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看来我们双方对于这样的处理都有些不满啊。”虎头笑呵呵的道。

    “那不知虎头道友有何高见?”西陵子道。

    “高见倒是谈不上,不过,如果我们真的就这样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此揭过的话,回去恐怕不好交代吧。”虎头道。

    “那虎头道友究竟想要怎么样?”西陵子问道。

    “哈哈,不怎么样,就是大家对于你们攻入黄龙山脉有些不满,希望你们能够给个交代,比如,交出首犯,以平息大家的怒火,如何?”虎头道。

    虎头已经看出西陵子似乎不想麻烦,有些退缩了,于是就趁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也是虎脑道友的意思吗?”刘一看着虎脑道,不能再看下去了,要是在看下去,说不定西陵子会把大家给卖了,毕竟,西陵子本来就看刘一他们不顺眼。

    “呵呵,刘道友不必着急,这不是大家在商量吗,既然商量,就是把大家的意见都说出来,然后,我们挑选几条合适的,这样才能服众嘛。”虎脑道。

    难怪人家叫他们虎头虎脑,一个唱红一个唱白,配合的相当好。

    “呵呵,既然是大家提条件,那好,我也提提条件,我听虎头道友刚才说大家都怨气很深,我觉得很有道理,不如我们继续打下去,等我们打到你们老巢之后,我们再来谈和平解决的事情,如何?这样一打,我想大家的怨气也能够打没的。”刘一道。

    “打就打,谁怕谁,虎长老,答应他们,我们这就开打,我们现在就灭了他们。”有妖兽道。

    “闭嘴,我们说话,哪有你们插嘴的资格。”虎脑道,接着,虎脑又道:“西陵子道友,我看这事我们还是现在和平解决吧,如果真的开打,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的。”

    虎头虎脑都看出了,西陵子很好对付,而且修士似乎又是以他为首,他的话更有代表作用,因此,就别开刘一,对西陵子谈条件。

    “是没有好处,所以我说,这件事就此揭过,如果谁有意见,那是他们的私自恩怨,不要牵扯大家,如何?”西陵子道,接着,西陵子又道:“就像有些人攻入黄龙山脉,那不过是他们的私自行动,如果你们要解决私人恩怨,我们是不会插手的。”西陵子道。

    “西陵子,你好卑鄙!”有人道。

    “就是啊,没想到你堂堂一个修士,竟然帮着妖兽说话。”有人道。

    “你真给我们修士丢脸,我们不接受那样的结果。”有修士道。

    “哈哈,刘道友,你也听到了,攻入黄龙山脉,是你的私人行为,我希望刘道友能够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们这样破坏规矩,私自攻入黄龙山脉,寓意何在?”虎头道。

    “哈哈,私人行为,我也没说我是代表西城,要代表西城的话,你们应该找城主府的人去谈,我就是代表我们自己,我的意见很明确,你们要么就给我们一个答复,要么,就是我们攻入你们腹地,然后,再来谈谈,如何?至于西陵宗,他们不愿意和我们一起攻击,那是他们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刘一道。

    “对,我们支持攻入妖兽腹地之后再来谈谈。”跟刘一一路的那些修士大声的喊道。

    “我红艳会支持刘道友。”

    “我李家支持刘道友。”

    ....,....

    “我左路支持刘道友。”

    突然间,大部分势力都支持刘一的决定,而且大家对于西陵子的行为都有些不满,就连八大势力的其他势力也是一样。

    大家都是明白人,谁的做法正确,谁的做法不对,大家心里都清楚,而现在是和妖兽谈判,如果大家软弱了,那么,以后修士在妖兽面前,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只是大家不明白西陵子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究竟只没想到这方面问题,还是他不在意他人的感受,故意要让大家受辱?

    “哼,你们知不知道现在西城都风雨飘摇了,如果还和妖兽打战,那么,我们西城真的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西陵子道。

    “是啊,西城如今大劫在即,不宜再生是非了。”有修士听了西陵子的话语,觉得西陵子说的有道理。

    “是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大劫呢?如果我们还和妖兽战斗,那么,大劫来了,我们拿什么来去抵挡。”有人道。

    “是啊,我就说西陵宗出来的人不至于这么没见识,原来人家在担心大劫。”有人道。

    “好了,你也不要拿这些来吓唬大家了,你不想和妖兽发生冲突,你就不要参加,我们打我们的就是了,至于你们西陵宗,不参加就不参加,我们又没有逼迫你们参加。”刘一道,接着,刘一又对着其他的势力道:“你们也是,你们愿意和我一起打到妖兽腹地的,就跟我一起打,不愿意的,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赶紧离开吧,我绝不阻拦。”

    “咯咯,刘道友说的是什么话,我虽然是小女子一个,但也知道,什么叫骨气,做人要有骨气。”八大势力当中,来了一个女子首领,如今说话的就是那女子。

    其实,刘一一开始并没有很注意的那些大势力的人,反正,刘一也认为自己和他们没什么交集,只要他们不惹自己就行了。

    如今,听到这女子帮自己说好,才抬头打量那女子,刘一突然发现,那女子不仅年轻,修为很高,都已经结丹期修为了,更主要的是那女子长得很漂亮,一双灵动的眼睛闪闪发光,充满可爱。

    不过,那女子周身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让人被那股气势给吸引,从而忽略了她的外貌而已。

    “呵呵,这位道友说的好,我们做人不能没有骨气,如今,他们妖兽都欺负我们,欺负到家门口了,如果我们还是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下次他们是否会直接在我们家里乱来呢?”刘一道。

    “刘道友,你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是你攻入黄龙山脉,我们只是对你们进行阻拦,怎么成了我们欺负你们了?”虎头道。

    “哈哈,看来虎道友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吧,不如虎道友先了解了解情况再说,如何?”刘一道。

    刘一说这话时,其实,都已经有妖兽把具体情况告诉虎头他们了,让他们明白整件事的经过。

    “呵呵,刘道友,你看,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如何?他们攻入南域,攻向西城,也是因为他们突然失去灵智,导致他们只知道杀戮,那是意外,刘道友就不要介意了吧。还有,你们也杀了我们不少妖兽。所以我希望此事就此揭过。”虎脑道。

    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也就没有那么硬气了,其实,开始他们就猜到了事情应该是他们妖兽先引起的,不然那些修士也不会直接杀入黄龙山脉,不过,既然修士不提事情的经过,他们就更加不会去了解了,装着不在意事情的经过。如今看到刘一说起事情的经过,他们自然要了解一番,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他们妖兽竟然攻击了整个南域的修士,甚至都快攻入西城了,也难怪那些修士会联合起来攻击他们。

    “这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身后的那些修士没法答应你,你看,因为你们妖兽,我们的损失有多么的惨重,如果你们不拿出一些东西给大家,释放大家的怨气的话,我想是行不通的,”刘一道。

    “哼,我们妖兽还有怨气呢。你们杀了我们那么多妖兽,无论如何,你们都要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结果。”虎头道。

    “看来是没得谈了,那么,我们就继续开战吧,我也想看看,你们究竟有多厉害。”刘一道。

    “战!战!战!...”

    外面的喊声响彻云霄,让大家都人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就去杀敌。

    听到修士的喊声,妖兽也是不甘示弱,大吼起来:“吼!吼!吼!....”

    “你,你...”听着修士那边高昂的气势,虎头被刘一气的说不出话来,更可气的是,妖兽居然也想要和刘一他们打。

    “咯咯,其实,我倒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知你们听不听?”那女子道。

    “哦,说说看。”虎脑道,虎脑也不想打起了,不然双方都将损失惨重。

    “既然大家都有很大的怨气,不如这样,我们就以黄龙山脉为战场,大家都守在黄龙山脉外边,不得跨入对方的领域,如果有仇怨,就进入黄龙山脉,在黄龙山脉里面,大家都可以随意厮杀。”那女子道。

    “好办法,他们既然想厮杀,就让他们去黄龙山脉厮杀吧,至于出了黄龙山脉,他们就不可以随便厮杀了。”虎脑道。

    “恩,这个主意不错,这样一来,的确可以转移大家的怨气。”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次你们妖兽突然暴动,你们是否该说说暴动的原因?”

    “暴动的原因?我们暂时也不清楚,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们一定会认真调查,查出后,我们会告诉你们的。”虎脑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