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们暂时就不通告大刀门了,等到万先生审问有结果之后,再通知大刀门吧。”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那人是大刀门的弟子?”

    “门主,那人是大刀门的秘密弟子,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我还是从一次偶然的机会才知道那人是大刀门的弟子。”钱百万道。

    “哦,是秘密弟子?你确定?”刘一道。

    秘密弟子,那就更加奇怪了,一般来说,各个势力的秘密弟子都很低调,但是这次那人却这么高调,而且还是先出口侮辱绿林堡的那个修士,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是的,门主,所以一般人是不知道那人的身份,甚至就连大刀门很多弟子都不知道那人的身份。”钱百万道。

    “哦,这样啊,那绿林堡的那人呢?不会也是秘密弟子吧?”刘一问道。

    “那倒不是,那人虽然当时也没有穿绿色衣服,但是,那是因为那人平常就很少穿,除了进出绿林堡之外,那人基本是不穿那种衣服的。”钱百万道,接着又道:“那人在绿林堡倒是有些名气,而且脾气确实比较暴躁。”

    “哦,这样说的话,那么,大刀门的那人就是没有被认出,而绿林堡的那人却被认出了,哦,不对,绿林堡的那人当时带了面具,也没有被人认出,也就是说,他们都没有被人认出,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当做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把他们当做和以前的神秘人是一伙的处理好了。”刘一道。

    “好,我这就对外宣称,我们那间商铺是被神秘人给炸毁的,让大家以后小心一些,以防有神秘人再次炸毁商铺而把大家弄伤了。”钱百万道。

    “恩,你就这样宣布吧,你就说两神秘人炸毁我们的商铺,不过,他们自己也在爆炸中死亡了,我们现在也在查找神秘人的身份,希望有知道他们身份的修士能告知我们一声,让我们知道,究竟哪个势力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针对我们钱宝商行。”刘一道。

    “好的,我这就去。”钱百万道。

    钱宝商行这个消息一出,瞬间引动了整个西城,各大势力都没有想到,竟然有势力对钱宝商行如此上心,以前还只是派人偷偷的潜入钱宝商行,进行查探钱宝商行的情况,现在好了,直接炸毁钱宝商行的商铺,这种行为可是要不得,不然,大家都这样对自己的敌对势力,那么,西城将彻底乱套。

    而且西城早就有潜规则,各大势力相斗可以,甚至可以抢夺敌对势力的商铺,当然了,那是要你的实力强悍才行,但是,就是不能炸毁敌对势力的商铺。

    哪个势力没有自己的商行,没有自己的商铺,要是有敌对势力安排人手直接炸毁商铺,那么,这个损失可就大了,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里是城里,那些商铺严格上来说,都属于城主的,城主管理整个西城,自然不希望有人随便炸毁他人的商铺。

    “去,查一下,究竟是哪个势力如此不守规矩,如此乱来。”有的大势力开口道。

    “去,查一下,究竟怎么回事?”有的大势力道。

    “去,给我了解了解这个钱宝商行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西城发生的事情,都和他们有关联。”有的势力道。

    显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各大势力都有些应接不暇,有些乱了分寸,更让他们感到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

    “姐姐,那些势力太可恶了,竟然公然炸毁钱宝商行的商铺,姐姐,要不我们派人查查究竟是哪个势力出手的?”李艳萍身边有人道。

    “好了,早就再查,可惜出手的人太谨慎了,没有查到。”李艳萍道。

    “哈哈,爸,你看,有人炸毁了钱宝商行的商铺,太好了,要是多炸几次,我想钱宝商行就会挺不过去了。”郭风流对着郭长风道。

    “你不是说不再找钱宝商行的麻烦了吗?怎么还那么关注他们?”郭长风道。

    “爸,放心吧,我只是看着,我不会插手的。”郭风流道。

    “恩,你要记住,一定不要插手钱宝商行的事情,不管他们做什么,你只可以看着,不能插手,知道吗?”郭长风告诫道。

    “好的,我一定不插手,对了,爸,你说钱宝商行这次会不会倒霉,被人多炸几次就挺不过去呢?”郭风流道。

    “哼,也不知道是哪个势力出的馊主意,炸毁钱宝商行,我想现在很多势力都在查那个势力,真的要是被查出来了,那么,倒霉的不是钱宝商行,而是那个势力,他们犯规了。”郭长风道。

    “啊?还有这样的说法?”郭风流大惊道。

    “当然了,不然,大家敌对势力相斗,为什么不先炸毁对方的商铺呢?你以为大家想不到这个办法啊?”郭长风道。

    郭风流想想也是,毕竟这里是城里,不是城外,在城外经常发生敌对势力炸毁对方的事情,但是,城里去没有听说哪个势力的商铺被炸毁了,只有被抢走,但是却没有被炸毁。

    同时,在一处秘密之地,四个人聚集在一起,有人开口道:“看来计划失败了,还要按计划进行吗?”

    “当然按计划进行了,炸毁商铺,这只是钱宝商行自己的说法,可是我们安插在人群中的人汇报的却和他们说的不一样,我想我们也不能任由他们说了算吧。”有人道。

    “好吧,那我们就按计划进行,反正他们也拿不出证据,只是随口一说,谁会相信?”有人道。

    “好吧,那就按计划进行,告辞。”有人道。

    于是,这次四人会议就这样结束了。

    “很不错,做的很好。”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四人当中的一人面前。

    “这都是主人安排的好,我已经把他们三方势力拉下水了。”那人道,接着那人又道:“只是主人,如果按计划进行的话,城里其他势力是否会插手,毕竟这次把他们的商铺给炸毁了,现在城里都要求彻查这件事。”

    “放心去做吧,再说了,就算牺牲他们也没什么,他们本来就算炮灰,所以你不要想那么多,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试探出钱宝商行的势力,否则,对于我们的行动会有很大的阻碍。还有你们这次派出去的人怎么这么笨,炸毁商铺,你们想把所以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这里来吗?下次做事派可靠的人去。”黑影道。

    “是,主人。”那人道。

    接着,黑影淡去,那人也离开了,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外面发生的事情刘一不知道,刘一此时正在等待万事通审问的结果,希望万事通能够问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就在刘一等的不耐烦之时,万事通来了,看到万事通的到来,刘一赶紧问道:“万先生,怎么样,问出什么来了没有?”

    “没有。”万事通摇了摇头道。

    “没有?算了,先把他关着,等到林平来了后,再让林平审问好了。”刘一道。

    “不用了。”万事通再次摇了摇头道。

    “不用了?”刘一不解的开口道。

    “他已经服毒自杀了。”万事通道。

    “什么?服毒自杀?不可能吧?他哪里来的毒药?”刘一道,毕竟刘一当时就把那人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如果他有毒药,也会被刘一拿走才对啊。

    “他应该一直把毒药含在嘴里,只是当时我们没有在意,等到我想要审问时,他就吞下了毒药。”万事通道。

    “恩,看来他早就想到了自己的下场,只是心里存着一丝侥幸心里,所当时没有服毒,而现在看到没有希望了,这才自尽。果然是有备而来。”刘一道。

    “恩,一定是这样的,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万事通问道。

    “顺其自然吧,反正我们已经对外宣称他们已经死亡,既然服毒自尽了,那就把他当做当时就死亡处理吧。”刘一道。

    虽然那人服毒自尽了,刘一有些失望,但是,刘一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刘一知道他是有备而来,这样一来,那么,刘一可以肯定,绿林堡想要对他们出手了,既然知道了绿林堡要对他们出手,那么,刘一就会有所准备,有了准备,那么,就算面对绿林堡,也没什么好怕的。

    “好了,这件事就让他过去,不过,万先生,让你的人时刻关注绿林堡的动向以及大刀门的动向。”刘一道。

    “放心,这次的事情和他们两个势力有关,我自然会重点关注他们。”万事通道。

    显然,这次的事情,绿林堡是脱不了关系,那人服毒身亡,但刘一肯定那人一定是奉命行事的,奉绿林堡之命。而且,大刀门也值得怀疑,毕竟他们的秘密弟子出现的太巧了,而且所做的事情,看似合情合理,却经不起推敲。

    想到这些,刘一也有些头疼,一个绿林堡已经让他们吃不消了,再加上大刀门的话,那就真是雪上加霜。

    刘一真心希望大刀门的秘密弟子是巧合出现在那里的,但是,那可能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