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敢对我们西陵宗动手,你活的不耐烦了啊。”突然远处传来了一个大吼之声。

    接着,刘一就看到几道人影极速赶来,刘一看清来人后,也不禁一愣,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和刘一在南域见过的西陵子以及几个结丹期修士。

    不过,刘一看到来人,并没有住手,而是把色鬼身上的东西搜刮一空,然后,把人丢过去道:“给,把人给你们。”

    西陵子身旁的几个结丹期修士看到飞来的人影,慌忙飞出去,接住飞来的人影,接住之后,他们马上脸色一变,同时,大吼道:“你耍我们?”

    “怎么了?”西陵子看到那两个结丹期的师弟脸色大变,也是疑惑的开口问道。

    “师兄,色鬼师兄死了。”那两人同时道。

    “呵呵,刘门主,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种小把戏,戏耍我的两位师弟,可有损刘门主的身份啊。”西陵子脸色铁青的道。

    “哈哈,西陵子,过奖了,我可没有戏耍他们,你的那位师兄,在你们来之前就已经死了,不过,看到你们来了,我就好心的把尸体还给你们,怎么?你们不想要你们师兄的尸体?早早知道你们不要的话,我就丢去喂狗好了。”刘一道。

    “什么?他就是西陵宗的西陵子,据说是西陵宗的未来,西陵宗内定的下任宗主,据说现在权利比西陵宗的一些长老的权利还大,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他来了。”有人吃惊的道。

    “是啊,连他都来了,他基本上能够代表整个西陵宗了,看来这对年轻男女今日有难了。”有人道。

    “那可未必,你没听西陵子叫对方男子叫刘门主吗?虽然不知道他是哪里的门主,但是,既然西陵子认识他,说明他所在的势力的势力也不弱,否则,就不配西陵子认识了。”有人道。

    “是啊,从那男子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一点都不怕西陵子,显然,西陵子也无法把那男子怎么样。”有人道。

    围观的修士,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彻底轰动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事会惹出西陵子,更是想不到默默无闻的什么刘门主,居然认识西陵子,而且还对西陵子不是很客气。

    “你敢!我们刚才不是叫你住手了吗?你怎么没有住手?”其中一个结丹期修士道。

    “西陵子,这是谁啊?这么没礼貌,不是说你是西陵宗的未来,下任宗主的不二人选吗?看来也不怎么样啊,你都没有说话,他就说话了,难道你要听他的?”刘一道,显然,刘一根本就没把此人的话语放在心上,似乎在告诉所有人,除了西陵子外,其他人都不够资格和他说话。

    “找死...”那人大怒,同时,运转功法准备对刘一出手。

    “住手!”西陵子道。

    “师兄?”那人听到西陵子的声音,疑惑的道,同时,把自己准备出手的法术给憋了回去。

    “好了,这件事我来处理。”西陵子道,语气中带有不容质疑,也在警告他,这里是谁说了算,别超越了。

    “是。”那人道,虽然有些不甘,但是,西陵子开口了,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好了,现在我们来谈谈了,刘门主,不知我师兄怎么得罪了你,你要对他下杀手?”西陵子问道。

    第一门不是小势力,至少在西陵子眼中,第一门就不是小势力,别的不说,单单第一门的一个部门,钱宝商行,就让西城的很多势力头疼了,可想而知,第一门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势力,更主要的是,很少人知道第一门的存在,大家以为钱宝商行就是一个完整的势力,只有一些大势力才知道,钱宝商行只是第一门的一个部门而已,而且,就算那些大势力知道了第一门的存在,但是,也不知道第一门的总部究竟在哪里?

    两个大势力之间的矛盾,要解决的话,一般都是有理的一方给无理的一方道歉赔礼,仅此而已,除非有什么很大的仇恨,才会因此两方势力的战斗。

    “哈哈,怎么得罪了我?西陵子,你不会连你师兄叫什么都不知道吧?”刘一道。

    大家听到刘一的话,看看已死的色鬼,看看刘一身旁的黄玲,在联想到色鬼的名字以及平时的行为,还别说,这次刘一是真的有理,就算刘一这次无理,刘一硬要说自己有理,大家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要怪就怪色鬼平时的名声太坏了。

    西陵子脸色自然也就不好看了,色鬼平时怎么样,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再看看刘一身边的黄玲,其实,不用刘一说,他也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却不敢承认,不然,西陵宗脸面无存是小事,他因为这事处理不好,也会让人看不起的。

    “呵呵,我师兄好像平时为人还不错,我想他不会无故得罪刘门主的,还请刘门主解释一下原因,如何?顺便再问问周围的修士,师兄他是否真的这样做了?”西陵子道。

    其实,西陵子只是接到色鬼的求援信号,至于发生什么事情,他还真的不清楚,不过,从色鬼平时的为人,西陵子也猜到,色鬼肯定是因为黄玲才得罪刘一的。

    当然了,他不知,其实最先得罪刘一他们的是西陵宗的其他弟子,色鬼只是来为弟子报仇的,不过,看到黄玲的姿色之后,也起了别样的心思罢了。

    不过,不管色鬼做了什么,西陵子都相信,没有修士敢站出来指责色鬼,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否决刘一的话,为他和西陵宗保住脸面。

    “呵呵,怎么回事其实你我都心知肚明,何必再说这些没用的东西呢?你要是实在想找我们麻烦,那么,你就当做我看不起你们西陵宗,所以顺便踩死色鬼,来消消气,如何?这回你回去也好交差了吧。”刘一道。

    西陵子想要脸面,刘一自然不会如此给他,不然,就显得他刘一气势弱了。反正刘一也知道,他们西陵宗暂时是不敢对钱宝商行动手的,至于第一门,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查到第一门究竟在什么地方,只是知道钱宝商行属于第一门而已。

    至于说谁有理谁道歉,那就更加扯淡了,哪怕错了,西陵子也不可能代表西陵宗道歉,而刘一就更加不可能道歉了,所以在说下去也是没法解决的,有何必再解释呢。

    “你,你找死,你竟敢不把我们西陵宗放在眼里,师兄,何必跟他说那么多,我们直接宰了他,以儆效尤,让大家知道我们西陵宗是不可以随便侮辱的。”其中一个结丹期修士道。

    “闭嘴!”西陵子再次开口道。

    现在出手?他们这些人未必是刘一他们的对手,其实,对于色鬼的实力,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他西陵子却非常清楚,一般的结丹期后期修士,根本奈何不了色鬼,否则,色鬼也不可能在西城逍遥这么久,如今,他却被刘一给干掉了,说明,刘一他们的实力比一般的结丹期后期修士强大多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这几个人在刘一他们面前,还真的有些不够看。

    其他结丹期后期修士,或许话看在西陵宗的份上,不敢把他们怎么样,但是,把刘一个惹火了的话,也许刘一会用雷霆手段灭了他们的。

    他西陵子还有使命没有完成,可不想这样就丢了性命,自然要制止,不然,真的把刘一给惹火了,刘一什么都不顾,一定要干掉他们,那他们就死的太冤枉了,就像色鬼一样,要不是他惹到刘一了,怎么可能出事?

    “是,师兄。”那人委屈的道,那人不明白,以他们西陵宗在西城的地位,他们还要怕谁?

    “刘门主,俗话说,予人方便,予己方便,刘门主你们何必咄咄逼人呢?”西陵子道,虽然此时他恨透刘一了,同时,他也有些恨色鬼,你好好的惹谁不好,偏偏惹刘一,难道不知道,刘一是西城最不能惹的人么?

    他的气势也是不知不觉的减弱了,由刚开始要给色鬼讨回公道,到现在,只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这事处理妥当,安然脱身。

    此时,他的那些师弟也知道了,原来西陵子这是在服软,也就是说,眼前之人是西陵子惹不起的人,这个发现,让他们都傻眼了,尤其是刚才出口最凶之人,此时正冷汗直流,双腿发抖,心中祈求,希望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刘门主别再找他们麻烦才好。

    “哈哈,西陵子,你又说错了,不是我咄咄逼人,是你们想要怎么样?如果没什么事情,就让开,我们还要逛街呢。你们挡我道路了。”刘一道。

    西陵宗毕竟是西城的大势力,刘一也知道,要是把他们逼急了,他们来个鱼死网破,那么,刘一他们就惨了,再说了,色鬼已死,已经警告了其他人,告诉了其他人,在西城,连西陵宗都不敢惹钱宝商行,其他人也得掂量掂量,刘一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刘一也不准备继续纠缠不清了。

    “好,那此事就到处为止,告辞。”西陵子说完,就带着大家和色鬼的尸体离开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