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不变应万变,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赵飞燕还是按照刘一说的,以不变应万变,钱宝商行的一切如常,并没有因为西城的突变而有所改变,同时,赵飞燕也安排了刘一带来的一众潜龙城的修士,当大家看到赵飞燕筑基期修为时,也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们当中,很多比赵飞燕积累的更加深厚,资质也未必就比赵飞燕差,可是现在他们的差距却是巨大的,让他们后悔,以前怎么就没有加入第一门呢,不过好在现在加入也不晚。

    “门主,兵器阁来人了。”

    “带他们进来。”刘一道。

    “是。”

    不多时,进来一个老者,而且是结丹期后期修为的老者,不用解释,刘一也知道他就是兵器阁的人了。

    “不知老前辈是兵器阁的那位长老。”刘一开口问道。

    “哈哈,老夫是兵器阁的上任阁主,鲁铜。本来准备闭关突破的,不过,如今西城风雨飘摇,也就放弃了继续闭关突破的打算。”鲁铜道。

    “原来是太上阁主,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太上阁主海涵。”刘一道。

    “好了,这些废话就别说了,我是喜欢干脆的人,这次我来找你也是有事情的。”鲁铜道。

    “不知前辈找晚辈有什么事情?”刘一问道。

    “就是听说铁儿和你一起去了青木城,现在你回来了,怎么没有见他回来,我就想问一下他的情况。”鲁铜道。

    于是,刘一又把青木城的事情跟鲁铜讲了一遍,从他们到达青木城后,有关午夜惊魂以及无光洞的情况都跟鲁铜讲了一遍,最后刘一道:“当时鲁阁主说他要在里面寻找一些有助于突破境界的灵药,希望这次能够突破到结丹期后期,于是,我们就分开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也就是说他还在里面寻找灵药,寻找机缘了?”鲁铜问道。

    “我看是如此,虽然里面也有阴灵,但是,只要不走的太远,就算遇到阴灵,也不是很强大,以鲁阁主的实力,击杀阴灵不敢说,但是,逃跑还是没问题的,而且他的火焰似乎还是特别克制阴灵。”刘一道。

    “恩,这个我知道,我就怕他为了寻找突破的灵药,走的太远了。”鲁铜道。

    “这个,我想鲁阁主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再说了,就算鲁阁主真的深入了,我们也没办法的,里面能见度太低了,我们也不可能去找人,而且,就算去了也找不到,我看前辈你还是安心的等着鲁阁主回来吧,别太着急,他会没事的。”刘一道。

    “恩,只能这样了,不过,听你说完情况之后,我也就放心了,依他的能力,只要不是碰到太厉害的阴灵,逃命倒是没问题,我看他是多半没有找到突破境界的灵药,就不舍得回来了。”鲁铜道。

    “前辈这样想就对了,不过,前辈,不知你对西城的情况,有什么想法?”刘一问道。

    “什么看法,现在有什么看法,总之就是一个乱字,你看,那边两个一流势力刚刚被灭,那边又有势力合并,这样吞并别的势力,这不是在给城里添乱吗?”鲁铜道。

    “呵呵,别的势力我们管不着,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了。”刘一道。

    “做好自己?就你们钱宝商行也不安生,你看西城多少风云和你们钱宝商行有关,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么看上你们钱宝商行的,竟然和你们合作,要是我是阁主的话,我绝不和你们合作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他还真没有看错人,至少这次和你们的合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鲁铜道。

    “那就谢谢前辈看的起晚辈了。”刘一道。

    “好了,不说了,你们这对这次的混乱,有什么打算?”鲁铜道。

    “哈哈,现在晚辈还看不出具体的情况,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什么也不做,看着就行了。”刘一道。

    “是啊,现在安稳才是最重要的,只是,不知道别人让不让你们安稳啊?”鲁铜道。

    “哦?你知道些什么?”刘一问道。

    “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是,绿林堡吞并了其他三个势力之后,要说他们对你们没有一点想法,我是不信的。”鲁铜道。

    “不管了,能安定一时,就安定一时,他们真的要打我们钱宝商行的主意,我们钱宝商行也不会惧怕的。”刘一道。

    “哈哈,那倒是,连天风马贼都不敢对你们出手了,我想他们也是不敢的,不过,你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鲁铜道。

    “谢谢前辈,我会小心的。”刘一道。

    “好了,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铁儿的事情,既然知道他的消息了,我也该走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鲁铜道。

    “那前辈慢走,我就不送了。”刘一道。

    然而,鲁铜刚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并且听有人很大声、很放肆的对他开口道:“老头,你们门主呢,叫他来接我们进去,我们找他有事。”

    “我们门主?你们是谁啊,找我们门主什么事情啊?”鲁铜疑惑的道,他是兵器阁的,就算有人要找鲁铁,也应该说找他们阁主才对啊,他们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门主了,要知道鲁铜今天来钱宝商行,为了不让人误会,他特意穿了他们兵器阁特有的衣服,人家一看,就知道他是兵器阁的人。

    他哪里知道,那些人看到钱宝商行出来一人,也没看人家穿什么衣服,就误以为鲁铜是钱宝商行的人了,反正在他们看来,既然从钱宝商行内部出来,那么,就肯定是钱宝商行的人了。

    “我们找你你门主自然有大事了,你个老头去通报就行了,在这啰嗦做什么?”有人道。

    鲁铜一看,原来是那群人之中的首领,是一个很年轻的年轻人,筑基期修为,修为不是很高,但是,脾气倒是不小。

    “什么事情,你们就和我说吧,也许我能做主,要是我不能做主,我再告诉我们门主也是一样的。”鲁铜道。

    “哼,你个看门的老头,你有什么能力做主啊,快点去叫你们门主出来,再不出来,我可要砸门了。”那人道。

    “砸门?”鲁铜一愣,自己是兵器阁的,要砸门也得砸兵器阁的门啊,怎么砸这里的门,哦,对了,也许他们找的是刘门主。

    这时,鲁铜也反应过来了,感情人家把自己当成了钱宝商行的看门老头了,可是,自己身上穿的是兵器阁的服装啊,钱宝商行有这么大的胆子,用兵器阁的人来看门吗?

    “很抱歉,我们门主不在,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让我转告我们门主如何?”鲁铜道。

    其实,鲁铜他们在门口发生的事情,刘一已经注意到了,而且刘一正在往外面走,刘一也想看看,究竟是谁拦住了鲁铜。

    “刘门主,你们这里的看门狗也太不称职了吧,我们找你有事,他却说你不在,还说他可以做主,老头,现在你看,你的门主出来了,你没话说了吧?”那人倒是眼尖,刘一一出来,就被他看到了,于是就开口道。

    “怎么回事?”刘一也被他们搞糊涂了,鲁铜明明穿的是兵器阁的服装,怎么就成了自己的看门狗了,还有,就算那几人找自己有事,也太嚣张了吧?

    “怎么回事?刘门主,我们找你可是有天大的事情,这口关系到你们钱宝商行生死存亡的事情,如今你的看门狗却拦住我们,你说你们钱宝商行是不是嫌活的太长了,我看你还是宰了如此坏事的看门狗吧。”那人道。

    “好了,诸位,有事说事,没事就滚开,我钱宝商行的生死存亡,还轮不到几位来当心。”刘一脸色一沉道。

    开玩笑,几个连兵器阁衣服都认不出来的筑基期修士,就算钱宝商行真的有危机,也不是他们几人可以解决的,这分明是在无理取闹。

    “你确定要让我们几人走?你不后悔?”那人道,显然,那人没想到刘一根本没有听他说什么消息,就让他走,难道刘一就真的不在乎钱宝商行的生死存亡不成。

    “后悔?我钱宝商行的生死存亡,就凭你们几位还是没法决定的。”刘一道。

    “哼,我们几位是没法决定你们钱宝商行的生死存亡,但是,我们这次是奉命行事,你如此对我,我会如实说的。”那人道。

    “请便。”刘一道,就不再理那人了,而是看向鲁铁道:“呵呵,不好意思,鲁阁主,没想到让人把你当成我们的看门人了,我们钱宝商行可请不起你看门啊。”

    “好了,刘门主,你还是先别取笑我了,你还是看看怎么解决这件事吧,从他们的行为可以看出,他们一定是哪家的公子,你如今得罪了他,我想对你钱宝商行还是不好的。”鲁铜道。

    “呵呵,前辈放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有势力看上了我钱宝商行,就算我对他们再客气,他们也会对钱宝商行动手的。”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