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陵宗宗主决定不交罚金的第二天,西陵宗和天威门就同时对外宣称:西城大劫将至,风雨飘摇,城主府趁火打劫,乱收罚金,欲利用大劫之际,收刮敛财,西陵宗看不过眼,拒交罚金,欲与其他势力一起对抗这种无耻的行为,维护西城的最后宁静。

    西陵宗此消息一出,立刻轰动西城,在这个大劫将至,风雨飘摇的时刻,他们西陵宗和天威门居然敢对抗城主府,不在意城主府,他们很有勇气,也说明他们的实力比大家想象的要强大,具有了对抗城主府的实力,同时,也意味着城主府从此将失去对西城的绝对控制地位,西城将失控了。

    大家都期待城主府的反应,大家都想知道,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刻,西陵宗和天威门如此明目张胆的拒交罚金,对抗城主府,城主府会做何反应?

    城主府是为了维护他的绝对控制地位,对西陵宗和天威门出手,还是为了减少损失,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大劫,放弃对西城的绝对控制,让西城从此失控?

    然而,还没等到城主府作出回应,又有几个势力,陆续宣布,拒交罚金。同时,他们还宣布,与西陵宗建立联盟关系,互助联盟,共同抵御西城城主府。

    这样一来,就不仅仅是西陵宗和天威门两个势力了,还牵扯出西城很多势力,如此一来,其实,不用想,大家也知道,为了保存实力,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大劫,城主府肯定不会强制他们交纳罚金,而会选择放弃对西城的绝对控制地位,让西城从此失控。

    “真没想到,西陵宗竟然不知不觉的联合起了其他势力,和其他势力结成联盟,这下,就连城主府,也不敢对他们出手了。”有修士道。

    “是啊,上次我就觉得奇怪,天威门攻击霸天武馆,西陵宗冒头干嘛,现在看来,西陵宗和天威门早就合作了。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这次城主府把他们给逼急了,他们才暴露出这种关系。”有的修士道。

    “肯定是这样了,不过这样一来,城主府也拿他们没办法了,没有好戏看了。”有人道。

    “哈哈,这下城主府的声望将一降再降,到时候,城主府的声望将不存在了吧?”有人道。

    “哼,那是城主府他们活该,好好的处罚西陵宗干什么?”有人道。

    “其实,城主府这次虽然声望下降,但是,他们至少把西陵宗和天威门的关系给暴露了,不然,西陵宗和天威门之间的关系一直隐藏,到最后才暴露的话,我想城主府会损失更多的。”有人道。

    “是啊,天威门和西陵宗竟然悄然之间,就达成了合作关系,大家竟然一点也不知道,这次要不是城主府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暴露,以后倒霉的还不知道是哪些个势力。”有修士道。

    “不管了,反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还是认真修炼吧。”有的修士道。

    “认真修炼,我看我们能够认真修炼的机会少了,如今,城主府对于西陵宗的挑衅,选择妥协了,那么,城主府也失去了对西城的绝对控制,没了城主府的绝对控制之后,西城也怕要彻底乱起来了。”有的修士道。

    群众的眼光果然是雪亮的。

    其实,西城城主府,也果然如大家所料的那般,对于他们拒交罚金的事情,也没有采取措施,而是如往常那般,对此事不闻不问,似乎他们已经忘了他们要西陵宗交罚金的事情,似乎也没有听说西陵宗等宗门拒交罚金的事情。

    城主府的弟子,一如既往的维持着原来的工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维护的次序,就继续维持。

    然而,大家都知道,西城城主府对于西城的掌控,不如以前了,以前没人敢挑衅城主府的威严,现如今,至少西陵宗以及他们的盟友,可以不把城主府放在眼里了,可以明目张胆的拒绝城主府了。

    碰!

    突然,一道人影倒飞出去,砸在了地上,地上被砸出一个人形巨坑。

    “你们?你们敢在城里动手?”那人从巨坑宗出来后,吃惊的道。

    “哼,有何不敢,我们要出手,我看谁敢阻止?”刚才击飞那人的一群修士,再次围住那人道。

    “城主府有规定,任何人都不准在城里动手,你们敢动手,不怕西城护卫队把你们抓去?”那人道。

    “哈哈,你是刚来的吧,现在的西城护卫队,可不是以前的西城护卫队了。你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可是和西陵宗结盟的人,城主府都不敢动我们,更别说护卫队了。”那几人大声道。

    “就是,现在的西城是我们说了算,城主府算什么东西,哼!”那几人当中的一人道。

    “谁说我们城主府不算什么东西?”有一队护卫队刚好经过这里,听到这话后,立刻问道。

    “是他们,他们说城主府不算什么东西,现在的西城是他们说了算。”那个被打的人道。

    “你们几个跟我走一趟。”那队护卫道。

    “哼,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难道想挑起城主府和西陵宗的战争吗?如果是的话,就动手吧,如果不是,就赶紧滚开。”那几人道。

    “哼,我们不管什么战争不战争,总之,你们侮辱我们城主府,我们就有理由抓你们。”那队护卫道。

    “抓他们?还没问过我同不同意呢?”西陵子突然出现开口道。

    “西陵子,是你,怎么,你要插手这件事?”

    “他们是我们的人,我自然要管,不能让你们抓走。”西陵子道。

    “他们侮辱我们城主府,我们必须把他们抓回去,处罚他们。”

    “哼,他们是我的人,你们还不够资格处罚他们,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否则,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西陵子道。

    “很好,西陵子,很好,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城主,让城主派人来处罚你们。”

    “随便,赶紧滚吧,否则,我不介意灭了你们。”西陵子道。

    “走,西陵子,我们记住了。”

    有了西陵子的阻止,自然也就没法抓人了,然而,这只是西城的一个现象,现在西城到处都是这样的情况。

    有了西陵宗他们这些联盟的修士带头,在城里乱来,而且还敢当众顶撞护卫队,甚至,他们还与护卫队动手。

    一些大势力,他们看到西陵宗他们的联盟修士都不怕那些护卫,他们也开始在西陵宗乱来,到处抢劫弱小修士的东西,甚至时常欺负那些弱小的修士,偶尔也会对护卫队动手。

    对于这种情况,城主突然下令,撤回了护卫,也就是说,西城再也见不得巡逻的护卫了。

    没了护卫之后,西城也就更加混乱了,这也标志着城主府对于西城彻底失控。

    “门主,现在西城彻底乱了,也不知道城主府在想什么,竟然把守卫给撤回去了,让西城的修士更加无拘无束,难道他们是真的被西陵宗给弄怕了么?”钱百万道。

    “不是,西城实力最强的还是城主府,至于为什么不管?一来很多势力开始对他们的护卫队动手了,二来城主府为什么要管,反正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不管了,把守卫撤回,还可以节省财力,同时,也给那些守卫时间,让他们有足够时间修炼,不好吗?”刘一道。

    “那倒是,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的商队就更加危险了。”钱百万道。

    “怎么?难道现在有哪个势力敢对我们商队出手不成?”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走,我们也去西城城里逛一逛,看看西城如今究竟有多乱。”

    “恩,现在倒是没有哪个势力敢对我们商队动手,不过,时间久了,难免有些胆大之人敢对我们商队出手,如果他们出手,我们商队就真的完了。”钱百万道。

    “放心吧,真的有人那么胆大,我也不介意灭杀他们的。”刘一边走边说。

    原本井井有条,次序俨然的西城,如今变得彻底乱了。

    轰!轰!轰!

    西城的战斗随处可见,真的彻底混乱了。

    “门主,现在西城好乱啊,以前城主府管理的好,到处都透入出浓厚的修炼气息,看看现在,到处都是战斗。根本就没有了以前那种浓厚的修炼气息,让人没法静心下来修炼。”钱百万道。

    “没办法。大劫将至,又有西陵宗等势力的作乱,有些修士沉不住气也很正常。”刘一道。

    “你们,你们不要太过分!”就在这时,一个优美的女声传进了刘一的耳朵里面,刘一听到这个声音也是一愣,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啊。

    “过分?我们是西陵宗的弟子,整个西城都是由我们西陵宗说了算,在西城,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不算过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跟我们走好。”又一个声音传进刘一的耳朵里面,刘一一听,就明白了,原来是人家西陵宗的弟子,看上了漂亮的女修士,想要带走。

    不过,在刘一看到那女修士时,也是一愣,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熟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