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子就这么带着色鬼的尸体回去,让围观的一众修士大跌眼镜,也让大家这一对年轻男女的身份很好奇,连西陵宗的未来宗主都害怕之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

    于是,刘一的资料就被大家翻了出来,大家才知道,那个白衣青年竟然是钱宝商行的刘一,而那个女的,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她的信息,她似乎就是凭空出现的。

    “真没想到,钱宝商行这么厉害,连西陵宗都不敢惹他们!”有修士感慨道。

    “是啊,钱宝商行如此厉害,活该绿林堡倒霉,三番四次的找钱宝商行麻烦,人家不理睬还以为人家怕了他们,终于把钱宝商行给惹怒了,于是,迅速灭了绿林堡。”有修士道。

    “总之,我们不要惹钱宝商行就行了,钱宝商行的人还是比较好,只要不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有人道。

    “恩,你说的对,钱宝商行的人就是好人,要是所有势力都像钱宝商行那样的话,那就好了。”有人道。

    在大家议论钱宝商行之时,各大势力之主却是眉头紧皱,显然,这些消息带给他们的并不是高兴,而是沉思。

    长风镖局内,郭长风眉头紧皱,此时,郭风流走了进来道:“爸,是不是在想钱宝商行的事情?”

    “恩,这个钱宝商行比较诡异,尤其是他们背后的第一门,到现在我们都还不知道他们在哪里?”郭长风道。

    “爸,你也别想了,第一门肯定不在西城,是其他大城池的势力,他们来这里开设钱宝商行,只是为了拓展生意而已,我们也没必要追究第一门怎么样,我们只是不要惹他们就行了。”郭风流道。

    “你也知道不要惹他们?”郭长风奇怪的望了一眼郭风流,似乎有些不明白,这些话能够从郭风流口中说出,他不是一直很痛恨钱宝商行,一直想钱宝商行倒霉吗?

    “爸,你别这么看我好不好?我以前也不知他们那么会装,有如此惊人的实力,却隐藏起来,要不是其他势力一次次的惹他们,把他们的实力一点点的逼出,说不定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还只是筑基期修士修为的势力。”郭风流道,接着又道:“他们那么会隐藏,谁找他们麻烦,就谁倒霉,我以前不知道还罢,现在知道了,还去惹他们,我不是嫌自己命太长吗?”

    “恩,你能这么想就好,虽然我以前也认为钱宝商行不简单,第一门更加不简单,但是,却没想到他们的实力,能够和西陵宗对抗的。”郭长风道。

    “是啊,也许他们的实力比西陵宗还强,只是他们没有表现出来罢了,他们要是把他们的全部实力都表现出来,也许灭掉我们,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郭风流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想到以前的事情,郭风流就不能平静,还好钱宝商行的人没有跟他计较,不然,不仅他,就连整个长风镖局,也许都被他们给灭了。

    “呵呵,这个你也可以放心,我们也不是那么好灭的。”郭长风道。

    此时的霸天门中,罗霸天和李艳萍看着手中的资料,也是一阵无语,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门主他们藏得还真深,竟然隐藏了如此强大实力。”李艳萍道。

    “是啊,要不是这次西陵宗的弟子不开眼,我们还不知道他们隐藏的这么深,不过,这下我也放心了,以前我一直担心西陵宗会纠集其他势力,带领其他势力前来攻打我们,现在看来,只要有钱宝商行在,他们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罗霸天道。

    “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隐藏的,竟然让大家找不出第一门的所在,更让人奇怪的是,现在刘门主身边那个女修士,大家也查不出她的来历。”李艳萍道。

    “你说她会不会就是第一门的?”罗霸天问道。

    “不,她不是第一门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他们在西城也是偶遇,一开始都不知道双方来到了西城。”李艳萍道。

    “那就不奇怪了,刘门主应该和那个女修士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不同势力,他们认识也很正常。”罗霸天道。

    兵器阁,阁主鲁铝看着传来的消息,脸色铁青,气的直砸杯子。

    “阁主,看来,我们上次的决定是个错误的决定啊,钱宝商行比西陵宗更加厉害啊。”有长老道。

    “是啊,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派人前往霸天武馆,支援霸天武馆。”有的长老道。

    “可惜了,如此良机放在眼前,却被我们错过了,说真的,也许这次大劫,只有依靠钱宝商行才能度过。”有人道。

    “好了,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了,现在我们和西陵宗合作,似乎我们的收入少了不少啊,阁主,你没问问怎么回事吗?”有人道。

    “哦,你们说的这个啊,我问了一下,是我们的产出不如以前了,现在大家的炼器水平似乎更低了,而且,武器的质量也没有以前好,所以,他们把单价也给降下来了,否则,这些武器是卖不出去的。”鲁铝道。

    “阁主,这可不行,要是如此的话,我们的收入太少,我们兵器阁就没法发展了。”有人道。

    “我知道啊,所以大家以后督促那些弟子,炼器的时候小心些,别浪费这么多,同时,把武器的质量提高一些,只有这样才能卖个好价。”鲁铝道。

    “是!”

    其实,那些炼器的弟子也是有苦难言,根本就不是他们炼器技术更差了,而是材料太差了,材料差,炼制出来的武器,不用说质量也更差,同时,报废的材料也更多。

    天威门,同样不平静。

    “使者,怎么办?第一门势力如此之强,我们还要不要试探他们?”天杰问道。

    “暂时免了,等我查清楚这个女娃娃的来历之后,再来试探他们也不迟,也许我们可以从那个女娃娃身上发现第一门的实力。”使者道。

    “使者英明,那个女娃娃和刘一以前认识,说明他们两个势力相距不远,知道了那个女娃娃的身份,自然也可以从中找出第一门。”天杰道。

    “好了,暂时你们还是恢复一下实力,同时,收复一些弱一点的一流势力,壮大自己吧。”使者道。

    “是。”

    西陵宗,宗主和一众长老聚在一起,当然了,西陵子也在那里。

    “西陵子,上次是怎么回事?你还没和他们交手,就狼狈逃回来干什么?”有长老问道。

    “是啊,他们第一门是很强,但是,他们毕竟不是本城势力,就算再强又如何,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有长老道。

    “对,不应该这样逃回来,弱了我们西陵宗的名头。”有的长老道。

    “西陵子,你怎么说?”西陵宗宗主道。

    “回宗主的话,其实,几位长老说的也有道理,其实,那时我们实力不如他们,宗主也知道,色鬼师兄的实力如何?在座的有几个能够留下色鬼师兄?他们留下了色鬼师兄,我就知道凭我是没法留下他们,还不如回来,否则,也只是让他们多杀我们西陵宗几人而已,如今,我们回来了,既然我们西陵宗不怕他们,那么,就由几位长老带领大家去为我等报仇,扬我西陵宗之威如何?”西陵子道。

    “恩,西陵子说的不错,你们几人都觉得我们不应该向第一门妥协,那么,就由你们带人再杀回去如何?”西陵宗宗主道。

    “这?”那几人都犹豫了,带人杀回去,开玩笑,第一门的实力大家都不清楚,要是他们真的实力很强,再杀回去的话,恐怖自己等人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宗主,这样不好吧,当时西陵子已经说了此事到此为止,我们要言而有信,不能出尔反尔。”有的长老反对道。

    “就是啊,我们说了此事到此为止,现在又杀回去,会让人看扁的。”有的长老道。

    “是啊,宗主,要是我们杀回去,我们不管胜利还是输了,我们的声望都将下降,这很划不来的。”有的长老道。

    “好了,既然你们知道此事到此为止,那么,就到此为止吧,以后大家谁也别提这事了。”西陵宗的宗主道。

    西城其他势力的反应,刘一不知道,刘一知道了也不会在乎,刘一此时正和黄玲往钱宝商行走。

    “小玲,真的不准备在西城逛一逛?”刘一问道。

    “不了,走到哪里都有一大堆人跟着,有什么好逛,还不如跟你回去好。”黄玲道。

    “好吧,那就跟我回去,在钱宝商行逛也是一样的,对了,你这次来西城,只是为了玩吗?”刘一问道。

    “啊,老幺哥哥问这个啊,这个当然不全是。”黄玲道。

    “哦?你还有别的事情?”刘一问道。

    “我这次主要是去南城,至于来这西城,不过是想要去青木城看一看,看看老幺哥哥在不在那里。”黄玲道。

    “哦,去南城?”刘一疑惑的道。

    “恩,据说南城有个秘境快要开启了。”黄玲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