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们钱宝商行想要包庇这个女的?”那两结丹期巅峰修士怒吼道。

    对于他们少爷的死,他们心中很恐惧,他们也知道,他们回去之后,将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不过,既然事情发生了,已经无法改变事实了,那么,他们就希望能够击杀凶手,来给自己减轻一点罪过。

    他们保护少爷不利,要是给少爷报了仇,也许还能留的一命,要是他们没法给少爷报仇,那么,他们就算回去,只怕也是凶多吉少,甚至还连累家人,因此,他们才不管具体情况是怎么样,总之,先给黄玲按个罪名,先找个替罪羊羔再说。至于说杀死少爷的真凶,以后有时间再慢慢查,或者干脆不查了,反正也没人知道真凶是谁。

    “包庇?谈不上,不过,你别忘了,这里是钱宝商行,钱宝商行有钱宝商行的规矩,不是你们可以乱来的地方。”钱宝商行的结丹期巅峰修为的修士道。

    “我们乱来?我们何时乱来了?她杀了我们少爷?我们找凶手报仇,天经地义,有何乱来之说,倒是你们钱宝商行,你们执意要偏袒凶手,你们和凶手是什么关系,让你们如此保护她?你们想要和我们两大势力开战不成?”

    “开战?好,你们两大势力想要开战的话,我钱宝商行接下了。”刘一的声音从老远传来,接着,刘一一闪,就来到黄玲的身边。

    “老幺哥哥,我没杀他们,那不是我做的。”黄玲道,其实,刚才黄玲就已经否认了,说了那两人不是她杀的,可是,那两人没有理会黄玲,而是认定黄玲就是凶手,现在只是黄玲试图逃脱责任,才否认而已。

    “恩,我知道,你不用担心,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刘一道,其实,对于是否黄玲杀了他们,刘一都不在意了,是黄玲杀了,那又如何,那只能说明那两人该杀。

    “你是谁?你可以代表钱宝商行?”其中一人道,对于突然出来管闲事,而且明显和那女修士很熟的人,他们也是很不感冒。

    “哈哈,你们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来钱宝商行闹事,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刘一道,刘一还以为他们认识自己,没想到他们不了解钱宝商行。

    “我们活的不耐烦了?你以为凭你一个结丹期初期修为的修士,就能把我们怎么样?”其中一人道,他们看到刘一才结丹期初期,也就放心了,反正在他们眼里,刘一这个结丹期初期的修士,他们随手都可以灭掉。

    “好了,趁我现在不想动手,赶紧走,否则,我让你们永远留在这里。”刘一道。

    “好,很好,你真的要为了她,得罪我们两大势力?”其中一人道。

    “既然你们不想走,那就不要走了,至于她,她是我们钱宝商行的人。所以,别说她没有杀你们的人,就算杀了,那有如何?”刘一道,接着,刘一大手一挥,钱宝商业街的大阵立刻开启。

    瞬间,钱宝商行的所有修士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而是来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旁边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各位道友,很抱歉,让大家受惊了,不过,由于有人来钱宝商行闹事,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暂时开启了阵法,希望各位站在原地,别乱动,等我们解决掉捣乱之人,阵法就会恢复正常,而诸位也将从新回到原来的地方,所有大家也不要着急,耐心等待就行了。”刘一道。

    刘一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没有过修士的耳朵里面。

    “原来又有修士捣乱,真是不知死活啊。”有的修士道,这修士是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修士,所以这次也不惊慌。

    “原来是有修士捣乱,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钱宝商行要想要趁火打劫,对大家动手呢?我就说钱宝商行信誉这么好,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有的修士道,这修士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难免有些惊慌,如今听到刘一的话,也就安心了。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不要命,西陵宗都不敢来这里捣乱,他却来这里捣乱,果然有霸气,可惜了,就是选错地方了?”有的修士道。

    “恩?钱宝商行的阵法,似乎比上次厉害多了,看来捣乱的修士的修为也是很了不起的。”有的修士道。

    以第一门如今在西城的名声,竟然还有人来捣乱,这让刘一很生气,还好自己在这里,要是自己去了南城,还有人来捣乱,那么,钱宝商行不是就暴露了,这种行为,必须遏制,否则,刘一他们就算去了南城,也是不会安心的。

    正好,拿他们来警告其他人,杀鸡儆猴,两结丹期巅峰修士的死亡,足以惊醒其他势力,让其他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说那两人身后的势力,刘一暂时没有考虑那么多,反正,先应付眼前这关再说,更何况,刘一认为,他们背后势力,就算和西陵宗有的一拼,也不敢随意出手的。

    大阵的威力,再加上刘一他们本身的实力,两个结丹期巅峰修士,用不了多久,就被刘一他们解决了,刘一他们解决掉那两修士之后,就关闭阵法,让大家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钱宝商行果然厉害,这阵法刚刚一开,都没有多久,就把来敌给灭了,只是不知这次来的敌人实力怎么样?”有人道。

    “能够让钱宝商行开启阵法的,都是一些实力强大之人,既然现在他们开启了阵法,说明确实有强敌捣乱,只是钱宝商行也太厉害了,这样的强敌,也是这么快就解决了。”有人道。

    “是啊,只是不知道这次是哪个势力不长眼,竟然弄到他们头上去了。”有人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有势力如此不长眼才对啊。”有的修士道。

    “不管了,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知道的。”有人道。

    尤其是那些对此事知晓清楚的修士,此是更是双腿在打颤。

    “钱宝商行太厉害了,两结丹期巅峰的修士,竟然被他们这么分分秒秒给灭了,还好我们没有去惹钱宝商行。”有人道。

    “对了,那个女修士是谁?她是钱宝商行的?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有人道。

    不过,对于这些,刘一没有关心,刘一关心的是他们怎么惹到黄玲的,以及他们怎么死的。

    “对了,小玲,他们怎么惹到你了?”刘一问道。

    “哼,这个说起来就让人生气,还不是那两个不要脸的修士,一个叫什么段大赢,一个叫什么夏流。他们上次缠着我,被我打飞了,本以为他们不敢再找我了,哪里想到这次我一出现,就碰到他们,他们把我拦住。我一生气,就把他们打飞了。”黄玲道。

    “本来,我只是想打晕他们的,可是,谁知道旁边突然飞出两颗小石头,分别砸向他们,我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颗小石头把他们打死了。可惜,我没有发现是谁打出的小石头,否则,我一定要他好看。”黄玲道。

    “哦。看来有人还是死心不改,有了别样的心思啊。”刘一道。

    “恩,一定是这样的,肯定有人想要嫁祸我们,在小石头刚刚砸死那两个修士之时时,那两结丹期巅峰的修士就到了,而且,他们认定是我杀了他们的少爷,我都说了,那不是我做的,可是他们就是不听,就是认为是我做的。”黄玲道。

    “哈哈,他们不是要认定你做的,而是,他们为了逃避责任,把你当做替罪的羊羔了,否则,我也不会把他们给弄死的。”刘一道。

    “那我们现在会不会有危险啊,他们身后势力的实力,应该实力很强,否则,他们行事也不会这么嚣张的。”黄玲道。

    “放心吧,我们这里是没那么容易攻打的,因此,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攻打我们,而且就算他们来攻打我们,我想我们的这些盟友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刘一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黄玲问道。

    “无所谓了,以前怎么办,现在也这么做就行。”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大家都小心一些,加强防御,万一他们来了,我们就让他们别再回去了。”

    于是,钱宝商行有恢复正常了,本来宋财还准备问问刘一,他们是否招收一些女修士,专门在钱宝商业街转悠,以此来吸引顾客,可是,发生了这个事情,他也就没有再提出来了。

    “你们给我去查一查每天进出钱宝商业街的修士,看看是否有可疑之人,同时,也查查段大赢以及夏流,看看他们是哪两个势力的弟子?”刘一下达命令道。

    “是门主!”

    第一门的情报部门,被万事通经营的很不错,刘一下达命令没多久,就有消息传了回来。

    “门主,有段大赢和夏流的消息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