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门的一众高层,平常除了处理一些必要的事情之外,其他时间,都在大量丹药的支持下,努力修炼,一身修为在丹药和自己的努力下,突飞猛进,不过,由于只是靠静坐修炼提升修为,而且提升的速度有些快,他们想要再次突破境界的话,光靠打坐修炼是不行的。

    如今,听到刘一叫他们去战斗,从而历练自己,他们自然很兴奋,立刻冲向妖兽,厮杀妖兽,阻挡妖兽的步伐。

    梦小娇冲向的多是一些筑基期初期的妖兽,和筑基期初期的妖兽战斗,平常,梦小娇都是在炼制符篆,通过炼制符篆来提升修为,现在她虽然也是筑基期中期修为了,但是,她的真实实力并不是很强,当然了,那是指她不用符篆的情况下,要是用符篆攻击,那么,梦小娇的攻击了,却是强的离谱,有些符篆,威力都达到了结丹期,所以,就算遇到一些结丹期初期的修士,梦小娇也不会害怕。

    不过,这次主要是为了历练,为了提升修为,所以和妖兽战斗时,梦小娇没有用符篆,而是用自己不是熟悉的一些法术攻击妖兽,由于开始不是很熟练,因此,她一开始选择的都是一些筑基期初期的妖兽来战斗。

    其实,就梦小娇的实力而言,就算不用符篆,对方是筑基期中期的妖兽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她的战斗经验不是很丰富,再加上一些法术她也只是学会了,可是也没有实践过,因此,她才找一些筑基期初期的妖兽来练手。

    找低级妖兽战斗,虽然对于提升修为的帮助有限,但是,却能够很好的熟练一些法术的运用,而看梦小娇的做法,刘一也猜到梦小娇是想要先熟练法术,练熟法术之后,在考虑自己突破的事情。

    不过也是,梦小娇本来天赋就很好,再加上她炼制符篆就相当于修炼,因此,对于她来说,提升修为不是问题,就算没有和妖兽战斗,没有这次历练,她也很快就能够将修为提升到筑基期后期,只是一直没有战斗的经验,对于一些法术的运用不是很熟悉,还有就是战斗时,战斗经验不是很丰富,法术的运用技巧也不是很熟练。

    如今有了这个机会,自然要好好把握,好好的提升自己的战斗经验以及熟练自己的法术,最后才是提升自己的修为。

    看到梦小娇的做法,刘一放心了,于是,刘一又把目光看向医百病,第一门的一众高手,就他和梦小娇战斗经验最差,因此,刘一也有些不放心他。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医百病的战斗方式和梦小娇恰好相反,如果说梦小娇是温和的战斗方式的话,那么,医百病的战斗方式就可以称之为粗暴战斗方式了。

    只见医百病找上的是一只厉害的筑基期中期妖兽,然后,不要命的和那筑基期中期妖兽战斗,而且完全是不要命的战斗,很多时候都是以伤换伤,看的刘一都心惊肉跳,不过,他这样战斗的成果也很好,一只厉害的妖兽就这样很快的被他杀死了,不过,虽然杀死了妖兽,但是,他自己也是受了严重的伤。

    本来看到医百病受伤,刘一准备上前帮忙的,不过,就在刘一准备上前之时,刘一看的医百病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丹药,然后,塞进嘴里,而医百病的伤势就立竿见影,马上好转,看到这种情况,让刘一停了下来,没有上前帮助医百病,刘一此时也明白了医百病的想法。

    医百病是炼丹高手,对于炼丹师来说,提升修为最简单的途径就是吞服丹药,进行提升修为,对于其他修士来说,每一颗提升修为的丹药都是弥足珍贵的,每一颗丹药都是价格昂贵的,每一颗丹药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才能得到的,但是,对于炼丹师来说,丹药就像甜点一样,并没有很珍贵,毕竟他们只要有材料,自己就可以炼制各种各样的丹药,而对于材料,他们也不是很担心,他们替别人炼制丹药,有的是收取灵石,有的是收取价值相当的灵药,用灵药代替灵石,换取丹药。

    至于医百病就更加不用担心灵药问题,钱宝商行,在刘一的授意下,钱宝商行的一众人都特别留意一些上好的灵药,然后买回去给医百病,因此,医百病从来就不缺炼丹材料,只是担心自己炼制不来那么多丹药,而且医百病自己也留下了很多丹药。

    当然了,医百病他们这些炼丹师靠着吞服丹药提升修为的,由于吞服的丹药太多了,就算为了提升修为炼化了一些大部分药效,但是还有一些还没有炼化,还留着体内,这样一来,时间久了,那么,体内也积累了海量的沉淀的药效。

    这些残留的药效没有炼化,短时间内每什么问题,但是,时间长了,却会阻碍修士修为的提升,因此,医百病一次次的拼命战斗,就是为了把自己体内残留的药效给榨干,只要把体内残留的药效榨干,而且炼化这些药效,那么,对于医百病来说,突破到筑基期后期不是什么问题。

    明白了医百病的打算,刘一也就放心了,既然医百病有自己的打算,刘一也不打算插手了,于是,刘一又把目光看向其他人。

    林平,这个第一门的刺杀高手,对于刺杀来说,可以说是厉害极了,尤其是他的隐匿之术,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这次来历练,也是为了突破境界而来的。

    林平这时也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即,林平没有隐匿刺杀妖兽,而是和妖兽硬碰硬,不过,林平就算和妖兽硬碰硬,实力也是比梦小娇和医百病强多了。

    这时,刘一看见林平和一只筑基期后期的妖兽打的如火如荼,虽然那只妖兽是刚刚突破筑基期后期没有多久,但是,从林平和那妖兽打的难分难舍可以看出,林平的实力真是厉害,没有隐匿,没有刺杀,就这样硬碰硬,以筑基期中期的修为,却和筑基期后期的妖兽打的难分难舍,这要是其他修士,别说和筑基期后期妖兽打,就算和筑基期中期妖兽打,也是打不过的,由此可见,林平的厉害。

    不过也是,对于林平他们,在练气期之时,就能够打败筑基期的修士了,虽然那些筑基期的修士都不是很厉害,但是,那是跨境界战斗,那时都能够战胜,现在只是战平筑基期后期的妖兽,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也没办法,林平这段时间,不仅认真修炼,让修为突飞猛进,更是一直练习隐匿之术和刺杀之术,自然也就把正面搏杀之术给落下了,不然,区区筑基期后期妖兽,林平还是很容易战胜的。

    因此,不管是为了突破境界还是为了练习正面战斗的实力,林平都只有寻找筑基期后期的妖兽战斗。

    看到这些,刘一也放心了,对于第一门的一众高层来说,刘一发现大家都有自己的打算,根本不用刘一去提醒,他们都能够做最有利于自己的事情,刘一也就放心了。

    刘一还环视了一下四周,刘一发现,把这里当做历练的不仅他们第一门的一众人,其实其他人,也有不少来这里是为了寻求突破或者历练法术,提高战斗经验等等的修士。

    刘一就看到不远处的妖兽群中,有一道身影,在妖兽群中来回曲折的穿梭,然而,那人虽然来说穿梭,但是,却不和妖兽战斗,只是骚扰妖兽,让妖兽围着他团团转,却有没法攻击他或者拦下他。

    看到这里,刘一知道,那人那样做只是为了修炼身法或者步法,不管是身法还是步法,都是逃命用的好方法。

    当然了,这些利用这里来修炼的毕竟只是少部分修士,大多数修士来这里还是为了击杀妖兽,阻挡妖兽前进的步伐而已,因此,大多数修士,对于妖兽的战斗都是采取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击杀妖兽。

    南域之灾,南域的妖兽多如牛毛,无穷无尽,但是,来到南域的修士也是越来越多,而且来的修士的实力也是越来越强大,很多结丹期修士都毫不留情的对着一些实力很弱的妖兽出手,一出手就是一片的妖兽被消灭,好在这些妖兽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不畏生死,否则,这些妖兽看的这种场面,早就逃之夭夭,逃命去了。

    看了一会后,刘一也觉得自己该出手了,毕竟自己突破到筑基期后期也有段时间了,要是能够在这期间突破到结丹期,那就再好不过了,看看其他一流势力之主,都有结丹期后期修为,而自己却还是筑基期修为,连结丹期都不是,刘一心里也是压力很大,和别的势力谈判之时,自己的辈分总是矮别人一辈,那也不好,虽然刘一知道自己第一门的实力,还不足以成为一流势力,但是,西城的各个势力,早就把钱宝商行当成一流势力看待了。

    “找什么妖兽战斗好呢?”刘一喃喃自语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