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林堡的那修士服毒身亡,刘一也是很无奈,不过,既然发生了,那么,也只能这样过去了,生活还得继续,钱宝商行还得继续发展下去。

    不过,刘一相信经过这次事情之后,能够平静一段时间了,毕竟炸毁商品之事,让所有势力都把目光放在了这里,就是绿林堡也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刘一的想法也太想当然了,炸毁商铺的事情还没有平息,又有更加惊人的消息在西城传出,让大家应接不暇。

    “听说了吗?钱宝商行的商铺其实是他们自己炸毁的。”有人道。

    “是啊,听说是他们自己激发自己的符篆,把自己的商铺给炸毁了。”有人道。

    “是啊,据说当时还有修士就在现场,亲眼看到他们的符篆自爆,那威力真的很惊人。”有人道。

    “就是啊,据说当时那里还有两个顾客,可惜,那两个顾客都死亡在符篆自爆当中,只有那小二没事。”有人道。

    “是啊,听说当时有人拿出大量灵石,说要买钱宝商行的筑基期后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并且当时就要买一百张。”有人道。

    “就是啊,听说那小二看见那么多灵石后,就起来贪念,想把那些灵石占为己有,于是就激发符篆,把那两人给灭了。”有人道。

    “是啊,听说他们是绿林堡和大刀门的修士。”有人道。

    “就是啊,他们为了掩盖他们抢夺他人财富的事实,就对外宣称是神秘人炸毁了他们的商铺。”有人道。

    “就是,就是,前几次他们也肯定是在抢夺他人的财富,只不过对外宣称是对付神秘人罢了,没想到大家还真的相信了。”有人道。

    “是啊,这次要不是有人看见,揭穿了他们的真面目,大家还被蒙在鼓里。”有人道。

    也不知道这些谣言从何时开始,总之,就是很快,席卷整个西城,让大家再次大吃一惊,又是钱宝商行,他们就不能安静一会。

    “啊,太危险了,难怪钱宝商行每次开启阵法之后,大家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原来他们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是在抢劫啊。”

    “就是啊,还好我每次去钱宝商行买的东西也不是很多,而且身上也没带多少灵石。”

    “还好的灵石没有被他们发现,否则,说不定倒霉的就是我了。”

    “不会的,钱宝商行一直都很正直,也很照顾大家,肯定是有人诬蔑他们。”

    “算了,以后还是少去几次钱宝商行吧。”

    此时,钱宝商行会议厅,聚集着一众高层。

    “他们怎么能这样,我们还没找他们麻烦,他们竟然倒打一耙,说我们抢劫顾客,居然还有人相信,太可气了。”梦小娇道。

    梦小娇听到外面传回来的消息,看到现在钱宝商行的顾客寥寥无几,就很生气,明明自己一方是受害者,现在却被说成是凶手,是抢劫他人的灵石的凶手。

    “现在的关键不是那些人说什么,而是那些顾客相信了外面的谣传,这才是最麻烦的,要是不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我想以后没人会来我们这里买东西。”钱百万道。

    “是啊,这个问题不解决,确实没人敢来这里做买东西,不过,大家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呢?”刘一道。

    显然,这个问题不好解决,关键是刘一也拿不出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是无辜的,要是刘一他们有证据证明他们是无辜的,那么,一切都好办多了。

    “要不我们就对外宣称,那是有人诬蔑我们的。”梦小娇道。

    “可是我们该如何解释才能让大家相信我们是无辜的,是有人诬蔑我们的呢?”万事通问道。

    “现在我们说我们是无辜的,是有人诬蔑我们的,别人也未必会相信,我想我们还是什么都不说好了,我们看看究竟是何人散布的消息,而且他们这么散布消息有什么意图?”刘一道。

    “恩,门主说的有道理,不过,我想散布消息之人,很可能就是他们两个势力之人,否则,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身份,要知道,他们一人易容,一人也是秘密弟子,别人根本就没法知道他们的身份。”万事通道。

    “难道他们两方势力都打算对我们出手,只是没想到他们遇到一块了?”梦小娇道。

    “有这个可能,也许他们两个势力都派人来对我们进行捣乱,只是没想到他们两方势力碰巧遇到一起,而且还是互不认识。”钱百万道。

    “也不排除是有人买通了那两人,为的就是嫁祸我们,让我们和他们两方势力硬拼。”赵飞燕道,这时,赵飞燕也出关了,毕竟最近事情太多了,让她也没法安心闭关。

    “好了,不管怎样,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暂时我们什么也不做,就当不知道外面的传言罢了。”刘一道。

    城中其他势力同样反映不一。

    “钱宝商行,又是钱宝商行,他们就不能安稳一点?”有的势力道,显然,自从红艳会被袭击之后,各个势力都感受到了危机,本来想安定的提升实力,以应对将来到来的危机,哪里想到钱宝商行那么多事,一直就没有平静过,让他们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关注钱宝商行。

    这钱宝商行商铺被人炸毁的事件还没有平息,这又传出钱宝商行抢夺顾客的钱财,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让人应接不暇。

    “去,看看怎么回事?怎么都感觉有人马上就要对钱宝商行动手了?”有的势力道。

    “去,看看是否是绿林堡和大刀门准备对钱宝商行动手了?”有的势力道。

    “去,看看是否有势力有意引导钱宝商行和绿林堡以及大刀门相斗。”有的势力道。

    显然,那些大势力的势力之主,看问题比一般人看到更远,他们知道钱宝商行其实没有必要抢夺顾客的灵石,而且就算抢夺灵石,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抢夺灵石的,这次肯定有人诬蔑钱宝商行,不过,他们也没有必要站出来为钱宝商行说话,只是关注整件事情的动向就行了。

    “姐姐,你看大家诬蔑钱宝商行,我们要不要帮他们说句话啊?”李艳萍身边的人道。

    “不用了,他们能够应付的。”李艳萍道,自从上次和刘一相见之后,她对于钱宝商行就有了莫名的信心。

    “爸,有意钱宝商行的消息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抢夺顾客的灵石,太胆大了。”郭风流道。

    “你也相信外面的谣言?”郭长风道。

    “难道不是吗?”郭风流道。

    “你刚才都说了他们太胆大了,你让为他们有那个胆子,或者他们有那个必要吗?”郭长风问道。

    “要是我来,我绝对不这样做,对了,难道是有人诬蔑他们?”郭风流道。

    “不要多说,看着就行了。”郭风流道。

    此时,绿林堡会议大厅,同样聚集着一群高层。

    “诸位,这件事诸位怎么看?”绿林堡堡主林十三问道。

    “堡主,我看这件事,是有人故意挑拨,希望我们和钱宝商行相斗,从而坐收渔利的。”有人道。

    “堡主,我看我们还是确定这消息的真假再做决定吧。”有人道。

    “堡主,我看这件事是真的,不然,钱宝商行完全可以出来解释吗。他们不解释,完全是心虚了,我们应该找上门去,要个说法。”有人道。

    “好了,这件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是真实的。”林十三道。

    “既然是真的,我想我们应该打上门去,不然,大家还以为我们怕了他钱宝商行,竟然敢抢劫我们绿林堡的弟子。”有人道。

    “可是钱宝商行比较诡异,他们的实力也未必比我们差,我们现在攻击他们,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们。”有人道。

    “不就是靠着一个阵法嘛,要是没有阵法,钱宝商行还不随我们捏拿。”有人道。

    “好了,我们绿林堡的弟子不能这样白白的牺牲,你们去准备一下,然后,随我去钱宝商行,让钱宝商行给我们一个说法。”林十三道。

    此时的大刀门,一众高层同样聚集一起,讨论着钱宝商行。

    “门主,是真的吗?我们的秘密弟子被钱宝商行给击杀了?”有人问道。

    “不可能吧?秘密弟子不是一般都在闭关,不会去那种地方吗?”有人不信道。

    “是啊,门主,我感觉这事很诡异,是否有人希望看到我们和钱宝商行起冲突,这次故意散布这个谣言呢?”有人道。

    “好了,你们别随便瞎说了,我让人查了一下,确实有秘密弟子在钱宝商行失踪了,看来真的是钱宝商行贪图他们的财富,把他们给灭了。”大刀门门主许刀道。

    “啊,是真的,那么还等什么,我们赶紧杀过去就是了。”有人道。

    “就是,就是,敢对我们大刀门动手,直接杀过去就行了,我要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有人道。

    “对,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有人立刻附和道。

    “好了,你们都去准备一下,然后,随我去钱宝商行,让他们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大刀门门主许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