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不好意思,罗某来迟了!”就在刘一准备再次派人前往霸天武馆,看看罗霸天怎么没来之时,罗霸天的声音传了进来。

    “不迟,来了就好。”刘一看着不断靠近的罗霸天,开口说道,此时,罗霸天还带着小二一起飞行,小二给罗霸天指路。

    “哼,我们等你都等候多时了,你要是再不来,我都以为你翅膀硬了,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更是没有将这场危机放在眼里。”李锋冷哼道。

    “哪里,哪里,这场危机,罗某可没有半分把握,这次主要是我的那些弟子坏事,回去后,我一定教训他们。”罗霸天道。

    在赶来的路上,罗霸天已经从小二的口里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自然知道,此次事情,都是他的弟子无理取闹带来的结果,要不是他发现小二可疑,出去询问,小二还真的没法见到罗霸天的。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说说我们结盟的事情吧。”刘一道。

    其实,第一门和李家以及霸天武馆合作,这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这也是李锋和罗霸天看到盟友留三字,就猜到是刘一给的信函的原因。

    “对,我们还是先说结盟的事情,现在西城风雨飘摇,我们谁也没法独自面对,联盟势在必行,只是,我们一直没有把他放在明面上,也没有谈谈具体的联盟条件。”罗霸天也开口道。

    “是啊,我们都知道,要结盟的话,肯定是我们几方势力先结盟,但是,具体的结盟方式和结盟条件,我们还是从来就没有讨论过,今天正好先说一说结盟的条件,然后,有分歧的地方,大家在商量商量。”李锋道。

    “恩,我也是这么个意思,不过,在这之前,我也有几个问题要问,希望两位能够给我个满意的回答。”刘一道。

    “哦,刘门主请讲,我们能够回答的一定回答。”李锋道。

    “就是啊,刘门主你客气什么,只要知道的事情,我们肯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罗霸天道。

    “哈哈,两位如此讲,我就放心了,其实,我要问的问题,对于两位来说,都不是什么不可回答的问题,只是不知道两位愿不愿意说而已。”刘一道。

    “放心吧,我们一定说的,你说吧,你要问什么。你直接问,罗某现在就给你答案。”罗霸天道。

    “就是,既然对我们来说不是不可回答的问题,李某也可以马上回答你。”李锋道。

    “那就好,我要问的就是关于李艳萍,李前辈的事情,我想知道,两位为何一直针对李前辈。”刘一问道。

    “这个问题,本来我们是不想说的,可是刘门主既然问起了,那么罗某就说一说,你看看,罗某是否没有做错。”罗霸天道。

    “就是,李某也认为李某做的对。”李锋道。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罗霸天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原来,李锋和罗霸天经常一起去探寻秘境,毕竟他们是老丈人跟女婿之间的关系,而且还是关系非常好的那种,毕竟,他们都很痛爱李艳萍,有李艳萍做纽带,他们的关系想不好都难,同时,对方也是值得自己信任之人。

    有一次,他们一起去探寻秘境,还是和以前一样,说好了探寻秘境所得,该如何分配,如何分配,毕竟亲兄弟明算账,他们也是这样,有困难,两人一起承担,好处自然要共同分享。

    可是,那次却出了意外,他们看中了一样有助于突破结丹期巅峰境界几率的灵药,由于他们都处于结丹期巅峰境界,因此,都想要把此灵药占为己有,可惜,他们的关系决定了他们不能朝对方出手,不能偷袭对方,于是,他们就约定,两人公平战斗一番,胜者获得灵药,这样的方式,对于他们这种关系来说,其实是最好的分配方式。

    然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了,他们两人战斗一番,结果打出了真火,一不小心,把灵药给毁灭了,这样一来,他们谁也没有得到灵药,按理来说,这种结果,其实也算一种圆满的结果,谁也没有占到便宜,都很公平,谁也没有得到,也不会有谁嫉妒谁了。

    可是,他们双方对于这种结果却是十分不满意,都把灵药被毁灭的责任推给对方。

    “你说,好好的灵药,让他给毁了,我能不生气么?”罗霸天道。

    “你放屁,明明是你毁掉的灵药,关我什么事情啊,要生气也是我生气。”李锋道。

    “就是你毁掉的灵药,要不是你攻击那灵药,灵药怎么会被击毁呢?”罗霸天道。

    “哼,灵药是你的攻击击毁的那灵药好不好,我还没找你赔偿灵药呢,要不是你毁灭了灵药,我现在说不定已经不是结丹期修士了。”李锋道。

    “哼,要不是你击毁了灵药,我现在也突破了结丹期。”罗霸天也不甘示弱的道。

    其实,刘一听了罗霸天讲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知道灵药被毁,他们两人都有责任,是他们自己打出了真火,没有护住灵药,灵药被他们两人的攻击气浪个摧毁的。

    “好了,我对你们谁摧毁灵药,是谁的责任没有兴趣,在我看来,灵药摧毁了,你们不用再争夺那灵药了,对于你们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可是,这件事和李艳萍前辈没有任何关系吧?”

    “怎么没有关系,那李艳萍可是他的女儿。”罗霸天道。

    “就是啊,李艳萍可是他的妻子。”李锋道。

    “他把灵药给毁了,我气愤,可是我和他的实力有差不多,和他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也就不想和他继续打下去了,正好,我可以拿他女儿出气,让他女儿承担他击毁灵药的责任。”罗霸天道。

    “就是,既然和他打下去没有意义,我干脆回去找他妻子出气好了,让他妻子替他还债,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毁灭灵药了。”李锋也开口道。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刘一听得也是一阵糊涂,被他们搞的糊涂了。

    罗霸天欺负李艳萍,只是因为李艳萍是李锋的女儿,李锋爱他女儿,欺负李艳萍,就等于欺负李锋了。

    而李锋欺负李艳萍,同样因为李艳萍是罗霸天的妻子,罗霸天爱他的妻子,欺负李艳萍,就等于欺负了罗霸天。

    难道他罗霸天就不知道,李艳萍是李锋的女儿,可也是他罗霸天的妻子,他罗霸天欺负李艳萍,是欺负了李锋的女儿,可是,同样也在欺负自己的妻子吗?

    难道他李锋就不知道,李艳萍是罗霸天的妻子,可也是他李锋的女儿,他李锋欺负李艳萍,是欺负了罗霸天的妻子,可是,同样也在欺负自己的女儿吗?

    “你说,我是不是没有做错啊,欺负他的妻子(女儿),也就是欺负他了,和直接跟他打斗,划算多了。”李锋和罗霸天异口同声的说道。

    竟然是这样!!!竟然是这样!!!竟然是这样!!!

    刘一都被他们给惊呆了,刘一一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时常欺负他们自己疼爱的李艳萍,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样,他们竟然是这样想的,难怪大家都不知道原因,就连李艳萍也不知道原因,这要不是从他们口中说出,刘一也不会相信,竟然是这样的原因。

    “划算多了?划算个屁,两个混蛋。”刘一大怒道。

    “刘门主,别生气,怎么不划算呢?你看,我和他李锋都是一个势力之主,要是我们相斗,很容易造成两方势力直接冲突的,这样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如今我欺负他女儿,他欺负我妻子,我们很公平,不仅我们气消了,而且,还没有给两方势力带来麻烦。”罗霸天道。

    “就是,我也是这么个意思,我们不仅把气消了,还欺负了对方,又没有伤害我们两方势力的和气,何乐而不为呢?”李锋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欺负他女儿的同时,也在欺负自己的妻子呢?”刘一指着罗霸天道。

    刘一指着罗霸天说完,有用手指指着李锋,并且开口道:“还有你,你欺负他的妻子的同时,又是否想到你在欺负自己的女儿呢?”

    “啊...”罗霸天和李锋被刘一说的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是啊,李艳萍不仅是他罗霸天的妻子,也是他李锋的女儿。

    “对不起啊,萍儿,我罗霸天不是人,我对不起你啊。”罗霸天反应过来后,嚎啕大哭,后悔不已。

    “对不起,萍儿,爸爸错了。”李锋反应过来后,同样,喃喃自语,后悔不已。

    “好了,你们别在这样,你们真的有悔意,就亲自对李前辈说去。”刘一道。

    “恩,我要亲自对她说声对不起,请求她原谅。”罗霸天道。

    “就是,我也要对她说声爸爸对不起他。”李锋开口道。

    “好,既然这样,我就让小二去把李前辈叫来,你们亲自对她说。”刘一道。

    “谢谢刘门主。”李锋和罗霸天同时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