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不断接近的巨大的拳头,林平虽然知道自己的抵抗也是徒劳的,但是,他也没有放弃,而是调动自己的所有力量,用来防御。

    自己能做的只能是尽力防御,至于是否有效,那就让老天去决定吧,林平心里想到,甚至一边防御,一边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

    碰!

    拳拳相撞,发现巨大的响声,也把闭目的林平给惊醒,林平睁开了眼睛想看看怎么回事,然而,林平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黑影倒飞了出去,砸进了钱宝商行的阵法当中。

    “还不快回去。”就在林平还在发愣,不明白黑影是怎么回事时,一个声音传进了林平的耳朵里。

    “是。”林平道

    林平听到这个声音的提醒,看着正在急速赶来的林十三,也是冷汗连连,急忙逃进了阵法当中。

    进入阵法当中后,林平看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人形巨坑,巨坑中有一个人影正艰难的起身,不用说,林平也知道,是刚才倒飞进来的黑影,而且,也正是这个黑影挡住了林十三的一拳,才让林平逃得一命。

    林平赶紧上前,把那个人影扶了起来,却发现,这个黑影竟然是十三。

    “啊,前辈,是你啊,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林平道。

    “好了,我没事,咳咳...”十三还没说完,又不停地咳嗽吐血。

    十三只是结丹期初期的修士,而且还是杀手,主要以刺杀隐匿为主要手段,正面攻击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大,如今,却和林十三这个结丹期后期修士,正面对了一拳,自然有些吃不消,身受重伤,要不是林十三害怕林平逃进阵法,急忙出手,没用全力,而且攻击的距离有点远,也许现在的十三就不是吐血那么简单,而是倒地不起,甚至死亡。

    毕竟结丹期初期修士和结丹期后期修士的实力还是相差很远的,更何况是不擅长正面攻击的结丹期初期的杀手和擅长正面搏杀的结丹期后期修士正面对了一拳。

    “前辈,给,这是疗伤丹药,前辈赶紧服下,疗伤,晚辈就在这里守护前辈。”林平立刻拿出疗伤丹药给十三服下,又在原地替十三护法。

    其实,现在的钱宝商行,由于被四大势力封锁,没有生意,所以大家都在努力修炼,以至于在阵法当中,除了林平和十三外,在也没有其他人了,所以,林平的护法其实也没有实际效果。

    不过,看到林平的行为,十三也没说什么,而是就在原地疗伤,这里其实已经很安全了,没有人打扰,是个疗伤的好地方。

    “钱宝商行果然有结丹期修士。”林十三看着和自己对了一掌,倒飞入阵法当中,以及逃入阵法当中的林平,有些不甘的自语道。

    显然,十三和林十三,两个十三对了一掌,也把双方的实力给暴露出来了,至于林十三,大家都知道他是结丹期后期修士,也没什么暴露不暴露了,倒是十三,作为钱宝商行的人,和林十三对了一掌,把结丹期修为给暴露了,让林十三知道,钱宝商行果然有结丹期修士隐藏在那里。

    “不过,实力还是太弱了,比一遍结丹期修士还弱,而且之前我也没有发现他,不知道他何时出手的,那应该是杀手。”林十三继续自语道。

    钱宝商行隐藏着结丹期修为的杀手,这让林十三不得不重视,要知道,杀手对人正面实力不是很强,从十三和林十三对了一拳就受重伤可以看出,但是,他们的暗杀能力太强了,就算他林十三这个结丹期后期修士,在面对结丹期修为的杀手时,他也不敢说,结丹期修为的杀手一定没法杀死他,相反,如果结丹期修为的杀手真的铁了心要杀他,其实他也未必能够躲过结丹期杀手的刺杀。

    所以,此时的林十三也知道麻烦来了,可是,要他就这样退回去,他又不甘心,于是,他就让大家聚集在一起,看看情况再说。

    “怎么样,现在知道刺杀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是只要学会隐匿之术就可以刺杀了吧?”十三道。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是晚辈孟浪了。”林平道。

    “你既然是第一门的人,我自然不能看着你死亡而不管,否则,主人那里我也没法交代,不过,刺杀也是有讲究的,尤其是你学会了隐匿之术,那就更要注意,隐匿之后,不要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否则,很容易露出马脚,还有,每次刺杀完之后,要离开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刺杀之地,至于是退回来还是继续深入敌人内部,那就看情况决定了。”十三道。

    “是,晚辈谨记前辈的教导。”林平道。

    于是,之后的几天,林平又时常刺杀四大势力的筑基期修士,虽然那些修士聚集在一起了,但是,刘一学习的隐匿之术实在太高明了,在林平动手之前,谁也发现不了林平,而在林平出手之后,不管成不成功,林平都立刻隐匿远循,让四大势力也无计可施。

    “堡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们已经损失了好些筑基期修士了。”林十三面前,正有一些结丹期修士聚集在一起,而开口的就是其中一个。

    “是啊,他们的隐匿效果太好了,我们根本没法发现他们,也就没什么好的防范效果。”林十三也在为此烦恼,不仅林十三,其实,其他三个势力也是一样,他们也损失了不少筑基期修士,林平现在也没有固定偷袭哪一个势力,而是看到哪一个势力更容易偷袭,他就去偷袭哪个势力。

    “门主,我看这样,我们要么回去,要么就派结丹期修士守护在那些筑基期弟子的聚集之地,要是他们再来刺杀,就由结丹期修士第一时间出手解决他们,让他们没有时间隐匿,就毙命了。”其中一个结丹期中期的修士道。

    “这个这个主意不错,不过,这个任务该交给你们谁呢?”林十三问道。

    其实,林十三也想到了派遣结丹期修士去守护筑基期弟子,但是,他又害怕钱宝商行的结丹期杀手会突然出手,林十三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惊慌,并没有把钱宝商行有结丹期杀手的事情告诉大家,只是告诉了许刀等四个势力之主。

    “这个?这个随便派出一个结丹期修士去就行了,难道他们还能在结丹期修士面前逃走吗?”又有一个结丹期修士开口道。

    “你确定他们就没有结丹期修为的杀手吗?”林十三反问道。

    “这个应该没有吧,要是有结丹期修为的杀手,他们为什么不对我们出手?”那人道。

    “我们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他们的结丹期修士敢出手?”林十三道,接着,林十三又道:“他们就算有结丹期修为的杀手,也不会很多,要是因为偷袭我们而损失一个,那么,他们还不心疼死了,我想他们不敢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出手的。”

    林十三知道,现在虽然不能告诉他们对方有结丹期修为的杀手,但是,让大家怀疑对方有结丹期修为的杀手还是有必要的,毕竟现在已经引起恐慌了,就算透露出一点也没什么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总不能让我们所有结丹期修士都到筑基期修士那里去吧,要是这样,还不如直接让他们回去,就我们几个结丹期修士守在这里好了。”有结丹期修士道。

    “这样吧,我去和其他几个人商量一下该怎么办。”林十三道,接着,林十三召集了其他三人,一起商讨应对办法。

    “想必我叫你们是为了什么,你们也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我们来说说我们该怎么办?”林十三在其他三人来了之后,开口道。

    “能怎么办?我看我们不如撤回去好了。”陆二八道。

    “我们也没什么好办法,可是撤回去,又有些不甘心。”许刀道。

    “我看我们是否可以让那些筑基期的弟子回去,就我们几个守着这里?”铁枪道。

    “这样还不如全部都回去,反正我们现在也已经很丢脸了,何必再让大家在这里看我们笑话呢?”陆二八道。

    陆二八确实后悔了,他后悔对钱宝商行出手,现在好处没有,却让他们损失惨重,要知道他们陆家堡和别的势力不同,他们是家族势力,牺牲的陆家弟子都是他们的亲人,他们很心疼,损失之后补充也不容易,不像其他势力,都是招收回来的弟子,就算死了,以后多招收一些就行。

    “我看这样吧,我们派几个结丹期的修士混在筑基期弟子里面,让他们在里面待一段时间,要是他们还来,就正好宰了他们,要是他们不上当,那么,我们坚持一段时间久回去,如何?”林十三道。

    “好,就这样,我安排四个结丹期修士混在里面,就算那个结丹期修为的杀手出手,我想也能够自保的。”铁枪道。

    于是,四大势力就这么决定了。

    “好了,林平,这次你不要再去刺杀他们了,他们有结丹期修士守护,这次我来出手,刺杀他们的结丹期修士,我看他们能够坚持多久?”十三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