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突然,惊呼之声在陆家堡的那群筑基期修士群中响起,接着,众人就发现他们的结丹期长辈倒在地上,胸口被人用匕首穿透而出,生机全无。

    “啊,长老,你没事吧?不好了,堡主,不好了,长老死了。”筑基期修士群中引来了一阵骚乱。

    在骚乱的人群中,倒下了一个个筑基期的修士,等到陆二八闻讯赶来时,十三已经趁乱离开了此地,前往其他势力之处了。

    “混账的东西,惊慌什么?保持镇定,别人敌人有机可乘。”陆二八道,无奈,陆二八最终发现,根本就没有发现敌人的踪影,倒是自己这边,除了死了个长老外,还有不少筑基期修士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倒地身亡。

    “长老,我们怎么办?”和陆二八一起来的一群长老问道。

    看到这种情况,他们都不由庆幸,幸亏不是他们守护这里,而这里的其他几个结丹期修士更是冷汗连连,还好,还好选择的不是自己,要是选择的是自己,那么倒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怎么办?回去,除了回去还能怎么办,难道要我们这些结丹期长老也死在这里才回去吗?”陆二八怒道。

    陆二八早就有回去的打算了,如今看到自己因为自己的一个错误决定,就损失如此重大,让他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要听林十三的派四个结丹期修士混在筑基期修士里面,而是直接回去多好啊。

    “陆兄,怎么回事?那人出手了?有没有留下他?”林十三一来就开口问道。

    “留下个屁,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就看到死亡一片,你看,就这么一会,我们损失多少筑基期弟子和一个结丹期长老,我们先回去了,我不想剩下的弟子全部都交代在这里。”陆二八道。

    “啊,长老,你怎么了,不好了,长老出事了。”突然,绿林堡那边也传来了惊呼之声。

    听到惊呼之声,林十三急忙赶回去,而许刀和铁枪他们,也不敢去看热闹,而是立刻放回自己的势力之地,以防被偷袭。

    “怎么回事?”林十三回去后,看到慌乱中的众人就开口道。

    众人看到林十三后,也慢慢平静下来,平静下来后,他们也发现问题了,他们发现他们损失惨重。

    筑基期修士死伤众多那就不说了,关键是结丹期修士,他们派了四人守护在这里,没想到四人都被十三而宰了。

    “究竟怎么回事?”林十三大怒道,看到这样的损失,林十三怒吼冲天。

    “回堡主,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只是突然发现长老倒地,而后,就看到长老胸口被人用匕首刺穿,倒地身亡,毫无生机。”有一个筑基期修士壮着胆子道。

    “那么其他长老是怎么回事?”林十三问道。

    “堡主,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他长老知道这里情况后,也往这里赶来,没想到在途中,这些长老个个倒地身亡。”有修士回答道。

    “混账。”林十三怒吼道。

    其实,这也怪不得其他人,十三离开了陆家堡那里后,直奔这里而来,却突然发现林十三的离开,既然林十三离开了,那么,十三在解决了一个结丹期修士后,还不满足,又接连解决了其他几个结丹期,然后,顺手解决了一些筑基期修士,才离开,离开之后,十三就回钱宝商行了,十三知道,如今其他两个势力肯定有了防备,就算他去,也不会成功。

    “那几个长老被杀,那么其他长老呢?其他长老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林十三疑惑道,他都来了,其他长老没有理由没来啊。

    “回堡主,其他长老来了,可是发现这里没有敌人,又去追击敌人了。”有弟子道。

    其实,其他长老哪里是去追击敌人了,他们只是看了一眼没发现敌人,害怕敌人隐藏在某处,对他们突然出手,因此,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而已。

    要不是他们怠工,听到这边情况后立刻赶来,就算十三,也不能解决这么多修士,他们这些长老听到这边的情况,个个都是大惊,而后小心防御,慢慢的往这边走,一边走,一边查探周围,想看看自己身边是否隐藏有敌人,以至于,他们来到这里时,都已经过了好长时间,而十三看到解决了两个长老之后,他们还没有援军,就继续刺杀第三个,第四个,而后又刺杀了不少筑基期修士,才发现慢慢赶来的一群结丹期修士,这时,十三也就趁机回去了。

    “门主,你回来了?”在林十三回来不久,他们就已经回来了。

    “恩,我回来了,你们有没有发现敌人?”林十三问道。

    “没有,门主,我看敌人的隐匿技术太高了,不如我们现在回去吧。”有长老道。

    “哼,那就回去吧。”林十三道。

    显然,林十三不想这么回去,但是,看到损失这么多人,不回去也不行了,因此只能冷哼一声,然后命令大家回去。

    陆家堡和绿林堡的人都回去了,其他两个势力自然也回去了,他们看到自己的势力没有损失,就立刻命令大家马上回去,在待在这里,谁知道钱宝商行的人何时刺杀他们,到时候他们后悔都来不及。

    “消息,消息,特大消息,据说绿林堡和陆家堡损失惨重,而后退回去了。”突然,有修士道。

    “是啊,听说只有大刀门和铁枪门损失少了一点,不过,他们也回去了,不敢围困钱宝商行了。”有修士道。

    “不是说钱宝商行的实力很弱,只是靠着阵法,才让四大势力束手无策吗?怎么四大势力守在外面,也会损失惨重啊?”有人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反正四大势力都回去了,我今天去看了一下,果然,钱宝商行重新开业了。”有修士道。

    这段时间,钱宝商行被四大势力围困,没法做生意,所以那些修士看了几天热闹之后,觉得也没什么看头了,就离开了,哪里想到这才没多久,钱宝商行就有了新的动作,逼退了四大势力。

    对于钱宝商行是如何逼退四大势力的,那些修士也很好奇,可惜了,四大势力也觉得这事很丢人,没有说出具体原因,至于钱宝商行,就更加不会说出具体原因了,他们隐瞒还来不及呢。

    所以大家只知道钱宝商行逼退了四大势力,但是,钱宝商行是怎么逼退四大势力的,他们却不知道了。

    于是,各种版本都有。

    “听说钱宝商行有厉害的前辈,那前辈不过一出现,随手一挥,就让陆家堡和绿林堡损失惨重,吓得他们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有修士道。

    “错,据说是四大势力有了矛盾,他们自己斗了起来,最后大刀门和铁枪门与钱宝商行联手,偷袭了陆家堡和绿林堡,否则,怎么可能陆家堡和绿林堡损失惨重,而其他来那个是势力却没事。”有人道。

    “错,据说是有厉害的前辈路过这里,看到他们的情况,看不过眼,于是出手把四大势力个吓退的。”有人道。

    总之,这次事件让人众说纷纭,但,具体过程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可惜当事人对于这件事却闭口不提。

    “怎么回事,不是让人密切关注钱宝商行吗?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有的势力道。

    “据那边传回消息说,他们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四大势力突然撤退而已。”

    “真是混蛋,让你们密切关注钱宝商行,你们就是这么个关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势力道。

    “姐姐,钱宝商行真的很厉害,他们不知不觉就把四个势力给逼退了,连我们留在那里的人都不知道什么原因。”李艳萍身边的人道。

    “好了,他们没事就好。”李艳萍道,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她虽然说相信钱宝商行会没事,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爸,怎么回事?为什么查不到钱宝商行用什么手段把四大势力给逼退的?”郭风流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钱宝商行肯定有不错的实力,才能把他们给逼退的。”郭长风道。

    大家都在议论钱宝商行,然而,刘一他们却毫不在意,在四大势力走了之后,刘一就马上放开了阵法,而且组织人手继续开业各个商铺。

    由于修士对于钱宝商行如何逼退四大势力都很好奇,于是,不管是否有需要,都往钱宝商行赶去,让钱宝商行一时间人满为患,也让钱宝商行收入大涨,当然了,钱宝商行的符篆出售数量却比平常少了很多。

    没办法,钱宝商行也没多少符篆了,这些都是梦小娇她们这段时间炼制出来的,但是,根本就不够,没办法,刘一只能暂时提供了符篆的价格,而且比以前高很多,让买符篆的人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这才让钱宝商行勉强应付过去,毕竟他们不能说他们的符篆已经用完了,他们没有库存了,他们只说他们这次损失很大,所以要提高价格来弥补损失。

    就这样,钱宝商行继续安慰的发展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