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慢慢说,出来什么事情?”刘一道。

    “是这样的....”

    原来,这些天,黄玲一直在钱宝商业街逛街,她那靓丽的身影引起了很多修士的注意,又更多的修士为了看一眼钱宝商行的特殊风景,看一眼那道靓丽的身影,特地天天来钱宝商行逛街。

    当然了,逛街逛的时间长了,自然也会买东西,因此,这段时间以来,钱宝商行人流大增,收获也是大增。

    好在大家都知道这里是钱宝商业街,受到钱宝商行的保护,因此,也没什么人敢乱来,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哈哈,没想到钱宝商业街突然出现一个绝色女修士,太漂亮了,可惜那是钱宝商行的范围,不敢乱来。”有人道。

    “是啊,太可惜了,不过,能够看上一眼,就很不错了,要不是这里是钱宝商行,那么,我想现在也轮不到我们来看,早就被别人给带走了。”有人道。

    “是啊,我看我以后没事就来这里看看美女了。”有人道。

    钱宝商业街的人流大增,钱宝商行的收入大增,宋财自然也是乐意见到,尤其是看到很多修士,来这里只是为了看一眼美女时,宋财都在想,自己是否专门招收一些漂亮的女修士,让她们经常在钱宝商业街逛街,从而吸引大量修士的到来。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是宋财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毕竟对于这种事情,他不知道门主是否会同意,而钱百万又去闭关了,商量都没法找人商量,不过,宋财还是决定,过段时间再说,要是过段时间,一众修士对于美女修士还是那么热衷的话,他就不介意禀报刘一,让刘一拿主意。

    其实,这也就第一门,也就钱宝商行,要是其他势力,发现这样可以赚钱,恐怕根本就不会禀报,而是直接找来一些美女,从而吸引顾客的。

    “美女,你好,我叫段大赢,你可以叫我大赢。不知美女叫什么名字?”一个年轻帅气的年轻人拦住黄玲道。

    此年轻人一袭青裳,手持折扇,长发齐腰,有种说不出的放荡不羁。

    显然,如此美丽的女修,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是可观而不可亵玩,但,还是有修士忍不住心中的冲动,想和美女来个邂逅。

    对于这种修士,黄玲看都懒得看一眼,就当其不存在,直接从其旁边经过,对于这种情况,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黄玲刚来时,就有不少修士前去找黄玲说话,可惜,也如这位一样,被漠视了。然而,被漠视的修士,开始时,虽然也很生气,但是,碍于这里是钱宝商业街,他们也不敢在此乱来,因此,倒也没有找黄玲麻烦,久而久之,看到黄玲对所有修士都是如此之后,那些修士心里也就平衡了,也认为黄玲本该如此。

    如今,看到那叫段大赢的年轻人被无视了,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同时,还有种原来你长得帅气,也不过如此,和我们一样被美女漠视,没什么两样嘛,心中有种解气的感觉。

    “哈哈,段大赢,失手了吧?”突然,有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

    大家放眼一看,原来又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年轻人,不过此年轻和段大赢不同,此年轻人是一袭黑衣,腰间别着一把长剑,也显得英俊逼人。

    “哼,夏流,你厉害,你去试试,看看你能否得手?”段大赢道。

    “试试就试试,哼。”夏流道,接着,夏流赶上黄玲,并且开口道:“嘿,美女,我叫夏流,诺,这是我的见面礼,法宝一件,霓裳衣。送你,做个朋友,如何?”

    “好漂亮的衣裳!”当夏流拿出那件霓裳衣时,引发了一阵惊呼之声,当然了,大多数惊呼都来自女修,她们心中不由想到,要是有人送给自己这样的衣裳,自己一定会接受的。

    “算你狠!”段大赢脸色一变,变得难堪至极,并且低于道。他也没有想到,夏流会拿出一件法宝衣裳出来,要知道,法宝本来就珍贵,而衣裳类的法宝,更是珍贵无比。

    看到段大赢脸色难堪,夏流露出了一副胜利的笑容,犹如斗胜的公鸡一般,捧着那件霓裳衣,递给黄玲。

    可惜,对于这件漂亮的霓裳衣,黄玲还是没有看一眼,就从容的走过去,并没有因为霓裳衣而多看一眼。

    夏流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堪无比,显然,他就像小丑一样,拿出漂亮的霓裳衣,递在黄玲的身前,可是,却不能引来黄玲多看一眼。

    “哈哈,霓裳衣,好一件霓裳衣,可惜,人家美女看不上啊?”段大赢开心的笑道,把刚才那点不快完全忘了。

    “哼。”夏流冷哼一声,并且迅速追上黄玲,拦住黄玲的去路道:“美女,我在和你讲话,你没听到啊。”

    “滚!”然而,回答夏流的却只有一字。

    “哈哈,够辣,不过,我喜欢。”夏流道。

    “就是啊,你一个小妞,神气什么啊。”这时,段大赢也跑上来,开口道。

    显然,他们看到软的不行,就打算用硬的了。

    “啊,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想在钱宝商业街动手?”有人疑惑的道。

    “他们怎么敢在钱宝商业街动手?”有人疑惑的道。

    碰!碰!

    然而,在众人吃惊段大赢他们两人的胆大之时,耳中突然传来两声巨响,接着,大家就看到,两道身影倒飞出去,最后砸在地上。

    黄玲怎么说也是结丹期修士了,他们先前上前搭讪,黄玲没有理会他们,就已经很给他们一面子了,没想到他们还敢拦住自己的去路,想要对自己动手,于是,黄玲就毫不犹豫的先出手了。

    两人都是筑基期修士,对于黄玲这结丹期修士,自然也就没法抵挡了,好在黄玲也没有想过要了他们的性命,否则,就这一击,就够要了他们的小命。

    把两人踢飞后,黄玲继续前行,至于段大赢他们的生死。黄玲心中有数,他们是死不了的,她已经手下留情了。

    “好厉害的女修,还好当时没有打她的注意。”有的修士忍不住开口道。

    想想就让人心寒,结丹期的修士,大家还把他当做刚长大的女修,根本没有想到如此美丽的女修,竟然是结丹期修士。

    “少爷,你没事吧?”

    “少爷,你没事吧?”

    突然,有着几道实力强大的结丹期修士前来,护在他们身边,不过,这时,黄玲已经走远了,再也看不到黄玲的身影了。

    “没事,刚才那美女呢?”段大赢问道。

    “就是啊,刚才那美女呢?你们怎么没有把她给我拦下?”夏流道。

    就这样,段大赢和夏流又派人寻找黄玲,可惜,黄玲已经进入了钱宝商行,他们自然也就找不到黄玲了。

    但是,他们还真是锲而不舍,继续寻找,似乎没有找到黄玲,他们就誓不罢休。

    大家对于他们疯狂的寻找黄玲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只要他们不妨碍大家就行了,当然了,钱宝商行的一阵修士,由于大家都有所感悟,也闭关修炼了,一时疏忽,也就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

    至于宋财,他倒是知道这种情况,但是,他也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黄长老可是结丹期修士,他们寻找黄长老,不过是寻死的节奏,自己又何必阻止他们呢?

    这天,黄玲又出来逛街,恰巧被段大赢和夏流给碰上了,于是,他两二话不说,就把黄玲给为了起来,准备先拖住黄玲,等到自己的人到了,在对黄玲动手。

    “滚!”黄玲道。

    “小妞,上次让你给逃了,这次,你以为你有那么好的运气,还能逃跑不成?”段大赢道。

    “就是啊,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给逃了。”夏流道。

    对于他们拦住自己,不愿意让开,黄玲也是很生气,于是,就给了他们一人一掌,把他们给扇开。

    碰!碰!

    他们两人的身体,应声而落,倒在地上,然而,就在这时,两颗不知哪里飞来的石头,飞速的射向两人,砸在两人的脑袋之上,对于石头的速度,别说两人倒在地上,就是没有也没法避开。

    “谁?”黄玲大惊道。

    可惜,他们来不及阻止,也没有发现是谁出手的。

    “啊!啊!”就在这时,旁观之人发现情况不对了,发出了惊呼之声,因为他们突然发现,段大赢他们两人脑袋开裂,脑浆迸出,倒在地上,显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少爷!”突然,远处传来两声大吼之声。

    两道人影急速飞来,身上的气势惊人,显然,他们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发现了这里不妙,于是,就飞速赶来。

    “是你做的?”来人怒吼道,显然少爷的死亡,让他们心中怒火冲天,准备对黄玲动手他们都是结丹期巅峰的修为。

    “怎么回事?”突然爆发出的结丹期巅峰修士的气势,也惊动了第一门的一众结丹期修士,他们赶来后,和那两结丹期巅峰修士对势,并且开始了解情况,同时,也派人通知刘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