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昨晚青木城城内修士消失事件,大家现在也查不出来,而且,看到大家都在收拾家当,准备离开,青木城城主也是一阵着急,要是大家都离开了,那么,他这个城主也成了光杆司令一个了。

    “诸位道友,不知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防范这种事情再次发生?”青木城城主开口问道。

    “我们也没什么好的防范,看来只有让大家离开这里了。”有修士道。

    “恩,只能这样了,只是不知道这里的修士跑了之后,如此诡异之事是否会在我们西城发生?”有人一脸忧虑道。

    “那是何人的院子?大家都准备走了,他们为什么还不准备走?”突然,有修士发现了刘一他们所在的小院子,于是疑惑的问道。

    “回前辈,那是一对小兄妹的院子,在青木城也没什么亲人,实力又低下,想走也没法走,所以他们就干脆不走吧?”木长老知道那是小石头他们的院子,但是,他不知道刘一他们回来了,还以为小石头他们想走也走不了。

    “哦,那我们去看看他们有没有出事,要是没有出事,问问他们是否发现有异常。”青木城城主道。

    虽然已经不抱希望了,但是,既然这里发现一个小院子,而且,院子里又没人离开的迹象,那么,不是出事了,就是不想离开。

    “碰,碰,碰...”刘一他们正在吃饭,外面传来了敲门之声,让刘一很疑惑,这时候,还有谁会敲门呢?

    “谁啊。”刘一开口道。

    “小石头吗?我们找你有些事情。”木长老的声音传来进来。

    显然,他们听到里面有人回答,知道里面的人没事,也就放心了,于是,就想从小石头那里打探一点消息。

    “原来是木长老,不知你们找小石头有什么事情?”刘一飞出院外开口道

    刘一听到木长老的话语,神识朝外一探,发现外面不仅来了木长老,而且还来了好多修士,甚至很多结丹期后期的修士,这让刘一很疑惑,小石头究竟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需要那么多修士一起来找他。

    于是,刘一赶紧飞出院外,站在一众结丹期修士面前,开口问木长老找小石头有何事,毕竟,小石头如今也算是第一门的人了,就算有错,刘一也得保他。

    “你是谁?你怎么在小石头家?”木长老惊呼道,以前刘一易容,他自然认不出刘一来。

    “原来是刘门主,没想到你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来的这里了。”西城有修士突然认出了刘一,开口道。

    “你是?”刘一对于西城的很多修士都不认识,尤其是结丹期修士,刘一认识的更是寥寥无几,如今,遇到不认识也很正常。

    而第一门前段时间,在西城闹得沸沸扬扬,别人想不了解刘一都不行,因此,城里很多人都知道刘一,而且见过刘一的画像,把刘一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之一。

    “哈哈,老夫是李家长老,想必刘门主知道我为什么认识刘门主了吧。”那人开口道。

    “原来是李长老,小子有礼了。”刘一道。

    “好了,你在这里,那就最好了,昨晚,这附近很多势力的人都莫名消失了,我们来这里主要是想问问这里的主人,昨晚是否察觉到了什么异样?”李长老道。

    “什么?昨晚这附近很多势力的修士莫名失踪了?”刘一大惊道。

    刘一可以肯定,那些修士的失踪,和那黑影绝对有关,也许这样的黑影不止一个,其他的黑影去了其他的势力,刘一他们之所以没事,那是因为他们把黑影杀了,否则,他们也应该失踪了才对,想到这里,刘一也是冷汗连连,昨天真是太惊险了,差一点,差一点自己就着了道,要是昨天自己出事了,那么,其他人肯定也没法逃脱失踪的可能。

    “怎么?你们不知道附近修士莫名消失的事情?”李长老奇怪的问道。

    “不知道,我们正准备吃完饭,就去打探修士失踪的原因,没想到昨晚附近的修士都失踪了,不知前辈可曾查出什么?”刘一问道。

    “没有,我们就是想问问你们,你们昨晚是否发现什么异样?”李长老道。

    “昨晚我们这里确实出现了一点状况,我想那些修士的莫名消失,跟这有关吧。”刘一开口道。

    “什么?你们这里出了一点状况?你知道修士消失的原因?”刘一的话语刚落,就有修士惊呼起来,开口道。

    “好了,既然诸位前辈想知道原因,我们还是进屋再谈吧。诸位前辈,里面请。”刘一道,并且把那些结丹期修士请进了院子里面。

    “哈哈,刘门主客气了,我们查探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出原因,刘门主一来就找出了原因,老夫佩服的很。”有结丹期修士道。

    “是啊,刘门主就不用和我们客气,叫我们道友就行了。”有结丹期修士道。

    “就是啊,我们虽然修为比你高,但是,你是一门之主,我们可以平起平坐的,你也没有必要以晚辈自称。”有修士道。

    看到那些修士对于刘一这个筑基期修士的客气,青木城城主以及其他青木城各方势力的人,都有些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这刘门主到底是何方神圣,筑基期修为,却能够让一众结丹期后期修士对他如此客气,要知道,这些修士对青木城城主这个结丹期修士,都是不怎么放在眼里。

    “好了,你们除了三大势力之主和木长老随我进去外,其他人就在外面等候吧。”青木城城主对着其他人道,接着就带走三大势力之主以及木长老他们四个筑基期修士跟着那些结丹期后期修士进入了院子里面。

    “哈哈,原来鲁阁主也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不派人来呢?”进入的修士看到鲁铁之后,纷纷和鲁铁打招呼。

    他们当中,有些修士的灵器就是鲁铁出手炼制的,而且,有些没有灵器的修士,也准备等到材料足够之后,再找鲁铁炼制灵器,此刻见到鲁铁,自然热情的打招呼。

    至于鲁铁的亲信,倒是被他们忽略了,他们也知道,只要鲁铁开心了,他的亲信自然也就开心了,所以他们一直都在讨好鲁铁。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不管是筑基期修士还是结丹期中期修士,都让那些结丹期后期修士认真对待?”青木城城主心理想到。

    至于三大势力之主和木长老,这时也彻底惊呆了。

    “好了,废话就不要那么多了,你们是为了昨晚的事情来的吧。”鲁铁问道。

    “是啊,昨晚那些势力的人莫名消失,我们都查不出任何线索,你们昨晚有什么发现?”李长老问道。

    “发现?哼,昨晚要不是刘门主,我们昨晚也和那些人一样,莫名消失了。”鲁铁冷哼一声道。

    想起昨晚的事情,他现在还是心有余悸,好在知道那黑影惧怕火焰,尤其是他鲁铁的火焰,对于黑影的杀伤力更大,他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啊,你们差的莫名消失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西城的修士都大惊道。

    鲁铁,别看他只是结丹期中期修为,但是他的实际实力,绝对是结丹期后期实力,甚至在场的结丹期后期修士,有些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结丹期后期的亲信时刻守护,就这样的实力,他还差的莫名消失了,要是换做自己,那不得莫名消失,这样一想,西城的那些修士也是冷汗连连,大呼幸运,还好昨天他们没事。

    “是啊,所以你们还算幸运,那东西没有去找你们,否则,你们也莫名消失了。”鲁铁道。

    “好了,鲁阁主,你还算和我们讲讲事情的经过吧。”李长老道。

    于是,鲁铁又把昨晚黑影的事情讲了一遍,并且绘声绘色的讲述着昨晚午夜惊魂的事情,把这些修士听的脸色发白,好像昨晚那些事情就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黑影?不攻击时看不到?无视阵法?听到这些,那些修士头皮发麻,心理凉飕飕的,太恐怖了,具有那些特点,基本上是要偷袭谁,谁就中招,根本没法抵挡。

    不过,唯一让一众修士送了一口气的是那黑影比较惧怕火焰,虽然一般的火焰要焚烧很久,才能把黑影给焚烧死亡,但是,只要他惧怕火焰就行了,这样就知道怎么防身了。

    “诸位道友,以你们的修为,防身自然不是问题,但是,青木城的低级修士怎么办啊,他们怎么防身啊?”青木城城主赶紧问道,不然,其他人是没事了,但是,青木城的修士还是时刻都可能莫名消失。

    “那些修士的防范,我们也没有办法,除非能够找出黑影的出处与根源。”刘一道。

    只有弄清楚这些黑影是什么东西,才能够做好防范,不然,只知道他们惧怕火焰,其他一概不知,也是没法防范的。

    “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青木城城主问道。

    “其实,简单的防范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不知道具体效果如何?”刘一道,接着又道:“就是让大家聚集在火焰旺盛的地方,我想黑影应该不敢出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