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九声急促的钟声突然自霸天武馆响起,响彻整个霸天武馆,震动的修士的心脏都突然狂跳,血液加速运转,然而,这九声急促的钟声刚停,接着,又有九声急促的声音传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九声一起,九声一起,接连不断的九声急促的钟声传出。

    霸天武馆,当战争的钟声敲响之时,霸天武馆的修士先是一愣,接着脸色狂变,要知道,现在霸天武馆敲响的不是别的钟声,而是一种终极钟声,一种生死存亡的声音。

    也许,第一遍的九声刚刚过去,很多修士还不明白为什么霸天武馆突然敲响了从来没有听过的九响之声。

    当第二遍九声响起之声,很多修士终于反应过来了,九声,九死一生,乃是生死存亡之声音,也就是说,霸天武馆现在正面临着九死一生的危机,霸天武馆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不好!我们霸天武馆出事了,赶紧去霸天广场!”有人道,丢下正在做的事情,飞掠而去,来的霸天广场。

    “恩?那钟声,是存亡之声?霸天武馆迎来了生死危机,不好,赶紧出关。”有正在闭关的修士,听到钟声之后,立刻放弃闭关,冲出了闭关之地,来的霸天广场。

    “爷爷,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震撼人心,爷爷呢?”有个老头正在和孙子玩耍,听到声音之后,丢下孙子,飞速来的霸天广场。

    “不好,存亡之声,不可能吧,快去霸天武馆。”有一些在外的弟子听到钟声之后,飞速赶回,尤其是那些被支出去的武士,他们是霸天武馆的守护力量,就算调集出去,也不可能离得太远的,于是,也是急速赶回。

    一时间,四周不断的有着人影飞掠而来,聚集在霸天广场,等候着罗霸天的命令。

    罗霸天看着广场上聚集的大量修士和还在不断赶来的修士,开口道:“诸位,霸天武馆如今面临生死危机,希望诸位与我一起去杀敌,卫我霸天威严。”

    “卫我霸天威严!”

    “卫我霸天威严!”

    一声声激昂的声音响彻天际。

    罗霸天把手一压,天地突然静了下来,大家也知道罗霸天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说。

    “好了,也许很多人好奇,我们霸天武馆究竟有什么危机,具体的我也没时间告诉大家了,我只是告诉大家,天威门已经杀入我们霸天武馆多时了,很快就会到达这里,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去迎敌,至于其他的,如果战后,我们大家还活着的话,我再来告诉大家。”罗霸天道。

    “什么?天威门快要杀到这里?”有人大惊道。

    “不可能,快要杀到这里了,我们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有人不信道。

    “混账,都快被人杀到这里了,现在才发现,平时都干什么去了。”有人道。

    实在是罗霸天的消息太震惊了,被人杀到家里了,大家居然一点不不知情,而去看罗霸天等人现在的行为,毫无疑问,他们也是刚得到消息不久,怎么可能?人家杀到家里这么久了,霸天武馆的一众高层居然毫不知情,这是什么情况,好诡异的情况,此事太蹊跷了。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大家随我出发,卫我霸天威严!”罗霸天大声道。

    “卫我霸天威严!”

    “卫我霸天威严!”

    于是,罗霸天带着一群情绪高涨的霸天武馆之人,向广场外走了出去,果然,还没走多久,他们就碰到了前来攻击的天威门的人,看天威门的行动,悠哉悠哉,根本就不像来袭击霸天武馆,倒像是在自己家里似得,霸天武馆的阵法,对于他们来说,毫无用处,而且霸天武馆重要阵法,根本就没法启动,毫无疑问,被人破坏了,否则,罗霸天也不用率领大家出去战斗。

    “天杰,好手段,不过,想要拿下我霸天武馆,你们也得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罗霸天看着对面率领大家前行的天杰道。

    “哈哈,罗霸天,我还以为要等我们杀到你们霸天广场,你们才能发现,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发现了我们,霸天武馆果然有几下子。”天杰道。

    虽然天杰说的好像是在夸奖霸天武馆,但是,霸天武馆的所有人此时脸上却没有喜色,而是火辣辣的尴尬,都被人杀到这里了,霸天武馆的人才出动抗敌,太丢人了。

    “哈哈,比起你来,差远了,不过,你果然有些手段,竟然拉来了那么多的炮灰。”罗霸天道。

    罗霸天看了一眼天杰身旁,发现天杰身旁站着的竟然是一些一流势力的势力之主,接着又对那些势力之主道:“诸位,我霸天武馆好像没有得罪你们吧?”

    “哈哈,罗馆主,得罪了,我们欠天门主的人情,这次正好还人情,还望见谅!”那些势力之主道。

    毫无疑问,以前他们是很感激天威门,以为天威门出手帮助他们是出于好心,但是,经过这件事之后,大家才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天威门帮助他们,也不是出于好心,而是天威门早就想到了今天,因此,才出手帮助他们,甚至他们都有些怀疑,他们的事情,是不是天威门给弄出来的,不过,没有证据,他们也不敢乱说,因此,虽然现在帮助天威门,但是,对于天威门,却再也没有了感激之情,有的只是一种交易,作为天威门当时帮助他们的交易而已。

    “呵呵,还人情,只怕这个人情还的有些大吧,不知道你们有些势力,从此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呆在一流势力的位置上了。”罗霸天道。

    “哈哈,罗霸天,还在威胁我们,我看你还是看清楚状况再说吧,你们有多少修士,我们又有多少修士,我们是数倍于你们,而你们又没有阵法相助,我看你们这次拿什么和我对抗,我要是你,早就逃了,这样的话,你或许还可以留下一条性命。”天杰道。

    “哈哈,雄狮以一当百,我们一人就可以抵挡你们百人,究竟谁胜谁败,还不一定。”罗霸天自信的开口道。

    大家看到罗霸天的自信,也是气势高涨,原先看到对方人数众多,被压下的气焰也是突然高涨了起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两军交战,气势很重要,如今,罗霸天一句话,就把大家说的心情激荡,好像自己真的是能够以一敌百,无可匹敌。

    “呵呵,以一当百?就凭你们?你们还没有那样的本事,对了,我记得你们不是还有两位副馆主,怎么,他们逃跑了?”天杰开口道。

    “是啊,还有两位副馆主呢?不会真的害怕,逃跑了吧?”霸天武馆的修士的气势也是一顿,不在继续高涨,而是有些疑惑的想到。

    “哼,少在这里说风流话,要不是你卑鄙,把他们给收买了,让他们背叛霸天武馆,你们又怎么能够出现在这里,才被我们发现呢?”罗风大怒道。

    罗风是武痴,脾气自然也不是很好,听到天杰的话语,哪里能看着天杰奚落而无动于衷。

    “什么?两位副馆主背叛了,难怪天威门的到了这里,我们才发现,原来是他们两人搞得鬼。”有人道。

    “对啊,馆主到现在也没有开启阵法,而是让我们在这里和天威门的人战斗,不会是阵法也被那两人给毁了吧。”突然,有人反应过来了,难怪一直感觉怪怪的,不过,刚才由于事发突然,而去又有大敌当前,也没有仔细去想,现在经过这么一提醒,突然发现,原来是护馆阵法没有开启,难怪当时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这里不对劲。

    “哼,天杰,就算我们没有阵法相助,那又如何,你们想要消灭我们,你们自己也得付出天大的代价,而且,我们的盟友已经前来支援,我们等我们的盟友来了,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逃。”萝霸天道。

    “盟友?希望你能够等到他们才行。”天杰诡异的一笑,并且开口道。

    看到天杰的诡异笑容,罗霸天的心脏也是一跳,难道盟友出意外了?不过,这些他也只是心里想一想,不敢表现出来,害怕影响己方气势。

    “我们能否等到他们,那是我们的事情,再说了,就是没有盟友,我们也不是别人可以随意捏拿的,还有,你这么久没有动手,是在等那两个叛徒吧,不用等了,他们既然背叛了霸天武馆,就应当承担背叛的后果。”罗霸天道。

    “你杀了他们?”天杰突然脸色狂变,双目放出了骇人的光芒,显然,听到那两人出事了,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震动。

    “哼,你以为他们这样背叛我们,我们还能让他们活下去?”李二这时也开口道。

    叛徒历来都是让人痛恨的,因此,说起他们,李二都恨不得把他们从地狱拉出来,继续给他们来个大卸八块。

    “你们,你们该死,上,给我灭了他们。”天杰大怒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