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好像是西陵子私自做主,并没有通知我们吧?我们是否该问问西陵子是怎么想的?”有的长老道。

    “恩,以前还以为西陵子有天赋,是我们西陵宗的未来,现在看来,他还不太成熟,我们还得再观察观察。”有的长老道。

    “去把西陵子叫来,看看他是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通知我们一声。”西陵宗宗主道。

    无奈,这次的事情,其实和他们西陵宗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可惜,西陵子把他们西陵宗抬出来了,那么,他们就得为这件事买单,就算现在他们否认也没有用,因此,他们也就没有否认,不过,对于城主府的罚金,他们也是始料不及的,本来他们以为,最多就是霸天武馆的人仇视他们,反正多一个一流势力的仇恨,他们也是不会在意的。

    “宗主,你叫我?”西陵子来到后,开口道。

    “恩,就是你利用西陵宗,去帮助天威门,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你和天威门达成了什么协议不成?”西陵宗宗主道。

    “就是啊,天威门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损坏我们西陵宗的名气?”有的长老道。

    其实,也不怪他们会这样想,要知道,霸天武馆的弟子为人还不错,也不会得罪他们西陵宗,既然没有得罪他们西陵宗,那么,肯定是天威门给了西陵子很大的好处,才让西陵子不顾西陵宗的利益,出手帮助天威门。

    “啊,宗主,还有各位长老,你们误会我了,我和天威门没有任何关系。”西陵子道。

    “哦,既然你和天威门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你为什么帮助他们?难道霸天武馆的人得罪了你?”西陵宗宗主道。

    “他们倒也没有得罪我,不过,我是看不惯他们的结盟,要是我们不破坏他们的结盟,他们结盟的势力越多,势必会影响我们西陵宗的发展。”西陵子道。

    “要破坏也是破坏天威门,天威门拉拢的势力更多,你这个理由可就站不住脚的。”有长老反驳道。

    显然,大家都不是笨人,西陵子想要蒙混过关,那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长老明鉴,虽然天威门拉拢的势力更多,但是,这些势力很多都是和天威门做的一次性买卖,也就是说他们只是帮助天威门一次,一次过后,他们这些势力还是一盘散沙,但是,霸天武馆他们就不同,他们的联盟很牢固,所以,我才要破坏他们的联盟。”西陵子道。

    “恩,你这个理由,也勉强说的过去,毕竟,他们的联盟,和别人的联盟不同,他们当中有一个诡异的钱宝商行,对于钱宝商行,我们一点也不了解,破坏他们的联盟,至少可以让他们实力降低一分。”西陵宗宗主道。

    “对,宗主说的对,我就是这么想的。”西陵子道。

    “可是,万一兵器阁不听劝告,硬要支持霸天武馆,难道我们还真的对他们出手不成?”有的长老再次问道。

    听到那长老再次问道,西陵子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不过,很快被他掩饰下去了。

    “当然了,我既然这样做,就确保他们不会支援霸天武馆。”西陵子道。

    “哦,不知你是怎么确保的?”有长老问道。

    “其实,很简单,我想各位长老都已经猜到了,没错,鲁铝,鲁铝投靠了我,他帮我拖住兵器阁,让他们不能去支援霸天武馆,而我则帮助他坐上阁主之位,只是没有想到鲁铁会主动让位,我也就不用出手,这样正好可以继续隐藏下去。”西陵子道。

    “哦,我看你破坏他们联盟是假,看上了兵器阁才是真的吧。”西陵宗宗主笑眯眯的道。

    “哈哈,还是宗主的眼光雪亮,我已经和鲁铝达成了合作协议,以后他们的兵器都卖给我们西陵宗,然后再由我们出售,而他们炼制兵器的材料,也是由我们替他们采购。”西陵子道。

    “可是这样也未必就能顺利吞并他们吧?”有的长老疑惑道。

    “是,这只是第一步,我们想要吞并他们,只有一步一步来,慢慢来,一下子是吞并不了他们的,毕竟,兵器阁也是古老留传下来的势力,不是那么容易吞并的。”西陵子道。

    “这个倒是,要是他们那么容易吞并,早就被人吞并了,大家对于他们的炼器之术,都眼馋的很。”西陵宗宗主道。

    “是啊,所以我们先和他们合作,合作时间久了,等他们对我们放下戒心之后,我们才下手,这样,他们就算想要反抗也来不及了。”西陵子道,接着,西陵子又道:“我们要的是整个兵器阁,而不是像天威门一样,只是让大家帮助一次,就不再来往了。”

    “那倒是,天威门以前是大家心中的大善人,谁知道他们早就有了目的,帮助大家,也是他们先就设定好的,大家对于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好感了。”有的长老道。

    “所以天威门的人很笨,要是我来,我就不知不觉中吞并势力,这样一来,天威门也许已经步入了顶级势力行列,同时,他们要攻打霸天武馆,也不用那么麻烦了。”西陵子道。

    “好了,就不要说别人了,你是如何保证能够吞并兵器阁?”有的长老道。

    “这个,对不起啊,我要保密,说出来就失效了,各位长老等着好消息就行了。”西陵子道。

    “好,你要温水炖青蛙,把他们给炖了,我没意见,不过,我要提醒你,别青蛙门炖着,却把自己给烫伤了。”西陵宗宗主道。

    “放心吧,我不会烫伤自己的,你们大可以放心,我一定把他们给炖了,再说了,就算我们不吞并他们,有了他们提供的武器,我们西陵宗的实力也可以再上一层楼,而且,通过武器的买卖,我们的收入也将大增,不是么?”西陵子道。

    “也是,现在他们的材料来源和武器出售都是我们掌握,到时候,他们什么都要靠我们,我们就可以趁机大赚一笔,说不定还真的可以把他们给吞并了。”有的长老道。

    “不错,西陵子,你这次立功了,要是真的能够吞并兵器阁,我想我们都可以和城主府叫板一二了。”有的长老道。

    “恩,西陵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我们西陵宗的未来,以后把西陵宗交在你的手上,我是放心了。”西陵宗宗主道。

    “宗主过奖了,西陵子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多呢。”西陵子道。

    “好了,西陵子,现在城主府对于我们开出的罚金,你有什么想法?”西陵宗宗主道。

    “这不明摆着,城主府在打压我们。”西陵子道。

    “我也知道他们在打压我们,可是我们该怎么办呢?”西陵宗宗主道。

    “宗主,我看我们不要交这罚金,我们有没有做错什么,要是交了这罚金,以后说不定城主府还会胡乱开罚金,那样的话,我们西陵宗就别想发展了。”西陵子道。

    “不交罚金的话,城主府是否会对我们出手呢?”有的长老道。

    “出手就出手呗,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西陵子道。

    “怕倒是不怕他们,但是,这样一来,我们有损失的话,就没法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劫了。”有的长老道。

    “哼,我们害怕大劫,城主府难道就不怕大劫,他们要是对我们出手,就算我们不及他们,但是,他们要拿下我们,他们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要是在平时,他们也许不在意这些代价,但是,现在是风雨飘摇的西城,城主府要是付出代价的话,也将会没有实力面对大劫的,你说他们敢对我们出手吗?”西陵子道。

    “也是,要是他们敢动手,我们就和他们拼了,大不了同归于尽。反正我们也不吃亏。”有的长老道。

    “好,那就这样,我们就不交那罚金了,同时,我们也联系其他一流势力,让他们和我们一起不交罚金,到时候,看城主府敢不敢对我们这些势力动手。”西陵宗宗主道。

    “好,宗主果然英明,这样吧,天威门那边就交给我来游说,至于其他地方,就有劳各位长老了。”西陵子道。

    “好,天威门就交给你了,至于其他势力,就有劳各位长老了。”西陵宗宗主道。

    “门主,我还是觉得我们这样做有些冒险,不如我们在商量商量。”有个长老道。

    “好了,不用商量了,他城主府是很强,但是,我西陵宗也不弱,更何况还有兵器阁给我们提供兵器,真的要战斗起来,我们未必就怕了城主府。”西陵宗宗主道。

    因为西陵子的一番话,西陵宗宗主不仅觉得西陵子吞并兵器阁是个好主意,更是觉得拒绝交给城主府罚金是更妙的主意。

    这样一来,不仅显示了西陵宗的强势,连城主府都不怕,还可以趁机拉拢一些一流势力,要是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介意像西陵子对待兵器阁那样,对待其他一流势力,利用温水炖青蛙的办法,把其他一流势力给炖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