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色鬼那句“好美”刚刚出口之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可是在战斗,战斗中哪有美丽的舞姿,更何况就算有,自己怎么有心情欣赏,怎么可能会欣赏这舞姿的美不美?

    这么一想,色鬼当即冷汗直流,全身冒起了鸡皮疙瘩,危险,绝对危险。

    “土循术!”色鬼大惊道,接着,色鬼的身影突然一矮,突然消失在前方的土壤里面,让的刘一的扑了个空。

    此时,还可以看到刘一出现在色鬼刚才站立的后方,而且一个拳头正透过刚才色鬼站立的地方,要是色鬼没有离开的话,这只拳头正好攻击在色鬼的背后,也许,在没有防御之下,色鬼会被这只拳头从后背透体而出,这样的话,色鬼的生命也许就到此为止了。

    “土循术?”刘一疑惑的道,并且慢慢的收回了拳头。

    土循术,刘一还是在典籍里面看到过。

    据说,以前,在修士发达的时期,这片地域出现了很多大能修士,那些大能修士,各个法力通天,移山倒海,无所不能。

    而那时,各种各样的循术也是让人应接不暇,土循术,只是一种最基本的五行循术而已,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比土循术这类基本循术更加厉害的循术,那时,每个修士都会修习一种或多种循术,可惜,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能修士的消失,各种循术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不见了,如今,除了典籍记载之外,在其他地方,可是没法见到循术一词,所以,现在的很多修士,就是连循术一词也没有听过。

    没想到如今色鬼居然施展出了早已失传的循术,让刘一吃惊不已,虽然只是最普通的五行之土循术,但,放在现在,那也是很了不起的循术了。

    “找死!”刘一大怒道,并且毫不犹豫的把力量运至双腿,让自己的身体猛的往下一沉。

    “咔嚓!”一声响声,并且“啊”的一声惨叫从地下传来。

    原来,色鬼在施展土循术,躲避了刘一的攻击之后,藏在地下,趁刘一不备间,跑到刘一的脚下,准备把刘一拉入土壤里面,在土壤里面对刘一进行动手。

    刘一不懂土循术,真的要是被拉进了土壤里面,别说被色鬼攻击,就是土壤的压力,也是足够刘一承受的,也许刘一会承受不了土壤的压力而死亡。

    好在刘一在色鬼双手刚刚碰触到刘一是双脚之时,刘一就意识到了,于是,刘一选择的不是反抗,而是,把力气运至双脚,让自己下沉,也就相对于刘一用脚往下踢。

    刘一的下踢之力,再加上色鬼往下拉的下拉之力,双重力量的作用下,色鬼的手焉有不断之理。

    轰!

    一声巨响,瞬间就把惨叫之声给淹没,那是刘一下沉,与地面产生的摩擦,造成的响声,同时,刘一的双腿过半在土壤里面。

    轰!又是一声巨响,却是刘一在没了色鬼下拉之后,踢开土壤,飞来出来。

    刘一飞到半空中,惊疑的看着地面,希望看出地面下,土壤里的动静,从而找出色鬼,可惜,刘一仔细的用神识打探那片土地,还是一无所获,除了刚才的断骨之声,以及色鬼的一声大叫之外,刘一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异状了。

    其实,在色鬼断骨之痛,发出惊叫之后,色鬼就知道不妙了,于是,他十分果断的忍住疼痛,而后,利用土循术,往地下深处走,他可不敢在地表走动,害怕刘一发现异状,而后,把他找出,对他出手。

    其实,对于刘一来说,只要色鬼不在地下太深,刘一很容易就能够把土壤给轰开,而后找出他,色鬼可不敢冒险,再说了,只要色鬼潜入土壤不够深,被发现后,也许刘一也不轰开土壤,而是直接对着土壤出手,直接把土壤连带色鬼一起轰碎,甚至武功里面还有一招隔山打牛,虽然现在修仙了,很少用,但是,对于藏在土壤里面的色鬼,用这一招效果肯定很好,现在关键是要找到色鬼在哪里。

    “老幺哥哥,怎么样?他跑了吗?”黄玲飞过来问道。

    至于钱百万,早就跑到修士群中了,对于结丹期修士的战斗,还不是他可以参与的,他也识趣的离开刘一他们的战场,免得被殃及。

    “还没,因该是躲在地下疗伤吧。”刘一道。

    色鬼这点伤,也算不得重伤,只要服下疗伤丹药,打坐一段时间,就能够恢复,当然了,要是不疗伤的话,肯定要影响他的战斗力的,毕竟,手是修士战斗力体现的最主要方式。

    “那怎么办?能找出他吗?”黄玲问道。

    “不能,不过,我想他总要出来的,只要他一出来,我们就立刻攻击他,快速击毙他,让西陵宗的人来不及救援,就把他个击毙了。”刘一道。

    “这样的话,我们不是惹到了西陵宗,他们要是不放过我们怎么办?”黄玲问道。

    “放心吧,我们已经杀了他们一人,就不在意多杀一人了,再说了,在西城,我也未必就怕他们。”刘一道。

    “哦,那我就听老幺哥哥的。”黄玲道。

    于是,刘一和黄玲都在盯着这一片土壤,希望能够找出色鬼,然后把它击毙。可惜,色鬼不是那么容易找出的。

    其实,色鬼在土壤里面也不好受,手断了,还得忍着疼痛,不能发出声音,以免被刘一找到他,这让他很郁闷,不明白这刘一是哪里冒出来得修士,怎么这么厉害,而他却没有听过,难道也和那女的一样,不是西城的?

    “该死,等我西陵宗的修士来了,我一定要你们生不如死。”色鬼发狠道。

    于是,色鬼盘坐在很深的土壤里面,服下疗伤丹药,开始疗伤,这点伤,在疗伤丹药和运转功法的作用下,色鬼很快就感觉到断裂处传来了阵阵清凉,在阵阵清凉的作用下,色鬼的疼痛也慢慢减轻,最后感觉不到疼痛。

    随着时间的推移,色鬼感觉到断裂处传来阵阵奇痒,色鬼知道,这是断骨新生,产生的外在表现,也就是说,他的疗伤起的了良好的效果。

    一会后,色鬼的断手已经好了,色鬼开始准备行动了。

    “这么久了,宗门修士应该快到了,我也该出去,和宗门修士一起宰杀他们。”色鬼自语道,并且逐渐的往土壤表面循去。

    “老幺哥哥,看,那边有动静。”黄玲传音道。

    刘一顺着黄玲直指的方向一看,果然,那边的土壤在缓缓挪动,显然,色鬼在小心谨慎的往上走。

    “哼,出来了就好,就怕你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刘一自语道,接着,刘一又道:“无敌肉体,无敌神拳,隔山打牛。”

    就看到,刘一周身的灵气迅速的聚集在刘一的右拳之上,在刘一的右拳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拳头,包裹着刘一的拳头,接着,刘一举起拳头,朝着刚才土壤异动的地方,狠狠的砸了一拳。

    碰!

    一声巨响,那里被刘一砸出一拳巨大的拳印,一个巨坑呈现在刘一的面前。

    碰!

    接着又是一声巨响,从土壤中飞出一道人影,那人影就是刘一利用隔山打牛震出来的色鬼。

    噗嗤!噗嗤!

    色鬼一边倒飞出去,一边吐血,显然,被刘一这一拳给打成重伤了,也是,那是刘一全力一拳,能够挡住的结丹期修士就没几人,更何况,色鬼还是没有任何防御,也不知道刘一发现了他,在这种情况下,色鬼没有被刘一击毙,已经很了不起来。

    “恩?这都还没死,你果然命大,可惜,就算你命再大,也该到此为止了。”刘一道,接着又快速飞到色鬼身边,对着色鬼就是一拳。

    轰!

    一声巨响,色鬼被刘一一拳打中,飞在半空中,刘一吸取了刚才的教训,知道色鬼会土循术之后,自然不会给色鬼接触土壤的机会,刘一知道,自己这一拳虽然打中了色鬼,但是,由于出拳仓促,威力不是很大,没法打死色鬼,这次的出拳,主要是为了把色鬼打上天空,以免色鬼接触地面。

    “啊,你...”色鬼惊恐了,刘一把他打上天空,让他在空中没法落地,那就麻烦了,他落不了地,就没法施展土循术,也就没法逃离,毕竟他的速度不如刘一,只有施展土循术,在土壤里面,他才有可能逃离刘一的袭杀。

    同时,色鬼也在心里抱怨,宗门的修士怎么还没来啊,按理来说,他们应该也快到了,只要宗门的修士到了,自己就有救了。

    “碰!碰!碰!”刘一把色鬼打飞在空中之后,就立刻飞到空中,抓住色鬼,对着他就是一拳又一拳的砸。

    “啊!啊!啊!...”色鬼在空中惨叫连连,可惜,他被刘一抓住了,让他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别说色鬼,就是其他围观之人,看到刘一一拳一拳的砸色鬼,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一跳一跳,似乎那一拳一拳是砸在自己身上一样。

    “住手,敢对我们西陵宗动手,你活的不耐烦了啊。”突然远处传来了一个大吼之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