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刘一发现,那女修士不是别人,而是他以前见过的黄玲。

    以前的黄玲还小,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略显青涩,灵动无比。

    如今,几年不见了,黄玲也长大了,以前的青涩不见了,却显得更加美丽动人,犹如一朵正在徐旭张开花朵,亭亭玉立,芳香四射。

    虽然黄玲大了,长得亭亭玉立,犹如一朵漂亮的花朵,有种仙子的感觉,让人觉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但是,她的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灵动无比,这些怪异的性格出现在她身上,却更加吸引别人。

    难怪西陵宗的弟子见到她会想把她带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现在的西陵宗,一时风头无量,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刻,自然把自己想要的东西赤裸裸的表现出来。

    “哼,你做梦,就算你是西陵宗的又如何?想要我跟你走,你做梦去吧,我就算死,也不会跟你走的。”正在刘一惊喜沉思间,黄玲的声音再次传来,打断了刘一的沉思。

    “呵呵,想死?可惜了,被我看上的人,想死都不成,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吧。”那人道。

    “唉!又一个年轻女子要遭殃了,西陵宗真不是东西。”旁观者道。

    “就是啊,以前城主府管理的时候,多好,大家都可以安心的修炼,现在西陵宗强势了,把城主府给逼退了,把整个西城都弄得乌烟瘴气的。”旁观者道。

    “还是小声点说,要是被他们听到了,我们又要倒霉了。”旁观者道。

    “怎么?现在西陵宗这么强势?他们强抢民女,连其他人说都不能说?”刘一听到周围的人议论,也是很奇怪的问道。

    “就是啊,现在谁都知道,他们把城主府给吓得都不敢管西城的事情了,谁敢惹他们啊,我们说他们,被他们知道肯定要遭殃的。”旁观者道。

    旁观者似乎很害怕西陵宗的修士,边说还边四处观望,似乎很害怕被他们听见,可惜,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么奇妙的事情,那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是你们几个说我们西陵宗的坏话?小妞,我让你看看,看看他们得罪我们西陵宗的下场,你就知道,跟我走和不跟我走,哪个更好?”那修士道。

    “代价?不就是几个垃圾,得罪了又如何,说句实话,要是西陵宗的人都是你们这种货色,你们西陵宗离灭宗也不远了。”刘一听到那修士的话后,接口道。

    别人害怕西陵宗,但是刘一不怕,尤其是西陵宗强势压迫兵器阁,让兵器阁没法派人去援助霸天武馆,让霸天武馆损失惨重,也让刘一对西陵宗更加恼火,要不是实力不如西陵宗,刘一说不定已经带领着大家杀到西陵宗了。

    “啊,老幺哥哥,是你?”黄玲听到刘一的声音之后,黄玲觉得有些耳熟,往这边一看,发现说话之人果然是刘一,于是就惊喜的叫道。

    “恩,是我,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你,怎么,你哥哥没有在你身边?”刘一问道,以前黄玲想出门,都是由她哥哥黄明陪着,没想到这次只看到她一人。

    “没有,在家呆的无聊了,就出来了,没想到刚来的这里,就遇到他们几个无赖。”黄玲道。

    “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我看上的人你也敢插手?”那人看到刘一和黄玲若无旁人的聊天,心里就有气,在西城,竟然有人把他们西陵宗的修士当成空气,简直是在侮辱他们西陵宗。

    其实,刘一也确实没有把那人放在眼里,不过是个筑基期的修士而已,有必要放在眼里吗?至于说西陵宗,那就更不在乎了,反正他们和西陵宗也是敌对的势力。

    “苍蝇,你好烦人啊!”黄玲道,这几人好烦人,先前烦她还不说,现在还打扰她和老幺哥哥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周围的人听的黄玲的称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别说周围的人,就连刘一的嘴角都露出了一丝笑意。

    “呵呵,小玲,我看他明明是癞蛤蟆,怎么又变成了苍蝇呢?”刘一开口道,这时,刘一才注意到黄玲的修为,突然,刘一发现黄玲的修为竟然是结丹期中期修为了,这让刘一大吃一惊,要知道,刘一自己能够突破到结丹期,那都是因为机遇连连,才突破的,而黄玲竟然走在他前面了,怎么不让刘一吃惊呢?

    这时,刘一也明白了,为什么这次黄玲出来,她哥哥黄明没有跟着一起出来,因为黄玲的实力,足以自保了。

    “哼,蛤蟆和苍蝇有区别吗?不都是讨厌的东西。”黄玲道,黄玲结丹期中期修为,自然不会害怕那修士,刚才没有动手,只是因为那人说西城是他们西陵宗说了算,黄玲不想惹麻烦,毕竟,她可以不害怕他们几人,但是,却害怕西陵宗,所以她才没有动手,现在有刘一在一旁了,她也不在意了,大不了就杀出去。

    “好,很好,敢对我们西陵宗的修士无理,你们死定了。”那修士道。

    “哈哈,哈哈,苍蝇就苍蝇吧,他们也确实和苍蝇差不多,整天只知道祸害西城,别理他们就是了,走,我带你到西城逛一逛。”刘一继续不理那人,而是和黄玲开玩笑的道。

    “找死。”那人大怒,朝着刘一背后就出手。

    “小心!”黄玲大惊道,同时,黄玲瞬间飞到刘一的背后,对着那人就是全力一掌。

    一个巨大的掌印从黄玲的手中发出,急速的迎上了那人的攻击。

    轰!

    两人的攻击撞在一起,而黄玲的掌印瞬间瓦解那人的攻击,同时,毫不停留的继续朝着那人攻击而去。

    也是,筑基期修士的攻击和结丹期修的攻击撞在一起,结果不用说也知道。

    那人看着继续朝着自己飞来的掌印,想要躲避,但是,来不及了,而且,那人从黄玲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也把他给惊呆了,结丹期修士,他竟然惹到结丹期修士身上去了,简直就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碰!

    黄玲的掌印拍在那人身上,那人被黄玲拍在地上,拍成肉泥了,就这样,一个西陵宗的筑基期修士就被秒了。

    “啊,老幺哥哥,我把他灭了,怎么办?”黄玲看到一掌拍死了那人,就害怕的问道,要是他的宗门西陵宗杀来就不好办了,她问刘一怎么办,其实是问刘一是否要立刻跑路。

    “没事,拍死一只苍蝇而已。”刘一道。

    “你们,你们竟敢杀我们西陵宗的修士,你们惹事了,你们惹上大事了。”那人的几个同伴也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呆了。

    他们可是西陵宗的修士,虽然黄玲表现出来的结丹期修为让他们感到吃惊,但是,在他们看来,就算结丹期修士,在西城,也不敢杀他们西陵宗的弟子,可现实却是,他们的同伴,西陵宗的弟子被人给宰了。

    “少啰嗦,再不滚,我连你也宰了。”刘一道。

    至于那人说的惹上大事了,刘一一点也不在意,西陵宗,是比较强大的宗门,但是,在钱宝商行实力没有被暴露出来之前,他们也不敢对刘一他们怎么样。

    “是,我滚,我滚...”那些人撒腿就跑,跑远之后,才对着刘一他们道:“你们等着,我们西陵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啊,竟然是个结丹期女性修士,活该他们倒霉。”有人道。

    “是啊,西陵宗整天无法无天,终于遭到报应了。”有人道。

    “两位,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西城吧,等西陵宗的人来了,几位想走都走不了。”也有好心人提醒道。

    “多谢了,不过不用,整个西城还不是他们西陵宗一宗说了算。”刘一道。

    其他人听到刘一这样说,也不好说什么,而是迅速离开刘一身边,远离刘一,似乎生怕离刘一太近,会惹祸上身。

    “老幺哥哥,看来我真的惹事了,要不我们赶紧逃吧?”黄玲道。

    “不用,宰了一只苍蝇而已,没什么的。”刘一道。

    “哼,老幺哥哥,你就别安慰我了,从其他人都不敢靠近我们,就知道,这次肯定惹祸了,不过,既然老幺哥哥说不用逃,那就不用逃,我相信老幺哥哥就是了。”黄玲道。

    “当然了,在西城,拍死一只苍蝇而已,有什么好逃跑的,说不定西陵宗还要感谢我们替他们拍死苍蝇呢。”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对了。小玲,你是刚到西城的吗?”

    “恩,我刚刚到达西城,就被这几个苍蝇给缠住了,要不是老幺哥哥出现,我都准备灭了他们几人后,就逃出西城,大不了就逃回家里罢了。”黄玲道。

    “呵呵,其实你的性格确实不合适单独出来,不过,好在你的修为也不低了,一般的危险还是能够应付的。”刘一道。

    刘一和黄玲边走边聊,根本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这让四周的人都很惊奇,那人是谁?宰杀了西陵宗的修士,竟然不逃走,简直就是没把西陵宗放在眼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