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带着林平和林平的一众手下,偷偷的出了钱宝商行,直奔绿林堡而去,在途中,他们和牛二带领的五千修士汇合了。

    牛二带领的五千修士,全部都是筑基期中期修为,而且,真实实力,其实都不下于一般的筑基期后期修士的修为了,因此,用他们来攻击绿林堡是足够的,当然了,前提是要先破坏他们的阵法,否则,就算再多十倍的人手,也是奈何不了绿林堡的。

    显然,林十三也没有想到,他带人阻止钱宝商行前去支援霸天武馆,会让钱宝商行把目标放在他绿林堡上,否则,他说什么也不会带人来阻止钱宝商行的。

    绿林堡,此时依旧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并没有因为林十三派人出去而有所变化,也没有意思到危险正在朝他们慢慢靠近。

    此时,绿林堡周围却被刘一他们围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绿林堡,刘一道:“绿林堡果然有些名堂,不愧是曾经的一流势力。”

    “是啊,据说他们虽然没落了,但是,他们的传承还是留了下来,要不然,这几年,他们也不能发展的这么快。”林平道。

    “好了,就这样,十三,你和林平,还有林平的手下,你们潜入,破坏他们的阵法根基,然后,再击杀他们的高层,等你们成功后,我和牛一就带领着这五千人冲进去。”刘一道。

    “是,门主。”林平道。

    就这样,几道淡淡的影子潜入绿林堡。

    绿林堡,堡垒模式的建筑,据传,整个绿林堡都是一件灵器,而且是一件品质极高的灵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绿林堡易守难攻,这就是事实,这是经过很多势力攻打绿林堡,最终无功而返得出的结果。

    “你说,我们堡主能否拿下钱宝商行?”这时,在绿林堡的一家酒楼,几个绿林堡的修士正在议论着林十三围堵钱宝商行之事。

    “我看难,钱宝商行不是一般的势力,要是堡主真的想要强攻钱宝商行的话,说不定会把自己给栽进去。”有一人道。

    “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其实,堡主去钱宝商行,并非为了攻打钱宝商行。”有一人得意的道。

    “那是为了什么?”其他人急着问道。

    他们知道,现在说话之人,有亲属在绿林堡高层,对于高层的一些信息,那人往往比别人更早一步知道,因此,听那人的语气,堡主围攻钱宝商行,似乎还另有说法。

    “这个嘛,这个嘛,我现在手头有些紧了,手头一紧,就容易忘了,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告诉你们,如何?”那人道,显然,一副奸诈的模样,让大家恨不得去打他一顿,可惜,他的背景不弱,而且,他自己的实力也不弱,真的要打他,也未必打的过他。

    “给,这些灵石就当做我们请你喝酒的酒钱,现在可以想起了吧。”有人递给他一代灵石道。

    “记得,记得。”那人笑眯眯的收起灵石,开口道。

    “好了,赶紧说。”

    “是,我这就说,其实,我们绿林堡不敢再次攻打钱宝商行,这次堡主是和其他势力一起围困钱宝商行,记住,只是围困钱宝商行,而不是攻打钱宝商行。”那人道。

    “为什么啊?为什么只是围困,而不是攻打?”

    “因为钱宝商行实力强大,没有哪个实力敢攻打他们,从以前我们攻打他们就知道,凡是攻打他们的势力,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更可气的是,就算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却还是不能把钱宝商行怎么样,这样一来,也就没有哪个势力敢攻打他们了。”那人道。

    “哦,那围困他们和攻打他们,有什么区别吗?”

    “有啊,区别可大了,你不知道吧,钱宝商行为了隐藏真实实力,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派出厉害的人在钱宝商行外面出手的,不然,凭钱宝商行的实力,早就把我们绿林堡给灭了。”那人道。

    “那跟围困他们又什么关系啊?”

    “关系可大了,你看,他们的高手不会离开钱宝商行,你说,大家只要不进入钱宝商行攻击他们,而只是在外面拦着他们,不让他们出去,这样也很安全,不是么?”那人道。

    “是很安全,可是这样做有什么用呢?总不能一直围困他们吧?”

    “那当然不是了,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另一个事情了,那就是,其实这次围困钱宝商行,主要是阻止钱宝商行支援霸天武馆。”那人道。

    “这和霸天武馆又有什么关系?”

    “因天威门现在已经对霸天武馆出手了,为了阻止钱宝商行派人前去支援霸天武馆,因此,堡主和其他势力一起围困钱宝商行。”那人道。

    “哦,这么说来,只要在这段时间,不让钱宝商行的人出去就行了,我想钱宝商行的人看到堡主和几大势力共同围困他们,也不会强行攻击,突破而去支援霸天武馆的吧?”

    “对啊,就是这样,否则,谁敢攻击钱宝商行啊,就连天威门都不敢对钱宝商行出手,就更不要说其他势力了。”那人道。

    然而,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话语,却让有心人给听进去了。

    在他们不远处的另一桌,也是坐着几个绿林堡的修士,不过,那几人以前不是绿林堡的修士,而是被绿林堡收服的另外三宗的修士,他们虽然现在也是绿林堡的修士了,但是,他们心底对于绿林堡,其实也是没有归属感,有的只是仇恨。

    “天威门在攻打霸天武馆?你们说,我们要不要去帮忙呢?”

    “帮谁啊?”

    “当然是帮霸天武馆了,绿林堡和天威门合作,而霸天武馆却是他们的对头,我们自然应该帮助他们的对头了。”

    “嘘!小声些,要是让人知道,你不是真心跟着绿林堡,我想你很快就会有麻烦的。”

    “怕什么,要不是为了报仇,我才不会加入绿林堡,就算被他们发现,大不了一死而已。”

    “你小心一点,你死不要紧,要是因为你而暴露了我们的存在,从而破坏了我们的计划,你就是我们三大势力的罪人。”

    “知道了。”

    听到这里,刘一感觉这趟没有白来,原来,在林平他们潜入绿林堡之后,刘一也来到他们的茶楼,希望能够打探出一些有用的消息,现在看来,还真的被他打探出很多有用的消息。

    比如:三大势力的修士加入绿林堡,并不是真心加入,而是为了报仇,如此看来,他们三大势力被绿林堡吞并,并非他们心甘情愿,而是,绿林堡强迫他们加入,看来,绿林堡也用了不少外力,在刘一看来,肯定是天威门帮助绿林堡,才让绿林堡吞并了其他三大势力。

    “门主,有什么收获?”牛二问道。

    “恩,如今绿林堡的弟子并不齐心,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快速攻下绿林堡,如今只等林平他们破坏绿林堡的阵法了,只要阵法一破,我们就立刻攻入,以最快的速度攻入绿林堡。”刘一道。

    “门主放心,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只待门主一声令下,我们就立刻攻入绿林堡。”牛二道。

    至于林平他们,就更加轻松,由于绿林堡也没有想到有人会在这时偷袭他们,因此,也就放松了警惕,让林平他们很轻松的就潜入了阵法核心之地。

    “这就是整个阵法的核心吧?”林平道。

    “恩,这里就是阵法的核心之地,只是没想到他们的防御如此松懈,否则,我们哪有这么顺利的进入到这里。”十三道。

    “既然是这里,那就好,我们毁掉这里,然后,就给门主发信号,顺便再宰杀他们几个结丹期修士。”林平道。

    “恩,破坏阵法之后,让门主他们在外面往里攻,我们就从里往外攻,给他们来个内外夹击。”十三道。

    “好,就这么办,也让大家看看我们钱宝商行的实力,不是任何势力都可以围困我们的。”林平道。

    对于这次一众势力围困钱宝商行,第一门的所有人都很气愤,但是,没办法,大家实力还是很弱,否则,早就把那些势力给灭了,如今,要是能够灭了绿林堡,从而警告其他势力,也是不错的。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动手吧,我想我们动手的动静,门主他们肯定会看到,他们很快就会攻进来的。”林平道。

    轰!

    一声巨响从绿林堡内部响起,震惊着众人。

    “发生什么事情了?堡内出事了?”

    “不好,堡内出事了。”

    绿林堡的修士,一阵鸡飞狗跳,慌乱不已。

    然而,刘一听到这一声响声之后,毫不犹豫的道:“杀!...”

    “杀...杀...杀....”

    一众第一门的修士,凶猛的冲向绿林堡的修士,毫不留情的宰杀了起来。

    “敌袭!!!”突然,外面响起了惊恐之声,显然,绿林堡的修士也没想到有人敢攻击他们,如今突然发现敌袭,也是害怕至极。

    “我是钱宝商行的刘一,绿林堡修士听着,降者不杀,反抗者,杀无赦!”刘一大吼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