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兵器阁的长老,阁主决策有误,我们有权制止阁主的错误决定。”鲁铝道。

    “如果我一定要派人前期霸天武馆,救助霸天武馆呢?”鲁铁道。

    “很抱歉,阁主,如果你硬要一意孤行的话,我们有权废除阁主,从而另选阁主。”鲁铝道。

    “你原来是看上了我的阁主之位,我就说呢?谁给了你如此胆大,原来你是早有野心。”鲁铁道。

    “阁主,你不要血口喷人,我鲁铝何时惦记阁主之位了,我只是为兵器阁着想,不忍心兵器阁被毁灭,才出言制止,是阁主一意孤行,不顾兵器阁的死活。”鲁铝道。

    毕竟,鲁铁的那顶帽子太大了,他虽然也想要趁机夺取阁主之位,但是,却也不敢承认。

    “好了,不管你是不是看上了我的阁主之位,我还是那就话,如果你们认我是阁主,我就要派人援助霸天武馆,如果你们不认我这个阁主,那么,我就个人前往支援。”鲁铁道。

    “阁主,使不得!”有点长老道。

    “是啊,阁主,你永远是我们的阁主,还望阁主不要开这种玩笑。”有的长老道。

    “阁主,我们只是不希望和西陵宗为敌,可没有不认阁主的意思吧。”有的长老道。

    那些长老,其实也是纯粹的不想和西陵宗为敌罢了,可不代表他们想要鲁铁下台,在他们看来,鲁铁还是英明的阁主,只是这次不知怎么犯浑而已。

    “好了,不要再说其他的了,我意已决,要么,我是兵器阁阁主,我们迅速派人前往白天武馆,救助霸天武馆,要么,你们就废除我的阁主之位,让后另请高明吧。”鲁铁道。

    “这...这个!!!!!”其他人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鲁铁的态度居然这样强硬,一时间,也让他们措手不及。

    要他们把鲁铁给换了,他们也不乐意,毕竟,鲁铁是他们最喜欢的阁主,很合他们的胃口,如果换另外一人做阁主,先不说能不能把兵器阁处理好,就是其他人对于权力的欲望肯定比鲁铁强,那样,肯定没有鲁铁做阁主给予大家的那么方便。“

    “阁主,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下好,否则,我们为了兵器阁的未来,也不得不换一次阁主之位。”鲁铝道。

    鲁铝这话一出,大家也心里一惊,可是也没有出言反对了鲁铝的话,毕竟,鲁铝说的有道理,如果鲁铁要一意孤行,前往霸天武馆帮助霸天武馆的话,似乎除了逼迫他交出也就阁主之位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哼,就知道你看上了阁主之位,好,既然你们都拒绝救助霸天武馆,那么,我脱离兵器阁,我从今以后不再是兵器阁的人了,我现在可以前往霸天武馆了吧,希望你们能够把兵器阁发扬光大,而不是把兵器阁带向灭亡。”鲁铁道。

    “阁主,还请三思啊!”

    “阁主,还请三思!”

    可是,鲁铁头也不回,离开了兵器阁,前往霸天武馆,支援霸天武馆。

    “阁主,等等我。”鲁铁的守卫道,也是跟着鲁铁一起脱离了兵器阁。

    “好了,既然大家都认为不应该帮助霸天武馆,那么,鲁铁从今以后就不是兵器阁的人了,兵器阁的阁主就由鲁铝暂代,希望你不要让人失望,把兵器阁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老阁主道。

    也是,如果鲁铁还是兵器阁的人,那么,他一人支援霸天武馆,和派很多人去支援,都是一样,都是和西陵宗为敌。

    鲁铁是铁定要去帮助霸天武馆的,但是,其他长老都不赞成,那么,就只有让鲁铁脱离霸天武馆了。

    “老阁主,对不起,刚才我们忘了问老阁主的意见了,不知老阁主的意见什么?”有长老道。

    唰的一声,大家都抬头望向老阁主,想知道老阁主中的答案。

    “我,我老了,就不发表意见了,希望我们兵器阁能够逃过这次的劫难。”老阁主道,接着,老阁主就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老阁主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大家还是感觉到了,老阁主其实是愿意支持鲁铁,派人支援霸天武馆的,可惜,所有长老都反对。

    “好了,既然我是阁主,那么,我现在宣布几项决定,还望大家支持。”鲁铝道。

    “阁主请说。”大家道。

    “是这样的,想必大家也知道,霸天武馆和西陵宗有仇,但是,钱宝商行却和霸天武馆结成盟友,我想,这样一来,西陵宗肯定对钱宝商行有意见,说不定把钱宝商行看着敌人也不一定,如果我们继续和他们做生意,西陵宗是否会对我们也有意见?”鲁铝道。

    “阁主说的也有道理,霸天武馆和西陵宗有仇,那么,他们的盟友钱宝商行,也是被西陵宗列为敌对势力了,如果,我们继续和他们做生意,那么,西陵宗还真的有可能把我们当成敌人。”有长老道。

    “那我们怎么办?”有长老道。

    其实,那长老也明白,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和钱宝商行断绝来往,但是,如此一来他们的收入将会减少很多,他们又不愿意。

    “没办法了,只有和他们断绝来往,终止和钱宝商行的生意,虽然这样一来我们损失一些收入,但是,我们可以和西陵宗做生意,我想,只要我们一直和西陵宗做生意,那么,我们的收入不会比和钱宝商行做生意少的。”鲁铝道。

    “这样的话,好是好,可是,西陵宗是否会同意和我们做生意呢?”有人道。

    “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做,我一定说服西陵子,让他答应和我们做生意的。”鲁铝道。

    “好,那就有劳阁主了。”有长老道。

    兵器阁和钱宝商行的生意从此终止了。

    接下来的事情,鲁铁没有去管,反正他现在已经不是兵器阁的人了,如今,他只是希望快点赶到霸天武馆,支援霸天武馆,虽然他们人数不多,只有他和他的守卫两人,但是,两人都是结丹期后期修士,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视的。

    兵器阁的被人挡下了,没法支援霸天武馆,那么,钱宝商行呢?他们能否派人出去支援霸天武馆?

    钱宝商行,刘一点将道:“土龙,你带一万人立刻前往霸天武馆,支援霸天武馆。”

    “是,门主。”土龙道。

    “不好了。门主,我们被人围堵了。”

    “什么?什么人敢围堵我们?”刘一道。

    “是绿林堡的人。”

    “什么?是他们?土龙,你带人杀出去。”刘一道。

    “是,门主。”土龙道。

    “杀!杀!杀!...”

    土龙带领一万人杀了出去,可惜,没多久,土龙就带人回来了,并且开口道:“门主,外面的敌人太厉害了,我们杀不出去。”

    “不是说绿林堡的人把我们围住了么,你们怎么杀他们都杀不退?”刘一疑惑的道。

    “回,门主,除了绿林堡的人外,还有其他势力的人,对方人数太多了,我们没法杀出去。”土龙道。

    “哦,这样啊,那我再想想办法。”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万先生,其他几个势力如何?他们派人去了吗?”

    “门主,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其他几个势力也一样被人围堵了,没法派人前往霸天武馆,没法支援霸天武馆。”万事通道。

    “看来,天威门为了对付霸天武馆,还真的准备充分啊。”刘一道。

    “是啊,他们准备太充分了,尤其是兵器阁,他们竟然说动了西陵宗,西陵宗说霸天武馆是他们的仇敌,谁帮助他们,就是和西陵宗为敌,兵器阁为了不和西陵宗为敌,不仅不派人支援霸天武馆,还把我们和他们的生意给终止了,为的就是和我们断绝关系。”万事通道。

    “哦?这不是鲁铁的意思吧,他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决策?”刘一道。

    “恩,这就是唯一的好消息了,鲁铁已经叛出兵器阁,正在前往支援霸天武馆的路上,而现在的兵器阁阁主叫做鲁铝。”万事通道。

    “好了,人各有志,兵器阁如何,我们不能勉强,不过,我想他们会后悔的。”刘一道。

    “恩,不过,门主,我们被堵了,不能支援霸天武馆,我们该怎么办?”万事通道。

    “让我想想...”刘一道。

    刘一沉思了一会儿,接着,刘一大惊道:“有了!”

    “哦,门主有办法了?”一众第一门的高层都好奇的看着刘一,不知道刘一想出的是什么办法。

    “恩,我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他们可以攻击我们的盟友,我们为何不去剿灭他们的盟友呢?”刘一道。

    “剿灭他们的盟友?不知门主打算剿灭哪个势力?”赵飞燕道。

    “哼,这里就绿林堡离我们最近,正好,绿林堡的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这里,这正是我们攻打他们的好时机。”刘一道。

    “可是,我们的人手够吗?”赵飞燕道。

    “够了,传令下去,让牛一带着五千人支援霸天武馆,牛二带领五千人,围攻绿林堡,还有,林平,你的人和我一起偷偷前往绿林堡,对了,飞燕,这里就交给你了。”刘一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