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不出?查不出原因就算了,反正他们要对我们出手,我们也不用客气的,不过,如今我们还是先想办法遏制谣言才行。”刘一道。

    “可是,这个谣言大家都已经相信了,我们没法阻止啊,就算我们说那是谣言,我们没有不管其他人的死活,就算我们说天风马贼攻击其他势力,和我们无关,别人也不相信啊。”梦小娇道。

    “是啊,天威门这招太绝了,要是其他势力这样说我们,西城的修士还可能不相信,但是,天威门就不同了,他们有预测之能,他们说我们是祸乱之源,我们就是祸乱之源,就算不是,别人也会跟着说我们就是祸乱之源。”赵飞燕开口道。

    “是啊,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是,这次我看就是智者也未必能够看出那是谣言了,的确不好办,至少我是想不出应对的办法。”万事通开口道。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任由谣言继续下去吧。”梦小娇着急的道。

    这时,大家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于是,都看向刘一,希望刘一能够想出好的办法,阻止谣言的传播,可是,刘一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阻止这谣言。

    “不用看向我,我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我看既然我们没法阻止谣言的传播,就让他继续传播,我们不用管它,就当做我们不知道这是谣言罢了。”刘一道。

    “那怎么行,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可就危险了,说不定那些一流势力,为了自己势力的安全,会联合起来对付我们也不一定。”梦小娇道。

    “是啊,可是,我们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去阻止,难道你要我们去说,那是谣言?就要我们去说,也要人家会信才行,要是人家不信,我们说再多也没有用的。”刘一道。

    “那我们怎么办?做好防御其他势力攻击我们的准备?”万事通问道。

    “做好防御是肯定的,别说其他势力,就天威门,我们就不敢保证他们不会对我们出手,要是他们突然对我们出手,我们也得有准备不是?”刘一道。

    “放心,在谣言一出,我就知道我们又不平静了,就已经做好了防御。”赵飞燕道。

    “好了,既然这样,谣言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去管,我们来考虑点别的事情。”刘一道。

    “别的事情?不知门主好有什么事情?”万事通问道。

    “就是关于天威门的事情,既然他们准备对付我们了,我们也不能任由他们出手而不反击不是?”刘一道。

    “反击自然要反击,可是我们该如何反击呢?”万事通问道。

    “很简单,我们就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刘一道。

    “哦?门主是想....”万事通道。

    “没错,既然他们可以无中生有,我们为何不可?”刘一道。

    “可是,那样别人会信吗?”万事通道。

    “会的,一定会的。”刘一道。

    于是,刘一一条条指令下达下去,突然间,整个西城,又沸腾起来了,不过,这次的主角不是钱宝商行,而是天威门。

    “听说了吗?天威门想灭掉西城所有势力。”有修士道。

    “是啊,我也听说了,听说他们和黑衣蒙面人以及天风马贼合作,准备灭了西城的所有势力。”有人道。

    “是啊,西城那两个势力突然被灭,就是他们三方势力合作的结果。”有人道。

    “不会吧,天威门不是大好人、大英雄吗?他们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这是污蔑,完全是污蔑。”有人不信道。

    “污蔑?怎么是污蔑?要不是天威门和黑衣蒙面人以及天风马贼合作,他们能这么快就灭了那两个一流势力?我想天风马贼和黑衣蒙面人还没有进城,就被天威门给知道了。”有人道。

    是啊,凭借天威门的预测之能,天风马贼还有黑衣蒙面人,他们一进城,天威门肯定就知道了,既然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不出面阻止,还有,到现在大家还不知道黑衣蒙面人是什么人?天威门一定知道,既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说出了,看来他们一定和天风马贼还有黑衣蒙面人合作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啊,要是天威门没有和天风马贼合作,他直接给天风马贼一个霉运连连,不用出手,天风马贼就完蛋了,哪里还能继续攻击其他势力啊。”有人道。

    “天威门的人真可恶,明明自己想要消灭西城的势力,还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想想就让人恶心。”有人道。

    “碰!碰!碰!”一连串的砸杯子之声,天威门内,那富丽堂皇的房间内,正等好消息的天杰、林十三等人,听到传来的这些消息,气愤的把手中的杯子给砸了。

    “天兄,你不是可以预测吗?怎么没有预测一下他们的行动。”林十三道,不用说,林十三也知道这些流言是钱宝商行的人搞出的,但是,他们也没办法,他们能够这样做,钱宝商行自然也可以这样做。

    “我是可以预测一点,但是,那多是对于一些很大的事件才能有的预测,要是连这点小事都能够预测,那么,第一门的情况就不用我们试探了,我直接预测一下就行。”天杰道。

    “好了,我们还是想想补救的办法吧。”蒙面人道。

    “是啊,还是想想补救的办法,再说了,我们没有和天风马贼以及黑衣蒙面人合作,要是真的合作了,就算让他们说也没什么的。”林十三道。

    “可是,我们该怎么说外界才相信我们呢?”天杰道。

    “我们就说这是钱宝商行想要掩饰自己的行径,故意抹黑我们,引开大家的注意力的。”蒙面人道。

    “听说了吗?天威门没有和天风马贼他们合作,是钱宝商行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故意编制出来的。”有人道。

    “就是啊,我就说嘛,天威门如此好的门派,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有人道。

    “就是啊,天威门也不可能时时预测,所以一时没有发现天风马贼他们入城也是很正常的。”有人道。

    “就是啊,钱宝商行真恶心,竟然为了转移被人的注意力,污蔑天威门。”有人道。

    于是,西城又是一片责骂钱宝商行的声音。

    “门主,怎么办啊,他们有相信天威门,而不相信我们了。”梦小娇道。

    “呵呵,没事,他们都是这样,一会说我们不对,一会说天威门不对,我们不用理会,你们继续派人去说天威的不是就行了。”刘一道。

    “听说了吗,天威门和天风马贼他们灭了两个势力之后,害怕钱宝会对天风马贼出手,于是,就让天威门污蔑钱宝商行,想要先除掉钱宝商行,只要除掉了钱宝商行,那么,他们就可以在西城为所欲为,反正现在除了钱宝商行,西城也没有哪个势力敢对天风马贼出手。”有人道。

    “哦,你说的有道理,天风马贼在城里出手,钱宝商行自然会阻止他们,上次就是太突然了,让钱宝商行没有反应过来,否则,钱宝商行出手了,那两个势力也不会被灭,不过,第一次之后,大家有了防范,天风马贼就算要对其他人出手,也很难逃脱钱宝商行的追杀,看来他们真的想要除掉钱宝商行,只要除掉了钱宝商行,他们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在城里消灭其他势力的。”有人道。

    “是啊,没想到天威门和他们合作了,还好城里有个钱宝商行,让他们不敢乱来,要是没有钱宝商行,说不定现在被灭的就不是两个势力,而是一天被灭两个势力了。”有人道。

    “是啊,真没想到以前的大好人。天威门,现在竟然变成了大恶人,真的难以想象。”有人道。

    “混账,传令下,就说这些都是钱宝商行污蔑我们。”天杰道。

    一时间,整个西城混乱无比,一会有人说钱宝商行是混乱之源,一会,又有人说天威门联合天风马贼等想要消灭其他势力。

    众说纷纭,各说各有理,让西城的修士彻底凌乱了,他们不知道该相信谁才好,究竟是钱宝商行是好人,是阻挡天风马贼的一道坚固的防线,还是钱宝商行是祸乱之源呢?

    “门主,现在外面彻底乱了,谁也不知道相信谁了,门主这招真高。”万事通道。

    “哈哈,谈不上,我只是学习他们的手段而已,不过让大家小心一点,我怕他们这次污蔑我们不成功,会直接对我们出手。”刘一道。

    “放心吧,我们都准备好了。”万事通道。

    西城其他修士乱了,各大势力却有自己的己见。

    “爸,你认为是钱宝商行说的对还是天威门说的对呢?”郭风流问道。

    “你说呢?”郭长风问道。

    “我说,我也不知道,天威门一直都是好人,但是,钱宝商行,虽然我和他们不对付,但是,我也相信他们不是那种人。”郭风流道。

    “是啊,钱宝商行不是祸乱之源,而天威门却看上了钱宝商行,就这么简单。”郭长风道。

    “啊,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两方势力说的都是假的?”郭风流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