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那两人中有一人是你们大刀门的?”刘一问道。

    “当然了,他们两人,一人是我们大刀门的,另一人是绿林堡的。”那人再次开口道。

    “哦,原来炸毁商铺的两个神秘人你们大刀门和绿林堡的人啊,那么,我希望许门主还有林堡主能够给我一个答复,也是给西城修士一个答复,你们让你们门下的弟子随便炸毁我钱宝商行的商铺,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的西城可以随便炸毁他人的商铺了?”刘一道。

    “哼,是你们自己抢夺我门下的弟子,眼看抢劫不成,就自己炸毁商铺,诬蔑我们的好不好。”那修士再次开口道。

    “哈哈,笑话,我钱宝商行开业也不是一两天了,可有哪天抢夺过顾客的灵石,倒是你们,你们说他们是你们的弟子,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穿着你们的服装,不仅如此,还带着面具,难道你们的弟子去其他商铺都是带着面具的?这次你们不承认,我还不知道是谁派人来炸毁我们的商铺呢。如今看来,前段时间,一直有修士潜入钱宝商行,也是你们派出的人手了,只是,没想到你们潜入不成功,这次竟然公然炸毁我钱宝商行的商铺。”刘一道。

    “你血口喷人,分明是你抢夺灵石不成就杀人灭口,还把自己的商铺给炸毁了。”那人急忙道。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各位顾客知道,当时也有其他人在场,有些修士是在现场,你问问他们,他们是否见过你们的弟子,如今你说他们是你们的弟子,那么,他们肯定易容了,他们易容进入我们钱宝商行的目的何在?”刘一再次问道。

    “是啊,当时是先有爆炸之声,之后才开启阵法的,如今看来,我们冤枉了钱宝商行,他们确实没有抢夺顾客灵石,是别人炸毁他们的商铺,他们才开启阵法的,对了,我当时还看到有人被炸飞,从里面炸了出来。”有人道。

    “对啊,我当时就在附近,好像那段时间根本就没有绿林堡和大刀门的弟子出现,他们不会真的易容了,然后再炸毁钱宝商行吧?”有人道。

    “是啊,那时我就在里面,分明看到是他们抢夺钱宝商行的符篆,然后激发符篆,自爆符篆,还把我给炸飞了出来,现在竟然说钱宝商行抢夺他们的灵石,真是欺人太甚。”有一个被炸飞的修士开口道。

    “原来是他们贼喊捉贼,他们自己派人炸毁钱宝商行的商铺,又怕别人发现是他们做的,所以才诬蔑钱宝商行,我就说钱宝商行那么正直,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如今一看,果然是被人诬蔑的。”有修士道。

    “各位道友,你们不要被他们的表面现象给骗了,他们就是看到我门下弟子灵石多,就起了歹心。”林十三道。

    “笑话,分明是你们看上了我钱宝商行的财富,想要对我们出手,想要动手就明说,不用找什么借口。”刘一道。

    “是啊,分明是他们眼红钱宝商行的财富,想要对钱宝商行出手,又找不到借口,于是就炸毁钱宝商行的商铺,还说他们的弟子死在里面,看来这段时间钱宝商行那么多事,都是他们给搞出来的。”有修士道。

    人云亦云,刚才还说钱宝商行抢夺顾客灵石,他们要帮助那两个势力讨伐钱宝商行,如今,又相信钱宝商行是无辜的,是他们两个势力贼喊捉贼,是那两个势力故意炸毁钱宝商行的。

    “哼,少在这里鼓动大家了,说吧,你杀了我门派的弟子,抢夺了他们的灵石,你准备怎么赔偿?”许刀开口道。

    许刀本来就希望直来直去,而且他也知道,继续说下去,说不定还真的能够被人查到是他派人去的,虽然他也没想过会炸毁钱宝商行的商铺,但是,他找人去找钱宝商行的麻烦,然后,他好借题发挥那是事实的。

    “对,你也不用歪曲事实了,赶紧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林十三爷开口道。

    这时,那些围观的修士也是看出来了,原来那两个势力并不是给大家出头,要钱宝商行交代抢夺顾客灵石的事情,他们只是以此为由头,真正的目的就是找钱宝商行麻烦,看来他们真的眼红钱宝商行的财富啊。

    “卑鄙,我看炸毁商铺的事情就是他们两个势力干的,我还以为他们真的为我们着想,现在看来,错了。”有修士道。

    “是啊,钱宝商行那么正直,怎么可能抢夺顾客的灵石,刚才真是错怪他们了。”有人道。

    “好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你们要是敢出手,就来吧,我在钱宝商行内部等你们,就不知道你们敢不敢进来?”刘一道。

    说完,刘一就退了回去,退回钱宝商行内部,同时开启阵法。

    看着阵法开启,消失在阵法中的刘一,林十三和许刀都恨不得冲进去,冲进去活捉刘一,可是,他们也明白钱宝商行的阵法是很厉害,不敢轻易进入。

    “哈哈,这里如此热闹,怎么少的了我们呢?”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又一个二流势力巅峰势力来了,那是绿林堡的结盟势力,陆家堡,开口之人是陆家堡堡主,陆二八。

    “是啊,怎么能少了我们呢?”在陆二八声音刚落,又一个声音传来。

    原来,又是一个二流巅峰势力的人来了,那是大刀门的结盟势力,长枪门,枪,一直都是以诡异著称,而长枪门的人行事也是诡异的很。

    那开口之人,不用说,也是他们的门主,铁枪了,姓铁,名枪,也是比较诡异的名字。

    “哈哈,想不到两位也来了,不知你们为何而来?”林十三问道。

    “哈哈,我们听说钱宝商行不仅把你们门下的弟子的灵石给抢夺了,还把你们门下的弟子给杀了,自然是来帮你们讨回公道的。”陆二八道。

    “就是,作为商行,却抢夺顾客的灵石,这种行为要不得,我们是看不过去的。”铁枪也开口道。

    “原来他们四个势力早就眼红钱宝商行的财富了。”有人道。

    “这个很正常,这一片地区,算是他们四个势力的地盘了,如今钱宝商行发展这么快,而且聚集了海量的财富,他们不动心才怪。”有人道。

    他们在感慨时,西城各大势力同样收到了消息。

    “原来是他们四个势力看上了钱宝商行的财富,又怕红艳会插手,所以才弄出这么个动静。”有的势力道。

    “一群笨蛋,如今西城风雨飘摇,连我们都小心翼翼,他们还如此兴风作浪,简直就是把自己的势力带向灭亡啊。”有的势力道。

    “混蛋,如今的西城已经岌岌可危了,你们不知道努力提升势力,却在这乱来,真的要我们派人灭了你们,才能安静一些吗?”有的势力道。

    “姐姐,你看,原来钱宝商行这么多事,都是他们四个势力搞出来的,要不我们去灭了他们吧。”李艳萍身边的人道。

    “算了,看着就是了。”李艳萍道。

    “爸,原来是他们四个势力在搞钱宝商行,不过他们的胆子还真的很大,竟然敢炸毁城里的商铺,难道他们不怕惩罚吗?”郭风流道。

    “好了,你看着就是了啊,管那么多干嘛,再说了,现在城里各大势力都感觉到了暴风雨快来临了,哪有时间管他们。”郭风流道。

    “哦,这样啊,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郭风流道。

    “你要是敢的话,出了事情你自己负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郭风流道。

    “那我还是看着就好了,看看戏也不错。”郭风流道。

    钱宝商行内,大家脸色也是狂变,本来两个势力就已经够他们头疼了,如今,一下子来了四个势力,他们如何抵挡啊。

    “怎么办?”钱百万问道。

    “按原计划行事,大不了我们就和他们拼了,大家一起灭亡就是了。”刘一开口道,现在刘一也知道,他们面对四个势力,根本就没有一丝的胜算。

    “钱宝商行的人,你们听着,你们抢夺顾客的灵石,已经严重违反了西城的规矩,如今,只要你们束手就擒,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要是你们负隅顽抗的话,我们四个势力为了维护西城的安宁,说不的要一起出手了。”陆二八的声音突然响起。

    “哼,我们钱宝商行向来都是公平交易,何曾抢夺过顾客的灵石,分明是你们眼红我们的财富,如今,想要出手就来吧,我们在阵法中等你们,就不知道你们敢不敢进入阵法。”刘一道。

    输阵不输人,刘一虽然知道凭借钱宝商行现在的实力,没法抗衡他们四个势力,但是,自己不能弱了气势,再说了,自己的钱宝商行就算被灭,刘一也要他们四个势力付出巨大的代价,让他们从二流势力跌落。

    “好,既然你们不想死,那我们成全你们。”铁枪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接着,四大势力之主就带人进入了阵法当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