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城极北之地,一片寻常山峰之中的一座普通山峰的山脚下,此刻出现一群实力强大的修士,他们便是刘一他们一行人。

    此时,他们在青木城城主的带领下,来到了青木城以前赫赫有名的山峰,无光峰。

    “城主,就是这座山峰?”刘一疑惑的问道。

    别说刘一,就是其他来自西城的一众结丹期后期修士,此时也是一样,无光峰,一座如此普通的山峰,居然是鼎鼎大名的无光峰。

    “恩,这就是无光峰,你们看到半山腰那个山洞没有,那就是无光洞。”青木城城主指着前面山峰的半山腰处,对着众人说道。

    刘一抬头望去,果然,在半山腰处,看到一个丈许方圆的山洞洞口,对于修士来说,这丈许方圆的洞口,确实不算很大,不应该说很小才对。

    “那个小山洞就是无光洞?”刘一疑惑的问道。

    “是的,那就是无光洞的洞口,你别看无光洞洞口这么小,其实,无光洞里面是很开阔的,我还没听说谁走到了它的边界,给人感觉这个山洞除了这里的出口之外,它的其他方向似乎是无边无际的。”青木城城主道。

    “既然那么宽广,那些修士为什么还说里面没有资源了呢?”刘一道,既然是无边无际的,那么,就算那时各大势力破坏了很多灵药,也还有很广阔的地方,他们没有破坏,到时候,只要去别的区域寻找灵药就行了。

    “其实,不是里面没有资源了,而是这里黑天暗地,大家不敢走太远,害怕走的远了,到时候找不到回来的路,迷路了,那就麻烦了。”青木城城主道。

    “迷路?”刘一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啊,进入里面,只能看到身前一尺的距离,再远就看不见了,要不是经过各个修士不断的探索,有了大致的路径,谁敢走远,稍微走远一点,也许就找不到回来的方向了。”青木城城主道。

    想想也是,就像普通人在黑夜中行走,在熟悉的地方,也许不会迷路,但是到了不熟悉的地方,也许走来走去,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了,想要回到原来的地方,那都不可能了。

    “恩,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么,这次不知道城主有没有搞清楚那里的路径,到时候我们不会也迷路了,回不来吧?”刘一问道。

    他们去无光洞,主要是查探青木城修士突然消失的真正凶手,根据种种迹象表明,真正的凶手或许就藏在无光洞,如今,听说无光洞如此凶险,刘一有些担心,到时候不要连凶手还没找到,自己等人却在里面迷路了,回不来了。

    “放心吧,我这里有些以前前辈留下的有关无光洞的资料,我们可以作为参考,而且,我想如果那些黑影真的是被修士控制,而控制之人藏在无光洞的话,他也一定在洞口附近,不可能太深入。”青木城城主道。

    大家一听也觉得有道理,既然自己等人都不敢太深入,那么,如果那修士真的藏在无光洞,肯定也是不可能太过深入,而是在洞口附近。

    “如此最好,否则,我们要找的范围太广了,那就麻烦。”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走吧,我们进入山洞,看看此洞究竟有何诡异之处。”

    于是,一行人来的无光峰的半山腰,站在无光洞洞口,看着漆黑的山洞,只见里面漆黑如墨,就连神识都查探不进。

    “此山洞果然有些名堂。”李长老道。

    本来,西城来的结丹期修士,对于青木城城主所说的无光洞的怪异之处,大家还是有些不信,毕竟青木城的修士修为太低,他们认为不可思议,认为很危险的地方,对于他们这些结丹期后期的修士来说,未必就是很危险,也许在筑基期修士眼里很危险的事情,在结丹期后期修士眼中,此事也不过如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进去吧。”刘一道。

    既然到了这里,就算这里有些诡异,他们也会继续前进,而不会退缩的。

    于是,大家一起进入了无光洞中。

    进入无光洞之后,刘一发现,自己用神识查探,竟然真的只能查探清楚前方一尺远的地方,再远就看的不是很清晰了。

    而且,不管是前方还是周围,都是一片漆黑,就像黑夜一样,只是,对于修士来说,在黑夜时,他们可以用神识查探周围的景色,其实和白天看到的也是一样,所以对于修士来说,黑夜和白天也没什么两样。

    可是这里却不同了,这里神识只能查探一尺来远,如果不用神识查探,只用眼睛看,什么都看不见,到处都是一片漆黑,那就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就算用神识查探,其实也只能看清自己相邻之人,再远一点就看的不是很清楚了。

    “城主,该怎么走?”刘一问道。

    刘一问出了大家的心声,此时,进入这里的所有修士心里都慌慌的,就像黑夜中的行人一样,别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行走,就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黑夜太漆黑,行走的路程太远的话,也是让人感到不安的。

    “我也没什么好办法,根据前辈留下的资料记载,这里在这里辨别方向主要是看地面,在自己走过的地面上留下记号,到时候,沿着记号返回就行了。”青木城城主道。

    “在地上做记号?”刘一一愣,后来一想,也是觉得有些道理,做好了记号,那么,回来时就可以沿着记号回来了,只是作为修士,已经没有修士会像普通人一样,在地上做记号,所以当时,大家也没想到这种最简单,却是最有效的方法。

    当然了,在地上做了记号,也不是意味着就能够随便乱走,因为在里没有方向,也辨别不出方向,一不小心可能会转圈圈或者有些记号交叉,要是这样,那就麻烦了,那样,也许修士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走,才能走到出口处。

    同时,也不能走出太远,有时做的记号或许会因为某种原因出现了偏差,走的太远了,偏差太大的话,那么,就将永远走不出无光洞了。

    “这么麻烦?那么以前那些人是怎么在这里找灵药的?”鲁铁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以前那些采集灵药的修士,肯定没法向他们现在这样,做记号,因为做记号的人多了,肯定会搞乱,到时候,做记号也失效了。

    “以前人多,大家往人多的地方走就行了,只有离开人多的地方,才开始做记号,而且也不会离开人多的地方太远,一般离开人多的地方有一段距离之后,就会回来,然后,在换一个方向寻找灵药,现在我们人数不多,而且都是往前走,没有人留在这里守着洞口,自然要一路做记号了。”青木城城主道。

    “要不我们分人守在洞口如何?”有修士问道。

    “不行,就算你们守在洞口也没有用,你们人数太少了,我们走远了肯定没法发现你们的,而且,后来这里出现了修士突然消失的情况,那么,前方也有危险,要是我们去的人少了,说不定遇到危险也没法应付。”青木城城主道。

    他是结丹期初期修士,除了几个筑基期修士外,就他实力最低了,要是去的人少了,遇到危险,最危险的就是他了,所有他才不希望因为分人守卫洞口,而使得大家实力减弱。

    “既然有危险,就算人多聚集在一起,也未必就能够解决的了。”有修士道。

    “好了,城主在前面带路,我们跟着就行,就按照城主所说,这里没有修士前来,如果我们在前面遇到了其他修士,我想就是那人了。”刘一道,接着又道:“至于遇到危险,那个大家就要小心一点了,既然以前有修士莫名消失,那么,现在我们同样也会遇到危险的,所以多一些人聚集在一起,增强我们的力量也未必是坏事,再说了,洞口就在那,只要大家做好了记号,不用人守在洞口也是一样的,何必再分散大家的实力呢?”

    于是,大家一边小心翼翼的跟着青木城城主前行,一边做记号,而且每个人都做记号,各个修士都有自己的特有手段,到时候,万一某人的记号出了问题,也不会影响大家找到洞口。

    刘一做记号就最简单了,它就是把一张张符篆悄悄的埋在地下,有攻击符篆,有防御符篆,还有逃循的符篆,到时候,只要刘一一感应,就可以感应到自己的符篆,万一有敌人,说不定还可以让那些符篆发挥出相应的作用。

    当然了,在这里能够这样做的,只有刘一和梦小娇两人了,他们的这种符篆和别的符篆不同,这是他们特制的符篆,留有他们自己的印记在里面,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感应到这种符篆,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引动这种符篆,其他人就算得到了也没有用的。

    一行人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前行着。

    “小心。”突然,前方传来了惊呼之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