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李家,此时李家大门口来了一位小二打扮的低级修士,低级修士手里拿着一封信函,看着面前的李家大门,东张西望,左瞧右看,似乎在确认什么。

    “站住,干什么的,这里是西城李家,还请赶快离开。”突然,有着大喝之声长大门口传来。

    小二打扮的低级修士沿着声音望去,却发现大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两名修士,不用说,那小二打扮的低级修士也知道,那突然出现的两人乃是西城李家的护卫,不过,听了他们的话语,小二打扮的低级修士也知道自己没有走错地方,这里的确是西城李家。

    “这位前辈,晚辈是奉一位前辈之命,前来给李家家主送信的。”小二打扮的修士道。

    “给家主送信?好了,把信留下,你可以离开了。”其中一个护卫开口道。

    那两护卫,就是看见小二打扮的低级修士行迹可疑,才显现出身形,准备喝退小二打扮的修士,哪里知道小二打扮的修士竟然说是来给家主送信的,于是,其中一人就半信半疑的叫他留下信件,而后离开。

    “啊,这?可是那位前辈要求晚辈把信直接交给李家家主,还望两位前辈通报一声。”小二打扮的低级修士开口道。

    “把信直接交给家主?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家主又是谁,是一个顺便的人都能有资格见到的么?”那个护卫再次开口道。

    作为一个一流势力的家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见到的,更何况家主处理的都是大事,那护卫可不认为一个小二送来的信件能是什么大事,他没有直接撵人,而是让人把信留下,就已经很客气了。

    “很抱歉,那位前辈说了,要晚辈亲自把信交给李家家主,还请通报一声。”那小二再次开口道。

    “哼,你以为随便拿着一封信件,然后说要亲自交给家主,你就可以见到家主了么?别做梦了,家主可不是你这种人能够见到的,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否则,我们将会对你不客气了,真是以为什么人都能够见到家主。”那护卫道。

    显然,那护卫认为小二送信是假,想要接近家主才是真的。

    “这位前辈,要晚辈送信的那位前辈确实说了,说要晚辈把信件亲自交给李家家主。”小二再次开口道。

    “怎么?我们没有立刻把你赶走,已经够客气的了,你再不离开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至于送信,别说你来送信,你们客栈,我们都没有听过,想必也是一个不入流的客栈吧,就是你们掌柜亲自来送信,也没有资格见到我们家主的。”那护卫道。

    门口的争吵,很快就引起了里面修士的注意,尤其是李家家主,李锋正准备离开李家,前往西城其他地方转一转,看看是否有什么收获,听到门口的争吵,自然要过问一下。

    “怎么回事?”李锋道。

    “家主?家主好!”两护卫赶紧开口问好。

    那小二看着李锋的出现,也是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李锋他不认识,但是,听到那两护卫叫他家主,那么,不用说,出来之人肯定是李家家主李锋了。

    “好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东西,我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李锋再次道。

    “啊,家主,是这样的,那人是个骗子,为了见家主一面,还说什么要给家主送信,而且必须亲自交给家主....”一个护卫道。

    “是的,有位前辈让晚辈给李家主送信,还说必须亲自交给李家主。”那小二见机会来了,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上前,开口说道,并且把信递给李锋。

    李锋看着有些惧怕但还是鼓起勇气把信件递给自己的小二,也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接过信件。

    “家主,不可。”其中一个护卫阻止道。

    “家主,小心有诈。”另一个护卫道。

    显然,在两护卫看来,那小二怎么看都是很可疑的,他们害怕其中有什么阴谋,尤其是在这个西城风雨飘摇的时刻,更是如此。

    “好了,我自有判断。”李锋道。

    作为李家家主,有人给自己送信,不管是否有阴谋,他都必须勇敢面对,不能因一个猜疑,就连信件都不敢接触,要是如此胆小的话,那么,他也就不配做李家家主了,更何况,李锋认为,就算有人要对李家出手,也不会把阴谋用在信件上,毕竟,李家也是一个有底蕴的家族,不是灭了他李锋,李家就真的完蛋了。

    李锋接过信件之后,看了信件的内容,就道:“好,我现在就跟你走。”

    于是,李锋就和小二一起走了,留下两个门卫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办?”一个护卫问道。

    “我怎么知道?这是家主的决定,也不是我们可以干预的,只是不知道那信件里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竟然让家主这么跟着那个小二走了。”另一个护卫道。

    给李家送信的小二,虽然在门口遇到一些波折,但整的来说,还是顺利的把信件交给了李锋,但是,给霸天武馆送信的武者,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给霸天武馆送信的小二,其实开始的遭遇和给李家送信的小二的遭遇差不多,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没有那么幸运,没有如遇到刚好外出的李锋一般遇到罗霸天,而是把霸天武馆的其他人个惊动出来了。

    “怎么回事?谁在外面闹事?”听到外面动静的霸天武馆的弟子走了出来,开口问道。

    “是这个不知哪里来的客栈小二,说要见馆主,有信件要亲自交给馆主。”其中一个护卫指着小二道。

    “哼,如今整个西城都风雨飘摇,馆主哪里有时间理会这些小事,把他弄走就行了。”其中一个霸天武馆的弟子开口道。

    “就是,就是,馆主现在连西城的各种事宜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理会那些这些。”有霸天武馆的弟子附和道。

    “各位,我真的有信件要交给罗馆主。”小二道。

    “好了,既然你有信件要交给馆主,就把信件给我们吧,我们会交给馆主的。”有霸天武馆的弟子开口道。

    “不行啊,那前辈说了,要亲自交给罗馆主。”小二道。

    “哼,我们交给馆主和你交给馆主有何分别,我看你是别有用心吧?”有霸天武馆的弟子道。

    “不是啊,是那位前辈要求,要小的亲手把信件交给罗馆主的。”小二道。

    “哼,我看你就是别有用心,动手,我们看看他究竟搞什么名堂。”有霸天武馆的弟子开口道。

    于是,瞬间就有一些霸天武馆的弟子对着小二出手,准备擒下小二,而后抢夺他的信件,小二自然拼命,可惜,小二的实力太差,没几下就被制服了。

    从小二手中夺得信件之后,就有霸天武馆的弟子拆开,虽然小二极力想要阻止,可惜,他修为低下,被制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信件被夺走,被霸天武馆的弟子当场打开。

    霸天武馆的弟子打开信件之后,发现信件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出来一叙,盟友留。

    “这是什么破信函?把我们霸天武馆当成什么了?”有弟子大怒道。

    “就是啊,把我们馆主当成什么了?当成你们客栈的奴隶吗?如此一句,就想要把我们馆主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太不把我们霸天武馆放在眼里了。”有弟子道。

    “轰出去。”更有弟子怒道,并且对着小二出手了。

    小二就这样被轰离了霸天武馆的范围之内,好在那些霸天武馆的弟子虽然含怒出手,但是却也没有要伤人性命的意思。

    小二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看着不远处的霸天武馆,满脸无奈,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没想到就这样被自己给办砸了,当然了,小二更没想到那位前辈要自己送的信函居然只有区区几个字。

    出来一叙,盟友留。太简单了,而且也是太随意了,就算是盟友之间的会晤,也没有如此的邀请函吧?

    别说小二不理解,就算霸天武馆的弟子们,同样不明白这句的含义,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小二为了骗他们馆主,随便编出来的。

    “怎么办?我们霸天武馆的那些盟友,好像没有那个敢如此对待馆主的?”有人道。

    “就是,我们霸天武馆的那些盟友,就算想要和馆主一聚,也不会用这种语气,肯定是小二戏弄我们的。”有人道。

    “我们这样放走那小二,会不会太便宜他了,要是人人都像他这样,随便写一句,就说要亲手交给馆主,那馆主还不忙死了。”有人道。

    “这次就算了吧,反正我们也教训了那小二,我想他以后不敢再如此了。”有人道。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以为不敢再如此的小二,因为没有完成刘一的交代,也就没有回去,而是守在外面,希望能够守到罗霸天,把刘一的信函内容告诉罗霸天,虽然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相信罗霸天肯定知道这是什么意义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