,如今正热火朝天的运行着,由于大家都是修士,黑夜也不影响行动,因此,黑夜白天,钱宝商行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钱宝商行每天都是灯火通明,大家开心的进行交易,由于现在城外马贼猖狂,导致提升修士实力用的法宝和符篆一直是热销的很。

    钱宝商行每天出售大量符篆和法宝,同时也收购海量的材料,让周边附件的其他势力都羡慕不已。

    “老板,给我来十张有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突然,有一个修士走了进来,大声的说道。

    “这个,客观,很抱歉,由于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一直是紧俏货,我们钱宝商行不批量出售,每人最多只能买三张。”小二立刻解释道。

    其实,钱宝商行能够炼制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到目前为止只有梦小娇一人,而且,炼制符篆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此,产量一直很低,如此一来,钱宝商行只有采取限购方式,控制每位修士购买的数量了。

    所以,对于其他符篆没有要求,但是,对于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钱宝商行早有规定,每人每次最多只能购买三张符篆。

    对于第一次来钱宝商行,不懂这条规定的修士,小二都会认真解释。

    “你这是什么破规矩,老子有钱,你有多少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就赶紧拿出来,别在墨迹了。”那修士道。

    “很抱歉,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本店有规定,不能多卖,很抱歉。”小二继续解释道。

    “小二,来三张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给,这是三张符篆的灵石。”这时,又有一修士走了进来,开口道,并且把灵石递给小二。

    “好嘞,客观,你稍等。”小二接过灵石后,去给那修士拿符篆去了。

    “哪里来的土包子,钱宝商行明文规定的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一人一次最多只能购买三张,你不识字啊,不识字赶紧回去跟你老妈学习去。”那修士看着小二收了自己的灵石,去给自己拿符篆后,开口道。

    “老子就要买十张符篆,关你屁事。”那人道。

    “好了,两位别吵,客观,这是你要的符篆。”小二道,接着小二又道:“这位客观,本店最多只能卖给你三张符篆,客观要不要。”

    “卖你个头。”那人大怒道,并且伸手抢过那三张符篆,瞬间激发,并且朝着小二和另一人扔去。

    轰!轰!轰!

    符篆自爆了起来。

    危险,小二忽然觉得浑身颤抖,一股凉意直透心底,于是小二毫不犹豫的激发了自己的防御符篆。

    小二刚刚激发防御符篆,他整个人就被三道巨大凌厉的攻击给淹没了,同时淹没的还有小二旁边的另一人。

    而那激发符篆之人,在扔出符篆之后,就立刻向外逃窜,以求尽快逃出这里,显然,他也知道,此地乃是钱宝商行,他如此行为意味着什么。

    轰!

    符篆自爆的气浪四散的冲击,冲击的桌子乱飞,砸在商铺墙壁之上,而后,气浪冲击墙壁,墙壁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冲击,四散裂开,碎屑纷飞,整个商铺轰然倒塌。

    同时,几个修士从商铺中飞了出来,狼狈的站在倒塌的商铺面前,显然,也是被符篆自爆给波及,被气浪冲击出来了。

    “不好。”在符篆自爆的巨响响起之时,刘一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可惜,为时已晚,虽然刘一瞬间启动了整个阵法,但是,自爆的威力太大了,还是让那间商铺给炸没了。好在商铺里面的都是修士,而且在那里购买筑基期后期威力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的修士也没几人,离得也比较远,虽然被气浪冲击,但是,还好没有造成伤害。

    刘一看到其他顾客没什么伤害后,也就不管那些顾客,而是直接出现在倒塌的商铺那里,刘一赶到那里后,那里自爆的气浪已经平息下来了,刘一看见整个商铺里面的东西都已经灰飞烟灭,只有一个小二被一个防御罩罩着,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但是,他虽然无恙,却也双腿发抖,脸色苍白,显然被吓得不轻。

    小二没事,也让刘一松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由于经常有人来捣乱,刘一为了保护钱宝商行人员的安全,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临时保命用的符篆,这个符篆能够抵挡筑基期后期修士攻击一刻钟,能够抵挡结丹期初期修士一击之力,这是梦小娇目前能够炼制的 最厉害的防御符篆,而且炼制起来颇为费劲,目前只是在第一门内部使用,钱宝商行还没有出售这种符篆,大家也不知道钱宝商行有这种符篆。

    “发生什么事情了。”刘一问道。

    “门主,是这样的...”听到刘一的问话声,看到刘一的出现,那小二才平静了一点,于是就把事情的经过给刘一讲了一遍。

    “哦这样啊,想必你现在也能够认出那人吧,来给我把那人给指出来。”刘一道。

    然后,刘一就把被困在阵法里面的众人一一重现在小二的面前,让小人一一辨认,当然了,刘一重现的那些人都是附近的一些人,毕竟,那人刚刚激发符篆,要逃跑也逃不远的。

    “门主,是他,就是他。”小二突然指着一个修士道。

    刘一看着小二指着的那个修士,那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修士,虽然那修士长相普通,但是,他乃身穿一件绿色长袍,此种长袍,在整个西城,只有二流势力,绿林堡的修士才穿的。

    “你没认错吧?那是绿林堡的修士。”刘一问道。

    “没错,虽然他换了服装,但是,我记得他手上有个印记,在他丢出符篆时,我看到了,门主。你看他的左手,手腕处是否有一个印记。”小二道。

    刘一一看,果然没错,那人的左手手腕处有一个印记,看来是那人不错。

    “好了,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刘一道,接着刘一就消失不见了。

    “这位道友,我乃第一门门主刘一,现在请你跟我走一趟。”刘一突然出现在那绿袍男子身边,对着那男子说道。

    “第一门门主刘一?不知道刘门主找我有什么事情,还有,刘门主,你们这样开启阵法禁锢我们,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那男子道。

    那男子虽然看到刘一突然找自己,心里有些不安,但是,他也只能强装镇定的开口向刘一讨要说法。

    “说法,好吧,你跟我去,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说法。”刘一道。

    “好吧,我这就跟刘门主走,希望刘门主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那人道,接着,那人突然对刘一出手。

    可惜,那人实力与刘一相差太大,在他出手的瞬间,就被刘一给制服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