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友?你以为在我的天威之术之下,你的盟友还会出现吗?”天杰道。

    听到天杰这话,罗霸天的脸色也是一变,心里担忧了起来:是啊,要是在天威的干预下,各个盟友都来不了,那么,自己这次就真的完蛋了。

    “哼,别在这妖言惑众了,你以为你们的天威之术有那么厉害吗?我想,你们的天威之术,能够影响我们,就已经是极限了吧?”罗霸天道,罗霸天虽然担心盟友来不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天威之术的范围没有那么广,能够影响到盟友。

    “哼,有没有这么厉害,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天威道。

    然而,霸天武馆的盟友,现在都在哪里呢?

    其实,在收到刘一传递的消息,说天威门攻击的是霸天武馆之后,各个盟友就开始清点人手,准备立刻前往霸天武馆。

    李家,在李家家主正在清点人手之时,突然,外面传来了惊呼之声“家主,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惊慌?”李锋问道。

    “家主,是这样的,我们被几个一流势力给围住了。”

    “什么?我们被几个一流势力给围住了?”李锋大吃一惊,赶忙走了出去,看到,李家果然被人围住了。

    “诸位,你们这是何意?”李锋道,李锋忽然发现,自己的家族对头,王家也在此列,让他大吃一惊,不仅仅是王家,还有几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的一流势力,也和王家在一起围着李家。

    “哼。”王家之人,和李家是对头,自然不会理会李锋。

    “李家主,很抱歉,我们也是情非得已,希望李家的人能够在里面待一段时间,事后,我们会登门道歉的。”几个一流势力开口道。

    他们不是王家,和李家是对头,自然也就不愿意得罪李家,但是,这次没办法,不得不来,只是希望以后能够赔偿李家一些,以求李家的谅解了。

    况且李家虽然比较低调,但是,他们的实力却不容小视,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不然,天威门也不会叫那么多势力一起围住李家,为的只是拖着李家而已。

    “哼!”李锋冷哼一声,也没有办法,面对如此多的势力围堵,他们想要冲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李家如此,红艳会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就在李艳萍真正清点人手,准备救援霸天武馆之时,突然发现,不知何时,红艳会外围已经被黑夜蒙面人给围住了,李艳萍几次组织人手,向外冲,都没有冲出去,最后只好退回来,龟缩在红艳会里面。

    不过好在红艳会里面的防护阵法比较厉害,黑衣蒙面人也不敢强攻红艳会,只能和红艳会僵持,阻止红艳会外出而已。

    “看来只是希望钱宝商行能够救援他们了。”李艳萍自语道。

    其实,无论是李家还是红艳会,都是被敌对势力给围堵,没法出去援助,也说的过去,但是,兵器阁被人挡了回来,没法派出人手前往援助,就有些让人吃惊了,就是刘一接到消息也是大吃一惊。

    兵器阁,他们主要是靠出售兵器为生,里面的弟子,都是炼制武器的能手,可以说,西城很多修士的武器,都是出自兵器阁,因此,大家都不愿意得罪兵器阁,按理来说,他们要派人援助霸天武馆,应该没人愿意阻拦才对。

    然而,事情却是出了意外,在鲁铁正准备派人前往救援霸天武馆之时,门下之人突然来报,说:“阁主,西陵宗,西陵子求见。”

    “西陵子?西陵宗的修炼天才,被西陵宗定为下任宗主继承人的西陵子?”鲁铁问道。

    “对,就是那个西陵子。”

    “叫他进来吧,我见见他。”鲁铁道。

    “鲁阁主,晚辈贸然打扰,还望勿怪。”西陵子道。

    “贤侄哪里话,你想要来,我这随时欢迎,只是现在鲁某比较忙,恐怕没时间陪贤侄闲聊,贤侄还是说说你的来意吧?”鲁铁道。

    “鲁阁主可是打算支援霸天武馆?”西陵子也不客气,直接开口道。

    “正是。”鲁铁道,虽然鲁铁不明白西陵子问这个干什么,但是,既然西陵子问起,鲁铁也不会隐瞒,反正他们结盟了,前往援助,也是很正常的。

    “小侄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鲁阁主能够答应。”西陵子道。

    “哦,说说看,能够答应,我一定答应。”鲁铁道,不管怎么样,西陵宗都是西城的第一大宗,能够帮助,还是帮助一下他们为好。

    “就是听说阁主打算支援霸天武馆,不知阁主能够给小侄个面子,暂时别派人前去支援他们?”西陵子道。

    “什么?你要干涉我的决定?”鲁阁大怒道。

    自己好歹也是一方势力之主,你一个年轻人,一句你的面子,就要改变自己的决定,怎么可能。

    “呵呵,鲁阁主客气了,我是代表西陵宗来通知你们,不许支援霸天武馆。”西陵子看到鲁铁的表情,就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说,他都要派人前去支援霸天武馆,因此,只好抬出西陵宗了。

    “西陵宗?你还代表不了西陵宗,再说,就算你是西陵宗的宗主,你也没权干涉我的决定。”鲁铁坚定的道。

    开玩笑,西陵宗一句话,自己就不支援自己的盟友,那么,自己结盟还有什么意思。这个结盟还不马上就散了。

    “鲁阁主,你记住,霸天武馆和我们西陵宗有仇,你支援霸天武馆,就是和我们西陵宗为敌,你确定要和我们西陵宗为敌吗?”西陵子道。

    “哼,霸天武馆是我兵器阁的盟友,如今遭到攻击,我们自然要派人前往支援,如果你们西陵宗认为这是和你们为敌,要对我们出手的话,我们接下了。”鲁铁道。

    “好,希望你们能够承受的起我们西陵宗的怒火。”西陵子大怒道。

    “哈哈,贤侄哪里话,我们兵器阁怎么会和你们西陵宗为敌呢,你放心,我们一定不派人前去支援霸天武馆的。”突然,有一个声音传入鲁铁的耳朵里面,鲁铁一看,原来是鲁铁的二叔,也是兵器阁主的一方元老了。

    “二叔,你怎么还来?”鲁铁道。

    “我怎么不来,我要是不来,你还不把我们兵器阁给害了。”鲁铁的二叔道。

    “好,希望你们兵器阁能够守信,我就告辞了。”西陵子道。

    “哼,兵器阁一定会支援霸天武馆的。”鲁铁道。

    “鲁铁,你不顾兵器阁的生死了么?”鲁铁的二叔道。

    “可是,霸天武馆是我们的盟友,如果盟友有难,我们不去支援,那么,还有谁敢和我们结盟了。”鲁铁道。

    “哼,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总之,这次你是不能派人支援霸天武馆。”鲁铁的二叔道。

    “哼,我是阁主,我的决定还轮不到二叔来干涉。”鲁铁道。

    “在阁主决策有误之时,我有权提出意见。”鲁铁的二叔道。

    “你的意见,我有权不采纳。”鲁铁道。

    “我们还是召开长老会,长老会上见吧。”鲁铁的二叔道。

    “哼,我先派人去,你要召开,你先召开吧。”鲁铁道。

    “很抱歉,为了不让兵器阁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只有委屈一下阁主,亲自带阁主前往长老会了。”鲁铁的二叔道,接着就对鲁铁动手。

    他们一动手,立刻惊动了兵器阁的众人。

    “住手!鲁铝,你怎么回事,竟敢对阁主动手。”突然,老阁主的声音传了进来。

    “是啊,鲁铝,你怎么能对阁主动手。”其他赶来的长老也开口道。

    “回禀老阁主,我这是为了兵器阁好。”鲁铝道。

    “为了兵器阁好?怎么回事?”鲁铜道。

    “是这样的,刚才西陵宗来人了,说西陵宗和霸天武馆有仇,现在霸天武馆有难,让我们不要派人前去支援,否则,就是和霸天武馆为敌,可是,阁主不听劝告,硬要派人前往,我拦着阁主,希望阁主能够经过长老会,听听长老会的意见,然后再决定,可是阁主不愿意。”鲁铝道。

    “阁主,可有这回事?”一个和鲁铝关心密切的长老问道。

    “哼,我们和霸天武馆结盟,这事西城众人皆知,如今霸天武馆有难,我们派人前去支援,天经地义,有何不可?”鲁铁道。

    “话不能这么说,他们和西陵宗有仇,我们支援他们就等于和西陵宗作对,不是我说风凉话,就算你们这个联盟一起,也不是西陵宗的对手,他们要灭你们,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你又何必为了一个所谓的结盟,让我们兵器阁走向灭亡呢?”鲁铝道。

    “是啊,西陵宗太强大了,既然他们这样说了,我们还是别去支援吧,就算别人说起,我们也说是西陵宗出面干涉了。”有长老道。

    “对,就该这么决定,我们不能和西陵宗为敌,要怪就怪霸天武馆不该得罪西陵宗。”有的长老道。

    一时间,所有长老都不支持派人支援霸天武馆。

    “你看,大家都不愿意,你何必一意孤行呢?”鲁铝道。

    “哼,我是阁主,我说了算,现在立刻给我派人前去支援。”鲁铁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