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派人去请李艳萍了,而李锋和罗霸天则在忐忑的等待着李艳萍的到来,满脸悔意,一副伤心的表情,看的刘一都有些不忍。

    “好了,两位也不必哀伤了,既然已经知道错了,以后对李前辈好一点,弥补以前的过错就行了。”刘一道,其实,对于这种情况,刘一也是第一次碰到,要刘一去安慰他们,刘一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

    “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她,以弥补我以前的过错。”罗霸天道。

    “是啊,以前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李锋道。

    随即,他们三人又沉默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这时,他们说什么都没有心情,刘一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他们,而他们却没有说话的欲望,只是希望李艳萍快点到来,他们好快点道歉,请求李艳萍的原谅,同时,他们也害怕李艳萍不肯原谅他们。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的。

    在等待中,刘一感觉似乎时间不知道走,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过得很慢,其实何止刘一,对于罗霸天和李锋来说,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是煎熬,都是心灵的煎熬。

    “刘门主,不在你找我有何事?”就在刘一等的有些不耐烦之时,一个女声传了过来。

    李艳萍人还没到,就已经开口询问了,毕竟,刘一从她那里离开也没有多久,要是有什么事情,在她那里就应该说,而且,就算当时忘了,现在想起来了,也可以返回她那里去,毕竟这里虽然不是在她的势力范围之内,但是,离她那里也不是很远。

    如今,刘一没有去她那里,而是派人叫她来这里,这让她很疑惑,甚至都有些怀疑那小二是否骗她,不过,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刻,本着小心的原则,她还是来了,想看看究竟是刘一找她还是另有其人。

    至于还没有见到刘一,还在老远就开口,那是因为害怕遭遇埋伏,如果是刘一找她的话,那么,刘一肯定会出声答应,如果里面没有传来刘一的声音,那么,自己就是受骗了,那么,她就会考虑自己是否要进入客栈了。

    “哈哈,李前辈这么快就来了,快进来吧,这次找你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刘一道。

    对于他们的事情,刘一决定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的好,于是,刘一就迎了出气,并且把李艳萍请了进来。

    “哦?有人找我?谁啊?”李艳萍道,同时,进入客栈,朝里边一看,发现除了李锋和罗霸天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就疑惑的道:“不会是他们要找我吧?”

    “对,就是两位前辈要找李前辈,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在外面替你们把风。”刘一半开玩笑的道,并且走了出去。

    “哼,不知你们找我有何事?”李艳萍看着罗霸天和李锋,平静的道,对于她来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平静的语气,这种毫无生气,平静如水的语气,才是她的生活主旋律。

    “对不起啊,萍儿,我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罗霸天听到李艳萍的语气,心中没由来的一痛,于是,便跪了下来开口道。

    “对不起,萍儿,爸爸错了,爸爸以前错了,请你原谅爸爸。”李锋也开口请求李艳萍的原谅。

    李艳萍听到他们的话语,尤其是看到罗霸天竟然下跪请求她的原谅,她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一脸平静,并且开口道:“罗馆主,请起,你的大礼我可承受不起,还有,李家主,你也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何来原谅之理。”

    李艳萍素来平静的心情,因为罗霸天的下跪以及李锋的请求原谅,出现了微微的波动,不过,很快就被李艳萍掩饰下去了,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萍儿,我知道我错了,如果你不肯原谅我,我就长跪不起。”罗霸天道。

    “是啊,萍儿,爸爸对不起你,请你原谅,你不会也要爸爸跪下,才肯原谅爸爸吧。”李锋道。

    “罗馆主,还有李家主,我现在是红艳会的会长,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也谈不上原谅不原谅的,你们还请别这样说,这样做好吗?如果是要谈合作的话,我很欢迎,也原因和你们一起与第一门合作。”李艳萍道。

    “不,萍儿,我以前错了,我知道我以前给你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愿意用以后的日子努力偿还你,努力弥补我以前的过错,只求你能够原谅我。”罗霸天道。

    “是啊,萍儿,爸爸错了,爸爸让你伤心了,爸爸以后一定会尽力弥补爸爸以前的过错的,还望你原谅我们。”李锋道。

    “错了,你们以为一句错了就完事了吗?”李艳萍大怒道。

    一开始,李艳萍还能保持平静,可是,看到罗霸天的下跪哭泣以及李锋的真诚道歉,她那平静的心理就如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巨石,砸起了滔天巨浪,再也不能保持以往的平静了。

    “对不起,我们错了。”罗霸天和李锋异口同声的道。

    “错了,你们以为错了就够了吗?你们知道我当年是如何求你们原谅的吗,可是你们有原谅我了吗,那么我仅仅想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你们都不肯告诉我。”李艳萍哭着大怒道。

    “当年,你们欺负我,我的世界有天堂从此步入地狱,我以为我哪里做错了,我想要改正,想要你们原谅,可是你们呢?你们不仅不告诉我,我哪里做错了,也不原谅我,更不就不给我改正的机会,你们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李艳萍哭着道。

    “最爱我的爸爸不要我了,自己的丈夫也嫌弃自己了,你们知道我当时的感受吗?当时,我的世界充满灰色,到处一片灰白,我活下去的唯一勇气就是我想要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我究竟哪里做错了,才让你们同时欺负我,可是,这么多年了,你们告诉了我,我究竟哪里做错了吗?没有!”

    “是我们错了。”罗霸天和李锋道。

    “从我组建红艳会的那一天起,原谅的李艳萍就已经死了,现在的李艳萍,和你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李艳萍哭够了,也开始平静的道。

    “不,萍儿,是我们错了,我们给你道歉。”李锋和罗霸天道。

    “不用了,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如今的生活,我不想再被打乱,而且我也不是以前那个傻傻的小女孩了,不再因为你们的一句错了,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来。”李艳萍道。

    其实,李艳萍的内心并没有她的表现那么平静,她的内心如今已经是泛起了滔天巨浪,波涛汹涌,同时,她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她的丈夫和爸爸同时欺负她,可惜,罗霸天和李锋只是一心想要请求李艳萍原谅,一直都在放低姿态,却并没有解释具体原因。

    “好了,罗馆主先起了,还有李家主,你也坐到一边去,还是由我来解释一下整件事的缘由,如何?”刘一这时走了进来,开口道。

    李锋和罗霸天自然同意,他们一心求李艳萍原谅,担心李艳萍不原谅他们,心已经乱了,要他们讲事情的缘由,他们也讲不好了,由刘一来讲自然再好不过。

    李艳萍也没有反对,其实,李艳萍虽然说以前的李艳萍已经死了,现在的李艳萍和以前没有任何关系了,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当然不是了,李艳萍一直都想要知道事情的缘由,可惜,李锋和罗霸天这些年来,一直闭口不谈事件的缘由,而其他人却不知道事件的缘由,她自然也没法知道事件的缘由,如今,能够听到这件事的缘由,她自然也不会反对的。

    “李前辈,这件事的缘由是这样的...”刘一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接着,刘一继续道:“罗馆主一直是爱着你的,李家主正是因为知道罗馆主爱着你,所以才会想要欺负你来达到欺负罗馆主的目的,李家主欺负你,罗馆主自然心疼,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而同样的,罗馆主也知道李家主同样疼着你,看到你受到欺负,自然也会心疼,因此,罗馆主欺负你,李家主也会心疼,这样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其实,他们这样做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让你伤心,只是无意中伤害你而已,他们都是时刻心疼你的”

    “心疼我?无意中伤害我?当年我求他们时,我怎么没有看见他们心疼我,我只是他们可以随意发泄怒气的工具而已。”李艳萍怒道。

    李艳萍虽然大怒,很生气,但是,至少在刘一看来,要比李艳萍平静的语气好多了,至少现在的李艳萍有了怒气,不再死气沉沉,一副心死的样子了。

    “萍儿,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罗霸天和李锋道。

    “哼。”李艳萍不理他们。

    “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我们还是来谈谈合作的事情吧。”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