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嗖!

    钱宝商业街外围,不断地传来嗖嗖的破空之声,显然,很多修士朝着钱宝商行飞来,很快,大家就看到大片的修士把钱宝商行围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那么多修士把钱宝商行围起来了。”有修士发现了这一状况后,大惊道。

    “看,他们一身绿色,是绿林堡的人。”有人看到一片绿色人影,开口道。

    “是啊,你看那领头的,竟然是绿林堡的堡主林十三,没想到如今他亲自来了。”有修士道。

    “是啊,没想到绿林堡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有修士道。

    “看来钱宝商行抢劫绿林堡修士之事是真的了。”有修士道。

    “你看那边,那边的修士服装上都有个刀型标志,啊,他们是大刀门的人?”有修士大惊道。

    “啊,那领头的好像是许刀,大刀门门主,徐疯子也来了?”有修士惊讶道。

    “看来前段时间传出的大刀门的弟子死于钱宝商行是真的了。”有人道

    “啊,大刀门的弟子也被钱宝商行抢劫,看来钱宝商行抢劫修士的事情是真的了,真没想到钱宝商行竟然这么卑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还好这次他们的真面目被揭露了,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们倒霉。”有人道。

    那些修士想想都浑身发抖,冷汗直流,他们以前一直很信任钱宝商行,没想到钱宝商行背地里竟然搞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还好,他们没事,要是钱宝商行把主意打到他们头上,抢夺他们的钱财,他们也只有乖乖认命了。

    当绿林堡和大刀门的弟子把钱宝商行围了起来后,林十三和许刀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上前开口道:“诸位,今天我们前来钱宝商行要个说法,此事与各位无关,还请各位马上离开钱宝商行,以免误伤。”

    说完,他们让出一条道路,让那些在钱宝商行的顾客离开,本来,那些顾客看到自己等人在钱宝商行也被绿林堡和大刀门围住,还有些担心,担心自己是否会被殃及,几个势力相斗,波及他们也是常有的事情,现在看到绿林堡和大刀门的人主动让路,让自己等人离开,自然是否高兴,快速离开。

    “绿林堡的各位,我支持你们,希望你们能够让钱宝商行给大家一个交代。”有的修士一边迅速离开,一边开口道。

    “是啊,大刀门的诸位,我也支持你们,希望你们能够让钱宝商行给大家一个交代。”有修士道。

    “是啊,你们一定要让钱宝商行给大家一个交代。”有修士道。

    他们自己的实力不足,不能把钱宝商行怎么样,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绿林堡和大刀门身上了,于是就纷纷口头支持。

    显然,当伤及自身利益之时,那些修士都很愿意出声维护自己的利益,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但是,在他们看来,钱宝商行抢劫顾客的钱财,那就是错了,毕竟他们也是顾客,他们也害怕哪天钱宝商行会抢劫他们的钱财,也许他们没有多少灵石,但是,就算再少,那也是他们的全部身家,是他们拼死拼活赚来的。

    “诸位放心,这次我们一定揭穿钱宝商行的真实面目,让他们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许刀道。

    “是啊,诸位就在外面看着,看看我们如何揭穿他们的真面目,到时候,大家一起叫钱宝商行给大家一个交代,如果他们不给我们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就一起冲进去,让我们看看,钱宝商行是否真的有勇气把我们全部都给灭了,各位觉得如何?”林十三道,林十三看到众修士都站在自己这边,于是就开口鼓动那些修士道。

    “好,我们支持你们,就是要钱宝商行给我们一个交代,要是他们不给出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就和你们一起冲进去,看看他们敢不敢把我们都给灭了。”有修士大声道,显然,在林十三的鼓动下,响应者甚多。

    其实,在绿林堡和大刀门的人快要到钱宝商行时,刘一他们就已经知道了,不过,碍于钱宝商行里面还有好多顾客,为了不让那些顾客惊慌,他们也没有开启防御阵法,毕竟外面的流言让大家对于钱宝商行不是很信赖,要是刘一突然开启阵法,那些顾客肯定会以为刘一要对他们出手了,到时候,会造成混乱,这不是刘一想看到的,好在绿林堡和大刀门也要考虑影响,害怕伤及过多的无辜修士,没有第一时间就冲进去,对着钱宝商行出手,当然了,也许他们也有些顾忌钱宝商行的阵法。

    他们等在外面,围在外面,这正合刘一的意思,如今那些顾客也离开了,刘一也可以开启阵法了,不过,刘一没有急着开启阵法,反正这个阵法,刘一可以随时开启,只要大家事先站好位置就行了。

    所以,刘一也没有开启阵法,而是让赵飞燕他们带领第一门的众弟子做好战斗的准备,毕竟,绿林堡和大刀门的人来了这么多,想来不战斗一番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能否夺的过他们两个势力,刘一没有去想,再说,刘一也相信,有阵法辅助,就算斗不过他们两个势力,钱宝商行被他们两个势力灭了,他们两个势力也要损失惨重。

    至于许刀和林十三蛊惑众人,刘一也没办法,刘一也知道,就算他这时候辩解,别人也未必会相信,与其如此,还不如不辩解,大不了战斗一场就是了。

    “钱宝商行的人呢?出来给个说法,为什么要抢夺我门下弟子的灵石,并且还杀害我门下的弟子。”许刀道。

    看到这么多修士站在他们这边,许刀也是口气硬了,开口就是钱宝商行抢夺他们的弟子的灵石。

    “是啊,我绿林堡也希望你们能够给个答复,就算外面的马贼,也只是抢夺钱财,不伤及性命,你们竟然连钱财和性命一起给打劫了。”林十三道。

    既然决定栽赃钱宝商行了,那么,林十三爷不介意把钱宝商行说的连马贼都不如,这样更能够调动大家的同仇敌忾,毕竟,这段时间的马贼太可恶了,虽然不会伤及修士的性命,但是,抢劫钱财的行为越来越频繁了,甚至有些修士都不敢在城外走动了。

    看到他们越说越激动,好像钱宝商行就是十恶不赦的恶徒,刘一实在听不下去了,于是走了出去。

    “呵呵,原来是林堡主和许门主。不知道你说的我们抢夺你们门下的弟子是怎么回事?”刘一走出了钱宝商行,来到众人面前,开口问道。

    “你是谁?让钱宝商行的掌柜钱百万出来说话。”许刀道。

    “就是,你们钱宝商行心虚了吧,竟然只是派你这个年轻人出来,你们以为随便派出一个下人,就能够解决此事?”林十三也开口道。

    在刘一出现时,那些修士都认出了刘一,正等着林十三他们讨伐刘一,谁知道林十三他们不认识刘一。

    其实,刘一是第一门的门主,而钱宝商行属于第一门,这事早就传开了,只是刘一很少露面,大家以前不认识刘一,但是最近几次刘一露面了,大家才认识刘一,他们作为势力之主,早就有刘一的画像,怎么可能不认识刘一呢?

    “呵呵,我是第一门的门主,相信大家都认识我了,至于钱宝商行的事情,我作为门主自然也有权利处理,倒是两位,作为势力之主,竟然连我都不认识,就带人来闹事,你们是否以为我第一门好欺负啊。”刘一道。

    “我们来闹事?你们要不抢夺我们门下弟子的灵石,还杀害我们门下的弟子,我们怎么会来这里?这次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说法,否则,就别怪我大刀门不客气了。”许刀道。

    “许门主,你说话可要将证据,我们钱宝商行公开做生意,从来都是公平公正,何时抢过他人的灵石了?如果你们大刀门想要对付我们钱宝商行,直说就行,我们钱宝商行接下就是了。”刘一道。

    “证据我们自然有,不过,看来你是不准备给大家一个答复了,你是否认为你们第一门实力强大,就可以不把大家放在眼里,如果是的话,说不得,我们绿林堡要和大刀门联手一次了。”这时,林十三也开口道。

    “哼,你们要联手对付我第一门,就放马过来吧,何必搞一些见不得台面的东西,至于你们的修士被钱宝商行抢夺灵石,死于钱宝商行,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是不可能承认的。”刘一道。

    “你还说没有,就是炸毁你们商铺的两人,就有一人是我们大刀门的。”这时,许刀身边有一人忍不住开口了,大刀门的修士平时脾气都是比较暴躁,比较霸道,平常他们不去欺负他人就已经很不错了,如今,有人杀了他们的弟子,竟然还不承认,也不认错,简直是欺人太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