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看来你钱宝商行又要陷入风雨漩涡了。”鲁铜道。

    “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任何势力,想要吃下我钱宝商行,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行的,就不知道这个代价他们是否承受的了。”刘一道。

    “好,刘门主好气魄,正好,我也不回去了,我也想看看哪个势力看上了钱宝商行,而且我兵器阁在他眼里,只配做钱宝商行的看门人。”鲁铜道。

    其实,鲁铜想说看门狗,不过,想到这样说不好听,也就说成看门人了,不过,不管他怎么说,意思都是一样,那就是他生气了,打算插手这件事了。

    “既然前辈有兴趣,那就里边请。”刘一道,又把鲁铜给请回钱宝商行了。

    鲁铜愿意留下来,刘一求之不得,自然很开心的把鲁铜请回去了。

    刘一他们回去了,继续等待着,刘一知道,那几个年轻修士或者他们的背后势力还会来的,只要在钱宝商行等着他们就行。

    此时,一座富丽堂皇的房间里,坐着一众修士,其中绿林堡的林十三赫然就在其中,除此之后,还有几个西城有名的修士和一个蒙面人,蒙面人赫然坐在中间,显然,蒙面人才是这里的真正主事之人。

    “你们说第一门门主刘一会不会来?”林十三问道。

    “会来,我叫他来,他敢不来吗?他要是不来,我就带人灭了他们。”有一个气势威严的修士开口道。

    “不一定,我看他很可能不来,再说了,你也未必能够吃下第一门。”有一个声音显得阴柔的修士开口道。

    “哈哈,他要是不来最好,这样我们就有借口攻击他们了,不然,我们贸然发起战斗,难保其他势力不插手?”林十三道。

    “好了,你们别吵了,不管他来与不来,你们都要找到攻击他们的借口,然后给我攻击钱宝商行,我们不一定要灭了他们,只要能够试探出他们的实力就行了。”蒙面人道。

    “是,使者,不过,使者,不知你这不知道以前偷袭他们的黑衣蒙面人是谁,要是能够联系到那伙人,我们和他们合作,我们一起攻击钱宝商行,我想我们一定可以把他们拿下的。”林十三道。

    “好了,林十三,你做好自己的事情,要是没能力的话,我可以交给别人去做。”蒙面人道。

    “对不起,使者,我错了。”林十三道。

    “报,他们回来了。”

    “让他们进来。”

    “是。”

    “门主,我们失败了,请责罚。”那进来的年轻人道。

    “哦,说说怎么回事?他们还真的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那个气势威严的修士道。

    “是的,门主,是这样的,我去钱宝商行找他们的门主,可是,我还没进钱宝商行,就被他们的看门的给拦住了,不让我们进去,我说我找他们门主有重要的事情,可是,他们的看门人就是不让我们进去,而且说,有什么事情可以跟他讲。”那年轻人道。

    “门主,你说气不气人,一个看门的人,怎么可能处理这种事情,这分明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一个看门的就如此目中无人了,其他人还了得啊。”那年轻人继续道。

    “这么说你说没有见到第一门的门主了。”林十三问道。

    “见到了,可是,见到了第一门门主刘一,就更加客气了,他什么话都不让我说,就让我滚,说他第一门谁也不怕,谁想要对付他们,就尽管去,他不在乎。”那年轻人道。

    “他真的这样说?”那气势威严的修士拍了一下桌子道。

    “是的,门主,你不知道当时有多气人,他当时就没有看我一眼,而是一直关注他的看门人,说在他的眼里,我还不如他的看门人,门主,你说他们气不气人。”那年轻人道。

    “呵呵,看来第一门灭了天风马贼几个分部,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眼里已经没有了城里的其他势力啊。”那阴柔的修士开口道。

    “他有那个实力,要不你们的人偷偷的去解决他们?”林十三道。

    “哼,钱宝商行要是能够偷偷进入,我们早就把他给灭了,还用找你们来商量如何灭他们?”那阴柔修士道。

    “好了,我们是来商量如何对付钱宝商行的,不是叫你们来吵架的。”蒙面人道。

    “是,使者,那我们该怎么做?”林十三问道。

    “哼,你们忘了我们叫他来的目的了吗?”蒙面人问道。

    “当然了,由于他出手灭杀了天风马贼的四个分部,如今,天风马贼在报复城里的其他势力,我们要他给我们其他势力一个交代。”林十三道。

    “是啊,本来天风马贼只是抢夺一些商队,因为钱宝商行,让天风马贼对我们城里的势力进行了报复,开始灭杀城里的势力了,如果他钱宝商行不给一个交代的话,我们就向全城宣布,允许天风马贼去报复钱宝商行,同时,对于这种祸群之马,我们也不介意亲自出手解决的。”那使者开口道。

    “高,使者果然高明,这样一来,就算我们对于钱宝商行出手,别人也不会说我们了,而且,很多实力不是很强的一流势力,说不定还会感谢我们呢。”林十三道。

    “是啊,我们就这样对外宣布,就是钱宝商行私自和天风马贼结怨,连累西城的其他势力,让西城乱了起来,他们是西城的罪人,应该让他们以死谢罪。”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刻,任何动乱都会影响整个西城的发展,都会给其他势力带来无法想象的伤害,而钱宝商行这段时间一直不平静,好像所有的事情发生,都和他们有关联,已经让很多势力对钱宝商行不满了。

    不过,那些势力对于钱宝商行的势力比较忌惮,也觉得钱宝商行比较神秘,他们虽然对于钱宝商行有些意见,但是,也不会亲自出手或者指责钱宝商行的。

    但是,要是有人以此为借口攻打钱宝商行,很多势力也很乐意看到的,毕竟,在很多势力看来,要是钱宝商行没了,也许就没有那么多风雨了。

    “好了,这只是我们本来的借口,如今,他们没来,我们就有了更好的借口,我们商量商量能否叫上其他势力一起攻打钱宝商行。”蒙面人道。

    “使者,还有更好的借口?”林十三问道。

    “恩,我们就说我们去钱宝商行,叫他们前来商量天风马贼攻击西城其他势力的事情,看看是否可以联手攻打天风马贼或者给天风马贼施压,让天风马贼答应别再攻击西城的势力,但是,谁知道,他们却拒绝了,还说天风马贼攻打其他势力,那是其他势力活该,只要天风马贼不攻打他们就行了,就算城里其他势力死光了,也不光他们的事情,他们是不会管的,对他们来说,赚钱才是最重要的。”那使者道。

    “妙哉,妙哉。使者这个想法果然很好,就这么办,我这就安排人去办,我要让整个西城都知道钱宝商行是这样一个嘴脸。”那气势威严之人道。

    于是,刘一左等右等没有等到别人来找他们麻烦,却等来了有关钱宝商行的漫天谣言。

    “听说了吗,天风马贼攻击西城的势力,只是为了报复钱宝商行剿灭他们的分部。”有人道。

    “是啊,钱宝商行剿灭了他们的分部,他们不敢拿钱宝商行出气,自然要拿其他势力出气了。”有人道。

    “原来其他势力都是代替钱宝商行受气,也不知道下次天风马贼会剿灭哪一个势力,又有哪一个势力会替钱宝商行受罪。”有人道。

    “钱宝商行也真是,他们自己从天风马贼那里得到了大量的财富,却不管其他势力的死活。”有人道。

    “是啊,我听说有势力去请钱宝商行商量对付天风马贼的事情,谁知道钱宝商行的人拒绝了,还说什么只要天风马贼不攻击他们,他们就不管天风马贼了,哪怕天风马贼把其他一流势力给灭了,他们也不会管的。”有人道。

    “是啊,我听说请他们去的好像是天威门,天威门可怜西城的其他一流势力,想请钱宝商行去商量如何剿灭天风马贼,可是被钱宝商行拒绝了,甚至钱宝商行还说什么现在西城一流势力太多了,被灭一些是好事,就该被灭一些,要是天风马贼不出手,他们都会出手消灭一些一流势力。”有修士道。

    “真的假的?钱宝商行有这么讲?”有修士不信道。

    “不信你可以去问别人,也可以去天威门问,问问他们是否曾经去了钱宝商行,叫他们一起商量对付天风马贼,还西城势力一个安宁的环境的事情。”有修士道。

    “可惜了,钱宝商行太不是东西了,他们只知道赚钱,对于其他修士的死活,他们竟然一概不管。”有修士道。

    刘一和鲁铜看着这不断传来的谣言,也是一阵无语,对方竟然这样对付钱宝商行,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